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凡果斷說道:“事不宜遲,過來坐下吧,我來替你看看。”

“啊?”

熊霸一愣,原本以爲會有多麼艱難,可是沒想到蕭凡直接這個果斷爲他治療。

坐在蕭凡面前後,熊霸伸出了手。

蕭凡再次把脈確定後,從懷裏拿出三根銀針。

“咻咻咻!”

三針齊下!

接着,蕭凡在熊霸的任督二脈處,使出一陽指。

熊霸皺了皺眉,吃痛的悶哼了一聲。

“噗!”

一口濃厚的淤血直接從他口中噴出,蕭凡眼疾手快,迅速拿起一個垃圾桶接住了淤血。

這還沒完,就在熊霸感覺身體好像明顯好多時,蕭凡淡淡開口道:“別動。”

“天地無極,萬氣本根!”

蕭凡腦海迅速閃過這句話,接着蕭凡輸入一絲金光進入熊霸體內。

不到片刻,熊霸容光煥發,感覺更加英俊瀟灑了。


最主要的就是,他的身體這一刻無比的舒暢,好像體內的一塊大石頭終於碎了。

此刻他只感覺無數的細胞在跳動,一股說不出的舒暢之感!

“好了。”蕭凡取回銀針。

這時熊霸難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的身體,此刻他的經脈變得強大,人好像也更加結實了。

他朝空中呼呼使出兩拳,都感覺自己的實力好像也變強了,不由得欣喜不已。

蕭凡站起身來,說道:“現在使出你的形意拳。”

熊霸立馬氣勢不凡的在衆人眼前,使出一套形意拳。

看的幾個小妞直拍手叫好。

熊霸得意的揚了揚嘴角看向蕭凡。

蕭凡卻搖了搖頭,說道:“還是不行,你的形意拳只有形沒有意!”

熊霸一愣,他分明覺得自己的實力更上一層樓了,已經接近黃階中期了。

蕭凡再次問道:“你覺得形意拳最難的是哪裏?”

熊霸一愣,思考片刻,回答道:“應該是那個翻浪勁吧,這個勁要用內勁。”

翻浪勁和起鑽落翻是一個內容的東西,鑽拳就是仰拳,翻就是下砸和抓。

熊霸的翻浪勁其實在蕭凡看來,還是不錯的。

蕭凡繼續搖了搖頭,說道:“形意拳是心意拳的增強版,而不是獨立出來的東西。”

“心意拳有啥特點?那肯定是靠重心打人,熊形,打人的時候,會下壓,那你在五行拳裏面看到下壓麼?”

“下壓這個,在形意裏面,靠的不僅僅是手臂向下,還是自己重心的起落。”


“而你的形意拳,就是花裏胡哨!完全就是花拳繡腿!”

這一翻話,直接說的熊霸自尊心受到了屈辱!

這可是他練了很多年的形意拳啊!

他可以說已經對形意拳爐火純青了,可是在蕭凡眼中卻是花拳繡腿!

這簡直太打擊人了!

熊霸雖然不服氣,但是還是恭敬詢問道:“那凡哥有什麼辦法讓我形意拳更進一步嗎?”

蕭凡淡淡開口回答道:“不緊不慢,身體的力量正確發出來,而不是隻在意招式,你需要做的是全身心融入形意拳,形成意才盡!講究內外合一!”

“形意拳要求“六合”,即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肩與胯合,肘與膝合,手與足合,方可達成內外合一!”

熊霸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再次使出了形意拳。 聽到相當於靈皇等級的強者親自給自己道歉,夏凱也露出了有些意外的神色,這個凱瑟琳小姐着實是非常大度的。

“沒關係,最後不是被你擋住了麼。”夏凱撇了撇嘴說道。

凱瑟琳小姐嬌笑了一番,“沒事就好,否則我就不知道怎麼跟成長老交待了,艾米,立刻乖乖跟我回去。”

凱瑟琳小姐眉頭一皺,對着不甘心的艾米說道,但語氣上的斥責程度,就像一位看到小孩摔了跤的媽媽一樣,明眼人都知道是雷聲大雨點小而已。

不過,這也在夏凱的意料之中,艾米要不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哪裏會變得如此刁蠻任性。

