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少卿對凌天化來說,實在是太強了,強到他根本就無法戰勝。

「哥,成長老他……他死了!」凌無霜用力搖了搖頭,嗓音中帶著無限悲戚的道了一句。

凌天化面對衛少卿,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分神,還沒注意凌成已經罹難。凌無霜這樣一說,頓時讓他吃了一驚,待轉頭看到了凌成的屍體,一張俊臉上,立時流露出一種了難以遮掩的悲痛與憤怒。

「沒什麼好傷心的,用不了多久你們一定會與他再重逢的,嘿嘿……」衛少卿冷笑連連的說道。

「無霜,你身上還有傳送石吧?馬上回修鍊寶地去!」衛少卿的冷笑,固然是讓凌天化怒不可遏,卻也讓他猛然想了起來,雖然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天格境,無法再進入修理寶地,可是凌無霜可以。只要進入修鍊寶地,那她就安全了。

「我……我身上沒有傳送石了……」

凌天化剛剛振奮起來,不料卻被凌無霜一盆涼水,生生潑滅。

「怎麼可能!?」凌天化完全不能相信,直吼了起來。

凌無霜微垂螓首,不敢與凌天化的目光對視,幽幽的道「我將身上的傳送石,都送給家族裡的其他弟子了……」

「你!」剛剛湧起的希望,就這樣破滅,凌天化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l凌無霜的身上當然有傳送石,她的修為即將突破天格境,還要仰仗著修鍊寶地中濃郁無比的靈氣,助她一臂之力,她怎麼可能會不將傳送石帶在身上?是她不願意拋下凌天化,自己去逃生,這才會一咬牙,編了這樣一個謊話,徹底絕了凌天化趕她走的念頭…… 若是在平時,以凌天化的聰明,一眼便能看穿凌無霜的小把戲,可是在這近乎於絕境的情形下,凌天化的心早已亂了。

「天化,帶著無霜走!」

就在凌天化心中幾乎徹底絕望之時,凌剛突然發出了一聲厲喝,那喝聲中充斥著一種決絕,此情此景之下,竟還透顯出幾分衝天的霸氣。

凌天化帶著幾分驚異的回頭望去,只見此時的凌剛,鐵青的面容上,充滿了一種無畏和不可阻擋的氣勢。他望向紫衣強者的眼神中,更是流露出一抹不屑,甚至是無視。凌天化完全不明白,此時此刻,凌剛緣何會爆發出這樣強的氣勢,可是在他的內心深處,卻有一股極度不祥的感覺,流淌出來。

「哼!都這個時候了,還在痴人說夢?」紫衣強者一聲冷笑,臉上滿是輕蔑。

「我凌家數百年挺立不倒,豈是好欺的?今日,我便與你們這些宵小之徒同歸於盡!」

凌剛一聲厲嘯,神情驀然一變,臉上的決絕直化作了驚天的殺氣,雙眼中金光爆閃,一道道粗壯無比的青筋,如龍蛇遊走,在他的身上紛紛暴露凸顯。與此同時,凌剛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股子氣勢,就如同坐了火箭似的,突突的向上暴漲狂躥,直欲與那紫衣強者比肩。

「這是……」紫衣強者臉上的不屑與輕蔑,立時便化作了驚駭之色,此時的他,分明從凌剛的身上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脅。

「不好!剛長老,快停下!」

就在紫衣強者震驚不已的時候,凌天化更是不由得驚聲喊了起來。別人不知道,他卻是清楚的很,此時凌剛正施展的乃是凌家的一門秘術,名叫『暴血驚雷』!乃是一門,以生命為代價,強行提升修為,與修為遠高於自己的敵人同歸於盡的自殺式秘術,好似自爆!

