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這麼多道目光望著,輪椅男卻還是擺了擺手,推著輪椅轉過去,背對所有人:「你們別再說了,我不會讓你們去送死的。」

聞言,有些法師看上去很失望,有些法師卻面色平靜,彷彿早已預料到了他會這麼回答。

本傑明也感到一陣頭疼。

沒想到,說服整個隱居法師群體加入他的關鍵,最後卻落到了這個固執得不行、顯然有很深的創傷應激反應的傢伙身上。

「你真的一點對抗教會的念頭都沒有了?我不信。」他試探性地問道。

前夫,溫柔點 「……我有,但是我不會再做傻事了。」輪椅男卻這麼答道。

「你不能總用自己過去的經歷來預測未來的結果。上一次失敗了,不代表這一次就會失敗。」本傑明也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勸。

抗爭的念頭就像野草,一旦發芽,是永遠都鏟不幹凈的。對方既然也曾站起來與教會對抗,即便經歷過慘痛的失敗,心中也一定殘留著強烈的復仇慾望。

對方只是在壓抑而已。

本傑明這麼堅定地想著。

「我並沒有覺得你會失敗,只是,你想過有多少人會死在這上面嗎?」然而,輪椅男卻長嘆了一口氣,緩緩道,「那些和我曾經一起反抗教會的法師。他們熱情充沛,永遠不會認輸,發誓要讓教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棒的一群人,可是……現在呢?」

說著,他轉過頭,用空洞而悔恨的眼神看著本傑明:

「現在,他們都死了。」

本傑明一時語塞。

只聽得輪椅男用顫抖的聲音繼續說:「他們都是我很好的朋友。在形勢急轉直下的時候,他們也沒有想過投降,反而用自己一條又一條的命,把我從死亡中救了回來。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所有珍視的人,一個個犧牲在自己的眼前,可你卻什麼都不能做,只能抱頭鼠竄。」

說到這裡,他深吸了一口氣,接著道:「你的心裡會有個聲音,是你害死了他們!都是因為你無聊而愚蠢的理想,讓他們全都為此付出了生命!可是你能怎麼辦呢?你只能逃,親眼看著自己的同伴一個個走向毀滅,到頭來,卻發現他們的犧牲根本毫無價值。教會依然是那個教會,而他們用生命換回來的我,卻成為了一個廢人。」

整個房間在這一刻雅雀無聲,彷彿陷入一種愕然的寂靜之中。法師們看著輪椅男,也不曾想象他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輪椅男則在這時推著輪椅,整個人轉過來,血絲滿布的眼睛看向本傑明,質問道:「而你呢?」

「……我?」

「你做好了準備嗎?」對方露出一抹慘痛的笑容,「你是他們的頭領。一旦失敗,你的所有同伴都會一個接一個地死去。有些還會死在你面前,為了你能活下去而犧牲。當最後的時刻來臨,你會大聲喊著『我要和你們一起死』,他們卻會親手把你打暈,送走,然後自己微笑著迎向死亡。」

本傑明聞言,也不由得做了一個深呼吸,忽然變得有些沉默。

如果失敗真的來臨……

那一刻,手下法師們的臉孔,忽然一個個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喬安娜、老闆娘、瓦利斯……本傑明甚至能夠想象到,他們在犧牲的時候,臉上會露出什麼樣的笑容,口裡會說著什麼樣的話。

那股驟然來襲的沉重感,讓本傑明不由得閉上了眼睛。

「看來,你還沒有準備好。」輪椅男見狀,搖了搖頭,道,「就像當時的我一樣,眼睛永遠只看向那個了不起的目標,卻從來沒有想過失敗的後果。」

「……不,我想過。」

本傑明卻忽然睜開眼睛,平靜地答道。

輪椅男一怔。

「失敗了還能怎麼樣,大不了就是死在這上面。」他深吸一口氣,緩緩道,「你想要有所作為,犧牲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他們真的因此而死,那也是死在了通往希望的道路上。他們為自己的目標努力過,奮鬥過,過完了自己有意義的一生,沒有人會為他們感到惋惜。」

