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一聽,先是一愣,接着噗地一聲,忍不住相對笑了起來。“哈哈,葉風,雖然你不弱,但那裏聚集了天下最強的年輕人。你不會有勝算的!”海德大笑道。

“不過去見識一下也是好的。前提是不要受傷啊!”

“不是說笑,在見識了皇廷天徵之後,喪失了靈脩的信心,一輩子就此沉淪的青年才俊多不勝數。”

葉風沒有說話,現在的他知道,沒有絕對的實力說什麼人家都不會相信的。他不會爲這種沒實在意義的事辯解。一直保持鎮定的只有兩個人,雷傲和龍顏。雷傲嚴肅地看着葉風,“你是認真的嗎?這可是要賭上性命也未必能成功的事啊!” 葉風沉吟片刻,然後慎重地點了點頭。

“嘿,我早就說你是個傻瓜了!”龍顏淡淡地笑道,但卻沒有一絲嘲諷的口氣,細白的右手輕輕搭在葉風肩膀,“放心吧,皇廷天徵五年舉辦一次。距離下一次,還有兩年。”

葉風點點頭,心裏暗暗下了個決定。兩年!爲了龍丹,兩年之後,他將要在那裏一挫天下英傑的銳氣!

突然間,走在前方的駱駝一陣嘶叫,驚慌地後退,似乎遇到什麼恐怖的事物,有隊員立馬上前安撫。“怎麼了?”羅老大叫道。

“不知道啊,像是被什麼嚇到了!”隊員訓練有素地拉住繮繩,撫慰着受驚的駱駝。衆人往前方一看,卻是三隻龐大的紅色螞蟻俯伏在前。螞蟻遍體通紅,身長足有一米開外,觸角呈膝狀彎曲,腹部兩節呈節狀,虎視眈眈地看着衆人。



海德,軍居和另一個叫黑子的傭兵不由分說,拔出各自武器向螞蟻攻去。軍居以鐵質長爪爲武器,黑子則是類似流星錘的武器。三人武藝不弱,螞蟻節節敗退,只是憑藉堅硬的外殼才抵擋住。以其過人經驗,不費吹灰之力,黑子以流星錘砸死一隻,紅色血液濺開,沾了黑子一身,連旁邊的人也不能倖免。另外一隻被海德刃劍插入腦中,也是死去。最後一隻自知難敵,想要逃走,卻被軍居利刃劃開身體,鮮血四濺。

解決了大螞蟻,便有人拿出白布給衆人擦拭血跡。紅晴心有餘悸地問,“羅老大,這沙漠這麼危險。爲何你還要在這討生活呢?”

羅老大哈哈一笑,道:“這算不得什麼危險,再大的風浪我都見過!”似乎勾起羅老大的往事,感概一聲,道:“告訴你,當年這裏還要更加慌亂,強盜四起,妖怪林立,那些個都不是好惹的主!”


葉風插嘴道:“沙漠如此荒蕪,還有那麼多人在這裏生活嗎?”

羅老大笑道:“其實,沙漠不是你想像中的荒涼。在這裏的也有綠洲,生物多不勝數,只是大都隱藏得好罷了。一開始是爲了沙漠中的珍稀動物,後來在這定居的人不在少數,畢竟在這個遙遠的三不管地帶,也是有它的好處的。”

“但是後來,此地漸漸成了罪惡的溫牀,殺人越貨,茹毛飲血的事情屢見不鮮。這裏一度成爲商隊的禁地!直到後來,出現了英雄的蒙山一族。蒙山族長山格,驍勇善戰,勇猛剛強。他帶領族人,征戰束哈爾沙漠,殲滅三個最強大的強盜集團,殺死了好幾只殘忍的大妖怪,使這裏的治安大大好轉。”

“儘管近些年來,蒙山一族隱沒在沙漠之中,讓一些宵小有復甦的跡象。但在人們心中,蒙山就是英雄的象徵。他們的族長山格,更被稱爲‘戰神’。”羅老大說起英雄,心中不禁無限嚮往。

“好厲害啊!要是我也有那麼強就好了!”葉風有些崇拜地感嘆着,每一個男孩子心裏,都會有一個英雄夢,總是希望可以再萬衆期待之下,拯救蒼生。

“是嗎?”紅晴淡淡地說,眼神中似乎帶着一絲不屑,“英雄嗎?只怕很多事情都不如表面的那樣華麗吧?”

