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雪瑜正在照顧小石頭,見她眼睛通紅的回來,說道:「這又是怎麼了?剛才不是好好的嗎?」

雖然情緒不高,但是好歹沒有紅眼啊!

怎麼才出去一會兒,又紅著眼睛回來了?

「我遇見他了。」

「誰?鈺世子?他拒絕你了?」蘇雪瑜聽蘇慕玉這樣說,猜到了什麼。

「嗯。」蘇慕玉將頭埋在被子里。「好丟人。」

「行了,有什麼丟人的?」蘇雪瑜說道:「當年平陽王世子追咱們大姐的時候那才丟人呢?那時候什麼事情他沒有做過……」

提到平陽王世子,姐妹兩人的心情又變得複雜了。

雖然平陽王世子被秦黎辰暗害的事情沒有傳開,但是作為內部人員,他們是知道的。

正是因為知道,他們也知道蘇雯瀾在做什麼。

「二姐,我真是傻透了。現在大姐的情況這樣危險,我不想大姐的事情,還在為不相干的人難過。」

「大姐不會有事的。」蘇雪瑜說道:「還有祖母和母親,也不會有事的。」

「我的腿傷也恢復得差不多了。要不你回蔣家吧!總是和姐夫這樣鬧著也不是事情。」蘇慕玉說道。「現在我和大姐變成這樣,只有你有個完整的家,還有個可愛的孩子。你一定要珍惜這樣平淡卻完整的幸福家庭。」

「回去做什麼?我不要回去。」蘇雪瑜拒絕。「要不我回去看望二嬸吧!」

「對啊,我好久沒有看見我娘了。也不知道她怎麼樣了。」蘇慕玉突然想念龐氏了。

人在最脆弱的時候想念的就是自己最親的人。特別是生自己的母親。

「要不,我給皇上說說,就說讓你回蘇家養養身子?」蘇雪瑜說道:「宮裡再好,看久了也會膩味。你也需要換個心情了。」

蘇慕玉的眼裡閃過亮光:「可以嗎?」

「有什麼不可以的?」蘇雪瑜說道:「我去說。你就繼續在這裡呆著吧!」

蘇雪瑜是個雷厲風行的人。

她打定主意要回去,馬上去找皇帝申請這件事情。

「回蘇家省親?」皇帝抬頭看著蘇雪瑜。「行啊!她也不能辦差,想回娘家一趟,沒什麼不可。」

「多謝皇上。」蘇雪瑜得了准信,高興的離開了養心殿。 砰嚨!

一連砸了十幾次,伴隨着一聲巨響。

木屑翻飛,鮮血飛濺。

馬東國的腦袋直接穿過了木門,硬生生的將木門……砸穿了!

教室裏,戛然死靜下來。

白小鳳鬆開了右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冷冷一笑:“刺激不?不刺激,咱們繼續!”

所有人全都看着白小鳳呆着了。

就感覺教室裏的溫度都降低了不少,後背一陣陣發涼。

恐懼感瘋狂的蔓延。

饒是他們也沒想到,這個鄉巴佬竟然會這麼狠!

上上次打周葉,上次打秦昊,他們以爲已經見識到了這鄉巴佬的兇狠了。

但,這一次鄉巴佬揍馬東國,再次刷新了他們的認知!

那是在揍嗎?

那特麼純粹是在把腦袋當皮球,對着門錘啊!

周葉幾人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白小鳳,神情無比恐懼,鮮血飛濺的場面他們不是沒見過。

但這麼幹脆暴力的場面,還真的是第一次見。

原以爲馬東國靠着手段狠,能壓制這個鄉巴佬的,但結果卻是馬東國被這個鄉巴佬按在地上錘了!

毫無反抗之力啊!

理想很豐滿,現實極其骨感!

肌肉男咕咚吞了一口口水,心有餘悸道:“周少,我們,還要不要找這鄉巴佬的,場子?”

周葉身體顫抖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的擠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找,當然要找了,但,得重新估量這小子了!”

陳靈兒俏臉上滿布驚恐,看着癱在地上滿臉是血的馬東國,心道:早叫你後果自負了,現在整的滿臉是血,滿意了吧?

下意識地,她低頭看了看手機,這事,要不要報警?

念頭剛起,癱坐在地上滿臉是血的馬東國淒厲的咆哮起來:“死鄉巴佬,你完了,你特麼完了!”

陳靈兒柳眉一蹙,有些憤怒地看着咆哮的馬東國,呢喃道:“嗯,還知道罵人,應該是沒事了,120不用打了。”

然後,她就心安理得的把手機揣了回去。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你打算讓本大爺怎麼完?”

說着,他低頭擡腳,踹了踹教室門下邊:“嗯,這塊地方還是好的呢。”

“……”馬東國。

槽尼瑪,還想用老子腦殼砸門嗎?