聽到了凌天化的驚呼,凌剛回頭向他看去,凝聲道「天化,你與無霜一定要想辦法回到凌家,將血骷髏的陰謀***,那樣,也就不枉我這一條老命了!」

「剛長老,您……您千萬不要做傻事啊,快停下來,停下來!」凌無霜此時更是悲痛不已,一雙杏目通紅一片。

凌剛搖頭髮出了一聲苦笑,如果不是到了這般絕境,他當然不會施展這『暴血驚雷』。此時這已是他們唯一的機會,三個人都死在這裡,還不如只犧牲他一個。

「裝神弄鬼,搞什麼玄機?!」

紫衣強者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一聲爆喝,忽然揮掌向著凌剛劈了過去。凌空一道小山般的掌影,不停的閃爍著道道雷芒,看上去兇險異常。顯然為了阻止凌剛繼續下去,這紫衣強者幾乎已經使出了全力。

「惡賊!讓你嘗嘗我凌家『暴血驚雷』的厲害!」

眼見紫衣強者一掌劈來,凌剛的眼睛猛的眯起,雙掌同時擎天劈出,渾身上下爆起的道道青筋,竟如同爆裂開來了似的,大片的血霧,直透過凌剛的肌膚噴發瀰漫,化作一片血雲,直向著紫衣強者所釋放出的巨大掌影,撞了上去。

轟隆隆!

一陣驚雷怒響瘋狂大作,血氣飄散,掌影崩滅,紫衣強者竟抵受不住這血雲中所凝聚著的霸道勁氣,腳下好像裝了滑輪,騰騰騰的一口氣向後連退了數步。

「天下竟有這等秘術!?」

紫衣強者明顯吃了一驚,臉上竟浮現出了一抹駭然。明明只有神道境初階的凌剛,此時所展現出來的威勢,已然超越了他這個神道境中階,而且更讓紫衣強者心中忐忑的是,凌剛的『暴血驚雷』術,似乎還沒有完全施展出來,他身上的威勢仍舊在不斷提升。

紫衣強者對凌剛的輕蔑,瞬間消失無蹤,整個人甚是緊張的縱身掠到了衛少卿的身前。施展出秘術的凌剛,連他都抵擋不住,更不用說衛少卿了。

「哈哈哈……你這血骷髏的雜碎是害怕了嗎?來啊,讓我看看你的凶焰到底有多猖狂!」凌剛身上的血色霧氣越來越濃稠,直將他整個人影都遮了住。

此時一邊狂笑著,一邊舉步向紫衣強者和衛少卿逼去,立時便給兩人造成了莫大的壓力。

看到紫衣強者與衛少卿面露驚容的不斷向後倒退,分明已經是完全被凌剛給震懾了住,然而凌天化和凌無霜的心裡,卻不曾湧起哪怕一絲的興奮,反倒一股悲傷,愈發濃郁。

暴血驚雷術的威力一旦發揮到極致,凌剛的生命也將走到盡頭。因此雖說凌剛正變得越來越強,可在凌家兄妹的眼裡,凌剛卻是與死神越來越近,這讓他們兄妹如何能夠興奮的起來?

實際上,如果此時有萬分之一的可能,他們都希望能阻止凌剛繼續下去!

「公子,這老小子瘋了,我們暫退,先避其鋒芒再說!」

感受著凌剛那不斷飛升的氣勢,紫衣強者的面色越來越難看。知道不能再繼續耽擱下去了,也不再顧忌面子,拉著衛少卿的胳膊,便想要退走。

只是凌剛如何會讓他們就這樣輕鬆脫身?一道血影飈飛,血霧瀰漫,竟將紫衣強者連同衛少卿一道兒給罩了住。

此時凌剛的速度可說是快到了極致,以凌天化與凌無霜的眼力,除了層層瀰漫的血霧,以及紫衣強者與衛少卿若隱若現的倉皇身形外,再也看不清其它東西。

不消片刻,血霧中便傳來了幾聲悶哼,顯然紫衣強者在這樣可怕的攻勢之下,已然吃了虧。

「啊!」又過了片刻,衛少卿也痛呼了起來,身形踉蹌間,更是噴出了一道血箭。這也難怪,紫衣強者自古尚且不暇,又怎麼能照顧的了衛少卿?

