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龍在原地盤旋幾下便飛到器靈身邊,蕭羽也走了過去。

“你要幹什麼!?”這器靈並沒有注意蕭羽,而是望着自己面前那身形如山的巨大漆黑蛟龍,自認爲只有自己眼前這個大傢伙能給自己帶來危險,而蕭羽那一副清秀看似無害的面孔卻被器靈當做是一個弱小的人物罷了。

蛟龍將自己碩大的腦袋緩緩移向這尊器靈,根根森白無光的獠牙從口中開始雜亂無章的長出,那碗口般大小的雙眼散發着濃重的血腥之氣死死的盯着器靈。

“不要殺我啊啊啊!!”被自己面前的這頭好似來自地獄般的凶神死死的盯着,巨大的恐懼頓時在這器靈的靈體之中迅速蔓延開來,巨大的悲號聲不由放出。

“你身爲這超階神器中的器靈爲何久久不出與這神器的主人相見?你到底是何居心?”這次黑蛖沒有開口,而是一旁的蕭羽向器靈質問道。蕭羽在得到這無界之後便一直未曾發現這戒指中的器靈,不過就算自己感覺不到這器靈的存在想必這器靈也應該能感覺到蕭羽的存在吧,讓蕭羽感到生氣的是這器靈竟然遲遲不與自己相互之間發生過一絲感應,數年蕭羽還將這無界當做一個普通的儲物神器。

“我這等高階器靈自然不會與一個實力太過弱小的人類相互感應了,至於等你便的強大之後我方能與你進行聯絡。”

蕭羽好像在器靈的眼中就好似一個小人物一樣,本應對其不屑一顧。不過器靈何等智慧,自然能看得出黑蛖與蕭羽的關係不一般,自然不能在蕭羽面前太過自大,搞不好容易出事,便淡淡的回話至予蕭羽。

“這是規矩?”這器靈的語氣大致一聽好像給人一種有着幾分道理的感覺,不過細細品味這具話的字面意思,蕭羽心中不由上升起一陣怒意,不過卻未表現出來,如果這器靈所言正確的話那也怪不得它,畢竟這是規矩嗎。

“規你大爺的!”一旁的黑蛖沒等器靈接下來要說話時,一道極爲粗大的漆黑色尾巴之間向這尊器靈身上壓去。

“轟!”沉悶的響聲頓時響起,隨後便是一陣撕心裂肺的嚎叫:“啊啊啊!!!!!!疼死我了!!!!!!!”聽到這陣哀嚎,蕭羽眉頭不禁微微皺起,看向黑蛖問道:“怎麼了?”

黑蛖無奈的看了一眼蕭羽,說道:“這話明顯一聽就是假的,什麼規矩?哪有那種規矩,明擺着是它定的吧。”蕭羽聽到黑蛖的這句話時,內心不由一陣尷尬,剛纔自己竟然還聽信了那器靈的話,不過黑蛖見多識廣,自然能夠分辨的清。

“唉….堂堂超階神器竟然還能孕育出這等器靈,悲哉啊。”蕭羽內心略微有一絲難過,自己得到的一件超階神器固然是好,可裏面的器靈卻….

“要不將它鎮壓煉化了吧,這超階神器想必缺少一個器靈也沒什麼的。”黑蛖在一旁淡淡說道,隨後將自己那巨大粗長的尾巴從器靈的身上抽了回去。

“你要煉化我!?”被壓翻在地的器靈聽到黑蛖說的這番話時突然開口質疑道,隨後見黑蛖那殺機濃重的獠牙聲音頓時軟了下來,哀求道:“求求你們可別煉化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沒等器靈說完,用不着黑蛖出手蕭羽此時看也看不下去了,飛身便是一腳,正中那器靈的腦門,哀呼一聲倒下。

“太滑了,我可不喜歡。”蕭羽淡淡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器靈,此時器靈體內被黑蛖植入的束縛之氣好似比之氣少了許多,現在器靈的身體已經能微微動彈幾下。 “我這性格就這般如此,難不成你還能將我改變?”躺在地上的器靈身體已然能動彈大半,不過有黑蛖在一旁看守諒它也不敢逃竄。

不過器靈將之氣的那句話說完後,蕭羽腦中不禁浮現出了那神祕黑袍少年的影子。神尊級別的強者,無所不能,如果那黑袍少年現在還沒走的話對於這小小器靈固然不在話下。而蕭羽心中所想竟然是將這器靈的性格讓黑袍少年給改動一下,這樣以後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不過此時,一旁又黑蛖所幻化而成的蛟龍,那雙血紅的雙眼在這時竟然微微一閃,道道精光竟然將環繞在四周的黑色煞氣震得破碎開去。