輪椅男聞言,沉默了一會,說:「……那是你的想法,我不會讓這些人跟著你一起去的。萬一你失敗了,我承受不住又一次那樣的慘痛經歷。」

「你……」

法師們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

本傑明也感到一陣無力。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他是真的要勸不動了。

然而,就在他甚至有些不忍心勸下去的時候,忽然,一個念頭從他的腦海中閃過。

對方曾經掀起過反抗教會的旗幟……

「可以冒昧問一句,閣下叫什麼名字嗎?」本傑明神色一變,有些突兀地問道。

輪椅男沉默了一會,說:「我用過很多名字。我的父母給我的名字是格雷,後來被帶到教會,當作卧底法師培養,他們都叫我海德森。」

「那你曾經的那些同伴呢?」本傑明追問道。

「他們……叫我莫里斯。」

聽到這裡,本傑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你認不認識一個叫米歇爾的人?」他趕忙問道。

對方的神情有些莫名,搖了搖頭:「不認識……她是誰?」

本傑明皺眉,想了想,又道:「她曾經是教會的聖騎士,在教會裡的名字好像是什麼……克里斯汀,只是後來成為了法師,給自己改名叫米歇爾。」

「克里斯汀?」莫里斯有些發愣,愕然道,「聖彼得大教堂主教的侄女?那個唯一的女騎士?她後來還成了一個法師?」

……侄女?

本傑明都有點嚇了一跳。

米歇爾是那位主教的侄女?真的假的?

卧槽……

看對方表現得如此肯定,應該是真的沒錯。可是,為什麼這麼驚人的一件事情,他卻一直都不知道?

「你的反射弧真他媽長。」系統忽然冒出來,這麼說道。

「什麼意思?你早就知道這件事了?」本傑明忍不住在心中問道。

「我當然不知道,又沒有人跟我們說過米歇爾和主教有這種關係。」系統理直氣壯地說,「我只是忽然福至心靈,覺得這句評價很適合你,就對你說了。」

「……」

注意力重新回到現實,看著輪椅男莫里斯的表情,本傑明忽然意識到,這裡面可能有什麼……誤會?

思索片刻,他解釋道:「沒錯,她成為了一個法師,到最後還公然反抗教會。在我逃出海汶萊特的過程中,是她救了我,還讓我去弗瑞登找她的老師——莫里斯。」

莫里斯聞言,陷入了一段長久的沉默。

一念情深:傲嬌老公送上門 周圍的法師們見狀,又是一番面面相覷,神情愕然,不知道此刻的劇情又神展開到了哪個地步。

終於,在長達五分鐘的沉默之後,莫里斯再次開口,緩緩道:「克里斯汀……或者你所說的米歇爾,我從前和她並沒有什麼交集。我一直以為她是教會的忠實擁護者,有段時間,還覺得她可能發現了我的背叛,在暗中監視著我。」

本傑明聞言,也陷入沉思。

「或許,她真的發現了你的背叛。」片刻后,他開口,「只是,她也選擇了背叛教會。」

莫里斯維持著愕然的表情,沒有說話。

見狀,本傑明忽然無奈地笑了幾聲。他扭頭,從自己包里掏出了那本最初的法師版本的《聖經》。

「這本書,就是她給我的,也是我接觸到的第一本魔法書籍。」 重生復仇:狂傲千金來襲 他把書遞給對方,平靜地開口,「她死在了反抗教會的路上。而在她死後,不甘的怨念甚至化作亡靈,把我從海汶萊特救了出去。於是,我帶著你編寫出來的這本書,從霍里王國出來,一路經歷多少波折,路過伊科爾,來到弗瑞登,最後,又把它重新交回到了你手上。」

