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命運捉弄的你,收藏着多少眼淚?你的身後還有我呀,還有千凝姐姐,雲飛哥哥,清熙姐姐,也許我不會安慰你,但是在你想哭的時候,我一定會抱住你,想哭就哭吧。”我摸摸綠竹的小腦袋,向她張開雙臂,等待她情緒正真釋放的那一剎那。

綠竹擡頭怔怔地看着我,雙目再次霧水瀰漫,嘴角微微抽搐,極力壓抑着不讓自己哭出來,終於還是沒忍住,一把摟住我,頭埋在我的懷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邊哭邊抽泣的說道:“我。。。好想爸爸。。。小時候每次爸爸回來都會帶我去放風箏。。。還會給我買各種好吃的。。。帶我去抓小兔子和小鳥。。。爸爸還會給我弄頭髮。。。雖然總是弄得不好看,但是我最喜歡爸爸弄得頭髮。。。爸爸還會帶我玩打仗的遊戲。。。哥哥,我好想爸爸。。。嗚嗚。。。”。

一隻手臂緊緊摟着綠竹,一個手輕輕撫摸着她的頭髮與小腦袋,任憑衣服被綠竹的眼淚弄髒打溼,完全不在意,這時我看到假山對面,楊夫人親自栽培的花園裏,楊夫人手中拿着幾朵新摘的鮮豔花兒,怔怔地看着我們這裏,然後轉過身用手帕擦擦眼睛,然後向我點點頭便離去。

綠竹哭了一會兒後,哭泣聲漸漸消去,輕輕掙開我的懷抱,發現我胸前的白衣上還沾着自己的哭泣時的黏液,連忙從懷中掏出手帕,輕輕給我擦着,連連道歉到:“對不起,弄髒哥哥的衣服了”。

許久後,綠竹宣泄完自己的眼淚後,再次露出那副天真可愛的模樣,只不過,我知道現在的笑容,是她發自內心的笑容,更加純真乾淨。

“小風哥哥,你能不能低一點兒?”綠竹突然再次抓住自己的衣角搓揉,腳尖不停的踢着地面。


“怎麼了?”我剛彎腰低下頭,只見綠竹踮起腳尖,只覺臉上一點柔軟溼潤,綠竹“吧唧”一口親在我的臉上,然後歡快地跑開,發出夜鶯般悅耳的笑聲說道:“小風哥哥,謝謝你,我伺候雲飛哥哥他們起牀洗漱啦”。

摸摸遺留在臉頰上的點點液體,搖頭笑道:“這丫頭,跟個小孩子一樣,要是千凝看見了,會不會生我的氣呢”然後悠哉遊哉的慢慢走回去。

用過早飯後,我和雲飛依舊跟着楊旭去了練兵營,修煉實戰反應能力和元素的控制,剛開始楊旭會特意安排人,讓我與雲飛對打,後來直接都不安排人了,直接在營地建了兩個擂臺,我和雲飛一人一個擂臺。

讓我們兩人守擂臺,全軍將士都可以上去挑戰我們,若是打贏了我們還會有獎勵,兵器,好酒,錢財等等。若是我們的挑戰者是御靈境的,只能一對一單挑我倆任何一人;若是挑戰者是窺靈境的,則最多可以2個人組隊一起挑戰我們一人;若是挑戰者是御氣境,最多可以6人組隊挑戰我兩任何一個;若是挑戰者是感知境,最多可以24人組隊挑戰我倆任何一個。

我們兩人從中午打到臨近傍晚,不能下擂臺,就算吃飯喝水也只能擂臺上解決,誰都可以隨時上去挑戰,只要不把我兩打死或者弄殘就行,就算打出屎,楊旭也不會制止,若是我兩主動認輸,或者我倆被打的失去意識,就算挑戰者贏。但楊旭不許我們認輸,就算是被打的失去知覺,昏厥過去,也不能從我們嘴裏說出“認輸”兩字,而且不允許我倆使用天穹劍與水寒劍,只能使用張老爺子教的,以及自己在實戰中摸索出來的功法。

