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微微勾起唇角:「我可以把些話當做是讚美嗎?」

「你覺得呢?」慕寒雪冷笑道。

「呵呵……」蓮突然低聲笑了起來,慵懶地看著慕寒雪:「昊天,你說得沒錯,她的確是個闖禍精~慕寒雪是嗎?知道我剛剛在外面遇見了誰?」

說著,他對著背後招了招,眾人這才注意到,他的身後,一直跟著一個白衣女子。

碧絲卡小心翼翼地抬頭看了眼蓮,迷人的紫瞳讓她沉醉。

「說吧,碧絲卡,是她嗎?」蓮懶懶地說道。

碧絲卡猛地一回神,雙眼惡毒地看向慕寒雪,大聲說道:「是她,就是她,殺死了卡恩聖子!」

慕寒雪一愣,不僅僅是驚嘆這個女人的糾纏,更驚嘆的是她的話。死了,卡恩?剛剛那個蠢貨?怎麼可能……

昊天等人眼中閃過一抹異色,卡恩竟然死了?雖然不過是死一個聖子,可是,慕寒雪明明只是對他用了迷幻藥,並沒有對他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到底是誰,殺了他!

「你什麼時候看見,我殺了那個人?」慕寒雪淡淡地說道,「和卡恩分開以後,我可是一直和大家在一起啊~我想,在座的都能替我作證吧~」

「哼!誰不知道你是一個煉丹師,一定是你之前對卡恩動手的時候趁機對他下藥了!」碧絲卡惡毒地說道。

「哎╯﹏╰又來了~」慕寒雪幽幽地嘆了口氣,對著鮑里紅衣主教眨了眨眼:「鮑里主教,請問你剛剛看到我對卡恩動手了嗎?」

鮑里老臉一頓,眼皮狠狠一跳,死丫頭,又把球踢給他!

坐在一邊的紅衣女子戲謔地看著他,催促道:「鮑里~你看到了?」

鮑里嘴角抽了抽,虛著眼說道:「米安娜,你在說什麼呢?我聽不懂……」

老東西,裝!你繼續裝!

慕寒雪對著碧絲卡聳了聳肩,冷笑道:「不好意思啊~沒人看到哎~我的罪名不成立~」

「你,你們!」碧絲卡不甘地瞪著慕寒雪,楚楚可憐地看向蓮:「蓮大人……」

蓮懶懶地看著慕寒雪說道:「你還有什麼話說?」

碧絲卡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起來,指著慕寒雪笑道:「你說,你再說,還有什麼狡辯的!」

慕寒雪冷冷地看著蓮,他要做什麼?

「碧絲卡!住嘴!」坐在一邊的紅衣老者怒道。

碧絲卡得意地看著慕寒雪,眼中閃過瘋狂,完全沒有聽見自己的主教大人語氣中的警告:「蓮大人,她沒話說了,快,快把她治罪!」

蓮紫瞳中眼波流轉,隨手一甩袖,淡淡地說道:「聒噪!」

慕寒雪眼神一動,坐在一邊虛著眼的龍溟和慕寒冰驀地睜開了雙眼,四位紅衣主教大人瞬間沉了臉,他們身後的聖子和聖女們也瞪大了眼,一臉驚恐。唯有昊天和納蘭楓見怪不怪,神色淡漠……

碧絲卡就這樣,瞬間化作了血水……

「現在安靜多了~」蓮淡淡地說道,懶懶地起身,攏了攏衣服,邪笑道:「走吧~我們去看看卡恩聖子,看看,他是怎麼死的~」

說著,徑自起身向外走去,慕寒雪沉著眸,看了眼地上的那攤血水,跟了上去。

「我們,也去看看吧~」納蘭楓微微一笑,對著眾人說道,好像剛剛這裡根本什麼都沒有發生,好像剛剛死的那個人不是他們光明聖殿的人。

今日一更送上~么么噠(^3^)

牙疼π_π不知道牙醫什麼時候上班……哭

!! 卡恩躺在床上,臉色灰白,雙眼瞪得如同銅鈴一般大,張大了一張嘴,無力地癱倒在床上。

蓮淡淡地瞥了眼床上的卡恩,對著慕寒雪做了個請的手勢。

慕寒雪睨了他一眼,徑自走到床前。剛一靠近,體內那股純能量突然劇烈地開始運轉,變得極其暴躁!慕寒雪心下一驚,快步走到床前。她伸手將卡恩的臉轉了過來,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抹淡淡的灰色迷霧在卡恩眼中。

這是……混沌!

慕寒雪心下一沉,混沌之力竟然已經滲透到光明聖殿了!

