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宇天哭笑不得,活該自己倒黴。只得悶着頭一個勁兒跑。

“不知道那個女子看見我的臉沒有,要是以後碰見了就完了。”

蕭宇天一向是行風端正,絕對是正人君子,可是如今這事兒…實在是太冤了。

猛跑了一陣子,蕭宇天停了下來。

再跑就到大街上了。

這後面全是一些民房的後院,後院之中差不多都掛着衣服。

蕭宇天看了看,又溜進了一戶人家的後院,心裏暗暗道,“要是再給發現了,我就撞死算了。”

小心翼翼地走到晾衣服的竹竿前面,迅速伸手一扯,衣服到手,立馬跑得遠遠地。

這一次終於弄到了一件男人衣服,蕭宇天迅速套在了身上。

看了看,是件白色長衫,看來那戶人家還有點小錢,蕭宇天也跟着沾沾光。

挺合身的,前後看了看,還算滿意。

“終於可以堂堂正正地走路了。”蕭宇天出了一口氣,大搖大擺地走上了街。

大街上已經人來人往,非常繁鬧。

錢,這個東西說好弄也容易,說不好弄,也難。

關鍵得看怎麼弄。

在鮑國之中,有一處魔獸山脈,那裏面長年天地元氣充足,因此滋生了很多魔獸,這些魔獸如同人類一般,也能夠吸收天地元氣修煉。只不過沒有什麼靈智,因此比較弱小。但是這些弱小的魔獸身上卻是有着有用的東西,魔核。

魔核就如同人類的元丹一樣,是魔獸體內修煉而出的一顆內丹,裏面蘊含了大量的天地元氣之精華,若是將其吸收掉,對修爲的提升有着不小的作用。因此有很多店鋪專門收售這些魔核,這些魔核也是普通修真者最大的經濟來源。

蕭宇天的情況,要想短時間弄到大量的錢,只能去打魔獸,如果有實力,打死高階別的魔死,那錢自然就來了。

蕭宇天想了一番,決定了下來。

以他的開虛後期的實力,想要靠殺魔獸賺錢,算是很不容易。雖然有變異雷元力,但是本身的實力就只有那麼點,即使變異雷元力很強大,也是有着限制。你一個開虛期的人,總不可能就靠變異雷元力去打一個金丹期的吧。

不過蕭宇天還有着一個很強大的底牌,天老。

以天老那強大的靈魂力量,震死一些魔獸還是有着這個資本。

蕭宇天心裏有底牌,底氣很足。雖然不到關鍵時刻他不會讓天老出手,但總歸是有了一個保障,他的小命不會丟了。

蕭宇天走了一截,看了看,找了一家店鋪,問一問魔獸山脈該怎麼走。

這是個花店,門外擺了大大小小的花盆,還沒走近就問到了一陣陣撲鼻而來的清香。

享受着濃濃的花香,蕭宇天走進了鋪子,鋪子裏面有一個不是很老的老婦人在打點着花盆。

看到有人進來了,老婦人立即迎了上來,“客官想買點什麼花呀?”

蕭宇天面帶微笑,道,“老闆,不知道魔獸山脈怎麼走?”


老婦人聽得此話對着蕭宇天上下打量了一番,想要去魔獸山脈,那這人肯定是個上仙,這人年紀輕輕的,就有如此本事去魔獸山脈,老婦人心裏升起了一股敬畏之心。

上仙在凡人的眼裏是很厲害的,雖然在鮑國之中上仙很常見,但是凡人始終從心底帶着一些尊敬。

老婦人滿面笑容地道,“這位上仙呀,魔獸山脈在這街道的西邊,你順着街道一直往西邊走自然就知道了。”

蕭宇天彬彬有禮地抱拳一笑,“多謝了。”然後準備轉身離去。可是,正當他準備轉身的時候,一聲柔柔的尖叫聲響起。由於剛纔的事,蕭宇天對這種聲音很是敏感,當即渾身微微一顫。

“流氓!”

蕭宇天的心頓時提了起來,這個聲音怎麼聽怎麼熟悉,再仔細一想,這不就是剛纔拿花盆砸他的那個聲音嗎?

