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奇跟在另外兩人背後,朝大廳方向走去。

拐過幾個轉角之後,面前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廳,足以容納數千人。

此時,大廳之上,已經聚集數千人,全都一色黑袍。

看著這麼多人,葉雄不由得臉上暗暗變色。

進入光明神殿,最低的標準就是神境修士,這裡居然聚集如此多的神境修士,六道之中,沒有一道能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難怪六道的修士,一談到光明神殿,都聞風喪膽。

大殿上站著十五個人,為首一個正是在六道大比之中,見過的光明神官徐河圖,整個真仙界屈指可數的人物,跟六道之首是同一層次的人物。

徐河圖背後,站著十四人,其中兩個人蒙奇認識,正是陸仲謀跟趙天敬,兩名光明神使。

顯然,徐河圖背後這十四人,就是光明神使,地位僅次於光明神官。

「人都到達了嗎?」

徐河圖看了場下一眼,再看看身後的神使,淡淡地問。 「回神官大人,屬下手下一百二十人,全都到達了。」陸仲謀道。

「回神官大人,屬下手下一百四十人,全都到達了。」趙天敬回道。

「回神官大人,屬下手下一百二十七人,除了三人正在執行緊急任務,其餘的人全都到達了。」

……

背後的光明神使,個個都彙報自己手下的人,從他們的彙報之中,蒙奇大概知道光明神殿的勢力劃分。

光明神殿,最高職位的是光明神官徐河圖,掌管整個真仙界的光明神殿。

徐河圖之下有十四神使,每名神使之下有一百到一百五十人左右,每二三十人一個小組,每名神使之下有五個神衛長。

蒙奇屬於陸仲謀背後一名叫洪無德的神使管理。

「今天我把所有人叫過來,是有一件事情要宣布的。」徐河圖頓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我們現在懷疑道觀三清道首名下弟子葉問天,鬼域天幽鬼婦弟子路北玉,魔宗十七宗弟子葉雄,這三人極有可能是神將轉世者,只是由於三人身份特殊,不宜進行抓捕,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徹查這三人的身份。」

場下寂靜如墳場,沒有一個想敢發出半點聲音。

「這三人身份牽扯重大,每一個人的身份都不簡單,呂天照還沒成功抓捕,現在又出現這三個身份不明的人。在以往,神將轉世者都是一個個出現的,現在突然出現這麼多,說明什麼,說明最嚴峻的時刻到了。」

「上面已經數次聯繫我,讓我不惜一切代價抓捕神將轉世者,今天我把你們叫過來,是要落實責任,如果誰不努力,別說我,你們也不會好過,甚至連光明神殿不復存在。」徐河圖嚴肅地喝道。

「誓死守護,光明長存。」

「誓死守護,光明長存。」

「誓死守護,光明長存。」

場下數千人,全都震臂高呼,吶喊之聲,把人的熱血都吼得沸騰起來。

這場景,多麼像在地球上,那些傳銷會議的情景啊!

