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韜臉垮了下來,打斷道:「先等等吹,讓我吐一會兒。」

狄世元在蘇韜辦公室跟他聊了很久,兩人沒有談工作,如同忘年交一般,天南地北、海空天空,繼而互相了解了彼此。

當然,話題的重心,主要還是狄世元在追憶往事,蘇韜在耐心傾聽。

經過喬德浩和謝誠的一折騰,狄世元算是將蘇韜視作自己的同盟和戰友,兩人的關係有了進一步發展。

有了院長在背後作支持,蘇韜以後在江淮醫院工作起來,也就能更加順風順水。

下午沒有門診,等狄世元離開之後,蘇韜收拾了一下辦公室,將攝像頭重新調了一個位置,然後鎖好房門離開。

等出了醫院,一輛紅色奧迪TT落下車窗,露出一張俏麗的臉蛋,蘇韜皺了皺眉,沒想到晏靜會等著自己。

第二次見到晏靜,依然有驚艷的感覺,簡約修身的束腰無袖紅色短裙。

晏靜這種只有在時尚大片里才能見到的裝扮,加上刺目的紅色轎跑,引來無數人的目光。

晏靜摘掉墨鏡,朝蘇韜招了招手,微笑道:「等你十分鐘了,上車吧。」

任何男人,見到晏靜這種級別的美女,千嬌百媚地邀請上車,體內的荷爾蒙肯定爆發,不顧一切地勇往直前。

蘇韜苦著臉,嘆氣道:「我們不熟!」

晏靜下了車,拖住蘇韜的胳膊,湊到他耳邊吹了一口氣,道:「別反抗,如果你繼續選擇拒絕,我就大聲喊,蘇韜耍流氓!這是你工作的地方,如果我這麼做的話,肯定會讓你很頭疼吧?」

蘇韜眯起眼睛,道:「美人計對我不管用。如果你想叫的話,那就儘管叫吧。」

晏靜漂亮的眉毛斜挑,將肩帶往下輕輕一拉,正準備開口,豐潤的紅唇被蘇韜用兩很手指給堵住。

「我上車!」蘇韜瞄見早晨那個跟自己索要名片的護士正出門,自己好不容易成為江淮醫院的形象代言人,有了幾個粉絲,可不能被晏靜抹黑,決定上晏靜的車,看她究竟有什麼目的。