他慌忙的掙扎着站起來,退到了小弟身邊,指着白小鳳叫囂起來:“死鄉巴佬,你給老子等着,今天老子不弄死你,我特麼就不在這學校裏混了!”

“哦?”白小鳳作勢往前走了一步。

登時嚇得馬東國和一羣小弟齊齊一哆嗦,也不敢再多說什麼,一羣人掉頭就走。

開玩笑,特麼跑慢點,就得被按在門上錘了啊!

“跑的倒是挺快。”白小鳳揉了揉鼻子,錘了馬東國一頓,憋在肚子裏的火氣都要舒坦許多了。

他伸了個懶腰,轉身正要回到位置上繼續看“教授講座”呢。

忽然,一道人影攔在了他的面前,是陳靈兒。

“白小鳳,你這次麻煩大了,馬東國後邊的那位大人物,你招惹不起的,要不我叫爸爸出面幫你擺平吧?”陳靈兒擔心的說道。

馬東國到底有沒有在道上混,學校裏的普通學生不知道,但她知道。

這學校可是她家開的,在教務檔案室裏,光是馬東國的資料就有厚厚的一沓,全是打架鬥毆的事情。

但這些事都是暗中發生的,且馬東國身後有位大人物撐腰,所以學校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去了。

現在白小鳳把馬東國打得這麼狠,指不定就得將馬東國身後的那位大人物牽扯出來。

陳靈兒可不認爲白小鳳有抗衡那位大人物的實力,那位大人物,即便是自己的父親,也得忌憚三分!

這話一出。

死靜的教室裏登時喧鬧起來。

所有的同學都回過了神。

“完了,白小鳳死定了,陳校花都要請她父親出面了,那馬東國一定是在道上混的了。”

“嘖嘖……厲害了鄉巴佬,陳校花爲了保他,簡直煞費苦心了,連自己的父親都願意請出來。”

“我的天啊,這傢伙到底哪點被陳校花看上了?”

……

周葉等人此時也回過了神,眼鏡男推了推眼鏡,低聲冷笑道:“周少,馬東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不過那傢伙背後到底有哪個大人物撐腰?竟然讓陳校花有想請陳總出面的想法?”

對於馬東國的事情,眼鏡男他們也不知道,不過作爲濱海豪門的周葉,肯定是清楚馬東國的事情的。

“大人物?哼哼,濱海地下的活閻王!”周葉邪魅一笑,眯着眼睛看向白小鳳,雙手握緊成拳,王八蛋,搶我的靈兒,這次讓馬東國把活閻王請出來,看你死不死!

嘶!

眼鏡男他們四個同時神情驚恐起來,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旋即,四個人全都笑看向白小鳳,宛若看待死人一般。

濱海活閻王可是濱海市地下真正的王者,真正的活人掌管人生死的閻王爺!

“靈兒,你是在擔心我?”白小鳳摸着鼻子笑看着面前的陳靈兒,“你,不生氣了?”

陳靈兒登時就急了,狠狠地一跺腳,嗔怒道:“混蛋,我在跟你說正事呢,你難道一點都不着急的嗎?”

這一幕,看得所有同學目瞪口呆。

我的天,冰山校花是不是徹底融化了啊?

白小鳳笑着戳了戳陳靈兒的腦門:“這是我們男人的事,放心吧,本大爺什麼時候怕過?沒事的,現在,我只想沉迷教授講座,努力提升自己,其他的事情都不想管。”

陳靈兒感受着額頭上的觸感,心跳嘭嘭加速着,有些嬌羞地低下頭,緊跟着,她美目閃爍着光芒,看着一臉認真的白小鳳,這傢伙,難道真的變得愛學習了?

念頭剛起,突然,教室裏迴響起一陣悠揚婉轉的叫聲。

“雅馬德,一跌一跌……啊……”

鬨鬧的教室戛然死靜下來。

所有的目光全都看向了教室後排的馬夏風。

陳靈兒嬌軀一顫,俏臉一下漲紅起來,下意識地回頭看去。

娘希匹的!

白小鳳也虎軀一震,瞪圓了眼睛看向後排的馬夏風。

此時,馬夏風滿臉呆愣,尖嘴猴腮的臉上彷彿滴出了血似的。

mmp喲!

真的好尷尬啊!

他剛纔見白小鳳把馬東國錘的滿臉是血後,就沒心思繼續看下去了,所以熱愛學習的他就繼續戴着耳機看了起來。

但,一個不小心就把耳機從手機上撥弄下來了啊!

感受着衆人如刀一樣的目光,他幽怨地舉起耳機線,朝白小鳳這邊看來。

陳靈兒登時反應過來,扭頭怒視着白小鳳:“這,就是你說的教授講座?”

要遭!

娘希匹的,這事昧着良心也得幹了啊!