「下面,我開落實責任,陸仲謀,趙天敬,盧風。」

「屬下在。」

三名神使從人群之中出來,同時喊道。

「你們三人負責查探葉問天,關於他的一切消息,我都必須知道,他從哪裡,跟什麼人接觸過,有什麼背景,喜歡什麼,去過什麼地方,我都要知道得一清二楚。」徐河圖命令。

「屬下遵命。」

「洪無德,陰鬼,趙無良。」

「屬下領命。」

「你們三人,付責查探路瑤,我要知道她的所有一切。」

「屬下遵命。」

「魔四,溫十娘,蘇金,你們三人,負責查探葉雄……」

「剩下的人,繼續查探呂天照跟玄冥魔女的消息。」

……

頒布命令之後,就散會了。

蒙奇跟在125,128兩人身邊,一行朝外面走去。

很快三人就加入一條小隊,在光明神殿一個側殿停了下來。

這個側殿只有一百多人,為首的正是洪天德,顯然這些人都是洪天德的手下。

洪天德目光掃過一百多名手下,崩著臉說道:「你們沒來之前,我被神官大人狠狠地罵我一頓,為什麼?」

「就是因為我們是十四神使組隊伍之中成績最差的,查探至今,什麼狗屁消息都查不到。」

「神官大人為什麼要派三組人同時查一個人,就是希望咱們三個組產生競爭,有競爭才有進步。」

「以前,你們還有借口說對方太強大,太神秘,這一次,如果咱們還是沒有收穫,怎麼都說不過去。」

洪天德先前肯定被罵得狗血淋頭,此刻整個過程都崩著臉,那模樣好像殺人一樣。

「咱們現在跟第五,第六組,一起查探路北玉,你們說說,有什麼好的建議?」

周圍的人面面相覷,全都沒有說話,不敢發表任何意見。

「能不能動動腦子,除了打打殺殺,你們還有什麼用?」

「就算是打打殺殺,你們也不夠強。」

「現在是吃腦的年袋,腦袋,腦袋,多動腦行不行,別像個傀儡一樣。」

見下面一百多名手下,沒有一個能膽敢站出來發表意見,洪天德頓時就怒了。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人影從人群之中站出來。

「117,你有建議嗎?」洪天德問。

117號,正是蒙奇的代碼。

「神使大人,屬下有點想法,想單獨跟神使大人說說。」

「過來。」洪天德朝蒙奇招了招手,道:「好好說,如果能採納,重重有賞。」

蒙奇走過去,洪天德馬上布下一個隔音禁制,不讓外面的人聽見。

「他們聽不到了,你說。」洪天德道。

蒙奇這才說道:「大人,路瑤現在已經知道被咱們盯上,如果還像以往一樣盯著她,肯定沒有任何作用,她如果真是神將轉世,肯定會把有可能暴露自己身份的消息全都抹掉,咱們想查她,難以登天。」

「這一點,誰都知道,說正題。」

「查以前的事是不可能了,只能查後面,讓她露出馬腳。」

「現在她知道我們在查,怎麼可能露出馬腳?」洪天德奇怪地問。

「在我們面前,她不可能露出馬腳,但是在別的神使面,比如葉問天,或者呂天照,葉雄面前呢?」

「你的意思是?」洪天德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麼。

「咱們為什麼不想辦法喬裝成葉問天,或者呂天照,或者喬裝成別的神將轉世者,接近路北玉,如果她相信咱們,肯定會露出馬腳的。」蒙奇說道。

聽完他的建議之後,洪天德支起下巴,沉思起來。

「你這個建議倒是不錯,不過想騙她,太難了吧!」

「難是難點,但是兵行險招,總好過大海撈針吧!」蒙奇建議著,又道:「再說,第五組還有第六組,也是廣派人的方式,咱們如果跟他們一樣,不會有任何優勢。」

「你這個方法可以一試,只是我現在一時之間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你可願一試?」洪天德問。

「為大人效勞,屬下萬死不辭。」葉雄連忙作揖。

「好好做,如果做得好,我不會虧待你的。」洪天德滿意地點點頭。

自告奮勇,至少比起下面那些半死不活的神衛好。

「大人,屬下對於神將的情況不太了解,希望大人能將這些神將資料,給我科普一下,方便我選擇用哪位神將的身份,接近路北玉。」蒙奇這才說出自己的真正目的。 洪天德將剩下的一百多人遣散,將蒙奇帶到一個沒人的地方,這才問道:「你對神將的情況,了解多少?」