紅色的轎車發動,蘇韜突然有點後悔,因為發現晏靜的駕駛技術不是一般糟糕。

「你車齡多少年?」蘇韜疑惑道。

「上個月剛拿到駕照,塞了好幾千塊,現在駕校考官真夠黑的。」晏靜故意嚇唬道。

蘇韜還真冒了一陣冷汗,咳嗽道:「你怎麼沒讓司機來開車?」

晏靜微笑道:「因為我想體驗一下生活啊?」

蘇韜將安全帶默默的解開,心想若是不對勁,那就直接跳車,不過,晏靜開了一段,蘇韜發現她的車技不算好,但也不算生手,自己的性命應該無憂。

轎車上了高速,蘇韜忍不住問道:「你想帶我去哪兒?」

晏靜側臉望了他一眼,道:「找一張床,讓你就範!」

蘇韜瞅了一眼那豐潤的半圓白花花,面對晏靜這樣的妖精,突然覺得有點口拙,左思右想,為難道:「我是有原則的,不玩一夜情。」

晏靜笑出聲,道:「男孩,姐姐難道不漂亮,不夠吸引你嗎?」

蘇韜轉移話題道:「專心開車,後面有輛大貨車打了方向燈,要超車!」

晏靜不理睬蘇韜的左顧而言他,繼續調戲道:「要不前面一個路口,咱們下高速,找個僻靜的地方,直接在車上深度交流,是不是很刺激?」

咕嚕,蘇韜咽了口水,晏靜這女人三兩句不離睡覺,一不小心能把自己帶到溝里,於是他決定無論晏靜怎麼說,都不能搭腔。

轎跑在臨征市入口拐出高速公路,臨征是漢州的縣級市,位於漢州與淮南省會瓊金之間。蘇韜望了一眼後視鏡,跟著紅色的轎跑,數輛帕薩特也緊隨其後,那肯定是晏靜的手下。

——這一場鴻門宴。 以蘇韜的心性,自然不會因為晏靜妖冶的外表,挑逗的話語,主動跟著她走。

晏靜有兩手準備,若是她請不動蘇韜,那些手下必然會鬧事,在江淮醫院門口,蘇韜必須注意影響。

晏靜偽裝得很好,態度親切,言辭風騷,但骨子裡的那抹狠辣,蘇韜能夠明顯感知,若是不隨她的意,天知道這個女人會幹出什麼瘋狂的事情來。

轎車出了匝道往西邊行去,沒有往城區走,而是來到一個鄉鎮,輾轉十幾分鐘,抵達廢棄的廠房,蘇韜跟在晏靜身後剛入門,院內兩隻巨型藏獒發出狂吠,饞涎順著,咧在鮮紅唇外的牙齒,吧嗒吧嗒地滴在乾燥的泥土上。

晏靜走過去,伸手在其中一隻藏獒的頭上,用力一拍,笑罵道:「蠢東西,連親娘都不認識了。」

那藏獒嗚嗚兩聲,乖巧地趴坐在地上,討好地將前爪在地上亂刨。

「養了三年了,準備轉手賣了,被圈養的藏獒沒有什麼凶性,只能嚇唬普通人。」晏靜朝蘇韜看了一眼,見他至始至終神色如常,應該見慣了大場面。

蘇韜跟著晏靜上了二樓,與外面不一樣,這裡裝修得不錯,地上鋪著柔軟的高級地毯,踩在腳下軟綿綿的,牆壁上掛著油畫,天花板上吊著水晶燈,桌椅都是現代風格,寬大的白色辦公桌後面是一面方形酒櫃,整齊地擺放著各種酒水。

晏靜在原地轉了個身,笑道:「我的辦公室怎麼樣?」

蘇韜點了點頭,道:「很有層次感,跟你人一樣。」

晏靜花枝亂顫,笑道:「男孩,你的嘴巴真會逗人。」

蘇韜暗忖,我的嘴巴不僅會逗人,還會添人、吃人。

晏靜先進入隔間換了一身衣服,出來后打了個電話,低聲吩咐幾句,抬頭與蘇韜道:「走吧,帶你去看看床。」

蘇韜微微一愣,無奈搖頭,跟著晏靜上了一個很有年代、四周不封閉的黑色電梯,來到地下二層,果然見到了一張寬大的床,上面躺著一個面容枯朽的中年男人。

旁邊站著一個身材瘦高,穿著青色長衫的老者,他手裡捏著一根銀針,謹慎地刺入穴道。

中年男人根本沒有任何反應,雙目緊閉,老者嘆了一口氣,轉身見到晏靜,搖頭苦笑道:「我能力有限!」

晏靜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道:「那你可以滾了。」

在九十年代升職加薪 那老者道:「我的孫女呢?」

晏靜冷笑道:「放心吧,一個月之後,會送回。」

老者複雜地看了一眼晏靜,低著頭,在一個保鏢的監督下,往門外行去。

晏靜掃了一眼蘇韜,如同變臉一般,嘴角掛著媚人的笑意,道:「巴蜀神醫喬守春也不過如此。看來解鈴還須繫鈴人,人是你傷的,你應該有辦法救他。」

蘇韜望了行屍走肉般的聶偉庭,終於明白她的意圖,好笑道:「你想我救他?」

晏靜將手指放在紅潤的唇邊,搖頭笑眯眯地說道:「不是我想救他,因為他偷走了我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如果他死了,這就成了懸案。那個東西,比他的命更重要。首先你救活他,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問清楚那東西的下落,然後他就可以去死了。」

