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輝學院的七人釋放完武魂后,動作並沒有停止,而是立刻就移動腳步,六人之間迅速組成了一個六角形的方陣,而那剩餘的蒼輝戰隊隊長,他們戰隊唯一一名魂宗,則是穩穩地站在六人中心。

「你們應該感到榮幸,因為你們將是第一支面對我們底牌的戰隊,而你們的強大,也將會是我們蒼輝戰隊最好的踏腳石!」

蒼輝學院隊長站在六個隊員的陣型之中,冷笑着對着史萊克這邊說了兩句話后,便和其他名隊員同時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寶石武魂,淡淡的光芒,開始在七人的身上逐漸閃耀。

見到這預料之中的一幕,乾珏沒有猶豫,雙手抬起,腳下的第三魂環閃過一道紫光,一道紅色的光矢,立刻便在千珏之弓上凝聚了起來,轉瞬間,就被乾珏放開,呼嘯著向著蒼輝學院的七人襲去。

「沒用的….」

蒼輝戰隊的隊長不屑地看着襲來的光矢,腳下的第四魂環亮起,七人身上閃爍的光芒立刻大盛起來。乾珏的第三魂技『定軍』在七人的陣型中爆炸,可不論是光矢爆炸的威力,還是『定軍』中蘊含的扭曲光芒,都對蒼輝戰隊的七人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全被七人身上亮起的閃亮光輝給抵擋住了。

見此,蒼輝戰隊隊長眼中的不屑之色更濃。

任你再強大又能怎樣,依舊突破不了他們的防禦。

他這第四魂環,乃是在他們領隊時年的帶領下,親自為這次魂師大賽而獵取的。為的,就是在他們七位一體融合技奧義蓄力之時,用來抵擋地方的攻擊。

雖然他這第四魂環只是兩千多年,雖然這個技能產生的防禦並不是很強,即使是一般魂宗用強大一點的攻擊都能打破,

但,在這七位一體融合技的作用下,他們七個人的魂力會聚集到一起,發生質變,他這個魂技也會在這強大的魂力下,直接升華,不但作用目標由單個目標變為多個,防禦能力更是大大增加,攻擊威力達不到魂帝的程度,是根本打不破的!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能就這麼有恃無恐地直接施展七位一體融合技的奧義。

「我和竹清用武魂融合技試試看!」

乾珏的攻擊力,戴沐白是知道的,見到他的第四魂技連干擾都沒幹擾到對面,戴沐白的臉色也是嚴肅了下來,直接和乾珏建議到。

「嗯…,還是算了,先等等,不用着急,看看他們到底要幹什麼,放心,我有數的。」

乾珏思考了一下,還是拒絕了戴沐白的提議,萬一戴沐白兩人攻過去,對方還有什麼其他招數呢,還是先等等吧。

「好吧…」

戴沐白雖然覺得應該試試,但對於乾珏的判斷,還是相信的,當即就沉下心來,等待着對面露出獠牙,看看他們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呵…,放棄了么…,既然如此,那你們就準備沉淪在這無邊的煉獄中吧!」

蒼輝戰隊的隊長見史萊克這邊不再試探,在他們陣型中十分中二地怒吼了一句后,下一秒,七道彩光自蒼輝學院七人的身上衝天而起,轉瞬間,就融合成了一道巨大七彩光柱,將蒼輝學院的眾人徹底籠罩了起來。

這一刻,無數的觀眾驚呼,連高台貴賓席上的雪夜大帝,薩拉斯和寧風致三人,都是忍不住紛紛站了起來,其震驚程度,甚至比昨天看到乾珏身上的萬年第四魂環還要劇烈。

「七位一體…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

薩拉斯雙目圓睜,不可思議地呢喃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絕對不是什麼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從我七寶琉璃建宗以來,就從沒有聽說過有七位一體的武魂融合技!記錄最高的,也僅僅就是黃金鐵三角的三位一體武魂融合技而已,而這,就已經是唯一已知的,超過兩人的武魂融合技了,幾百年來,就只出現過這一例,更別說七位一體的了。所以這絕對不是什麼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

