褚逸辰語氣冰冷「你的喜歡是建立在傷害她的基礎上。」這是他不能容忍的。

傅藝橫生氣「如果我想傷害她,早就傷害了,而不是等到現在,所以你的話,真是多餘又讓我厭惡,褚總,好好地守着你的新歡吧,畢竟她也不錯。」

說完傅藝橫掛斷電話。

冰冷詢問。

「顧匯怎麼樣了?」

鄒應說「已經送去醫院,沒什麼大事,但醫院那邊傳來消息,褚逸辰讓人去收拾了他一頓。」

傅藝橫臉色陰沉沉

呵呵,真是多事,需要他管!

游輪上。

褚逸辰往回走,一臉冷厲。

傅藝橫竟然這麼想找死,他會讓他如願的。

「總裁,傅藝橫怎麼說?」

李程問。

褚逸辰心情無比地差,畢竟誰都不喜歡自己愛的女人,被別人在暗地裏覬覦,虎視眈眈。

「狗改不了吃屎!」

褚逸辰評價。

李程「……」

這個形容詞,好特別!那證明了李安安是什麼。

打住,他不敢想下去。

偷香 雖然車小偉跟醫生解釋,他是被人給點穴了。

但是在場的所有醫生,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因為在他們的認知里,還從來沒有見到過人被點穴的情況。

所以車重山把車小偉放在了醫院,然後他來局裏了。

車重山心想,這個胡天還真有點本事啊,竟然還會點穴。

其實車重山也想好了,得先讓胡天給自己的兒子解穴,才能整他。

不然不小心把他整死了,那就沒有人給自己的兒子解穴了。

想到這裏,他拿着桌子上的資料,仔細研究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他才有胸有成竹的從辦公室去了審訊室。