「可惡!」

紫衣強者又驚又怒,深知再這樣下去,非被凌剛活活拍死不可,怒喝聲中,雙掌如瘋魔亂舞,毫不吝嗇體內道氣的瘋狂亂劈,一道道紫瑩瑩的勁氣,立時咆哮奔涌,在血霧中升騰開來。

神道境中階的強者,全力施展之下,威勢自是驚人。那狂飆的血霧,竟是頓了一頓。便趁著這機會,紫衣強者硬拽著衛少卿,受驚的兔子般從血霧中躥了出來。

不過這爺倆兒,也著實是夠狼狽的。頭髮蓬亂,衣衫不整,再也不復之前的神采。尤其是身上那斑斑點點的血跡,顯然是沒少吃虧。

「謝老,這……這到底是什麼秘法,怎的如此霸道!?」衛少卿呼哧呼哧直喘,臉上布滿了重重餘悸。

方才在血霧之中,他就像是根木頭似的,全然沒有反擊之力。不是他不想反擊,實在是對方的攻勢太猛太強,他根本就沒有反擊的機會,更沒有反擊的力量。如果不是紫衣強者緊緊的護著他,他此時恐怕早已屍骨無存了。

紫衣強者眯起眼睛,臉上滿是憤恨,凝聲道「不管是什麼秘法,他斷然支撐不了太久。一旦我們挺過去,用不著我們出手,那老傢伙自己就完蛋了!」

到底是神道境中階的強者,果然是有些見識,一眼便看穿了暴血驚雷的秘密!

「你說的一點兒也沒錯!」凌剛揚聲說道,一臉的坦然,沒有絲毫要遮掩掩飾的意思。可隨即話鋒又一轉,嗓音幽幽的道「只是……你們能挺的過去嗎?」

言罷,凌剛的身軀微微一頓,此時不光是身上,就連臉上,額頭,都爆發出了一道道猶如蚯蚓般的青筋,讓凌剛整個人看上去,很是有些恐怖!

凌天化見此情形,心中不免往下一沉,這是暴血驚雷即將被完全施展的前兆。換言之,下一擊出手之後,凌剛的性命,也將隨之終結。不由得,淚水好像失控了似的,從凌家兄妹的眼中奔涌而出。

即將徹底爆發的暴血驚雷,讓凌剛整個人的氣勢再次暴漲,此時竟已逼近神道境巔峰,可說是將紫衣強者遠遠的甩在了身後。如果說之前對凌剛所爆發出來的氣勢,紫衣強者還僅僅只是忌憚震驚的話,那此時,則是不折不扣的驚恐。

紫衣強者越來越意識到,凌剛說的一點兒也不錯,縱然他堅持不了多久,可他們也休想能挺過去。

一顆心直好像墜入了冰窖,幾乎凍成了冰疙瘩。不可否認,凌家的暴血驚雷術,絕對比自爆更要恐怖十倍。

「謝老,我們……」連紫衣強者都為之驚恐,衛少卿就更不用說了,臉上,眼睛里,全都寫滿了一個字——逃!

不是衛少卿孬種,紫衣強者也想過逃!可逃的了嗎?紫衣強者心裡無比清楚,這個時候要逃走,只能讓他們死的更快!

「凌兄且慢!」紫衣強者突然沖凌剛喊了起來「我知道,你是為了凌家的這一雙子女,所以才會出此下策。沒關係,我答應你,我可以放過他們,我們就當從來也沒遇到過,大家皆大歡喜……」

「哈哈哈……你果然還是怕了!血骷髏殺手,不過如此!」凌剛一聲狂笑,嗓音好不暢快!

紫衣強者的面色雖然難看,卻也不敢反駁,只是訕訕的點頭,不時的擦擦額頭上冒出的冷汗。

「是是是,我只是覺得,大家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沒必要非要走到這一步,呵呵……萬事和為貴嘛!」

「住口!你當我凌剛是白痴嗎,會信你的鬼話!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聲聲厲嘯中,凌剛突然提起了雙掌,掌心向天,徐徐上提,其額頭面龐上暴露出來的青筋,立時開始了不規則的律動,好像隨時都將爆裂開來…… 見此情形,紫衣強者與衛少卿的面色一片慘白,凌天化與凌無霜兄妹則是緊緊的相擁在一起,淚流不止。悲劇似乎已經註定,無可避免。

「凌兄,你這是做什麼,快住手!」

眼看凌剛的暴血驚雷便要到了最後關頭,一聲驚呼,突然從遠處傳了過來。

凌天化下意識的回頭望去,只見一道疾若流星的身形,以驚人的速度飛掠而至。看此人的修為,絕不是一般的高,至少不輸給血骷髏的那位紫衣強者。

「哥,好像是平家的大長老平萬豪!」凌無霜帶著幾分驚喜的說道。

凌天化此時也已認出了平萬豪,同樣是心中一喜。平家歸附於九五家族,而凌家效忠的則是慕家,兩大家族雖然分屬不同陣營,可平日里關係不錯,互有交流。這平萬豪就曾到訪過凌家,而且還受到了凌家的熱情款待。