寧風致面色嚴肅,大聲地反駁著薩拉斯。而薩拉斯,也是罕見的沒有和寧風致唱反調,而是緩緩點了點頭。

「對…,你說的對,這絕對不是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

而史萊克學院這邊,弗蘭德站在大師的身旁,也是滿臉震驚,柳二龍更是直接拉住了大師的手臂,表示着她有多擔心。

不過,大師和他們相比起來,就鎮定多了。他拍拍柳二龍的手,示意她安心,隨後笑着對弗蘭德和柳二龍兩人說道:

「放心吧,這不可能是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的。別人不知道,你們倆還不知道么。即使我們三人的武魂契合度高達百分之九十九,但當初開發黃金聖龍這個三位一體武魂融合技時,吃了多少苦?你們都忘了嗎?

而這,也才僅僅是三位而已。武魂融合技每多一人,其難度就會程指數增長。如果說兩人武魂融合技的難度是四,那我們三位一體武魂融合技的難度就是八,而七位一體一體武魂融合技的難度….,將是一百二十八!這其中的差距,你們覺得….,憑一個小小的蒼輝學院,能開發地出來么?這頂多只能算是一個七位一體融合技而已,和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差遠了。

不過…,這倒也的確是一個天才的想法,或許可以借鑒一下….」

大師說着說着,眼中智慧的光芒閃爍,摸著下巴就開始沉思了起來。

而柳二龍和弗蘭德兩人聽了大師的話,也算是放下了心。不過,這畢竟是從來沒見過的東西,兩人依舊還是緊張地盯着台上。

「怎麼辦,阿珏。」

看着眼前那耀眼的光柱,戴沐白也是有些緊張了起來,連忙湊到乾珏身邊問道。

而乾珏看着戴沐白緊張的樣子,心中卻忽然覺得有點好笑,於是便戲謔地開口說道:

「你不是想用武魂融合技嗎?要不你現在去試試」

「現在…,還攻得進去嗎?」

戴沐白皺着眉,思考着乾珏得話。不過馬上,那就看到了乾珏臉上的笑意,明白他是在逗弄自己后,立刻就給他比了一個中指,有些惱怒地說道: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趕緊想辦法!」

「呵呵,別急別急,放心,我有分寸的。」

乾珏笑着搖了搖頭,右手在眉心一點,精神屏障擴散開來,將史萊克眾人全部包裹在內。

而就在戴沐白他們還在驚奇周圍的聲音為何消失了之時,蒼輝學院七人形成的七色光柱忽然就猛地擴散了開來,眨眼間,便淹沒了整個斗魂台,讓他們再也看不見舞台以外的情景。並且隨着七彩光芒的覆蓋,附帶而來的,還有蒼輝戰隊隊長那中二的聲音。

「一袋米要扛幾樓…七修羅幻境!」

。。。。

未完待續。 晨時出發日落至。

當姜遠於崖峰之上眺望到整個神農架之時,天空之上已然日月橫空。

三百公里路程,要是他埋頭苦趕,自然是用不了這麼多時間的。

但他除了趕路之外,也會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比如說考察一下大明的民生,又比如說探查一些地脈匯聚之地。