“但是,誰能抹滅蒙山一族爲束哈爾所做的貢獻?”平時不拘小節的羅老大明顯有些慍怒,看樣子在他心中,蒙山一族具有很大的分量,一時把持不住。紅晴沒回答話,冷哼一聲徑直走了。

紅晴的爺爺嘆了口氣,歉然地說,“這孩子口直心快。希望各位多多包涵。其實紅晴從小沒什麼朋友,所以在某種程度上會比較孤僻。但其實她沒什麼惡意的。”羅老大點點頭表示諒解。葉風等人想到,天生靈體的紅晴容易招來妖怪,這樣的人肯定會受到排擠,恐怕紅晴的童年沒少受過欺負,這從她強硬的性格可以看出來。一時間,心中不禁有些感概。

“雖然沒有說出來,你們如此相幫,待她如朋友一般,這對她來說是很難得的。在她的心裏,是很感激的。尤其是葉風和雷傲兄弟。我代替她謝謝你們。”老爺爺發自內心地說道,感激地看着兩人。

葉風和雷傲難得有些不好意思,葉風別過頭,道:“厄,哈哈,這麼突然說到這個,怪彆扭的。”

雷傲抹抹鼻子,不好意思地說,“是啊,其實我是收錢的,你這麼說我這麼好意思?呵呵!”

就在那個晚上,發生了一件怪事。吃過晚飯後,紅晴的爺爺便覺身體不適。休息片刻後不但沒有好轉,甚至發起高燒,渾身變得赤紅,昏迷不醒。而且與此同時,還有多人也是有此症狀,包括雷傲在內,其中最嚴重的就是海德等三名傭兵。羅老大面色凝重,感到事態嚴重,海德等三人是保護商隊的支柱,沒有了他們,商隊走不出這個衆強林立的沙漠。

似乎龍顏略通醫術,羅老大連忙向其請教。龍顏表示只是對一些植物草藥有所瞭解,並不懂醫術。葉風沉吟片刻,道:“會不會是中了紅色螞蟻的毒?”

衆人一想,便覺有理。因爲食物飲水是共同使用,而且已經吃了那麼多天,不可能有問題。唯一的可能就是螞蟻,這些人今天無一例外被紅色螞蟻的鮮血濺到!在沙漠之中,果然要步步爲營,稍有不慎,便命喪當場!

“知道病因的話,那還比較好辦一點。”雷傲緩聲道,他中毒較輕,尚還能勉勵支持,“但不知哪裏有人居住。既然螞蟻是這裏的生物,想必此處的人應該知道如何解毒纔對。”

羅老大想了一下,有些爲難地說,“往西南方向不遠有一片綠洲,那裏有一片人類聚集的城鎮,運氣好的話,應該還有醫館也不一定。但是……”

葉風打斷道:“那邊好極了!現在我們趕過去吧?”

“不。現在患者的情況,不適合移動。最好我們誰過去取藥回來。”龍顏道。

“行啊!我過去吧,很快就能回來了!”葉風拍拍胸口。龍顏沉吟片刻,道:“我和你一起去吧,兩個人起碼有個照應。而且我對草藥相對比較熟。”

雷傲勉強笑道:“也好,這小子傻里傻氣,有你跟着比較安全。”

“你們聽我說完!”羅老大大聲叫道,“這可不是普通的小鎮,裏面危險異常。因爲它有一個別名,惡魔之鎮!” “惡魔之鎮?”葉風愕然叫道,有些不知所以。羅老大點點頭,“單憑它存在於沙漠之中妖怪叢生的中心便讓人覺得詭異了。這裏是沙漠裏唯一一個人類可以和妖怪並存的地方。因爲就算是妖怪,若是受傷,也有會需要藥品,或是爲了提升功力的內丹,有時候也有一些特殊需求,就算是要女人也不足爲奇。”葉風和雷傲聞言露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龍顏一聽卻羞紅着臉,呸了一聲別過頭去。

羅老大繼續講:“爲了這些目的,便需要穩定提供來源的地方。有些人看準商機,惡魔的別墅便應運而生!藉着這裏遠離皇廷所在,肆意與妖怪相互交易。而相對的,妖怪則相應提供戰力……當然也有其他用處。這就達成相處的基礎。”

“但對方是妖怪啊,能有那麼好說話嗎?”雷傲疑道。

“沒錯。能和妖怪講生意的前提是,相對平衡的實力。爲了達到這個平衡,那些人便僱傭大量有實力的人類。其中不乏傭兵,強盜,甚至是死刑犯!只要有實力,願意在這裏效力,便可得到庇護!”