蕭宇天頭皮頓時麻了起來,怎麼這麼倒黴,剛纔被發現了,現在竟然又給碰上了,今天真是跟那個女子有緣。蕭宇天趕緊拔腿就走,再不走又該挨花盆了。

店鋪里老婦人關切地道,“女兒你不要太敏感了,人家是來問路的上仙,不是流氓。”

“他就是剛纔那個人。”女子的臉又是浮出了片片紅雲,小聲地道。

老婦人一聽,再一想,兩個人的身影確實差不多,頓時氣上心頭。這還有沒有王法了,剛纔行了流氓之事,現在還竟敢跑來問路,立即追了出來,可是蕭宇天的身影已經遠去。

老婦人站在店門口,對着西邊破口大罵,純粹的一副潑婦罵街形象。街上過路的行人都瞟了瞟這個罵街的潑婦。

街上,一個穿着白色長衫的人急急忙忙地走着,一路上撞到了不少人。

這個人,當然就是蕭宇天。


蕭宇天心裏暗暗罵道,“今天真是倒黴到家了,你以爲我想那樣呀,唉。”

正想着,一個人很強壯的男子迎面快速走了過來,蕭宇天也走得很快,正埋着頭想事情,正想閃過讓一下,那人卻是猛地撞了上來,蕭宇天一下子跟那人撞上了肩膀,蕭宇天的身軀比那人瘦小得多,頓時被撞得身子一側,肩膀一受力,手都甩了起來。

“小子,你撞到我了。”


蕭宇天本來還沒有放在心裏,但是這個人竟然這麼說話,明明是他撞到自己了,卻還說是自己撞到他了。不過蕭宇天忙着去魔獸山脈,便決定算了,於是邁開步子繼續走。

“小子跟你說話呢。”

身後另外一個聲音又是響了起來。

看來這個人是想找茬兒了。蕭宇天剛剛把雷元力修煉出來,還沒有試試手呢,這人就來找他了。

靈魂力量探測了一下,那人實力比他強,看不透,不過看氣息,比他強得不是很多。 這種實力的人,蕭宇天有信心將他打敗。

蕭宇天轉過身來,打量了一下這人。

這人大概二十來歲,身材很高大,也很強壯,頭上只有很淺的一搓頭髮,跟個雞冠子似地,不過配上他那張臉,和高大強壯的身材,倒是顯得十分威猛。

那男子身後還有兩個人,也是跟他一般強壯,不過實力倒是比那男子還差了一些,不過仍然比蕭宇天高出一些。

那壯漢又說話了,“小子你撞到我了。”

看他的樣子,不像是個善人,既然這麼說,明擺着是找茬兒了。

蕭宇天可不怕他,臉上浮出一股透心的冰冷,凌厲的眼神看了看那男子,淡淡道,“按你的意思?”

“小子活膩了是吧!你知道我們是誰嗎?”那壯漢還沒有說話,他身後的一個人就罵了起來,氣勢頗爲囂張。

“誰?沒聽說過。”蕭宇天淡淡的語氣裏面帶有一絲輕蔑。

壯漢身後那男子正準備說話,壯漢伸出手擺了擺,那男子頓時收了回去。

“小子,你很狂。”

聲音雖然平靜,但是充滿了威脅之意。

蕭宇天冷漠的臉沒有絲毫改變,凌厲的眼神閃過絲絲寒芒,射向那壯漢,“你找茬兒?”

“你說呢。”

蕭宇天剛想說話,突然,戒指中傳出了天老的聲音。

“小子,領頭那人有古怪,他的實力是金丹中期,他身上定有能夠隱藏氣息的法寶。以你的實力還打不過他。”

能隱藏實力,還有法寶,看來這人不簡單,可能又是什麼有來頭的人。

蕭宇天想了想,想退,但是看這情況,肯定是退不了了,不能退,只能硬着頭皮戰吧!

“你到底想怎麼樣?”

“不怎麼樣。”

那壯漢陰邪地笑了笑,指了指地上,接着用非常囂張的口氣說出了一句話,“跪下磕五個響頭,就放你走。”

蕭宇天頓時臉上變得陰沉,凌厲的眼神閃出道道寒芒,渾身散發出一股殺氣。他最討厭別人這麼對他說話,即便對方實力再高。

“你在找死!”

壯漢又是陰邪地笑了笑,“那就準備留下你的屍體吧。”

蕭宇天渾身氣息頓時爆發出來,濃濃的殺氣瀰漫在他周圍。

四周的人看到幾人這劍拔弩張的氣勢,知道這是要發生一場惡戰了,紛紛散去,熱鬧的街集頓時空了下來。

不過這樣蕭宇天動起手來倒是方便,不必擔心傷及無辜。

“小子,跟他動手,打不過我幫你!”