「屬下只知道神界有神帝跟九大神將,神帝葉問天跟七大神將殞落重生,只剩下陸青鋒跟夢幻女神還在神界,其餘的了解不多。」蒙奇說道。

「我先跟你科普一下神帝跟九大神將之間的關係。」

「神帝葉問天在位之時,橫行霸道,專政獨斷,不考慮任何的人感受,是一個暴君,九大神將,很多人都不服他的統治,最後在陸青鋒的帶領之下,集體推翻葉問天的統治……」

蒙奇聽了暗暗好笑,葉問天雖然高傲暴戾,但是也不至於像他所說的那樣,歷史果然是為了在位者服務的。

現在陸青鋒殺了葉問天,成了最強者,自然要傳訟一些對他有利的傳聞。

火影神樹之果在異界 「殞落的七名神將之中,有四名是支持陸青鋒的人,分別是暗虎,任逍遙,華凌風,路瑤。」

「剩下的三人,玄冥魔女,左不韋,申箭,還有葉問天本尊的轉世者,是咱們的目標。」

「現在上面懷疑路北玉是神將轉世,那麼她只有兩個身份的可能,要麼是玄玄冥魔女,要麼是路瑤,查清楚身份,對於咱們來說非常重要,路瑤跟陸青鋒關係不簡單,一旦認定她的身份,咱們不但不能抓捕,還要好好保護,但是,如果一旦認定是玄冥魔女,要不惜一切代價斬殺,這個任務有多重要,可想而知。」

看來,在陸青鋒心裡,路瑤的地位還是非常重要的。

光明神殿雖然懷疑路瑤是神將轉世,但是還沒有確定她的身份,所以要派這麼多人去查。

接下來,洪天德跟葉雄詳細說了神帝跟九大神將的關係,跟蒙奇知道的差不多。

「神使大人,你覺得如果我用轉世神將的身份去靠近路北玉,用哪一位神將的身份比較合適?」蒙奇問。

「葉問天不行,無論是路瑤還是玄冥魔女,都對葉問天很熟悉,你沒辦法騙到對方。」

「左不韋不行,現在很多人都知道,呂天照就是左不韋轉世,路北玉肯定也知道他的存在。那麼,剩下的就只有暗虎,任逍遙,華凌風,跟申箭這四個人。」說到這裡,洪天德眉頭皺了起來,沉思片刻,說道:「我建議,在暗虎跟任逍遙之中選擇,華凌風跟申箭都是修鍊道門功法的,你的魔功不容易騙到對方。」

神將轉世,正常來說,會修鍊自己最熟悉的功法,這樣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進階,可以少浪費很多時間。

走過的路,自然是最熟悉的。

「神使大人,我不這樣認為。」蒙奇突然插口,道:「我覺得左不韋才是最好的目標,你想想,如果我們喬裝成其他人,路北玉肯定會懷疑,但是喬裝成左不韋,她的疑心就會大大減少,因為她知道,左不韋就是呂天照,是真實存在的人物,身份被認定了。」

洪天德想了一下,點了點頭:「你這個建議,挺好。」

「咱們光明神殿調查了呂天照很長時間,對於他也比較熟悉,比較好裝,萬一被發現了,說不定會把真正的呂天照給引出來,咱們也有收穫。」蒙奇繼續道。

「你這個建議我採納了,從現在開始,你好好準備,喬裝成呂天照,找機會接近路北玉。」洪天德道。

離開側殿,蒙奇正準備回去,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站住。」

蒙奇轉身一看,發現面前的人正是他的隊長,代號85。

「隊長,有何吩咐。」蒙奇問。

「你眼裡還有我這個隊長嗎?」85號目光炯炯地盯著他,神色憤怒異常。

「隊長,不知道屬下做錯了什麼?」蒙奇明知故問。

85號圍著他走了一圈,語氣陰森地說道:「以前沒看出來,你野心挺大的,是不是過段時間,就準備爬到我頭上,把我的位子搶了?」

下屬跟上屬之間,是一個不可調和的矛盾。

下屬希望往上爬,上屬除非也能往上爬,如果上爬無望,只有不斷地打壓下屬,不讓下屬有一天爬到自己的頭上,佔了自己的位置。

「屬下不敢。」蒙奇淡淡地回道。

「你都敢當著一百多人的面出風頭,還有什麼是你不敢的?」神衛長怒道。

「屬下只是為小組提出自己的意見,這是神使大人的意思,屬下並不覺得不妥。」蒙奇繼續道。

「好啊,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我現在命令你,滾得遠遠的,沒有得到了我的命令,不許再靠近神殿一步……」神衛長憤怒地吼道。