“久而久之,這裏便是妖怪與邪惡人類交易的地方!在這個充滿血腥和暴力的地方,只要有足夠的實力和膽色,便可爲所欲爲。可以的話,我根本就不想觸碰那一塊地方!我也不想你們去那裏冒險!”

“不要緊的,我們買完藥即刻就走,以我們的實力應該不會有問題的。”葉風對羅老大說。

“可是……”

“若是拖得太遲,這些人真的會死的!”龍顏一語道出關鍵,“現在可沒有其他辦法了吧?”

“就算要去,也是我去!”羅老大道。

“你是商隊老大,還是留在這裏主持大局吧!指不定還有什麼意外發生。”龍顏道。

羅老大沉默片刻,咬牙道:“好吧!但你們答應我,千萬不要逞強,萬一出現意外,以保住生命爲前提!”

葉風兩人笑着點點頭。但在出發之時葉風便遇到難題,在駱駝前徘徊不前,他不會騎駱駝,卻又不好意思和龍顏共騎,一時躊躇難決。龍顏見狀,無奈地說,“算了,上來吧!我和你一起騎。不過你可不能亂碰啊。”

葉風假裝嬌羞一笑,道:“那你可要溫柔點對人家哦!”龍顏聞言青筋暴突,狠狠地抽了一鞭子過去,卻被葉風輕易躲開。

黃沙滾滾,飛揚的塵沙中,一匹駱駝疾速狂奔,向着西南方向衝去。龍顏的騎術倒還可以,但是葉風卻是很少做過坐騎。顛簸之中有時不免會抱到龍顏纖細的腰肢,那柔若無骨的觸感讓葉風覺得格外滑手。即便隔着衣衫,葉風依然感受到龍顏細嫩的肌膚。

當然,這些只是想想就好了,要是被龍顏知道了,恐怕直接就把他趕下駱駝,讓他跑步而行了。


爲了避免駱駝疲憊過度,中間兩人還是休息了一陣。

閒聊之餘,葉風問起那天追趕龍顏的三個男子。龍顏卻是淡淡地道:“只是三個討厭的人,不提也罷。”旋即又看着葉風,好奇地問道:“你那個叫龍丹的朋友,真的有那麼像我嗎?”

葉風想了一下,道:“嗯,長得很像。”然後又打笑道:“不過她比你溫柔。”

龍顏倒沒有生氣,反而輕吐舌頭,笑道:“我就是這峨眉有女人味,咋啦?”晚風輕輕拂過,龍顏一撫散亂的頭髮。吹彈可破的肌膚映射着夕陽,顯得格外的誘人。葉風一時間,竟然忍不住失了神。

葉風心中暗暗地搖了搖頭,告訴自己,龍顏是龍顏,龍丹是龍丹,切不可將她們搞混了。其實兩人還是有些區別的,雖然也是個好人,但龍顏對着某些目的的功利性要強一點。而相比之下,龍丹反而顯得更加沒有心機。

這次沒等龍顏生氣葉風就清醒了,因爲一股熟悉的妖氣迅速接近此地。葉風拉住詫異的龍顏躲在石頭背後。呼呼的風聲疾馳響起,三道如大鳥般的身影在空中掠過,倒也沒注意到葉風他們。

“鬼鷹!”葉風暗暗心驚,“爲什麼他們也會在這裏?”旋即便明白了,這裏是妖怪的交易所在,鬼鷹出現在此地也不甚出奇。

之後又開始趕路。終於在日光初露那時,一片綠色之地若隱若現地顯現在黃土大陸之上!

