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陌明眸湛亮,在看向辛姨時,滿是蕭殺!

“你可知道,這冰紫晶果要到天黑以後纔會成熟,沒有成熟的冰紫晶果只有一半的效果,現在被你整株的拔起來,就等於我們等了這一百年就白等了。”

辛姨很生氣,她還想靠這冰紫晶果返老還童呢。

這個女人的做法甚是氣人。

“哦!”蘇紫陌一臉理解的點了點頭。

那一臉不以爲意的樣子讓辛姨想把她粉身碎骨。

隨即!她將手中的冰紫晶果丟掉。

太酸的東西她吃不了。

辛姨一看,混濁的雙眸激動得發亮。

快速的撿起蘇紫陌丟掉的冰紫晶果。

蘇紫陌被她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不是說沒有成熟嗎?

她幹嘛那麼激動?

凝香一看,本也想把手中的幾顆扔出去,可看着辛姨的動作,她又忍住沒有扔。

誰知道這個老女人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不好,既然沒有成熟,就只能藉助植物生長綠色晶石的力量了。

蘇紫陌把冰紫晶果小心翼翼的放進空間指環戒裏。

“啊!”

辛姨一看蘇紫陌的動作,心裏像瞬間失去了至寶一樣。

她神色微動,目光哀求的看着蘇紫陌。

“姑娘!這一棵冰紫晶果起碼也有幾十顆,我很需要它,姑娘不如分我幾顆吧?”

“你兩次想殺我,我爲何要分你?”

冷風中,蘇紫陌窈窕的身子傲然挺立,姿態姿肆的看着辛姨!

“還有,你不是說不成熟的沒用嗎?爲何你卻急着撿起來呢?”

辛姨一臉痛苦,一臉悲哀的看着蘇紫陌。

“你現在年輕美貌,自然覺得不知道這冰紫晶果的重要性,我已經年邁,很需要這冰紫晶果。”

“不錯,你的痛不在我身,我自然體會不到,不過我這個人一向比較記仇,想殺我的人,我也想殺了她才解恨。”

蘇紫陌一雙目空一切的美眸裏,冷光勝過這冰天雪地。

辛姨一聽,目光凌厲的刺在蘇紫陌的全身,像是要割破她的皮膚,刺穿她的骨髓一樣。

“辛姨!你不要只顧着自己,你快想想辦法,天一黑我這手就廢了。”

盈兒那管辛姨想要返老還童,她只擔心她的手會不會殘廢。 “你閉嘴!”辛姨這會心裏正有氣沒處撒呢。

她冒死進入迷幻森林就是爲了冰紫晶果,沒想到卻被人捷足先登了。

盈兒瞬間氣敗急壞,衝着辛姨大吼:“辛姨,你敢這樣對我說話。”

只是辛姨依然看着蘇紫陌,不搭理她。

蘇紫陌看向盈兒,這女人被寵得比凝香之前還要壞。

“我說,你要是還能找到手掌,你那手真的還能在恢復。”

蘇紫陌非常驚訝!

她們到底是什麼人,能有如此本事!

“不錯,我們精靈族的人就是有這樣的本事,而且我的手就在你的手上,等一會辛姨就會把你的手砍下來放到我的手上。”

盈兒仰着頭,得意洋洋又挑釁的看着蘇紫陌。

“你們這兩個毒婦,想砍我姑姑的手,先過了我這關再說。”凝香說着就要上去大人,蘇紫陌快速的拉住了她。

“香兒,不要衝動。”

隨又看着辛姨,“你們是精靈族的人?”

蘇紫陌漂亮的容顏上微微沉思着,看着他們的目光多了幾分探究。

“姑娘知道精靈族?”

辛姨突然起了心思,今日這冰紫晶果自己一定要拿到。

“那你們在精靈族什麼什麼身份?你是巫師,這一點我看得出來,她呢?”