「神衛長,好大的口氣啊!」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洪天德從裡面出來,崩著臉,憤怒地盯著神衛長:「我一直就奇怪,為什麼我每次開會,問到什麼事情,都沒有人敢提,敢情是你們這些神衛長是怕別人爬到你的頭上!」

「屬下不敢。」

神衛長嚇了一跳,連忙跪倒在地,急道:「神使大人,117號能力有限,我就怕他提一些亂七八糟的意見,讓神使大人貽笑大方,所以才訓他的,屬下絕對沒有別的意思。」

「他的智慧比你強得多了,你個狗東西,自己無能,還阻止別人發展,廢物。」

洪天德越想越怒,自己今天被神官大人訓了一頓,這火氣一直壓著,現在終於爆發了。

他飛起一腳,直接將神衛長踢了個狗吃屎,罵道:「從現在開始,你的神衛長職務被解除,117號成為新的神衛長,你要麼以後跟他混,要麼滾蛋。」

神衛長嚇了一跳,急道:「神使大人,萬萬不可……117號只不過是煉虛初期,有何能力當神衛長。」

「他沒能力,你這個煉虛中期又有什麼能力,少丟人現眼了。」洪天德崩著臉,怒道:「我再問你一次,是走還是留?」

神衛長臉色非常難看,被罷免職位之後,他還有什麼面目留下來。

「神使大人,屬下還有何面目留下來……」

「不留下來,就死!」

洪天德一掌拍出,直接拍在神衛長的腦袋上。

神衛長哪想到神使大人會瞬間出手,還沒反應過來,腦袋已經被拍成一團肉醬。

「117,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神衛長,好好乾,只要有能力,跟著我絕對不會虧待你。」洪天德道。

洪天德這麼做,是破釜沉,新人上位,要給對方最大的信心,這是每一個領導人都會做的事情。

「屬下一定不辱使命。」蒙奇鏗鏘地說道。 頒布令下來,蒙奇成為第四小組五名神衛長之一,手下管理著二十六名神衛。

這些神衛從眼神來看,對他並不服。

蒙奇對這些不在乎,真要幹起來,別說一名神衛長的職位,就是神使,他也有能力當。

三天之後,某個陰暗地下暗器,蒙奇從身上掏出水鏡,通溝主人。

水鏡在半空一陣扭曲,半晌之後,那邊出現葉雄的身影。

「蒙奇,現在什麼情況?」葉雄問。

「大哥,我已經成功混進光明神殿,還當了神衛長。」

蒙奇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洪天德這麼做,並非信任你,只是他沒有辦法,看得出來,光明神殿現在的壓力也非常大。」葉雄道。

「大哥,我現在應該怎麼做?」蒙奇問。

「你繼續呆在光明神殿,查探消息,一旦有什麼消息,要第一時間告訴我。」葉雄吩咐。

「我向洪天德提議的事情,他已經採納,估計不用多久,他就要將我喬裝成呂天照的樣子,接近路瑤,查探她的真實身份。」蒙奇道。

「你將計就計,靠近路瑤,路瑤的性格你很熟悉,呂天照也接觸過,正好可以趁機打探一下路瑤,她到底是站什麼立場的。」

「大哥,你不會還覺得路瑤是在利用你吧?」

「在沒有得到真相之前,我不會相信任何人。」葉雄嚴肅道。

「明白大哥,我出去忙了。」蒙奇說道。

「萬事小心,你是三色神泥之身,雖然外表看起來跟人類的肉身沒什麼區別,但還是有區別的。」

「我會小心的。」蒙奇點了點頭,這才掛掉水鏡離開。

……

葉雄將元氣小瓶收起來,朝佛門的方向飛去。

這段時間,他一直都在查探《梵聖功》剩下的功法的下落。

《梵聖功》是他修鍊的佛門功法,世間人留傳下來的只有五層功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