莫里斯聞言,整個人呼吸一窒,接過《聖經》的手在那一瞬間有些顫抖。

他忽然把書翻開,翻到了最後一頁。

最後一頁上,上面寫著那段令本傑明頗有感觸的話:「你是第五十七個看完這本書的人,請將這本書給予需要它的人,把魔法傳下去。」

然而,當莫里斯將它翻到這一頁之後,文中的數字又是一陣模糊變化。最後,它從「第五十七個」,變成了「第一個」。

那一刻,本傑明可以清楚地看見,莫里斯發紅的眼睛里泛出了淚花。

「看見了嗎?你並沒有失敗。」因此,他接著道,「抗爭是永遠不會失敗的,它只會暫時中斷。在你都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反抗的精神從你身上傳給了米歇爾,從米歇爾身上傳給了我。而我,現在要把這種精神重新傳給你。」

莫里斯抬起頭,用有些無助的眼神看著他。

本傑明卻露出了一個微笑。

「你從來沒有教過米歇爾任何東西,但她還是把你稱作她的老師。」他接著道,「可能,在她的眼中,被那些法師同伴稱為莫里斯的人,是一個了不起的傢伙,即便被教會打敗,逃到國外,也一定會東山再起,所以才會在臨死前怒吼著讓我去找你。」

說到這裡,他的語氣忽然變得冷硬,收起笑容。

「她一定是覺得,背負著那麼多同伴的性命,莫里斯肯定會努力地鞭策著自己,變得更加強大,重新朝著教會復仇回來……」

「而不是自暴自棄,成為一個令人失望的窩囊廢。」

聽到這裡,莫里斯忽然用力地閉上眼睛,捏緊手中的《聖經》。

兩行眼淚無聲滑落。 ?最後,本傑明帶著一群人離開了東境荒漠。

「荒漠之中的法師還有很多。想把他們整合起來,需要不少時間。」在離開的時候,莫里斯這麼說道。因此,跟著本傑明離開的只是在場那兩三十個法師,莫里斯還留在荒漠中。

他沉寂了太久,想要東山再起需要一些準備,至於荒漠中剩下百餘位法師,也只有他才能說得動。

對此,本傑明也很激動。且不說現在跟著他離開的幾十位法師,如果莫里斯真把荒漠里的上百位法師都發動起來,加入到對抗教會的隊伍之中,那他的影響力真的就是上了一個規模,擁有站出來和教會正面叫板的能力。

——那可是上了三位數的法師!哪怕一人放一個魔法,千人軍隊也得避其鋒芒。

不過,百人隊伍對於本傑明來說,其實也只是一個開始。

整個弗瑞登,幾百萬的人口,起碼會有上萬名法師。百人法師在這其中不過只是一個看得過去的規模,卻達不到輻射全國的程度。

也因此,在離開荒漠之後,本傑明沒有帶著他們返回萊利城,而是來到了邊漠城。

「教會之前也派過人到邊漠城傳教,結果卻被通通趕走了。『沙漠之影』的那群法師是挺垃圾的,但是面對教會,他們卻從來沒有退縮過。」

這是跟著他離開的一位荒漠法師說的。

本傑明聞言,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嚴格說來,邊漠城因為位置偏遠,都城的影響力很難達到,可以說是自成一國。「沙漠之影」這個法師組織控制了這裡,雖然他們作風霸道,又排斥外來法師,但這裡也算是天底下唯一一塊被法師控制的地盤。

更重要的是,他們對於教會的態度是一致的。

因此,本傑明決定過來跟他們見一見。

雖然之前,他幹掉了這個組織里的一個人,已經結下了很難解開的仇恨,但這些畢竟都是內部矛盾。在外敵來臨的時候,能夠放下衝突,一致對外,才是更加明智的選擇。

不過,最主要的原因是,本傑明這次是帶著人來的。

「沙漠之影」也就六十多個法師,除了頭領,其他人都實力平平。要是他們不願意和解,那麼本傑明就會直接把這個組織除掉,然後讓這幫隱居法師接管邊漠城,讓這裡成為除了萊利城之外的第二個據點。