後來不知是誰廣泛散佈消息,說劍神傳人在練兵營擺下擂臺,歡迎各路高手前去挑戰,一時間練兵營的人簡直人山人海,苦排一天的隊,只爲挑戰一下劍神的傳人,後來是在挑戰人較多,楊旭也只是允許我們,每打完一場休息片刻,然後繼續接受挑戰。 剛開始我們面對猶如車輪戰一樣的衆多挑戰者,前幾輪我們應對的還比較自如,贏起來比較輕鬆,但隨着體內元素靈的不斷消耗,漸漸變得心有餘而力不足,很多時候直接被挑戰者打飛出擂臺,或者力竭導致昏迷過去,休息一會兒,又繼續接受衆人的挑戰,每天都要這樣不停的戰鬥2個時辰,也就是4個小時。

帝國總裁壞透了 ,總會點到爲止,與我倆過幾招,待知道與我倆的差距,便會收手,不再繼續挑戰。

但總有陰險的小人們會組隊,在我們最虛弱的時候站出來挑戰我們,並不着急將我們打敗,而是打到我們再也沒有一絲還手之力,然後踩着我們,讓我們主動認輸,或是侮辱我們一陣後,讓自己的變態扭曲的弱者心態得到滿足後,把我們打暈過去,然後就開始在城中四處叫囂自己打敗了劍神傳人。

朱無極,秦浦深他們壓制不住怒火,剛要衝上去,卻被楊旭制止,語重心長地說道:“這種從心理上進行實質上的傷害和攻擊,他們早晚會經歷的,修煉的不僅僅是功法,更多的是心性與不認輸的意志,若是他們連這樣的空洞無意義的侮辱都受不了,何談未來與雄心”。


正如楊旭所說的那樣:“即使會使普通人昏倒的傷,你也絕對不能倒下!即使會使普通人死掉的傷,你也不可以死,因爲如果你是普通人,怎麼能超越那些站在大陸頂端的人”。

若天壓我,劈開蒼穹,若地拘我,踏碎山河,我等生來是霸王,豈容他人立我上!受盡苦難而不厭,此乃我稱霸之道。

就這樣,楊旭讓我們守一個月的擂臺,一天都不能休息,每天晚上我們被楊旭一手一個提着回到楊府,白天生龍活虎的出去,晚上滿身是傷的回來,還好楊旭找了幾個醫術最高超的郎中常駐在楊府以及練兵營,專門爲我們療傷,並不惜一切大力蒐羅天下靈丹妙藥。很多次我們醒來時,已經是泡在藥浴裏,動動手指都難,更別說拿筷子吃飯了,只能讓人喂。

楊夫人看到我與雲飛兩人如此模樣,一邊嘮叨楊旭鐵石心腸,一邊又張羅各式各樣的藥膳。千凝和清熙有時會整夜陪着我們,綠竹也整夜不睡,不停爲我們端湯喂藥。剛開始楊旭夫婦看到千凝如此舉動,總是很詫異,漸漸地也就釋懷了,我與千凝之間的曖昧情愫,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只不過沒有說出來,晚上也總是有意無意給我們留出空間。晚上修養時,我最喜歡的就是待在千凝的房間,靜靜看千凝畫着一副一副的畫作,然後昏昏睡去。

剛開始的幾天,我與雲飛還撐不過半個時辰就耗盡元素靈,力竭倒地,甚至昏厥過去,隨着每天超強度的挑戰,實戰經驗越來越豐富,對體內的元素靈的控制也愈加的靈活。我對元素的感知也不斷地提高,也創造了很多意想不到效果的元素合擊技,這讓我在實戰中更有優勢,往往能做到出其不意的取勝,面對衆人的挑戰時,更多了一份勝算。

反觀雲飛就有點兒苦逼了,因爲只能使用水元素,只得不停的練習寒霜的組合攻擊技能,和張老爺子傳授的劍決,所以很多人火元素使用者都組隊去挑戰雲飛,這也讓雲飛苦不堪言,導致雲飛跟我說的最多的就是各種羨慕嫉妒恨,我可以感知所有元素力。