「剛長老,平大長老來了,您快收了『暴血驚雷』吧!」凌天化急不可耐的回身同凌剛喊道。

平萬豪身為平家的大長老,地位僅次於平四海,修為也是相當不弱,傳言多年前,他便已跨入了神道境中階。在凌天化看來,他完全擁有壓制紫衣強者的實力。既然如此,那凌剛自然不必再施展堪比自爆的『暴血驚雷』了。

雖然這樣中途強行停止,會讓凌剛的身體遭受到極大的創傷,甚至對他的修為境界,都將會是一個重大的打擊,但比起丟掉性命,無疑要好出太多太多。

實際上,見到平萬豪及時來到,凌剛的心志已然出現了動搖。能活著,總比死了好。更何況,凌剛也有滿腔的雄心壯志,還沒有實現。

「凌兄,天化說的對,這血骷髏的狗賊交給我便是,您趕緊收功吧!」

平萬豪說話就到,沖凌剛道了一句后,立即便向著紫衣強者撲殺過去,強大的攻勢,如潮如浪,立時便讓紫衣強者的臉上露出一片驚容!

平萬豪就像是剛出籠的猛虎,而那紫衣強者,則顯得有些強弩一抹,雖然同為神道境中階,在氣勢上,卻要大大的遜了一籌。

在平萬豪的霸道攻勢之下,那紫衣強者是節節敗退,似乎隨時都會不敵崩潰!

「天化,無霜,你們沒事吧?」

平萬豪正急攻紫衣強者之時,一聲充滿關切的詢問傳來,凌家兄妹齊齊扭頭望去,原是平一劍到了。

無論是凌天化還是凌無霜,對平一劍的做派,都是十分不屑,可此時此刻見到平一劍,兄妹倆兒卻是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來自紫衣強者與衛少卿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兄妹倆兒迫切需要有人來為他們分擔一些。

而平一劍也沒讓他們失望,身形一落地,便將充滿厲色的眸子,瞪向了衛少卿。

「衛少卿,你們血骷髏真真是狗膽包天,我看是不想再在這道門大世界立足了。看劍!」

喝聲未落,平一劍手中的長劍,便已向著衛少卿刺了過去。漫天的陰冷劍光,猶如星河灑落,點點瑩瑩,直向衛少卿涌去。

凌無霜抬頭看了凌天化一眼,目光中微微透出幾分訝異,看平一劍這一劍的威勢,其修為竟然隱隱的還在凌天化之上。

凌天化也是微微皺起了眉頭,眉宇間的驚色,絲毫不比凌無霜少。凌天化與平一劍,同是二品家族的一線弟子,修為一直都是不相上下,難分軒輊。可是凌天化最近一段時間,得以在修鍊寶地中苦修,修為的進境,可以說是一日千里。在凌天化想來,他應該已經將平一劍遠遠的甩在了身後才是,此時發現非但不是如此,平一劍的修為竟然還要在他之上,他如何能不吃驚?

「難道這平一劍也另有奇遇?」凌無霜吶吶的問道。

凌天化輕輕搖了搖頭,平一劍身為平家的一線弟子,有所際遇,也是理所應當。而且現在似乎不是探討這些的時候。

平萬豪對上了紫衣強者穩佔上風,平一劍面對衛少卿,竟也是絲毫不遑多讓,籠罩在凌家兄妹頭上的危機,好像一下子就被解決了。

凌天化急急的轉頭向凌剛看了過去,不用他再多說,凌剛此時也鬆了一口氣,徐徐的散去了『暴血驚雷』的威勢。

施展過『暴血驚雷』后,凌天化簡直就像是死過了一次似的,眉宇之間滿是難掩的疲憊與倦怠,那渾身的血跡,更是有些觸目驚心,幾乎讓凌無霜不敢多看。

可不管怎麼樣,凌天化至少將命保留了住,這讓凌天化和凌無霜,終於可以長長的松上一口氣。

然而還沒等兄妹倆兒將這一口氣松完,突然間,一道影子,快若鬼魅的向著凌剛飄了過去。兄妹倆兒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凌剛便猛的爆發出一聲痛呼,旋即整個人便斜斜的飛了出去。沿途鮮血噴洒,直讓凌無霜的一顆心幾乎從嗓子眼兒里跳了出來。

「平……平萬豪!?」而等凌無霜看清偷襲重傷凌剛的兇手時,他更是驚的張大了嘴巴,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凌天化也是呆了住,整個人好像被凍僵了似的,呆立在那裡,久久動彈不得!