一片龐大的綠色地域被沙漠所包裹,如同小心守護的明珠一般。綠州之上,除了沙漠之中珍貴的植物和水之外,還有大片的建築,其中不乏豪華的別墅,做工精美絕倫。那些珍貴的水湖,被恣意開發成私人泳池,便可見其奢華之極。

龍顏和葉風到了鎮門口,把駱駝綁在隱蔽處。龍顏交代葉風:“這次我們的目的是醫治紅螞蟻的毒的解藥。儘快解決便離去。若非必要,絕不要和別人起爭執!畢竟在這樣的地方,會發生什麼我們也不確定。”葉風點頭稱是。兩人未免引起注意,帶上長袍後的帽子掩蓋容貌,然後便進入鎮上。

一進入鎮上,妖異的氣氛便瀰漫開來,讓葉風兩人覺得渾身不舒服。來來往往的都是妖怪邪人,有雙頭蛇妖,長毛野豬,還有凶神惡煞,臉上印着死字的人類等等。葉風感到有許多強大的氣息隱藏在裏面,這個小鎮,果然臥虎藏龍!妖怪與人類搶奪打鬧,甚至大打出手,卻沒人理會。在這裏的妖與人都神色冷漠,似乎對這種事司空見慣,平常得很。

臨街而立的商鋪,銷售着奇異商品,包括人的器官,奇妙草藥,甚至連人類買賣也不少見。那些被銷售的人們,面如死灰,呆呆地坐在籠子裏,等待買主的來臨。若是買主是殘暴的地主還算好命,要是遇到歹毒的妖怪,這些奴婢只能被當做食物一般吃掉,連苟延殘喘的機會都沒有。

龍顏眉頭輕蹙,面色冷漠,袍中的纖手緊緊握着,顯然對這裏的氣氛相當反感,“快點買完藥就走吧!”

“嗯。”葉風神色肅穆,也感到不舒服。

兩道巨大的身影擋在葉風兩人身前,一股臭味撲鼻而來,龍顏掩着鼻,眉頭皺得更緊了。 兩個高大的人類擋在葉風身前,兩人蓬頭垢面,也不知幾天沒有洗澡。凌亂的頭髮下面是一張兇狠的臉,臉上刻着一個鮮紅的“死”字,讓人望而生畏。周圍的人表情都是幸災樂禍,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葉風心裏叫糟,剛進來便惹上煞星。

“嘻嘻,兩位是新來的吧?”左邊大漢叫道,發黃的牙齒裸露出來,大手伸向葉風,“按照這裏的規矩,進鎮者,要向我們兄弟先交兩百金葉。”

葉風想了想,問道:“是這裏的所有人都要交嗎?”

右邊大漢笑道,“當然不是!凡是實力不濟的,纔要交保護費!”龍顏聞言,小聲對葉風說,“若是忍讓給錢,難保不會有其他騷擾者。既然他這麼說,乾脆點解決他們,當做殺雞儆猴吧。”葉風點點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拳打在左邊大漢腹部,大漢痛叫一聲,眼珠子都凸出來了。另一個大漢見狀,怒喝一聲,碩大的拳頭打向葉風,葉風右手一撥,同時捉住左邊大漢的頭髮,撞向右邊大漢頭部,兩個大漢哇叫一聲,暈死過去。葉風若是再用力一分,兩人就會頭顱破碎而死。

周圍的人一陣驚呼,連死刑犯“野熊”熊氏兄弟都不堪一擊,這兩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有人由此注意上兩人,也有心懷不軌者打消了對他們的注意。

趁着衆人喧譁,龍顏拉着葉風跑入小巷,進入另一條街。他們可不是來出風頭的。這裏本來就是賣藥之地,不用多久,兩人便找到藥鋪。龍顏跟長着一對老鼠眼的老闆描述了海德等人的症狀,鼠眼老闆便道:“是血蟻的毒吧。”龍顏點點頭,確認老闆確實是懂醫術,不是騙子。“那勞煩你開些藥吧!”葉風道。老闆點頭便要拿藥。

“等一下,多少錢先?”龍顏警惕地問道,在這樣特殊的地方,更需要謹慎小心。

老闆伸出一根手指,“一百金葉!”龍顏一聽怒道,“你去搶吧你!一百金葉都夠買一棟房子了!”