今天是爲期30天實戰訓練的最後一天,一如既往,我們來到練兵營,經過30天的不斷實戰,以及各種藥物的溫潤,我和雲飛也變得比以前精壯了點兒,臉上也沒有了剛出森林時的稚嫩,多了幾分剛毅,整個人看起來穩重不少。

“兩位老大,今天是你們守擂的最後一天,我和鴻棟已經把聚賢樓包下來,特意給你們慶功,今天結束後,晚上你們一定要來啊”。朱泓鋒看到我們,也不訓練了,屁顛屁顛的跑過。


這一個月的接觸,朱泓鋒和朱鴻棟兩兄弟是打心底裏認定我們兩個當老大了,這一個月裏,兩兄弟看着我與雲飛那種不服輸,一個人打一羣人還能立於不敗,就算被打的體無完膚,第二天依舊來接受衆人的挑戰,我與雲飛在他們心中的形象與地位都超過了朱無極,甚至有時候他們更聽我們的話,氣的朱無極幾乎要罵他們是白眼狼,但是在我們的影響下,他倆修煉更加刻苦,虛心求教,不再覺得自己是什麼人中驕子,踏踏實實的從最基礎的修煉開始,這也讓朱無極甚感安慰。

“好小子,今天若是能站着回去,我兩一定去赴約”。雲飛拍着他的肩旁笑道,現在雲飛也是習慣了這兩個活寶兄弟,也完全把他兩當成了朋友。

影視劇之門 走吧,去找義父,最後一天了,應該會有特殊的安排”。我帶着雲飛徑直的向着楊旭的營帳走去,現在練兵營對我和雲飛基本就是完全開放。

“柳風兄弟,來了啊,今晚泓鋒那小子給你倆包的酒樓,一定要來啊,我把我女兒介紹給你”。一個衛長看到我和雲飛大聲喊道。

我陪笑道:“孟老哥,慶功宴,我們一定會去,女兒就算了”。對於這種情況我和雲飛也是司空見慣了,因爲這一個月和這些將軍士兵接觸下來,倒也結識了不少值得深交的朋友,其中不乏有些將軍總想把自己的女兒介紹給我們。

“兩位兄弟,今晚聚賢樓見”。這時又一個萬戶喊道。

“好的,孔兄”。我繼續迴應着。

“這兩小子是在軍營廣散消息啊,今晚不去不行了”。雲飛一臉無奈的說道,

這些將軍基本都是被我和雲飛打敗過,性格豪爽,被當着手下的面打敗也完全不記仇,反而更加敬重我們,這就是軍人,立於不敗的氣節。這段兒時間的接觸,我和雲飛在軍營裏簡直猶如最閃耀的明星般,走哪兒都有人前呼後擁,他們並不是劍神的榮耀,而是打心底裏的敬重。 營帳內,楊旭正和秦浦深,朱無極密謀着什麼事,見到我們進來,放下手中的事情。

“今天是你們兩個爲期一個月苦修的最後一天,你們兩個感覺怎麼樣?”楊旭滿意的看着我們。

“這一個月的實戰,精神力和實戰經驗增長了不少,隱隱有突破的跡象,接下來只待將元素靈凝結成單”。我摸了摸自己丹田部位說道。

從窺靈境突破至御靈境,最重要的就將丹田處的元素靈氣旋凝結成丹,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步,因爲凝單不成,而引發體內元素靈暴走,一身修爲盡毀,甚至爆體而亡的事情時候發生,若想將體內的元素靈化單,就要將元素靈完全掌握。

“嗯!你倆現在完全可以成功突破至御靈境,有沒有考慮什麼時候凝結靈氣?”楊旭露出讚賞地眼光問到。

“義父,我們暫時不想去衝擊御靈境的瓶頸,應該把根基扎得更穩,厚積薄發,再去突破到御靈境”。我和雲飛對視一眼,鄭重說道,其實這也是張老爺子當初指導雲飛修煉時提的意見,若想突破至御靈境,必須將根基打的穩健,立於不敗,突破後將比其它修煉者更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嗯,你們自己決定就好”。楊旭滿意的說道。