“改變性格?這可是絕對逆天的祕術啊!嘿嘿嘿嘿….”黑蛖一臉陰沉看着自己面前的這尊器靈,隨後發出一陣陣怪笑,那器靈聽到這股笑聲自己的靈體開始微微顫動起來,顯然是被恐嚇到了。

“你還要對我做什麼!?”這尊器靈雖說沒見過黑蛖對自己使用什麼狠辣的招數,不過就從它這一身的煞氣就可以判斷自己眼前的這條蛟龍定然不是善類,所以對自己做什麼事情也自然不是好事。

“當然是如你所願了!嘿嘿嘿嘿….”森冷的聲音傳入器靈耳中,不寒而慄的感覺頓時在器靈的內心深處開始衍生。仔細斟酌自己面前的這個大傢伙的話,再度的寒冷之意傳入心間,一臉驚詫的望着黑蛖,器靈終於按捺不住大吼道:“你說你能改變我的性格!!?”


一旁的蕭羽此時也目瞪口呆的望着黑蛖,心中暗道:“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啊。”

“有機率問題的,如果成功了的話你的記憶也會消失大半。”黑蛖冷冷看向器靈說道。

器靈聽完之後竟然沒有任何反應,這到讓蕭羽大爲驚訝,想必這尊器靈已經妥協了?

而就在蕭羽胡思亂想之極,顯得一臉淡然從容的器靈股股巨大的壓力向蕭羽和黑蛖衝擊開去,似乎想試圖阻攔兩人。而在這時,正當器靈準備將要逃跑之時,一條巨長漆黑的尾巴將它死死的纏繞住。

絕望,器靈此時已經絕望了,沒有任何能夠逃離的希望,不過這對自己似乎也是一種解脫吧,自己在這神器之中待了有無數個歲月,只有自己孤零零的一個靈體,其他便是這偌大的灰暗空間。

“還想逃?”黑蛖死死的纏繞住器靈,隨後一道漆黑的鬥氣竟然憑空化作一隻漆黑大手,好似魔爪一般將器靈的腦袋死死的掌錮住,肉眼可見的道道黑色氣流被黑蛖灌入器靈的大腦中,源源不斷的滲入着。

“難道這便是你的那門祕術?”蕭羽見黑蛖的這套.動作很像是給人施加某種祕法,不禁對其進行猜想。


“別說話,不然就分心了!”黑蛖點了點自己的碩大頭顱,道道黑色氣流依舊不斷注入器靈的腦中,那器靈現在已經一動不動被黑蛖那黑色大手抓在空中。

漆黑的氣流在大手與器靈腦袋之間隱隱發着淡淡的黑色光芒,然而在這渺小的光芒中蕭羽卻可以看出這顆顆粒粒的光輝都蘊含着一絲極爲巧妙的法則,蕭羽不知道這時什麼法則,但這種光輝卻能給人以一種迷幻茫然般的作用。

“喝!”灌入許久的黑色氣流,器靈腦上的那隻黑色大手卻憑空炸開,隨之在器靈靈體的周身卻出現了行行金色字體,這種字體蕭羽不認識,但黑蛖看向這出現的字體之時眼神竟然便的熾熱了幾分。

那道道金色字體懸浮在器靈的靈體周圍,隨後將靈體包裹起來浮在半空中,一行行的字體融入這尊靈體的身軀內,每融入一行金色字體,那原本不動的器靈靈體就開始多一份抖動,隨後這數十行的字體已經全部融入到了這尊靈體之中,金光消失,靈體落入蛟龍用鬥氣所幻化的巨大手掌內。

半晌後,這尊靈氣才得以醒來。

“嗯?你們是誰?老夫爲何出現在了這裏?唉?對了,這是哪裏?”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器靈口中傳說,一旁的蕭羽聽的確是一愣一愣的,黑蛖也是暗自驚訝。

蕭羽暗中碰了碰一旁的黑蛖,沉聲道:“不會是失敗了吧?”黑蛖聽到這裏就連忙搖頭,說道:“不可能,如果失敗的話那這尊器靈恐怕早已飛灰湮滅了,這門祕術極爲逆天,但是失敗之後後果也必然嚴重。”