老闆失笑道:“那是外面的價格。在這裏就是這樣,你不信可以沿着街一家一家問下去,就知道我又沒有坑你。”

葉風跟龍顏說,“算了,雷傲他們還在等着,救人要緊。”龍顏這才勉強答應,老闆斜眼看着兩人,道:“還有啊,還缺一味狼舌花,你們要自己去找。”

龍顏大怒,“有沒有搞錯?花了一百金葉還找不齊藥材?”老闆嘆了口氣,兩手一攤,道:“這個我就沒辦法了。別說是我,就算整個鎮裏,也只有一個地方纔有。”

“哦,哪裏纔有?”葉風問道。

“富商費塗的花園!”老闆眼中閃過一絲無奈,緩緩地說。

“費塗是什麼人?”葉風奇道。

“你們是外地來的吧?”老闆看着兩人一眼,小聲道:“費塗是小鎮最大的富商,在背地裏,我們都叫他匪徒!費塗殘忍無良,憑藉各種齷齪的手段聚斂財富。狼舌草是多數沙漠疾病,解毒的必備藥物。費塗花大價錢收購狼舌草,獨家種植。凡是治病需要,便要花更高的價格向他購買,以此賺取金錢。若是沒有足夠的錢,便是跪死在他面前,他也不會可憐你!我們藥材買那麼貴,主要就是被他所剝削。”

“真是人渣!”龍顏狠狠地說了一句。

“費塗住在哪裏?”沉吟片刻,葉風問道。

“過兩條街的結尾就是。”老闆回答道,想了一下,又說,“很多人買不起昂貴的藥材,最後賣房賣身,搞得家破人亡,這種事並不罕見。若果你們沒有足夠的錢,勸你們還是別去自找沒趣了。用這些藥材就能保住性命,不過會不會留下後遺症便不敢確定了。”

老闆包好藥材遞給龍顏,龍顏掏出錢袋,葉風見狀,連忙道:“讓我來吧!”龍顏笑道:“沒關係的。”

葉風遞給老闆一百金葉,一本正經地說,“不行,和女孩子出門,一定要男生給錢!”龍顏莞爾一笑,收起錢袋。

出了門口,龍顏問道:“現在去找費塗嗎?”

“嗯!如果只是錢的問題的話,我應該還支付得起。”葉風摸着下巴,和龍顏走向下一條街。

一路上,兩人更發現此處處境差異相差之大相當驚人。有錢有實力的人高高在上,酒池肉林,揮霍無度。那些平常百姓,處於被壓榨地位,常常衣不蔽體,食不果腹,令人見之心酸。葉風好幾次想出手幫忙,都被龍顏阻止,“你幫得了一個,卻幫不了全部。幫得了一時,也幫不了一世。我們沒有能力改變這個狀況,不要做無謂的事情了。”葉風默然不語,心中卻不好受,下決心要是有一天有能力,必定幫助這裏的人們逃離苦海。

在一間包子店面前,一個身材矮小的男孩正在和店主商談。男孩也有十七八歲,只是身高才一米四幾,相貌普通,穿着灰色布衣。少年神色平常,不帶一絲感情,道:“我聞着你這包子挺香的,不過我沒錢。你給我二十個,我幫你做一件事吧!”

老闆嗤笑道:“嘿,就憑你這矮豆丁,能做什麼?我家旺財比你還好用!”指着門口的狼狗,順手還扔了個包子過去,狼狗嗷叫一聲,咬住包子。

少年對於老闆的侮辱似乎視若無睹,淡淡地問道:“你又沒見過,怎麼知道我沒用?”老闆很不耐煩,冷笑道:“嘿,行啊。你扮狗叫幾聲,我便施捨你一個包子。”

少年神色冷漠,平靜地說:“不行。我不想做。”“不想做就滾。別浪費老子時間。”老闆怒道,掏出一個破碗砸向少年的頭。眼見少年就要被砸得頭破血流,猛然間飛出一塊石子,哐噹一聲,那碗與石子在空中相撞,破裂開來,碎片散落一地。