“好小子,心性夠成熟,不突破更好,若是你倆突破到御靈境,那時候我就打不過你們了。。。哈哈哈。。”。朱無極從一旁站出來大笑道。

“朱叔叔是前輩,實戰經驗更加豐富,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雲飛拱手笑道。

“你小子,還真是不謙虛啊,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訓教訓你”。朱無極假裝很生氣的說道。

“今天是最後一天,連着一個月你們都沒有好好休息過,我聽鴻棟說晚上要給你們慶功,所以今天你們的任務就是聯手再跟老朱打一次,看看你們這一個月的進步”。楊旭在一旁補充道。

“小子,自求多福吧,今天我可不會手下留情”。朱無極挑釁的看來了一眼雲飛。

看着朱無極和雲飛兩人暗中較勁,只得搖頭苦笑,這兩人還真是水火不容啊,主要的原因是幾天前朱無極到楊府來商量事情,正好趕上晚上的我們用餐,結果兩人莫名其妙的開始拼酒,導致兩人誰都不服輸,總想着辦法辦法暗中較勁。

“在你們修煉的這段兒時間裏,李凌雲和汪嘯楓也有動作,所以等你們修煉結束後,你們要跟老秦去一個地方,你們就在那裏突破至御靈境吧,另外,你一直再尋找的東西,就在那裏,還有有關你父親的事,也在那裏”。說着,楊旭深邃的眼神看着我和雲飛,拍拍我們的肩膀,走出了營帳,不再多說什麼。

當聽到與自己父親有關的事,雲飛瞬間激動不已。我想知道的事,莫非是有關15年前的事?還有云飛的父親?我疑惑的看向秦浦深。

“我只是帶你們去,多的事情我並不太知道”。秦浦深無奈的聳聳肩,然後哈哈大笑道:“一切等你自己去發現”。

來到擂臺,我們和朱無極面對而站,場邊已是再次被人海包圍。


“朱將軍,請賜教”。 說罷,我擡手輕輕一揮,恐怖的風刃如同狂風般,貼着地面朝着朱無極暴虐而去,頃刻間,堅硬的地面如同被巨刀砍過,留下深深的溝壕。

朱無極看着風刃帶起漫天沙石,撲面而來,心中一驚,常年的廝殺下,他下意識地動起了身影,濃郁的火元素頓時爆體而出,身影向後一閃,隨即一拳狠狠轟向風刃,一道六尺大小的火焰巨球爆體暴射而出。

.“轟!”一聲雷鳴,憑空在晴朗的天空上炸響。

風刃與火球兇猛對撞,彼此瘋狂的釋放着恐怖的能量, “嘭!”風刃與火球,在互相僵持了一會兒之後,也終於是因爲能量的告竭,在一道悶響聲中,憑空湮滅。

場邊楊旭等人欣慰點頭說道:“嗯,不錯,對元素的控制越來越熟練,剛纔的風刃也是瞬間形成,而且沒有多餘的能量泄露,看來這一個月的實戰中進步不小”。

“小飛對寒霜攻擊的駕馭也越來越熟練,看着冰刺也是瞬間形成,而且還在這麼遠的距離下,還能控制自如,這可穩穩勝過當時的你啊”。秦浦深同樣面露讚賞,對楊旭說道。

火元素從朱無極身上慢慢褪去,他站穩身體後,大笑道:“你小子,二話不說就開幹,老夫差點。。。。”笑着笑着朱無極突然嘎然而止,兩隻怒目瞬間如銅鈴般怒睜,驚訝的說道:“你是什麼時候?”。

說着朱無極擡頭看向天空,之間在離朱無極數丈高的空中,萬道冰刺密密麻麻懸空而立,直指朱無極,瞬間朱無極感覺脊背發涼,並不是因爲雲飛的寒氣所致,而是來自內心的驚恐。

“竟然沒有一絲寒氣泄露,竟然能在我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凝聚這麼多冰刺,若是這小子剛纔偷襲過來,我肯定反應不過來”。朱無極心中暗驚,瞬間熊熊焰火再次籠罩着他的身體。