“你是這裏的器靈,你只不過是被我召喚回到了這裏。”黑蛖現在也不知該怎麼回答他,便直接編個謊話進行欺騙一番。

那器靈聽黑蛖說完,開始岑思起來,似乎在回想着什麼事情,不過靈黑蛖和蕭羽出乎意料的是,這器靈竟然肯定了黑蛖的謊話,連連點頭稱是。

“不錯,老夫的確是這裏的器靈,不過有些事情老夫倒是想不起來了。”器靈說道這裏,開始微微搖頭嘆息,再度道:“唉….想不起來也好,罷了,忘掉最好。”器靈喃喃自語,似乎完全沒有理會一旁的黑蛖和蕭羽,竟然低頭閉上了眼睛不知再幹什麼。

“你身爲這神器內的器靈必然要聽從這神器主人的話吧?”一旁的蕭羽一臉嚴肅的看向自己面前已經脫胎換骨一般的器靈冷冷道。

“的確,不知道這神器的主人是誰?”器靈眼光四處遊蕩,不時的在黑蛖身上掃動幾下,還在蕭羽身上望兩眼。

“我是。”蕭羽踏前一步,以感識之力爲氣勢向那器靈壓迫開去。

“啪!”一聲輕響,只見這器靈單手一揮,一股還要強大幾分的氣勢涌現出來直接擊破蕭羽的這股。隨後,這器靈微微一笑,看向蕭羽:“不錯,能以感識之力爲氣勢這種手段已經不錯了,看了你外面身軀的實力也應該不弱吧。”

現在的這個器靈給蕭羽的感覺的確不凡,沒有了之前的滑頭和一絲的傲慢,現在的這尊器靈屬於那種深沉古老不願意張揚的這種,蕭羽對於這樣的器靈是再喜歡不過了。 這尊器靈靈體幻化成了一名樣子略顯睿智的白袍老者,之前那渾身泛着黃色光暈的靈體已經消失。

“老夫叫雷費斯,不知主人怎麼稱呼?”這器靈對蕭羽畢恭畢敬,蕭羽內心也自然歡喜不凡,但自己內心尚爲稚嫩,對於一名年過半百的老者稱呼自己爲主人,這倒是讓蕭羽有些不自然。

蕭羽揮了揮手,呵呵一笑:“我叫蕭羽,你以後也不必叫我主人,聽着不順耳。”

“哦,既然這樣那老夫就遵命了。”化身爲白袍老者的器靈對蕭羽微微躬身,恭敬道。

一旁的黑蛖四處望了望周圍的環境,不禁問道:“據我剛纔散佈的感識之力感覺這空間似乎無邊無際,你身爲這裏的器靈想必對這空間是在瞭解不過了吧。”

黑蛖剛纔與之前性格曾爲變化的器靈進行過多次鬥爭,在戰鬥的過程中也用到了大量的感識之力,而再用這感識之力的時候黑蛖也是無意間對這無界的空間進行了一番探查,可這看似無邊無際的空間就宛如一潭漆黑的深水,深不見底。直到這器靈的出現,黑蛖也講心中的疑惑說與其聽。

白袍老者聽後呵呵笑道:“說句實話,我身爲這超階神器內的器靈也不知道這空間究竟有多大,不過在這裏,我感覺似乎是一個世界。”


黑蛖和蕭羽一聽都微微一怔,對於現在已經改變性格的白袍老者所說的話自然相信,不過卻有些牽強。不過在白袍老者說道最後的那段話時,蕭羽內心不由一陣驚駭。

自己小小的中指上的戒指竟然隱藏着一個世界,這不得不讓蕭羽驚呼不已,不過白袍老者所說的話中卻有着那一絲不肯定的語氣,不過黑蛖在這之前可是用自己的感識之力探查過了,這空間內無限之大,這蕭羽也是知道的,在加上這神器內的器靈這般述說就算蕭羽不信的話也要信了。

超階神器,無界的來歷蕭羽也最爲清楚,一位神尊所給予的一件寶物,而神尊的實力竟能開闢出數個宇宙,那這件寶貝也不能差到哪裏去。

“一個世界…”蕭羽的感識突然間在無界中消散,外面的蕭羽用着自己那一雙散發着精光的眼睛仔細的打量着自己手指上的這枚戒指,通體漆黑,淡淡的黑色暗光時有時無。

無界內,蕭羽以消散的感識再度凝聚成自身的模樣,看向白袍老者,喃喃道:“想不到這麼一枚小小的戒指竟能在其隱藏了一個世界,真是奇怪啊!”蕭羽感嘆連連,對於無界的這般奇特而驚詫不已。