蘇紫陌看向盈兒。

“她是盈兒,族長的女兒,也是我的侄女。”

爲了得到冰紫晶果,辛姨也說了實話。

“哼!”蘇紫陌冷哼一聲,“木塔族名下八族,就你們精靈族最卑鄙,作爲精靈族的巫師,你不顧及精靈族的安危,跑到這裏來讓自己返老還童,你可知道,其他四族都已經遭到滅族了,你們族還敢出來招搖。”

蘇紫陌怒視着她們,庚樂羽的修爲已經完全恢復,也不知道每天會什麼時候對她動手。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辛姨看着蘇紫陌,滿臉震驚!

“你心這般狠毒,即使恢復青春,你又能做什麼?用你們精靈族特有的異術殺人嗎?”

蘇紫陌微微蹙眉的看着震驚的辛姨!

“不,不是的,我們只殺壞人,只殺對我們不利的人。”辛姨快速的辯解道。

她從未想過,天下還會有人認得她們精靈族的人。

“你兩次想殺我,我有做過對你們不利的事情嗎?看錶知裏,兩次相遇,也能看出來你們的怨毒有多深,你可知道,你們昨夜想害死的那個女孩是誰?”

“是誰?”辛姨目光驚了驚!

昨天傍晚的事情,難道他們看到了?

“她是青槊族的人,和你們算起來也是自己人。”

蘇紫陌想讓她看清楚事情的事態。

到了現在,庚樂羽自己也明白,她並不會去找他們幾族的人幫忙,應該不會再爲難他們。

“她是青槊族的人。”

這一點是辛姨沒有想到的。

“之前我不知道她的身份,冒犯了她,以後不會了,但請你在給我兩顆冰紫晶果吧。”

辛姨懇求的看着蘇紫陌。

“香兒,把你手中的冰紫晶果全部給她。”

既然她們是精靈族的人,這個面子,今日她給了。

日後她們若要作繭自縛,就怪不得她了。 “姑姑,她們這麼壞,還想要姑姑的手掌,就是給她們心裏也不舒坦。”

凝香有些不情願,不過還是把手中的三顆冰紫晶果扔過去。

辛姨歡喜的接過去。

蘇紫陌嘴角露出一絲輕笑,“香兒,姑姑一向會給人三尺機會,她們已經用了兩次了,日後她們若是在作繭自縛,姑姑自然不會放過她們。”

“香兒聽姑姑的。”凝香挽着蘇紫陌的手臂,反正冰紫晶果姑姑那還有一棵呢?

“我們走。”

兩人剛剛轉身,卻被盈兒擋住。

“要走可以,把你的手掌留下來。”盈兒一臉惡毒的看着蘇紫陌。

她的手掌很漂亮,她非常的喜歡。

蘇紫陌目光凜冽的看了她一眼。

冷喝道:“看來我剛纔的話你一句都沒有聽進去,你這是連另一隻手掌都不要了嗎?”

盈兒目眥欲裂,若是她的雙手廢掉,她做鬼都不會放過她們的。

“知道我是精靈族族長的女兒,你還不快點把手掌給我。”盈兒依然陰沉着臉。

辛姨這個時候似乎沒空管她,而是在用冰紫晶果煉製丹藥。

“我呸!你是精靈族族長的女兒了不起呀!你還真把自己當公主到人人都要圍着你轉,把你供着呀?”凝香衝着盈兒呸了一聲,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女人。

而蘇紫陌周身,徒然騰昇起凜冽的煞氣。

就連凝香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這樣的姑姑很可怕!

盈兒也感覺到了這股煞氣。

她怒視着蘇紫陌,心裏卻非常的不鎮定,廣袖裏的手抖得更厲害。

此刻她眼中的蘇紫陌,就如一頭快破繭而出的惡魔,隨時會撕碎她。

“讓開!”蘇紫陌冷若冰霜的看着她。

“不,不讓……”

盈兒話還沒有說完,身子已經往一邊飛去。

砰!