以蘇韜良好的心境,聽晏靜這麼說,也忍不住有種毛孔炸裂的感覺,這女人把人命視作草芥。

蘇韜目光掃著晏靜那張精緻的美臉,反問道:「如果我不救呢?」

晏靜皺了皺眉,嘆氣道:「這就麻煩了。你唯一的親人蘇廣勝都死了,我還真沒有什麼可以要挾你的。不過,你好像與隔壁翠寶軒老闆的女兒關係不錯,如果把她抓過來,你會不會改變主意呢?」

寵愛甜心:總裁,非誠勿婚 蘇韜冷笑道:「真是陰毒!」

晏靜伸出手指在蘇韜的鼻樑上颳了刮,道:「你沒聽過一句話嗎,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言畢,她拍了拍掌,秘書送來一個PAD,場景是翠寶軒,蔡妍正在櫃檯上與一個中年男人交流。意思很明顯,那個中年男人是晏靜派過去的,如果蘇韜不肯救治聶偉庭,那麼晏靜就會發出綁架的指示。

晏靜比聶偉庭難對付,她是有計劃性的,一環套一環,把人心算得精準,用各種壓力逼迫你就範。

蘇韜如今深入虎穴,他知道潛伏在暗處,至少有十幾個高手,對方有槍,而且還不止一把。只要有任何妄動,就會遭到無情的格殺。

蘇韜眉頭緊緊地鎖起,又鬆了下來,他輕嘆一聲,道:「我救他。」

晏靜滿意地點了點頭,湊到他耳邊,故意吹了口氣,道:「我在辦公室等你——男孩!如果足夠出色,姐姐會給你獎賞。」

晏靜婷婷裊裊的離開,唯一的鐵門關上,身後站著幾個保鏢,面無表情地盯著蘇韜。

蘇韜走到聶偉庭的身邊,因為受到天截手的重創,他如同與植物人物沒有區別。

旁邊擺放著各種醫療工具,蘇韜選擇一根三寸長的銀針,刺入足三里。

聶偉庭如今的病症,用中醫來說,是痿症。《黃帝內經》中有《痿病》篇,對痿證的病因病機作為較為系統詳細的描述,提出了「肺熱葉焦」為主要病機的觀點和「治痿獨取陽明」的基本方法。

在實際治療過程中,痿病細分為:脈痿、肉痿、骨痿、筋痿、皮臂,而聶偉霆的病因歸於脈痿。

脈痿是所有痿病最難醫治,用藥物根本不起效果,即使懂得針灸,若不知道御氣行針,也難診治。

歷代名醫,華佗、葛洪、陶弘景等,都是精於氣功的大師。想要成為優秀的針灸大師,必須要有養氣、用氣的能力。

蘇韜五歲的時候便能精準認穴用針,蘇廣勝曾對此讚不絕口,認為蘇韜應當偏向專攻針醫的方向發展。

而且天截手技法獨特,即使針醫高手懂得御氣,對天截手不了解,也難有成效,所以蘇韜當初才會放出話,天下除自己之外,再沒有人能救聶偉庭。

如今救治聶偉庭,倒也不是因為受到晏靜的威脅,而是對聶偉庭的慘狀,有了些微同情之心。蘇韜重傷聶偉庭,並不會傷及他的性命,只是讓他沒有害人的能力。畢竟他當初還是對蘇廣勝堅守了三年的承諾。

如今聶偉庭不僅失去健康,還沒了人身自由,這讓蘇韜唏噓不已。

江湖就是這樣,弱肉強食,聶偉庭如今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針灸之術,強調寓神於針,就是說針刺時,精神力要高度集中在針上;同時寓氣於針,將氣灌輸到針上,神到哪裡,氣就到哪裡。