就在我剛纔與朱無極動手時,幾乎同時雲飛便已出手,遠遠的將浮在空氣中的水元素凝結成冰刺,且沒有一絲多餘的寒氣泄露,朱無極並沒有察覺到任何寒氣,所以在冰刺已經懸空而立時他並無察覺到,因爲是面對毫無惡意的朱無極,雲飛並沒有着急出手偷襲,而是等待朱無極有反應機會。

“朱前輩,來接我這招試試”。只見雲飛右手帶動右手食指輕輕向下一揮,漫天劍雨瞬間劃破長空,然後對着面前滿臉震驚的朱無極徑直而出。

視線之內,一片藍光閃爍,朱無極的瞳孔驟然縮成了針孔大小,看着漫天冰刺刺來,冰刺逐漸放大,雖然沒有一絲寒氣露出來,但是朱無極察覺得到,每一個冰刺裏都蘊含着恐怖的寒氣,這才一個月這小子竟然就能將元素力凝聚如此!

心頭的震撼閃掠而過,朱無極根本來不及深思這些瘋狂的問題,體內火元素瘋狂涌出,紅色的元素附在身上,猶如給身體貼了一層紅色的能量鎧甲。

“炎柱!”朱無極一聲怒喊,隨即猛地一拳錘在地面上,只覺腳底一陣顫動,然後一個4米寬的火柱破土而出,直擊天空,與雲飛的萬道冰刺撞擊在一起,

雲飛聚精會神控制着冰刺直擊而下,一枚枚藍色的冰刺殘影,在天空中不斷舞動,看上去去,猶如在天空中組成了一片密集的劍網一般。

紅藍兩道光芒,一閃便至,圍觀的將士,尚來不及反應,一聲猶如驚雷般的爆響,驟然在天空中炸響了開來。 紅藍兩道光芒,一閃便至,圍觀的將士,尚來不及反應,一聲猶如驚雷般的爆響,驟然在天空中炸響了開來。

冰刺與火柱撞擊在一起,天空上,紅藍強光爆發,猶如紅藍相間的浮雲,彼此不斷地消耗着對方,冰消火滅,周圍竟然出現了茫茫白霧,就這樣僵持了30秒有餘。

“這是。。。水?”

突然人羣中有人喊道,竟是天空中不斷落下滴滴的小水珠,滴落在地面和身上。

火融化冰,在周圍產生水霧,水霧遇冰凝結成水,滴落下來,形成了雨,朱無極此時也感覺到了雨水不斷低落在自己身上,因爲火元素護體,所以雨水剛落在身上便再次被霧化,所以他並沒有在意。

隨着時間的推移,冰刺漸漸即將被消耗殆盡,而朱無極的火柱依舊氣勢兇猛,顯然已是朱無極佔了上風。

“小子這樣打下去,你還是又要輸給我了,即使你們天縱奇才,但是差了一個境界,你是贏不了我的,除非你們聯手還有贏我的機會”。 前妻來襲 ,不由哈哈哈大笑道。

“前輩,不到最後時刻,一切皆可成爲變故奧”。說着,只見雲飛擡起左手,攤開手掌,猛地一握拳。

“水之冰封!”

隨着雲飛心中喝聲的落下,天地間的水元素,驟然涌動了起來,一股恐怖的寒霜之氣從雲飛身上極速蔓延開來。

“不好!”,朱無極心中驚到,但此時已晚,因爲地面被雨水浸泡,寒氣暴掠過地面,瞬間帶起一條條冰刺,地面已是被密密麻麻的冰刺覆蓋,凍住了朱無極的雙腳,空中依然未落的雨滴,猶如漩渦流水般涌向朱無極。

雲飛依舊緊握左手,略微停滯片刻之後,只見那原本急速旋轉的水柱,竟然開始了凝固,在咔嚓聲中,居然完全的被凝固成了巨大的雪白冰柱,而那朱無極已然被冰凍在冰柱之中。

朱無極被凍住的瞬間,同時也切斷了朱無極對火柱的控制,火柱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天空中剩餘的冰刺在雲飛的控制下,劃破虛空般刺向冰柱,就在冰刺與冰柱近在咫尺時,冰刺竟瞬間爆開,化爲無數冰涼的白色粉末,從半空中灑落而下。