少年轉過頭,兩個身穿長袍的人走了過來,正是葉風和龍顏。龍顏怒視老闆一眼,看着少年,問道:“你沒事吧?”少年依然淡然地搖搖頭,指着肚子,道:“不過餓了。”龍顏不禁失笑。葉風掏出金葉,向老闆說:“要十個包子給這位兄弟。”

“十個不夠,要二十個。”少年絲毫不客氣。葉風點頭示意,老闆眉開眼笑包起二十個包子遞給葉風。葉風拿給少年,同時拿出十枚金葉,道:“這些錢你拿着吧。”少年看了葉風和龍顏一眼,一把接過包子和錢,淡淡地說:“我叫先涅。我欠你們一個人情。”連個謝字也沒有,說完頭也不回就走了。

龍顏奇道:“真是個奇怪的人。看起來是個普通人,卻又似乎氣度淡然,感覺冷靜得有些過分了吧?”

“……不止是這樣。”葉風低聲喃喃道,剛纔老闆丟碗的一剎那,藉着動物般的觸覺,葉風感到那個叫先涅的少年,身上散發出驚人的殺氣,氣勢之強,比葉風見過的所有人都厲害! 葉風兩人行至街尾,一間恢弘華麗的建築出現在眼前,其佔地足有數千平方,做工精緻細膩,比一些皇宮貴族還有過之而無不及,用料奢華,令人瞠目結舌。一大片雕欄玉砌的亭臺樓閣,水池花卉,實在有些眼花繚亂之感。跟前面那些普通人住的樓房,簡直是天壤之別。

門口守着兩隻兇猛的霸狼犬,身高足有兩米,眼神兇狠地盯着行人,似乎隨時都會有撲上去的可能。在進門兩邊是兩片龐大的花圃,淡淡的藥香隨風擴散出來,有些心曠神怡的感覺。

龍顏指着一大片淡紫色的奇異小花,對葉風說,“那就是狼舌花了。”葉風點點頭,走向巨大的大門口。

“嗚!”門口兩隻霸狼犬立馬站起來,齜牙咧嘴看着葉風,只待他靠近,便一口咬斷他的脖子。

葉風和龍顏相視而對,想着怎麼辦。這時,恰好一個衣冠整潔的男子走出來,打量着葉風兩人。男子四十來歲,相貌精明,細長的眼睛帶着些許傲氣,淡淡地問,“你們在這裏想幹嘛?”

葉風說:“我們聽說這裏有賣狼舌花,想買一些。”男子哦了一聲,道:“帶夠錢了嗎?”葉風點點頭。男子一揮手,帶着兩人進去大宅。那兩隻狼犬看見男子,便是搖尾乞憐,一副討好的樣子,看樣子似乎跟男子很熟。

葉風問道:“莫非你就是費塗嗎?”男子瞪了葉風一眼,似乎不滿他說話不敬,冷漠地道:“不是。我是這裏的管家。”一條長長的走道,足有三十丈,三人走到盡頭,便是一道氣勢非凡的紅實木大門,足有三米多高,精雕細琢,造價不菲。男子隨意地說:“在這裏等着,我去請老爺過來。”說完不理會兩人便走了。

葉風和龍顏只好在那裏閒坐。龍顏天性與植物親近,四下打量着成片的花圃,裏面各種藥材多不勝數,琳琅滿目!其中珍惜草藥也不少見。可想而知,費塗不止是壟斷狼舌花一味藥,其他重要的草藥也都盡數買斷,以便敲詐那些患病的人們。想來這裏的人被敲詐過的恐怕不少。花圃旁邊來回有幾十個黑衣人巡視,想是保護花圃,防止偷竊的吧。只是那些人是不時就看着兩人,似乎擔心他們會偷竊。龍顏冷哼一聲,風華絕代的俏臉上閃過一絲不悅,這費塗倒真惹人厭惡。

等了大約半個時辰,還沒有人過來。葉風雙手抱頭打着哈欠,抱怨道:“他們怎麼還不來啊?是不是忘記了?”

沉重的腳步聲傳來,葉風回頭一看,十來個人大步走過來。居中的是一個矮胖男子,相貌醜陋,肥肉橫生,一撇八字鬍下面長着一口黑色牙齒。一雙被臉肉擠壓得變形的小眼睛閃着驕傲的光芒,是個讓人難以心生好感的主,想必便是這裏的主人費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