『暴血驚雷』已經將凌剛送到了極限,在這個時候,又遭到了平萬豪的重擊,凌剛的生機幾乎被徹底滅絕,此時的他,全憑強提著一口氣,才沒有當場斃命。

「你……你……」狠狠的瞪著平萬豪,凌剛很想問問他這是為什麼,可此時的他,卻是連話都已說不出來了。

平萬豪則是長吐了一口氣,轉頭對紫衣強者道「謝兄,怎麼搞的?凌家的『暴血驚雷』很霸道的,如果不是我及時趕到,後果不堪設想,你怎麼不提前防著點兒?」

那紫衣強者搖了搖頭,苦笑著道「一時大意了……平兄,謝啦!不是為我自己,而是為我們公子!」

平萬豪擺了擺手,笑道「都是一家人了,何需說這些見外的話?」

眼見平萬豪與紫衣強者你一句我一句,盡顯親密,凌天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聽到平萬豪說到『一家人』的時候,凌天化更是如遭雷擊,面色一片慘白。

「怎麼會這樣?平家怎麼會與血骷髏同流合污,你們是瘋了嗎?」凌天化難壓心中憤怒,近乎於咆哮的吼道。

「哈哈哈……我們家主的雄韜偉略,又豈是你這小子能夠理解的了的?」平萬豪一聲狂笑,望向凌天化的眼神,滿是輕蔑之色。

「大長老,凌天化和那凌家的老頭子殺就殺了,不過無霜妹妹你可得給我留下!嘿嘿……」

平一劍淫笑著向凌無霜望去,用意不言而喻!

衛少卿在一旁笑了起來,「平公子還是好這一口兒?」

平一劍毫不避諱,淫笑更盛的道「不好不行啊,誰叫咱修鍊的是『陰奼訣』呢?嘿嘿……」

平一劍與衛少卿的話,直可以用不堪入耳來形容,凌天化的臉上怒容滿布,只恨不能一掌活劈了這兩個淫邪小人!

而想到自己的下場,凌無霜的俏臉上,更是布滿懼意,緊緊的靠在凌天化的懷裡,身軀不停的顫抖哆嗦。

「你們……你們……」

凌剛更是憤怒無比,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力氣,竟是硬撐著從地上站了起來。

「你這老賊!」還沒等凌剛說話,衛少卿便一聲爆喝,好像瘋狗似的撲了過來,飛起一腳,便踹在了凌剛的胸口上。

此時的凌剛,哪裡還有躲閃的力氣?一口血箭噴出,整個人直仰面栽倒了下去。

「你這老賊,竟敢打傷本公子,看本公子讓你生不如死!」衛少卿對凌剛著實是恨的不輕,那咬牙切齒的模樣,甚是兇狠暴戾。

「嘿嘿……衛兄,對一個將死的老人家,何必如此呢?你看看將無霜妹妹心疼的,我都不忍心了。怎麼樣,給我個面子,放老人家一馬?」

平一劍笑嘻嘻的模樣,哪裡是在替凌剛說好話,分明是在威脅凌無霜。

「好啊,給你個面子也無妨,不過吸靈石所吸取的凌家高手們的道氣,平公子讓給我如何?」

「什麼?」平一劍的面色頓時一變,眉宇間透出些懊惱。

衛少卿也不在乎平一劍是否會生氣,冷笑一聲,道「你當我不知道,你這個時候趕來天煞谷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從吸靈石中分一杯羹?」