也正是因為這段時間裡的考察,讓姜遠對於笑傲世界有了更多了解。

民生就不說了,畢竟古代就這鬼樣子。

大明那些底層民眾,雖說不至於賣兒賣女以全自身,但食不果腹,衣不蔽體卻也是常見的事情。

至於對於地脈的勘察,不僅讓姜遠對於道家相術掌握的更加透徹,也讓他發現了幾個靈氣匯聚的節點。

或者可以說地脈匯聚沉積之處,就是靈氣節點。

根據地脈大小不同,靈氣節點之中蘊含的靈氣多寡自然也是不一。

這一路之上姜遠一共發現了三處地脈節點。

其中一處位於深不見底的深淵之下,姜遠下去什麼都沒找到,就是靈氣充足,差不多每平方米可以搜刮出一縷靈氣出來。

雖說比華山地界的靈氣濃度強出了千倍,但仍舊不足以供養姜遠練氣修仙。

第二處節點則位於尋常的山腰之上,姜遠在那地方找到了一株生長了近千年的靈芝。

他也沒留著,催眠了守在靈芝邊上的野豬群后,就很利落的把靈芝給生吞了。

而後入口的靈芝被納米粒子所分解,雜質被其完全消化,有益於人體的物質被肉身吸收。

至於靈芝中蘊含的三萬縷靈氣,則直接被姜遠轉化,提升了三縷法力上限。

是的,自從法力被恆星之核凈化提煉了一遍,姜遠想要提升法力上限就更難了。

以前百縷靈力可以提升一縷法力上限,現如今則需要萬縷靈力才能化成一縷法力。

這其中資源消耗,那是直接提升了百倍。

除了以上兩處地脈之外,姜遠碰到的第三處地脈節點則最為特殊。

那地脈節點位於一處方圓百米的水潭之中。

水潭被九山環繞,兩條山脈巨龍盤旋於兩側,呈雙龍戲珠之勢。

山上茂林修竹,又有地底甘泉自潭中湧出,順著龍鬚緩緩流淌,當真算的上是一處風水寶地。

至於潭中之物,則是一條長約十五米的白蛇。

姜遠看到它的時候,它正在水潭邊趴著休息。

用神通將其感知全部屏蔽后,姜遠也是進入水潭中搜索了一番,可除了在水底洞穴中找到了一窩蛇蛋以外,沒有其他任何發現。

所以說這天材地寶要麼就是已經被大白蛇給吞了,要麼就是與自己無緣。

尋不到寶物的姜遠在出了水潭之後也沒找白蛇撒氣,解開對其的控制后便接著趕路,終是在日落時分來到了神農架外。

至於此次前來神農架,姜遠一共帶著三個目的。

第一自然是神農架之中的各種天材地寶。

第二則是想要在神農架里試驗自己法力的威能。

至於最後一個,則是想要找一下這個世界的殷墟,看看其是否也是在神農架之中。

世界與世界是不同的。

穿越之前地球上的殷墟是在河南安陽,但具體位置在哪裡他不知道,畢竟他沒關注過。

穿越之後,藍星上的殷墟則在神農架之中。

現如今姜遠到了笑傲世界,自然也是會找一下殷墟所在的。

他可不會忘了嚴老之前說過,墜星藥劑中的核心材料恆星之核,是在鹿台上發現的。

現如今可能有機會得到第二份,哪怕機會極其渺茫,他也不介意嘗試一番。

對著太陽計算了一下方位后,姜遠腳尖一點,便朝著神農架飛去。

確實是飛。

馮虛御風九萬里,朝游北海暮蒼穹。

這實力,姜遠肯定是沒有的。

但在法力的作用下,讓自己飛在高空之中卻是沒有問題。

現如今姜遠飛行高度距離地面大概百米左右。

在維持自身平衡,減輕身體重量,提升飛行速度等等因素的前提之下,每絲法力可以讓他在這個高度以時速兩百公里的速度飛行一小時左右。

也就是不考慮法力耗盡的後果,姜遠此刻可以在天上飛一百個小時,直線距離更是達到了兩萬公里。

當然,飛的越快越高所消耗的法力自然也就越多,不過好像也不是沒有降低法力消耗的辦法。

靈光一閃間,姜遠仙是改變了一下飛行姿勢,由原先的站立飛行改成了蒼鷹一樣的展翅飛翔。

而後操控著皮下的納米粒子出現在了體外,直接模擬了飛機的機身,在體外形成了一套全封閉的流線型的機翼鎧甲。

在機翼鎧甲成型后,姜遠便用納米粒子在雙肩腋下,腳底三處模擬了渦輪增壓。

而後身體在一陣抖動間直接切開空氣,以時速六百公里速度朝前方衝刺而去。

「哦豁~」

看著下方飛快倒退的森林,姜遠歡呼一聲后,便仰起了身子,朝著白雲之上衝刺而去。

『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