“聽到沒有,乖乖走吧。”夏凱白了艾米一眼,對着她揮了揮手說道。

看到夏凱的神態,艾米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只是凱瑟琳小姐都出現了,這場架也打不下去了。“夏凱,你等着,擂臺上我要你好看”,艾米怒斥了一句,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跟在凱瑟琳小姐身後離開了。

夏凱無奈地搖了搖頭,奪冠之路上,艾米這個強者是勢必要碰上的,只不過不是現在,他還有時間繼續提高自己的實力。

夏凱看着自己庭院周圍的禁制,深深嘆了口氣,看來初級陣法還是太過薄弱,要是能夠佈置更加高級的陣法,就不會被艾米一擊之下,便破碎了。

這個初級禁制是由四塊高級靈石支撐的,當夏凱逐一走到陣法佈置的靈石之處時,這才驚訝的發現,被艾米的魔法一擊,四塊高級靈石竟然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毀壞,最嚴重的兩塊已經完全不能使用了。

好在,成爲土豪後的夏凱,拿出幾塊高級靈石還是不成問題的,夏凱把全部靈石換過之後,一個全新的禁制便被重新建立了起來,夏凱擡眼環顧了一下,目前只有用它來繼續支撐一段時間了,要想升級陣法,恐怕要等到三院爭霸賽結束之後,才能騰出時間去研究了。

煉製血融丹花去了五天的時間,再加上艾米的一鬧騰,離下一場擂臺賽只剩下一天半的時間了。在如此短的時間裏,很難再做到修爲上的提升,夏凱也就不浪費靈泉,只是讓夏宗四人都憑藉本身的能力,各自盤坐修煉而已。

一天半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重新建立起禁制的夏宗,也沒有再受到其他人的騷擾,夏凱四人都享受了一段非常安靜的修煉時光。

只是,在夏凱中途脫離修煉狀態,幫卡卡更換繃帶的時候,他驚喜的發現,僅僅是一天時間過去,卡卡的傷口居然奇蹟般的全部癒合了,除了一點細微的縫隙,幾乎看不出那裏曾經有過一條讓人觸目驚心的傷口。

夏凱也就乾脆撤去了繃帶,只是往那條最後的縫隙上敷上了一層血晶丸藥粉而已,沒有了體內鬥氣的反抗,二品丹藥血晶丸也可以起到很好的療傷作用。


能讓卡卡的傷勢恢復的如此之快,除了強大的四品丹藥血融丹以外,卡卡本身身爲九階靈獸的體質,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要知道,一直都是靠自身肉*體力量,恢復傷勢的靈獸,其自身的強大自愈能力就不是身爲人類的夏凱可以想象的,更不用說卡卡還是所有靈獸中的九階上位之體,紫晶龍獅。

看到卡卡恢復如初,夏凱也信守承諾的掏出了一枚五階靈獸晶核,這枚晶核的主人不是別的,正是當初靈獸位面的最強大存在,三頭血蛟。

當時饞嘴的卡卡在夏凱把血蛟的晶核取出時,就想一嘗美味了,只是由於卡卡那時候實力太弱,夏凱出於安全考慮,並沒有餵食給它而已。

如今,卡卡已是四階巔峯的實力,吃一顆五階靈獸晶核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當通體血紅的血蛟晶核出現在夏凱掌心之中時,卡卡便迫不及待地一口咬了下去,咔嘣咔嘣的聲音歡快地響起,卡卡也同時眯縫着眼享受着夏凱給予的美味。

看着卡卡極爲滿足的表情,夏凱也是滿臉的笑容,愛憐地撫摸着卡卡圓滾滾地腦袋。

可是,這樣和樂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多久,夏凱的精神之海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異常的波動,而這股波動竟是來自於卡卡!