銀針在聶偉霆的身上遊走兩圈,主要針對腰部背脊、伏兔、足三里、解溪、絕骨等穴位。

大約一個小時左右,聶偉庭吐了一口氣,勉力睜開眼睛,等看清楚眼前之人正是當初傷了自己的蘇韜,眼白往上一翻,竟然又暈了過去, (首先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另外今天也是煙斗的生日哦。步步高升完本了,番外十呼之欲出,將在微信公眾號發布,請大家及時關注煙斗老哥(ydlg1985)。)

因為脫力抽筋溺水的是晏靜,並非游泳技術足夠高超,在水中就沒有危險,每天都有大量自恃游泳技術好的人溺水而亡。

晏靜之前已經游過一段距離,此刻與薇拉進行比試,太過於較真,游泳過程太過發力,所以才會出現意外。

晏靜在水中喝了很多水,就覺得臀部被輕輕地一托,然後頭部浮出水面之上,然後大腦出現一片空白。

溺水是很可怕的,很多電視劇或者小說都給人一種錯覺,溺水比較好救治,一個小時內都可以救活。事實上,溺水只要超過兩分鐘,人就容易休剋死亡。

五十米的距離,專業運動員需要游三十秒,蘇韜游泳的時間差不多如此。很快就從水底摸到了晏靜。

蘇韜將晏靜直接推上了岸,她的泳裝雖然保守,但露出胳膊、大腿,濕漉漉的泳衣也緊緊地貼在身上,使她的身體勾勒成一幅充滿藝術感的曲線。

「沒有救護人員嗎?」薇拉也跟著上了岸,驚訝地問道。

「因為你倆談正事,所以她把其他人都支開了。」蘇韜用手掐了一下晏靜的人中穴,並沒有明顯的反應,皺了皺眉。

一般溺水后的急救之法,採用的是心肺復甦術,依靠擠壓胸部的方法,因為正常人不懂得穴位,只能用外力刺激心肺的方式,讓溺水者恢復心肺功能。

蘇韜有好幾種選擇,畢竟男女有別,若是侵犯她的胸部,那多有尷尬,所以他伸出拇指,摁住晏靜小腹的肚臍處,輕輕地擠壓數下。

蘇韜最終選擇的是臍中穴,隨著真氣不斷地輸入,晏靜喉嚨發出咕嚕一聲,嗆入肺部的積水湧出,算是救回一條命。

晏靜悠然復甦,突然意識到剛才犯下多麼不可救藥的糗事,乾脆俏臉一歪,又閉上了眼睛。

蘇韜哪裡看不出晏靜的心事,與薇拉道:「趕緊通知外面的人,讓他們喊救護車吧。」

薇拉點了點頭,複雜地看了一眼蘇韜,然後往水閣門口行去。

大叔,不可以 蘇韜這才仔細去看晏靜,腰肢纖細,渾圓高聳的臀部,泳衣因為有水,胯部中間有明顯的一道凹線,又白又長的雙腿並成一條直線,在根部突然一收,呈現蝴蝶狀的凸鼓。

面對這樣的美景,蘇韜忍不住氣血上涌,連忙用一條浴巾遮住自己的小腹,掩飾尷尬。

晏靜眯著眼睛,依稀發現蘇韜的動作,不僅又好又好笑,暗忖這小男人還真有趣。

工作人員進入之後,將晏靜抬上了擔架,薇拉似笑非笑地問蘇韜,打趣道:「你剛才為什麼不用心肺復甦術?晏總的胸部肯定很好摸。」

蘇韜額頭冒出冷汗,尷尬地說道:「我是一名醫生,如果救人用大家都會的方法,豈不是會掉粉?」

薇拉輕哼一聲,咬著貝齒,道:「你得慶幸自己剛才沒去按她的胸部,不然的話,我肯定要把你的手指一根根地給咬掉!」

蘇韜沒想到薇拉會這麼說,吃驚道:「你是吃醋了嗎?」

薇拉麵頰一紅,剛剛經過池水泡潤的肌膚晶瑩剔透,她不屑地說道:「我不是吃醋,因為是替晏總打抱不平。我對你的醫術很了解,你明明可以用其他更合適的方法救他,卻故意佔她便宜,只會讓我覺得你可惡。」