到了審訊室后,他直接開門見山的對胡天說道:「胡天,我倆做個交易吧。」

「什麼交易呀?」胡天有些疑惑的說道。

「是這樣的,你把我兒子的穴給解了,這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車重山笑着說道。

聽到車重山這麼說,胡天笑着說道:「車局,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

「其實我給你兒子點穴不是很重,再過幾個小時就會自動解開的。」

「真的啊?」車重山心裏一喜,但他還是裝作有些懷疑的說道。

「當然是真的,我是不會說謊的。」胡天笑着說道。

這個時候,車重山沒有說話了,而是直接出去了。

既然自己兒子的問題解決了,那就沒有任何顧忌了,可以放手整了。

到了門外后,他對跟出來的一個警察說道:「把他送拘留所去吧。」

「車局,這傢伙關多久呀?」這個警察笑着說道。

「關半個月吧。」車重山說道。

「半個月啊?」這個警察驚訝的說道:「那以什麼罪名呀?這個要是上面查起來會很麻煩的。」

「你怎麼這麼多廢話,上面查?我不就是上面嗎?」車重山冷冷的說道。

這個警察點了點頭,說道:「對啊,差點忘了,您就是分管這塊的領導呀。」

「別愣著了,快去辦吧,記得照顧一下。」車重山打了個哈切,感覺有些困了。

「好的,好的。」這個警察點了點頭,然後又進去了。

這個時候,車重山慢悠悠的回到了辦公室。

他從抽屜里,拿出了一床紅色的被子,躺沙發上準備睡覺了。

畢竟他半夜跑起來,忙活到現在,早就很困了。

他打算睡一覺,睡醒后,再去醫院看看兒子車小偉。

只是他身上蓋的紅色被子,看起來挺喜慶的。

另一邊,兩個警察跑過來,給胡天解開了手銬,然後帶着胡天往審訊室外面走了。

這個時候,胡天有些不解的問道:「那個,我想問一下,你們這是要把我放了嗎?」

「小子,你想的太美好了吧!」

「你都得罪了我們的車局長,你覺得會放了你嗎?」一個警察說道。

「不會吧,那你們這是要帶我去哪裏?」胡天驚訝的說道。

「我告訴你,我們這是要把你送去拘留。」另一個警察冷冷的說道。

聽到這裏,胡天很不可思議的說道:「送我去拘留?我犯什麼事了?」

「你犯的事大了,你不僅瓢猖,你還打人,至少得拘留十五天。」一個警察笑着說道。

「要說我打人我還認,因為我確實打了人,但是我什麼時候瓢猖了啊?」胡天驚訝的說道。

這個時候,一個警察推了一下胡天。

他說道:「你廢話怎麼這麼多,說你犯了你就是犯了,給我老實點!」

「哦。」胡天淡淡的說道:「原來你們就是這麼冤枉好人的。」

但是兩個警察壓根就沒有理會胡天,而是像押犯人一樣的,押著胡天往外面走。

這個時候,兩個警察把胡天抓着,往一棟小樓里去了。

這棟小樓就是市局的拘留所,裏面關了一些犯了事的人。

兩個警察把胡天交給這裏的警察后,就準備走了。

胡天看着他們,冷冷的說道:「我奉勸你們一句,把我關進來容易,要請我出去就難了。」

這兩個警察都準備回去睡覺了。

但是聽到胡天這麼說,他們頓時笑了出來。

一個警察笑着說道:「小子,你以為你是誰啊?還請你出來,你又不是什麼大人物。」

「就是啊,如果你是大人物,車局會整你嗎?」另一個警察有些不屑的說道。

說完后,兩個人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個時候,拘留所的警察對胡天說道:「別愣著了,跟我進去吧。」

「哦。」胡天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然後往裏面走了。

這個警察把胡天安排在了,一個關了五六個犯人的房間。

他笑着說道:「胡天是吧,你不是很能打架嗎?」

「正好,這裏面都是一些打架的高手,你可以跟他們交流一下心得。」

「不錯啊,這算是特殊照顧嗎?」胡天點了點頭說道。

「是啊,這是上面要求的。」這個警察欣賞的看了胡天一眼。

說完后,他又對房間裏面的那幾個傢伙說道:「你們把他給我照顧好了。」

「放心吧警官,我們肯定會把他照顧周到的。」其中一個大哥模樣的人點了點頭,一臉諂媚的說道。

警察把胡天關到了房間里,然後鎖上門走了。

等警察走了后,房間里的幾個傢伙,把胡天給圍了起來。

「小子,新來的?犯什麼事了?」一個傢伙打量了胡天一眼,有些不懷好意的說道。

「我說我沒有犯事,是被冤枉的,你們信嗎?」胡天笑着說道。

另一個傢伙有些嘲諷的說道:「沒犯事抓你幹嘛?他們吃飽了撐的啊?」

「是啊,可能是吃飽了撐的。」胡天點了點頭說道。

這個時候,他們中間一個大哥模樣的人走過來了。

他對胡天說道:「小子,既然你是新來的,那我得告訴你規矩。」

「什麼規矩啊?」胡天問道。

「是這樣的,你站在原地,我們每人揍你一拳,如果你能堅持不倒下,那我們就認可你了。」這個大哥笑着說道。

聽到他這麼說,胡天笑着說道:「那個,我現在心情不太好,如果你們不想挨揍,那就別來惹我。」

「好啊,我們都還沒揍你,你竟然還想揍我們。」這個大哥有些生氣的說道。 一槍挑沒了趙靖忠並沒有在張文傑的心中引起過多的注意和波瀾,因為前方還有更大的挑戰在等待著自己。

一名身穿全套西式板甲,將自己遮蓋的嚴嚴實實的壯漢站在了因為主將輕易撲街的陣列最前面。

壯漢的左手拿著一人多高的金屬塔盾,上面用繪有獅鷲花紋,右手則倒拖著一把接近兩米的斬馬劍,重重的將金屬塔盾插入由青石鋪設的街道裡面,巨大的身軀儘可能的蜷縮在塔盾的後面,減少受到衝擊的面積,壯漢微微的從塔盾上方探出頭來,用厚重頭盔的縫隙進行觀察。

張文傑方向不改,依舊執行,他很清楚自己是這邊最有可能解決掉這個鐵皮罐子的人選,而且鐵皮罐頭的站位十分的刁鑽,不將他幹掉的話,很難對其後面的戰陣造成有效殺傷。

而且這種防護武裝到牙齒的鐵皮罐頭對於跟隨自己衝鋒的錦衣衛和魏府私兵來說,殺傷力太大了,己方人員太少了,不能折損太多。

腳下馬鐙一殼,稍稍拽動韁繩,身下的烏騅馬便理會到主人的意思,將自己的速度提高到了極限。

我就不信了,我連人帶馬全副武裝,差不多接近一噸(其實到不了一噸,不過肯定超過半噸了,四捨五入就當一噸吧)了,還頂不死你個騷包的鐵罐頭,不是誰穿一身重甲都能被叫做阿斯塔特修士的!