“呵呵,的確如此。”白袍老者呵呵一笑,笑容溫和柔雅。隨後再度看向蕭羽,說道:“其實你們的真身也可以進來,不必再用感識之力耗費能量了。”

“真身!?”蕭羽聽到這話時到沒什麼感覺,可是一旁的黑蛖不禁驚呼道,在蕭羽眼中黑蛖一向沉穩淡定,一般的事情還不能爲它所動容,但這白袍老者的一番話卻讓黑蛖驚詫不已。

在黑蛖沒跟蕭羽之前其見識也頗爲廣泛,對與各種神器的認識和了解也有着獨到的見解之處,尤其是對這空間一類的神器,見過的不下數千件,對其特性也自然瞭解非凡。

對於這白袍老者所說的,真身進入神器戒指內那根本不可能,那神器內的空間必定會產生震盪隨後破碎,就連神器也要受到極爲大的損害,這根不就是不可能的。

普通的空間神器戒指如果真身進入的話那戒指內部的空間便會立即破碎,戒指也會消失。

但這無界乃是超階神器,而且還是被神尊所孕育過的,就算是數十個真身進入其中也必然沒事。

此時,蕭羽和黑蛖的感識在這一瞬間便立即在無界空間內頓時消失,只有那白袍老者呆愣在原地,口中喃喃說道:“這兩人做事看來還真是風行雷厲。”

……………..

外界,黑蛖和蕭羽對視一眼。

“沒想到這神器竟然還有這等功能,那以後如果遇到危險了的話那……”蕭羽有所悵然的看向黑蛖。

黑蛖微微搖頭,淡淡道:“你可別將這想法存放在心裏,否則的話對你的修煉極爲不利。”黑蛖那俊俏的小臉一臉嚴肅的盯着蕭羽,蕭羽聽到後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不禁連連點頭。

手中無界倏然見大放光彩,道道黑光在蕭羽手指上的戒指上陡然射向對面,一道極爲寬廣的門戶竟然在蕭羽和黑蛖面前隱隱出現。

片刻後,便是一座巨大的門戶浮現在了兩人眼前。

兩界相鄰,蕭羽可以清楚的在外界透過這道巨大的門戶看見無界內的那名白袍老者。

黑蛖、蕭羽兩人瞬間便化爲兩條黑影進入這座門戶之內,隨之這道門戶竟然無聲消失。

真身已入,徑直走到白袍老者面前,蕭羽微微一笑,道:“果然如此,沒想到竟然如此神奇,真是大開眼界了。”蕭羽心中興奮連連,這超階神器果然不同反響,想必以那黑袍少年的身份給自己的寶貝自然差不到哪去,如果自己將來遇到了什麼危險只要進入無界之內看來就能保命,不過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足以在這星河大陸上變成螃蟹,這事以後看來還要另說。

而黑蛖此時並沒有四處欣賞無界空間內的景象,而是釋放出磅礴的感識之力探查着這空間,似乎向要得到一個結果。蕭羽見後不由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黑蛖已經與這無界內的空間較上勁了。

蕭羽看向白袍老者道:“雷費斯。”聽到蕭羽的招呼,白袍老者身體不禁微微一顫,這時自己眼前的這名主人第一次這麼稱呼自己,看來要肯定自己了?

白袍老者向蕭羽微微躬身,一臉的敬畏,道:“主人請吩咐。”蕭羽見此情景,眉頭微微皺起,道:“之前不是和你說了嗎,直接叫我蕭羽好了,主人這個稱呼我不喜歡。”

“是。”白袍老者恭敬答道。

蕭羽臉色開始變的嚴肅了許多,看向白袍老者道:“以後你便是這神器內的器靈。” 無界內的空間要比外界的空間堅固千倍之多,超階空間神器自然不同凡響。

但時間卻和外界是一模一樣的,蕭羽和無界內的雷費斯暢談了許久關於神器多方面知識的問題便與黑蛖回到了自己的別墅中。

“麗琳,你在嗎!!?”蕭羽推開別墅的大門進入廳堂便放開嗓子大吼,生怕別人聽不見似的。

“啊?是蕭羽嗎?”聲音帶着下樓梯的聲音一起在蕭羽之後的聲音響起,隨後再度問道:“你去哪裏了,今天已經是開課的日子了,咱們去上課嗎?”不過等麗琳將這話說完之後聲音已經戛然而止,雙眼略發呆瀉的看着蕭羽身旁的黑蛖…