砸在地上的盈兒痛得呲牙咧嘴。

“念你是精靈族的人,我饒你一命,若是你在起殺心,你就長埋這迷幻森林裏吧!”

蘇紫陌說完,也不看她一眼,喚出火鳳帶着凝香離開。

她們現在要去找雲軒他們。

就在她們離開的時候,那藍潭裏,微微波動了一下,很輕,沒人注意到。

沐雲軒所在的位置和蘇紫陌他們正好相反。

此時,他和莫白看着一處寒潭裏的一條冰晶龍,它很小,彷彿是纔剛剛出聲的。

沐雲軒和莫白躲在一旁,都不敢驚動它。

“姑父,這條小冰晶龍好像是剛剛出生的,不過它很警惕,只要我們一出去,它就會跑的。”

沐雲軒也知道他說的問題。

突然,沐雲軒靈光一閃,快速的讓馨兒出來。

“爹爹,莫白哥哥,你們兩個都在這兒幹什麼?”

馨兒一出來就看到他們兩個縮手縮腳的。

“對呀!讓馨兒過去,馨兒是孩子,那小冰晶龍一定會很喜歡馨兒的。”莫白興奮的看着馨兒。

“我就是這樣想的。”

沐雲軒替馨兒攏了攏衣服。

“馨兒,去試一試,若是能契約到冰晶龍,到時候你的雪靈狐也有一個伴了。”

“哇!”馨兒看着不遠處的晶瑩剔透的白色小冰晶龍,馨兒喜歡得睜大眼眸。 “爹爹,馨兒這就去。”

馨兒提着裙襬,小心翼翼的走過去。

她那小模樣,小心翼翼的非常的非常可愛。

沐雲軒和莫白緊緊的看着馨兒的動作,若是馨兒一遇到危險,他們很快就會衝上去。

在玩耍的小冰晶龍聽到聲音,擡去晶亮的大眼,好奇的看着馨兒。

“哇!你長得可真可愛。”馨兒笑得甜甜的看着它。

突然,看到它的尾巴處有一灘藍色的痕跡。

馨兒歪着小腦袋想了想。

“小冰晶龍,你受傷了嗎?”

小冰晶龍雖然沒有修爲,可它也很有靈性。

它目光沮喪的看着受傷的尾巴,點了點頭,它很痛。

“那我幫你包紮一下傷口吧!”馨兒一步步走近小冰晶龍。

小冰晶龍一聽,又好奇的看着馨兒,感覺她很好看,它大眼萌萌的眨了眨,快速的飛近馨兒幾步。

突然,一條鏈子向長了眼睛一樣,快速的往小冰晶龍過來。

馨兒大眼裏閃過一絲擔憂。

抱着小冰晶龍往地上快速滾去。

小冰晶龍一看,擔憂的看着馨兒,那萌萌噠的眼神,生怕馨兒受傷。

沐雲軒快速的飛身過去,出手擊退鐵鏈。

快速的抱起地上的馨兒和小冰晶龍。

“馨兒,沒事吧!”

“爹爹,馨兒沒事,不過小黑龍受傷了。”

“放開那小冰晶龍,我們已經追了它好幾個時辰了。”

不遠處,有兩名男子長相粗獷的男子衝着沐雲軒怒吼!

沐雲軒把馨兒交給莫白抱着。

“有本事,你就過來搶呀?”

沐雲軒一臉冷笑的看着兩人。

追了幾個時辰都沒有追上,那怎麼可能會是他們的。

“砰!”

沐雲軒腳下的寒潭出現了砰砰的聲音。

砰!

沐雲軒臉色嚴肅的退後了幾步。

一聲沉悶的吼聲從寒潭深處傳出,那一直捲縮在寒潭底部的冰蛟龍突然動了,速度猶如閃電,瞬間衝出冰面。

沐雲軒見它衝上來,立刻在周圍設下一道屏障。

“莫白,抱着馨兒退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