壯漢似乎也察覺到了張文傑的想法,含糊不清的呼喝著什麼,隨後全身上下籠罩了一層淡淡的紅色豪光,同時從壯漢得身後傳來破空之聲,轉瞬之間三發箭矢便已經到了眼前。

如果張文傑選擇躲閃,那麼勢必會影響他衝擊的姿態,進而使他的衝擊威力大幅降低。

就以為只有你們會發光麽,今天你們這些蟑螂都得死!張文傑來到這個牌局世界之後,第一次運轉體內的炁,這可是自己這些天好不容易才修鍊出來的,雖然很少,但是集中起來擋擋弓箭倒是問題不大。

小心的將炁運轉到左手上面,看著左手上面附上一層薄薄的藍色豪光,以為成功的張文傑突然感到從自己的心臟之中穿出一股難以言喻。類似炁一樣的東西。

這股炁流像是活物一般從心臟中噴涌而出,像是決堤的大河噴涌而出,先是將左手上覆蓋著的張文傑修鍊的出的炁吞噬殆盡。

吞噬乾淨后,這股無序狂亂似乎有了神智一般,對著張文傑傳來了雜亂的信息。

嫉妒,恐懼,死亡,哀嚎!美味~!吃了它!殺了它!

張文傑一個晃神,抬起的左臂已被箭矢直接扎中,箭矢透臂而出,疼痛似乎讓炁流受到了強烈的刺激。

洶湧的炁流變得像是脫了韁的哈士奇,先是在體內肆意撒歡,然後像是感覺不夠,又順著傷口向外流出。

深藍幾近墨色的炁流化作數不清,張牙舞爪的炁流觸手,摸索著,攀探著,然後一點點將張文傑全身包裹住。

如果是能看到炁的人看來,張文傑現在的狀態就像是得了什麼章魚深淺病的人形生物,忽藍忽暗,肆意飛舞的炁流觸角,在身上各處伸展而出,顯得怪異而又可怖。

不過被裹得像是個克蘇魯COS愛好者的張文傑感覺卻是不錯,甚至可以說是不錯,如果刨除那些更大聲音的餓了,想吃的囈語的話,張文傑感覺自己現在就像是一個超人。

視力被極大強化,甚至能看到持盾壯漢馬桶頭盔縫隙中驚恐的雙眼,耳邊傳進來周圍紛雜的聲音,靠著自己現在變得更叫高效的思維,他能分清楚每個聲音所發出的動靜,並分析聲音主人的狀態。

更是能感知到平時感覺不夠細緻的身體狀態,每一處肌肉,每一塊皮膚,感受到自己心臟有力的跳動,感受到自己的肌肉將箭矢擠壓出傷口,感受到傷口正在慢慢癒合。

自己的雙臂更加有力平穩,結實的合金長槍被自己的大手捏出了印記,自己的腰腹背部更加的結實,在自己用長槍狠狠將持盾壯漢扎飛起來時,提供了優良的韌性,承受了巨大的反衝力。

自己的雙腿變得更加粗壯結實,迅速的為自己恢復了馬上的平衡,讓自己能再一次揮舞長槍,再一次的將長槍扎在持盾壯漢身上。

不過這回壯漢因為被扎飛,在半空中失去了平衡,長槍直接順著頭盔下方的縫隙炸了進去,鮮血從頭盔的分析中流出,巨大的塔盾和斬馬刀重重的摔在青石路面上,壯漢的雙臂軟軟的垂在身體的兩側,再也沒了聲息。

腦中的囈語還在回想,不過這回張文傑給出了回應。

「是的,還不夠,他們很香,特別是那些穿著紅袍子的,白袍子的,錦色袍子的,他們該死,他們很香!很好吃!」

面具下的雙眼似乎散發出紅色光芒,喘息越來越重,張文傑感覺自己好極了,想要更多,將掛在長槍上的板甲壯漢甩落在一邊。

胯下的烏騅馬似乎也受到了張文傑身上莫名的炁的影響,抬起前蹄發出了興奮又巨大的嘶鳴聲,隨後重重的踏躍而起,砸向了前方,殺戮再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