白小鳳虎軀一震,千鈞一髮,他悍然舉起右手,對着馬夏風豎起了一箇中指:“馬夏風,爲師真的看錯你了,竟然趁爲師不在,把教授講座換成了島國大電影,我,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鄙視你,爲師狠狠地鄙視你!”

“……”馬夏風嬌軀一顫。

他好想哭哦!

這鍋背得,簡直喪心病狂啊!

到底誰厚顏無恥了啊?

剛送貨回來,趕緊碼一章,老鐵們先看着,酸菜繼續寫。

另外,推薦票別停啊,別停啊,啊別停…… 陳公公看向皇帝:「皇上,你近日政務繁忙,整個人都瘦了一大圈了。要不你也歇一歇?」

「你月俸多少?」皇帝突然問道。

陳公公嚇了一跳。

作為皇帝身邊最親近的心腹太監,巴結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因此,每天都有大量的進項。

皇上突然問起他的月俸,莫不是聽到了什麼消息?

陳公公擦了擦冷汗。

「怎麼?說不出口嗎?難道少到這個地步?」皇帝挑眉。「以後雙倍,讓內務府給你發。」

陳公公大喜過望,連忙跪下來行禮:「多謝皇上。皇上英明。」

看來是他剛才說的話中了皇帝的意,所以才會有這樣的驚喜。

蘇雪瑜和蘇慕玉帶著小石頭回蘇家了。

沒有蘇雯瀾,蘇榮華,蘇老夫人,甄氏的蘇家真是寂靜無比。連守門的僕人都怠慢起來,居然坐在那裡打瞌睡。

蘇家從來沒有這樣蕭條過。

蘇雪瑜的僕人走過去踢了踢守門的僕人:「醒醒,看看這是誰回來了?」

僕人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人,連忙爬起來:「兩位姑娘回來了。天啊,兩位姑娘回來了!二夫人,姑娘們回來了!」

僕人一邊大喊一邊往裡面跑去。

蘇雪瑜和蘇慕玉面面相覷。

「瞧他那幅神情,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魔頭來了。」蘇雪瑜打趣。「我們這是很久沒回來了嗎?」

「自從大姐離開之後,好像真的沒有回來過了。」蘇慕玉反省自己。「二姐,以後我們經常回來吧!要不然怕是連家門都找不到。」

「那是你,我能找到。」蘇雪瑜抱著小石頭走進去。「小石頭,看看咱們的家。記住了,這裡才是咱們的家。」

蔣家那烏煙瘴氣的地方,早知道裡面這麼複雜,當初說什麼也不會……

蘇雪瑜輕嘆一口氣。

好吧!當時的自己被豬油蒙了心,便是知道蔣家的水深,也會義無反顧的嫁進來。誰讓她太相信那個男人了呢?

龐氏迎了出來。

看著兩個姑娘同時出現在蘇家,龐氏高興的神情斂了下去,擔憂地說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蘇慕玉拉著龐氏的手說道:「我想娘了,想回來陪陪你。」

「我也想嬸子。」蘇雪瑜在旁邊賣乖。「順便把小石頭帶回來給嬸子打發時間。」

龐氏剛有點傷感的,現在被徹底地破壞光了。她沒好氣地說道:「真想幫我打發時間,就把小石頭留在我的身邊,我才能打發時間。」

蘇雪瑜將懷裡的小石頭塞到龐氏的懷裡。

龐氏沒有料到她說扔就扔,差點沒有抱穩。幸好及時抱住了,這才沒有闖禍。

「啊啊……」小石頭在龐氏的懷裡抗議。

龐氏沒好氣地說道:「你這孩子怎麼還是這樣冒失?都當娘了,這脾氣跟以前沒有任何區別。怎麼做人兒媳婦還跟以前一樣?」

「我是蘇雪瑜,蘇家的姑娘。蘇家的姑娘什麼時候向別人妥協過了?」蘇雪瑜說道:「再說了,當初嫁過去的時候說得好好的,我是什麼樣子就一直保持什麼樣子,別想讓我遵守什麼三從四德。」

龐氏搖搖頭:「怕了你了。快進去吧!別在這裡呆著了。」

蘇雪瑜抱著龐氏的一隻胳膊,跟著她大步朝裡面走去。

「今天晚上有沒有好吃的?我和小妹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可得多做些好吃的飯菜。我最喜歡吃嬸子親自包的餃子了。」

「你回來還要讓我伺候你?那還是回蔣家吧!我可伺候不起。」龐氏沒好氣地說道。

「嬸子,我們難得回來一趟,你捨得啊?」

蘇雪瑜姐妹回來后,整個蘇府重新有了生機。原本懶散的僕人這下子又規矩起來。畢竟誰都知道蘇家二小姐潑辣,只有其姐能管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