「你看到了?」低沉邪魅的嗓音在耳邊響起,炙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肌膚上,慕寒雪一驚,下意識地往後一倒,撞到了蓮的懷裡。蓮伸手一把摟住她的細腰,曖、昧地將她抱在懷裡。

龍溟臉瞬間一黑,大手一伸,用力將慕寒雪從蓮的懷裡扯了出來。真是叔叔可以忍,嬸嬸不可以忍啊!竟然敢當著他的面,調、戲他的老婆,當他是死的啊!

蓮邪邪地一笑,將手放到唇邊,伸出舌尖微微舔了一下雙唇,紫眸流轉,讓人忍不住心跳加速,血液躥上大腦,真是一個妖孽啊!


「咳咳!」昊天咳了咳,轉移注意力:「那個,咱們是不是該言歸正傳?」

突然,龍溟眸色一厲,抱著慕寒雪向一邊閃去。一團灰色的霧氣從卡恩身上飄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慕寒冰撲去!

「哥哥!」慕寒雪厲聲大喊。

慕寒冰面色冷凝,一道身影突然擋在了他的面前,聖潔的光芒從昊天的身上亮起。

「喝!」昊天一聲怒吼,那團灰色的霧氣好似遇到了剋星一般,立刻打住了前進的步伐。

咒語的吟唱聲響起,四位紅衣主教立刻圍城了一個圈,將那團灰色的霧氣層層包住。聖潔的光芒從他們身上亮起,形成一個光圈。那團灰色的霧氣叫囂著,不斷地向四周撞擊著,尖銳的聲音響徹殿內!

教皇納蘭楓舉著權杖,緩緩地走了過去,綠色的瞳孔越發幽深,他的唇瓣微動,透明的光圈瞬間驟縮。

「桀!」凄厲尖銳的叫喊聲從光球中發出,光球不斷地震動,好似整個地面都跟著顫動!

權杖上的光芒更盛,白色光芒逐漸將灰色的霧氣覆蓋,然而,尖銳的聲音卻越來越響,似要刺痛人的心靈!米歇爾等人的臉上不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慕寒雪痛苦地捂著胸口,體內有一股很強大的能量似乎受不住抑制,將她體內的那股純能量盡數吞噬……

「啊!!!」一個聖女忍不住尖叫了起來,納蘭楓眉頭一皺,加速了手下的速度。

「啊!!!」慕寒雪突然尖叫了起來,一股毀滅天地的能量從她身上迸發出來,化作一隻巨手,瞬間扼住了那團尖叫的灰色霧氣的咽喉!

「噗!」龍溟被她的力量震飛,撞在了柱子上,噴了一口血。

「噗!」四位紅衣主教也被她的力量波及,噴了口血。

納蘭楓和昊天向後逼退了幾步,臉色有些蒼白,綠色的靈魂之眼越發幽深……

站在一邊看戲的蓮瞳孔中閃過一抹異色,紫瞳深得如同漩渦……

慕寒雪抱著頭痛苦地尖叫著,墨發飛揚,額角一朵金色的曼珠沙華異常妖冶地盛開著。

一道黑色的身影驀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將她緊緊地抱住,龍溟睜著猩紅的雙眼,深深地吻住了她,將她的尖叫聲盡數吞沒。嘴角尚未乾涸的血跡,順著他的唇瓣,印上了慕寒雪的雙唇……

半晌,慕寒雪虛軟地倒在了龍溟的懷裡,四周的能量波動瞬間消失,那團灰色的霧氣被白光包裹著,靜靜地立在空中……

天際飄來一陣悅耳的鐘聲,濃郁光元素迅速向他們聚攏,將他們包裹著,如同母親一般,溫柔地撫平他們的傷口。

聖潔的光輝在納蘭楓身上亮起,神聖,美好,寧靜……

「教皇冕下!」眾人紛紛對著納蘭楓低頭行禮,虔誠地跪拜。


「起來吧,孩子們,神與你們同在……」納蘭楓淡淡地說道,他的目光轉向慕寒雪,幽幽地說道:「四年前,昊天尋回的那塊石頭上所所攜帶的那股神秘力量,遠遠地超出了我們的預想,光明聖殿已經無法再將它封印,於是我們被迫將它的力量分散,逐個封印。可是,我們萬萬沒有想到,它的力量一經分散,就立刻像病毒一般迅速擴散,比我們的速度更快,現在已經波及到整個聖約旦城,不時地會有人遭到他的迫害,由於體內魔力和意志力的不同,人們或是被殺害,或是被吞噬。唯有尋找到光明聖女,點燃光明聖火,才能將它從聖約旦城驅逐。可是,光明聖女只是傳說中的存在,我們如何才能找到?直到,三年前,光明權杖對著東大陸的方向亮起……」

納蘭楓深深地看著慕寒雪,說道:「我們終於找到你了,光明聖女……」

慕寒雪在龍溟懷裡蹭了蹭,抬頭走向納蘭楓,伸手接過他手中的金色權杖,冷聲道:「從現在開始,我就是光明聖殿的光明聖女!」雖然她不是聖母,可是,那股神秘力量,混沌之力對這個世界,造成的致命傷害,讓她無法做事不理!響起沐清秋,沐家的血流成河,今天躺在這裡的只是卡恩,也許將來的某一天,躺在這裡的會是她的朋友,她的家人!甚至,是她自己!