夏凱心中一緊,根據精神力的感知,這股波動絕對不是對於食物的滿足感,而是一種明顯的恐慌。

夏凱探頭看去,此時卡卡也剛好把嚼碎的靈獸晶核咕隆一聲,吞下了肚子裏,本應該歡樂的神情,忽然變得緊張不安起來。

“卡卡,你怎麼了?”夏凱焦急地問道,這樣的情況最有可能,就是三頭血蛟的晶核對於卡卡來說,能量還是太過巨大了,以它的身體根本不能承受晶核亂流在體內的爆發。

自從夏凱用火炎拳法術提煉靈獸晶核以後,他就對這個靈獸最重要的東西有了重新的認識,每一顆靈獸晶核包含的能量都是無法想象的,就算品階不高,那也是集中了一頭靈獸一生的修爲。

以前,夏凱在用火焰的高溫將晶核提煉的時候,恐怕晶核真正的能量只被釋放出了一小半,直到用火炎拳去攻擊它,夏凱才意識到,晶核蘊含的能量亂流有多麼可怕。

煉製血融丹的晶核是三階,已經讓夏凱這個靈導師接近了崩潰的邊緣,而此時卡卡吃下去的是五階啊,其中的能量亂流更是會十倍百倍的增加。對於卡卡還沒有完全恢復的受傷之體來說,根本就是災難。

但夏凱再後悔也來不及,若是由於自己的粗心大意,讓卡卡受到了比鬥氣長劍還更加難以復原的創傷,他將會無法原諒自己。


“卡卡,你說話啊。”精神之海中並沒有卡卡的迴音,而它毛茸茸的臉上露出的痛苦神色,更讓夏凱不安。

“老大,別…擔心,”終於,卡卡傳來了斷斷續續的迴應,“我看來…是要…晉級了!”

嗡的一聲,夏凱此時的表情只能用複雜來形容,大起大落的情緒沒有一個好心臟還真TM的承受不住,晉級?!竟然是要晉級了?! 這次熊霸閉上了眼睛,他只感覺到風的聲音。

對,是他拳風的聲音。

不緊不慢,形成意才盡!

“砰!”

一道無比強悍的拳勁直擊蕭凡!

蕭凡不慌不忙,神情淡然,只是隨意伸出一根手指頭,就化解了這充滿力量的一拳!

“多謝凡哥指導!”

就在這時,熊霸單膝下跪,恭敬不已。

就在剛纔,他還內心不屑蕭凡說他的形意拳花拳繡腿,可是當得到蕭凡的指教時,他恍然大悟,形意拳該當如此啊!

現在的他不僅全身煥發活力,更是覺得實力更上一層樓,已經隱隱接近黃階中期了!

蕭凡扶起他,戲謔說道:“想不想實驗一下?”

熊霸苦着臉,開口道:“凡哥,你就別逗我了,我哪是你的對手啊,你一根手指頭就把我擺平了!”

“那個…凡哥,啥時候能教我一根手指頭的功夫?”

蕭凡看着熊霸期待的模樣,就覺得搞笑,就給他了一個希望:“等你到黃階後期以後,我就把一陽指傳授給你!”

熊霸一聽,激動不已,連忙感謝!

“不是讓你跟我對戰,而是有個人十分囂張,應該跟你實力差不多,你要不要去試試?”

蕭凡尊重熊霸的意見,所以才詢問他,畢竟會有危險。

不過熊霸萬一打不過龍飛羽,蕭凡當然不會袖手旁觀!

熊霸一聽,立馬拍着大腿,眯着眼睛道:“還有人比我囂張?凡哥,他是誰?待我去會會他!”

蕭凡開口道:“待會你就知道了!”

王大爺早就在旁邊瞪着眼珠子,這是真人武俠片啊!

他不認識熊霸,但是看到熊霸一身的功夫竟然被蕭凡一根手指頭擺平。

頓時對蕭凡充滿了信心,也不再像之前那樣憂心忡忡的。

幾個小妞都是眼睛冒着星星,熊霸本就是一個帥哥,現在使起功夫來更是虎虎生威。

不過明顯蕭凡的雲淡風輕,更能吸引她們。

簡直太帥了啊!

古霜兒都恨不得立馬抱住蕭凡親到地老天荒!

不過看着旁邊虎視眈眈的陸卿卿,她就撅起了小嘴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