戒指中傳來天老的慫恿,蕭宇天手一動,一團真氣凝了出來,真氣團呈灰藍色,看起來頗爲怪異,隨即迅速手往前一甩,真氣團朝着壯漢疾飛而去。

看着這顏色有點怪異的真氣團,壯漢眼中浮出一抹驚異,不過仍舊很不屑,蕭宇天的實力他看得一清二楚,開虛後期,他是金丹中期,即使這真元力有古怪,他仍然有着十分的信心。

壯漢淡淡地看着這團真氣疾飛而來,沒有任何動作,只是看着,似乎這團真氣打在他身上不會對他產生絲毫傷害。他不屑地看着蕭宇天,蕭宇天連個招式都沒有,只是凝出這麼一團最爲基本的真氣團,他身上還穿着一件防禦法寶,對於這最低級的招式,他沒有絲毫在意。

蕭宇天看着壯漢的動作,明顯是對他很藐視,不過他沒有生氣。敵人高傲,輕敵,對他來說是件好事。

真氣團眨眼間飛到了壯漢身上,爆炸開來。看似不起眼的一團真氣,爆炸開來,卻是爆發出驚人的力量,爆炸產生的氣流中還帶着一絲絲小小的霹靂柱。

真氣團爆炸,壯漢頓時瞪大了眼睛,眼中浮出一股驚訝。他金丹中期的實力,還身穿着防禦法寶,這團不起眼的真氣竟然給他造成了消耗。

身後兩人立即身形暴衝,一個猛的飛身躍起,在空中轉過身子,右腿倒着往下,朝蕭宇天的頭踢去。一個人手中拿出一把匕首,敏捷地朝着蕭宇天暴衝而去,匕首刀鋒上充滿了真元力,對準了蕭宇天的腹部。

蕭宇天往後小退一步,雙手極速打出兩道雷元力,然後又迅速打出數道雷元力,朝着暴衝而來的兩人打去。

在空中飛踢過來的腳上一股真元力運起,大喝一聲,“疾風腿!”,隨即與真氣團碰上,真氣團在與腿碰上以後,猛的爆炸開來,那男子身形頓時跌落下地,吐出一大口鮮血,倒在地上還在不停地噴出鮮血。

手拿匕首的見勢不妙,當即匕首一橫,狼狽地趴在地上,躲過了這團真氣,隨即退回到壯漢身邊。

“老大!那小子有古怪!”那人滿臉驚訝地道,以他兩人的實力,竟然被蕭宇天一個最基本的攻擊直接打得吐血重傷。

“你們退下!”壯漢伸出雙手,手掌握着手掌左右活動了一下,頭也左右活動了一下,發出咔咔的響聲,“小子,在鮑國之中敢這樣的,你是第一個。”

說完一聲大喝,“裂石金剛拳!”拳頭隱隱發亮,猛地轟向蕭宇天,速度極快。

蕭宇天幾乎來不及閃躲,匆匆地打出了幾道真元力後,拳頭便轟了過來,他急忙身形一閃,運轉元氣抵擋,不過仍被打中了,頓時一聲悶哼,身形倒飛出去,口中噴出一股鮮血。

真氣打在了壯漢的身上,壯漢眼中頓時浮出濃濃的驚訝之色,這匆匆打出的幾道真元力,看起來很不起眼,裏面蘊含的能量卻是非常強大,以他金丹中期的實力,竟然還被造成了不小的消耗!

震驚了一下,壯漢又是一記拳頭朝蕭宇天猛轟過來。

蕭宇天體內的元氣已經消耗一空了,剛纔那一拳轟過來,他用盡了所有的元氣來抵擋,卻仍然被重傷,此時的他已經沒有絲毫還手之力了。

金丹中期跟開虛後期的實力果然相差甚遠,即使他有着變異雷元力也是一樣。


蕭宇天倒在地上,冰冷漆黑的眸子之中一個隱隱發亮的拳頭越來越大。

“天老!”

頓時,蕭宇天的戒指之中,傳出了一股極爲磅礴的靈魂力量。鋪天蓋地的靈魂力量,將壯漢壓得透不過氣來,隨即靈魂力量迅速朝着壯漢猛地撞去,壯漢頓時軟軟地倒在地上,只剩下了一幅軀殼,他的靈魂被生生震散了。

“這就是天老的實力麼?只是靈魂。”

望着已經死去的壯漢,蕭宇天深深地震驚了。

雖然他知道天老的實力一定非常強大,但是沒有親眼見到過,一直沒有太過震撼的感覺。現在親眼見到天老出手,一擊,滅金丹期,心裏真是感到非常的震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