「好!」納蘭楓微微一笑,好像早就料到了她會這樣做,眼中閃過一抹欣慰:「明日中午,聖殿塔樓,進行冊封儀式。」


「我需要做什麼?」慕寒雪幽幽道。

「用光明權杖,點亮光明聖火。」納蘭楓微笑道。

慕寒雪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

「等一下!」

今日二更送上~么么噠(^3^)

話說是哪個傢伙又來找事了?

明日冊封~俺們要當神棍了~偉大的神棍事業啊~聖殿篇快完結了,明個重頭戲了~

!! 「等一下!」米安娜突然出聲道,甩了一下她的金色大、波浪捲髮,胸前的波濤抖動了一下,斜著眼,碧眸似笑非笑地看著慕寒雪,紅唇微起:「怎麼~當我們是擺設嗎?」

慕寒雪腳下一頓,眯起眼打量著她,勾起嘴角輕笑道:「那你覺得,你是擺設嗎?」

米安娜突然嬌笑了起來,對著慕寒雪拋了個媚眼,斜靠在昊天身上,笑道:「小丫頭,你是第一個敢這樣和我說話的~」

慕寒雪也對著她拋了個媚眼,嬌笑道:「美人~你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不過……就算你保養得再好,也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啊~婆婆~」

米安娜的臉瞬間僵住……

「噗……哈哈哈!婆婆!哈哈哈……老妖婆,終於被人看出來了吧~妹子~做得好~給哥長臉了!」昊天很沒形象地捧腹大笑。

「啪!」地一個巴掌甩到了昊天的頭上~米安娜凶神惡煞地吼道:「死兔崽子!笑,笑,笑!你再敢笑,老娘斃了你!」

昊天默……

慕寒雪隨手扔了一個玉瓶給她,拋了個媚眼:「美人~我沒心思和你玩~這瓶雪肌蜜露就當作見面禮了~猜猜咯~」

米安娜滿意地將玉瓶收了起來,嗯嗯~這丫頭還不錯~她回頭對著納蘭楓妖嬈一笑:「恩~教皇~明天冊封典禮急得喊我哈~拜~」

說著,樂顛顛地回去了。哇塞~傳說中的雪肌蜜露啊~趕緊回去試試~

眾人默……

納蘭楓微笑著目送著她們離去,看著慕寒雪離開的背影,幽幽道:「終於可以見到光明聖火了……」

昊天眯起眼,微笑道:「我就說,她很特別……」

伊萬深深地看著慕寒雪走遠的背影,眼中儘是憂傷。她,至始至終,都沒有看他一眼……

第287章

翌日中午,光明聖殿塔樓。

慕寒雪身著白金色的魔法袍,一個人靜靜地坐在塔樓內,伸手撫摸著手中的金色權杖。

「光明聖殿冕下,時間到了,教皇冕下請您去塔樓外。」聖騎士恭敬地對著慕寒雪行了個禮,單膝跪在地上說道。

「恩,我知道了。」慕寒雪淡淡地點了點頭,將金色權杖遞給了跟在後面的侍女,起身跟著他向外走去。

塔樓下,人山人海,無數的信徒虔誠地跪拜在地上,靜靜地等候著光明聖女的到來。

「你來了……」納蘭楓一身白金色的魔法袍,頭戴金色的帽冠,手握權杖,金色的髮絲下,碧綠的靈魂之眼宛若深潭。

慕寒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走到他身邊,看向塔樓下虔誠地跪拜的信徒,微微嘆了口氣,他們,都是等待著自己救贖的生命啊……

「準備好了嗎?」納蘭楓柔聲道。

「恩,開始吧~」慕寒雪輕聲道。

納蘭楓微微一笑,轉頭看向塔樓下虔誠地跪拜的民眾,左手握著權杖,右手微微抬起,眼神看向遠處,低沉優雅的嗓音從塔樓傳來:「神的孩子們,我們虔誠的信徒啊~聖主永遠與你們同在,神的光輝會永遠照耀著你們。」

「謝聖主恩賜……」塔下的信徒右手放在胸口,叩謝道。

納蘭楓繼續開口道:「今日,我們承蒙聖恩,終於將光明聖女迎回。孩子們,神沒有拋棄怎麼,他讓光明聖女將給我們帶來了光明和希望,引領我們脫離地獄的苦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