同時,冰柱內,突然發出點點紅光,瞬間紅光變得強烈,在咔嚓聲中,冰柱爆裂開來,化作茫茫水霧,冰塊碎裂在地,瞬間消失不見,同時,地面的寒冰也緩緩化去,露出原來的樣子。

茫茫白霧散去,朱無極的身影從白霧中漸漸出現,他也褪去了身上的火元素,哈哈大笑道:“一個月,竟然能成長到如此,不愧是劍神之後”。

“前輩承讓了”。雲飛抱拳作揖回到。

隨着雲飛與朱無極的戰鬥結束,圍觀的衆人漸漸騷動起來。

“怎麼不打了?”

“誰贏了?”

“雲飛現在對寒冰的控制更加精準了”。楊旭一臉欣慰的說道。

。。。。。。。。。。。。。。。。

“在我剛纔被困時,你小子爲何不出手攻擊?”。朱無極走到我身邊,一臉疑惑地看着我。

“挑戰而已,正好我們也想看一下,我們這一個月的修行到底成長到如何”。我看了一看雲飛,緩緩說道。

雲飛比我更好戰,每次戰鬥總是一臉的戰意,幾近瘋狂,也許是對勝利的渴望,也許是常年與野獸廝殺所致,所以雲飛也並不希望我出手,他也想知道自己這一個月苦修,有什麼樣的進步。

“那麼來吧,我倒要看看你兩個臭小子隱藏了多少實力”。朱無極一臉釋然的說道。

“請前輩賜教”。

說完我的身體急速向後升入空中,恍惚之間留下一道殘影,在距離朱無極十幾丈遠停下,踏立虛空,俯瞰衆人,衣物長髮在空中舞動,猶如從天空降臨而下。

我閉目催動丹田處的元素氣旋,風元素從氣旋中瘋狂涌出,隨着我手掌的擡起,一縷小小的龍捲忽然的在天空中浮現,龍捲初始只有兩米大小,然而片刻之後,龍捲風暴迎風暴漲,眨眼便變成了十幾丈的巨大龍捲。

天地之間,龍捲原地呼嘯旋轉,埋藏地面之下的石塊,不斷的被強行吹起,然後被狂暴地旋風絞成漫天碎石。

龍捲風暴的轉速越來越快,化作高速旋轉的風刃,此時的龍泉猶如是由風刃組成,風刃攜帶着狂暴的風嘯之音,在空中極速盤旋。

朱無極看着巨大的龍捲,非但沒有緊張,反而大聲笑道:“小風啊,我知道你變強了,但是同一招是沒有用的”。

“前輩,就算面對再弱的對手,也不可不要輕敵,這不是你教我們的嗎”。我亦大笑着回道,沒錯,我現在用的正是第一次與朱無極交鋒時的招式。

刀刃風捲繼續急速旋轉着,片刻後,龍捲漸漸變緩,消散而去,露出了一把幾近透明的無色巨劍,萬千風刃凝聚成了一把長數十張的巨大風劍, 懸空而立,彷彿一把天降巨兵,僅憑氣勢便足以震懾衆人。

“小風這把巨劍,將風凝聚至接近實體化的,我見過不少,卻從來沒見過一個窺靈境能做到如此”。秦浦深驚訝的看着踏虛空而立的我。

“是啊,現在的小風,御靈境之下,他是第一,雲飛雖然攻擊霸道凌厲,但不及小風的精神力強大,再加上小風又能駕馭所有元素力,這讓他更加得天獨厚”。我的實力在楊旭的眼中猶如透明般。

。。。。。。。。。。。。。。。。。。。。。。

精神力並不會因爲修爲的提高而增強,它會隨着時間的推移,慢慢提升,或者經歷過常人無法承受的精神壓力時也會猛地提升,這也就是爲何楊旭看到我與雲飛在擂臺上被人侮辱,卻不出面阻止的原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