蘇韜暗嘆一聲,自己剛才也是天人交戰,一度有想法想用心肺復甦術,畢竟晏靜屬於那種百里挑一的女人。不過,若是由此讓薇拉輕視自己,倒的確有點得不償失。

蘇韜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是正人君子。」

薇拉卻是笑出聲,「不過呢,面對晏總那樣的大美女,你竟然不去佔便宜,完全就是個傻瓜。」

蘇韜一腦門黑線,暗忖在薇拉看來,自己怎麼做都不合適了?

兩人分別進入更衣室,換好自己的衣服,出來之後,晏靜的秘書接待他倆,充滿歉意道:「晏總已經去醫院,剛才感謝你對晏總伸出援手。」

蘇韜笑道:「她應該沒有大礙,我給她開個藥方吧,讓她喝一個月,老毛病應該會有所改善。」言畢,他從隨身攜帶的行醫箱,取了紙筆,給晏靜寫了個藥方。

上次見面,蘇韜其實就懷疑晏靜有暗疾,剛才救她的過程中才確診。隨著與晏靜以後還會陸續打交道,送一個順水人情,讓兩人的關係緩和,倒也無不妥之處。

等重新上了商務轎車,薇拉含笑問道:「晏靜,是不是故意裝作很嚴重?」

「你竟然看出來了!」蘇韜驚訝地問道。

薇拉笑道:「我又不笨。她裝暈過去,的確是掩飾尷尬的最好辦法。咱們也給了她台階,畢竟以後還得合作。」

蘇韜道:「這場PK,最終是你贏了。」

薇拉揚起漂亮尖削的下巴,道:「我才沒閒情逸緻跟她去比呢。」

蘇韜故意打趣道:「你游泳的時候,那麼賣力,把她甩了那麼遠,她急火攻心,才會抽筋溺水。」

薇拉嗯嗯兩聲,俏皮地吐出舌尖,微笑道:「女人都一樣,見到與自己實力相仿的,總想去比一比。」

蘇韜嘆氣道:「女人心,海底針。」

轎車沒有回三味堂,而是來到一個高層大廈,蘇韜意識到這裡恐怕就是薇拉在漢州的辦事處。乘坐電梯來到十七層,這裡是極具現代化的辦公場地,大約五六百平米的場地,被磨砂半透明的玻璃牆給隔開,大約兩百人在這裡辦公。

隨著薇拉走入,陸續有員工站起身,與她致意。

薇拉的辦公室裝修得極為雅緻,牆壁上掛著一幅她的海報,靠近東側是明凈的窗戶,站在那裡可以看到這座城市的繁華。

薇拉讓秘書送了兩杯咖啡進來,笑著介紹道:「我父親名叫阿爾卡捷維奇,如今是奧蒙德財閥的董事會主席。從前年開始,我接管財閥的亞洲事業部,之所以將漢州視為進入華夏的切入口,是因為這裡是我外公的故鄉。」

蘇韜問道:「漢州旅遊影視文化城,將投入多少資金?」

薇拉笑道:「追加投資十個億,這來自於外公的支持,我跟他講了你,他對你很感興趣。」

蘇韜嘆氣道:「他應該是一個很優秀的人。」

相比較於奧蒙德家族,蘇韜其實對薇拉的外公更感興趣,能與這麼龐大的家族結姻,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根本不可能。以蘇韜的猜測,薇拉的外公比起奧蒙德家族甚至更加值得敬畏。

薇拉道:「外公也是一個很嚴肅的人,如果有機會,我會讓你與他見一面。」

蘇韜點了點頭,道:「有點期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