黑蛖已經幻化成了人形,而且還是屬於那種少年時期的人,對於自身的體型和相貌黑蛖似乎已經做到了極致,單憑自己那張面孔足以將這學院內百分之八十的美女拴住,那百分之二十也是美女,只不過把女去掉加上婦人罷了,因爲都是教師。

“這是….”麗琳指了指蕭羽身旁的黑忙,雙眼之中似乎隱隱放光。


蕭羽一聽暗道不妙,這黑蛖的事情誰都沒跟誰說,其實對於麗琳說了也不要緊,不過就看她信不信了。而正當蕭羽想直接開口之時,那黑蛖卻是對這麗琳微微一笑,道:“我叫風緣,也是這裏的學生,只不過在外面偶然碰到了蕭兄,聊了幾句覺得很是投機便交了朋友,不知這位小姐如何稱呼?”黑蛖編謊話可謂達到了極致,在說的過程中沒有一絲情緒波動,淡定十分。

麗琳見黑蛖對人這般和氣,不禁對其好感大增,微微一笑,道:“我叫麗琳,也是這裏的學生只不過今天才算是吧,風緣學長以後要多多指教哦。”說罷,麗琳一臉羞澀的瞄了一眼黑蛖,臉上已然布上了一層紅暈。

“那是自然。”黑蛖答道。

………..

很快,兩人便找到了自己所在的魔法班教室,偌大的課室坐着不少的學生,有的在聊天更有的在施展自己的魔法。

蕭羽和麗琳在踏入魔法教室兩三步時便引起了教室內所有人的注意,尤其是蕭羽,其身後竟然揹負着自己的血色巨劍,看似雖然英氣,不過也引起了一些學生的反感。

蕭羽自然不會理會他們的心中所想,和麗琳找了一個無人的角落坐了下來,等候着課堂的開啓。

許久後,一名身着火紅色教師服的美麗女性,手中捧着一些魔法教材便走上了講臺。

猶如陽光般金色的頭髮,穿着端正,皓齒蛾眉,慈眉善目,一副良好教室的模樣。

“在座的每一位同學,你們好,首先請容許我坐下自我介紹。”美麗女教師口中發出天籟般的聲音,微笑的看着自己臺下的每一名學生,再度道:“我叫奧麗絲,一名八級魔法師,是你們的魔法導師,以後的魔法課便將由我來爲你們上。”

“八級魔法師!!”在場的人都很是驚訝,面對如此年輕的魔法導師自然不能不感到驚訝。

在外表看來,奧麗絲最多也就是二十三歲,二十三歲就八級魔法師?這不得不讓衆人趕到驚歎。

天才!絕對的天才啊!

在場的學生都收起了剛纔還掛在臉上的輕視,原本以爲老師應該都是那些饅頭白髮或者一縷白鬚的老頭,退一步也是一箇中年人,但沒想到竟然會是一名剛二十出頭的美麗女性!

“聖龍學院的師資力量果然一斑!看着女人也就二十多歲,而且竟然達到了八級魔法師的境界,看來這學院估計天才不再少數啊!”蕭羽心中也是暗自驚呼,自己能達到九級武者巔峯那純粹就是奇遇,不算什麼,不過比起這那就黯淡了許多。

看到在坐的大多數學生那驚訝或者詫異或者不可置信的神色,奧麗絲知道自己的目的似乎已經達到了,在上課之前奧麗絲便已經能猜到以自己的面貌肯定鎮不住這些傲氣滿滿的學生,所以在這之前必須要給自己的這些學生來一個下馬威。

見自己的計謀已經起到了絕大的效果,奧麗絲心底不禁有些得意起來,笑容先的極爲甜美,在坐的一些男學生大多數都微微呆瀉了。

“嗯,你們已經認識我了,現在你們是不是也該讓我挨個認識一下?”奧麗絲微微笑道,隨後便用自己的手指指向右邊第一排那個正在發呆的男生,道:“那就由右邊第一排的那位男同學自我介紹一下吧。”

同桌的一名女生見自己的男生好似沉溺在某種美好的幻想當中,不禁輕聲道:“老師叫你呢。”

“啊!?”這名男生突然驚醒,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女同桌,道:“怎麼了?”

“自我介紹。”講臺上的奧麗絲開口了,聲音淡淡,感覺卻有些冰冷,那男生聽到後全身汗毛不禁倒豎,顫抖道:“我…我叫巴拿馬,來自度氏竺家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