——這種完全不受外界政治干擾的地方太難得了,本傑明不能放過。萬一像莫里斯所說的那樣,他們經歷失敗,這裡也能成為他們的後路,不至於真的走到一敗塗地的程度。

就這樣,本傑明帶著一群人走進了邊漠城。

這些法師本來就和「沙漠之影」有恩怨,一走進來,就忽然沉默下來,渾身上下環繞著低氣壓。而本傑明帶著這麼一群法師,不言不語地走進來。那場面,就跟大佬帶著人來尋仇似的。

街上的路人都被這架勢嚇了一跳,紛紛躲進自己家裡,拉著窗帘看熱鬧。

而本傑明他們剛進來沒多久,就看到「沙漠之影」那邊的動靜。

「那是什麼……」

本傑明向遠方看去,皺了皺眉。

只見,在邊漠城靠近市中心的方向,升起了一道青煙,像是在燒些什麼東西。幾個法師還飛在空中,環繞著那道煙,似乎是在巡邏。

「他們在幹嘛?」

邊上的法師搖了搖頭,說:「不知道。之前我們來邊漠城的時候,也從來沒有見他們搞過這樣的活得。」

想了想,本傑明帶著這群法師,朝著那邊飛了過去。

很快,飛近市中心,一個廣場似的地方,他們看到了不少法師都聚集在那裡。那些法師圍成一圈,圍著一個冒著火的大鐵桶,還在不斷地往鐵桶裡面扔些什麼,好像真的在燒東西。

本傑明心中一動,仔細看去。

只見,他們燒的東西,是一本又一本的《自由魔法宣言》。

「這……」

荒漠法師們一臉愕然。本傑明則感到了一陣痛心。

媽的……他們辛辛苦苦編出來,然後還自費印刷,找人幫忙發行的書,你說燒就燒,還幾十本一起燒,還把不把他們當人看了?

因此,本傑明直接飛過去,沒理空中巡邏的幾個法師,念起咒語,當場就是一個大型水球,從天而降,把廣場里的人都給砸懵了。

那個滾滾冒著煙的鐵桶,也在此刻被澆熄。

「你、你是什麼人?你要幹什麼?」

邊上那幾個巡邏的法師馬上圍上來,露出戒備的眼神,一同盯著本傑明。

然而,他們剛把本傑明圍住,從荒漠里出來的那幾十個法師,也立刻跟了上來,盯著「沙漠之影」的法師。新仇舊恨加在一起,周圍的元素也是動個不停,傳出一股極為暴躁的感覺。

巡邏法師一看,立馬慫了,也不由得倒飛一小段距離,不敢再圍著本傑明。

本傑明見狀,發出一聲冷哼,搖了搖頭。

「你們為什麼要燒那本書?」

而這時,廣場里的那些法師也紛紛飛上來,看數量大概有四十多人。他們很快聚攏在一起,與本傑明這邊形成對峙,數量略站上風。

「這是我們的地方。我們愛燒就燒,關你什麼事?」為首的老頭子兇巴巴地開口,「倒是你們,不好好躲在你們的荒郊野嶺,突然跑到邊漠城來,到底有什麼陰謀詭計?」

看樣子,他把本傑明也當成了隱居法師的一部分,沒有認出本傑明就是那天從邊漠城帶走蒙面女的人。

「這是你的地盤?」本傑明毫不客氣地反駁道,「那你們燒的還是我編出來的書呢!那些書是給需要的人看的,你們有什麼資格燒它?」

聞言,老人有些驚訝,不怒反笑:「原來是你小子搞出來的東西。我說,你怎麼這麼不識相?在整個弗瑞登亂傳這種書,還傳到我們地盤上來。你說,這裡的法師看了,什麼都學會了,誰還會來聽我的話?」

本傑明心中恍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