「衛公子,這是我爹與貴宗主商定好的事情,你不會是要反悔吧?」

「當然不是!我們宗主一言九鼎,說出來的話就從來也沒有不算過。只是如果你要拿吸靈石來換取這老賊的性命,我也不好拒絕是吧?」

「衛公子,你真是好大的胃口!凌家高手先且不說,光是慕天南一個人的道氣,便足以你受用一年,那可是聖魂境的強者,就怕你到時候吞不下!」

衛少卿不以為然的晃了晃手指頭,笑著道「只要吸靈石裝的下,本公子便能吞的下,無非是多花些時間罷了!」

「劍兒,吸靈石要緊,你不可捨本逐末。就算是衛公子殺了凌剛,凌無霜也一樣是你的,她跑不掉!」平萬豪開口道。

平一劍搖了搖頭,發出一聲嘆息的道「大長老,您知道我對女人一向不喜歡用強,本想著無霜妹妹能夠心甘情願的獻身於我,現在看來,也只能是退而求其次了。」 「大哥,你殺了我,殺了我!」平一劍的淫邪笑聲,落到凌無霜的耳朵里,簡直比那惡魔的聲音更要恐怖一千倍。凌無霜無法忍受,直衝著凌天化哭喊了起來。

凌無霜這一哭喊,不啻於在凌天化的身上狠狠的刺了一刀,那種痛,凌天化幾乎不能承受。

眼見凌天化與凌無霜陷入了絕境,凌剛的心中充斥著一腔難言的恨意。恨之前輕信了平萬豪,散去了暴血驚雷,如若不然,他哪怕拼著死無全屍,也要將眼前的這群宵小,畜牲,盡數誅絕!

「如此說來,平公子是不打算用這老賊來討美人兒的歡心了?」對於平一劍的選擇,衛少卿多少有些失望,撇嘴問道。

平一劍一擺手,道「這老傢伙我看著也不順眼,想怎麼做,衛公子自便!」

想到吸靈石中所聚集的凌家高手們的道氣,還要與平一劍分享,衛少卿不由得一陣氣悶。本想好好的折磨凌剛一番,再置他於死地,此時也沒了興趣。

面色一厲,正要送凌剛上路之時,一聲透著刺骨寒意的冷喝,陡然響了起來。

「住手!」

正極度痛苦的凌天化聽到這一聲冷喝,心神驀然一振,就如同一道陽光,洞穿漫天的烏雲,照射在了他的身上,讓他冰冷的身心,驟然獲得了一絲暖意。

與此同時,凌無霜也從凌天化的懷中抬起了頭來,近乎於夢囈的低喃了一句,「哥,我怎麼聽到耀庭的聲音了,是幻覺嗎?」

「不!不是幻覺!他真的來了!!」

凌天化的嗓音,一句比一句亢奮,到後來,凌無霜清晰的感覺到,凌天化的身軀就像是觸電般的顫抖起來。

「什麼!?」同時凌無霜也是心神猛振,迫不及待的扭頭望去,果不其然,那個熟悉的,讓她覺得溫暖,踏實,安全的身影,好似風中飄柳般的飛掠而來。

是那樣的真實,那樣的瀟洒!

凌無霜激動的將眸子揉了又揉,直到眼睛都有些發痛,這才最終確定,在這最危急的關頭,萬東是真的來了!一時間,凌無霜那原本一片黑暗的內心,陡然便亮堂了起來。隨著萬東的出現,好像所有的黑暗,都一股腦兒的被消除了。

這聽上去有些神奇,可萬東可不就是這樣一個神奇的,好像擁有某種魔力的人嗎?

「他……他真的還活著!」與此同時,凌剛也注意到了萬東的出現,嘴上說不出來話,心中卻不停的發出陣陣吶喊。

凌剛並不怕死,可他卻不想看到凌家兄妹死,此時看到萬東的身影,凌剛的心驟然踏實了下來,口中吐出一道血箭,闔然而逝。嘴角兒的一絲笑容,也因此凝固。

凌天化和凌無霜,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萬東的身上,因此並沒有注意到凌剛已然離世,但是萬東卻注意到了。身形驀然一展,凌空向凌剛掠去。

「是你!?」衛少卿也認出了萬東,面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心驚。作為萬東的手下敗將,他恐怕再也不可能對萬東保持平靜了。

尤其此時,萬東身形如蒼隼一般的疾撲而來,面若冰霜,更是讓衛少卿一陣心驚膽顫。都不用萬東招呼,他便已不由自主的向一旁讓開來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