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青嘗試幾次無果,便暫時放棄了。他知道,自己體內的力量暫時還不足以衝破穴位,還需要慢慢積累。不過,這他也很滿意了,能夠感應到內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河邊洗了個冷水澡,葉青爬上橋洞準備睡覺,無意間看到方亭韻給他的那個袋子。

葉青拿了回來,一時間都忘了拆開看。此時看著袋子,遲疑了一下,還是過去把袋子打開。

袋子裡面裝了一套嶄新的西裝,還有一雙黑色皮鞋。皮鞋當中放著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一行娟秀的小字。

「上班了,就要穿一件與這個社會相符合的衣服。我相信你,你一定會做得很好的!」

不消說,這肯定是方亭韻寫的紙條。

看著那嶄新的衣服,葉青心裡不由溫暖。他在部隊五年,五年時間沒有亂花過一分錢,所有的衣服都是軍裝。而五年前的衣服,他早已穿不了了。所以,縱然來深川市這麼多天,他始終還是穿著軍裝,因為他實在沒有別的衣服。

那個惡毒女配今天又做好事啦 ,葉青也基本沒穿過新衣服。在部隊發的軍裝,就是他這輩子穿過最新的衣服了。現在看著那一套整齊的西裝,葉青眼前不由閃過那個笑起來特別溫柔的女孩。

葉青不是傻子,他當然能看出來方亭韻對他的態度。可是,在沒有找到弟弟之前,葉青真的不準備考慮這些事!

對著衣服坐了許久,葉青還是將這套西裝換在了身上。


不得不說,女孩子的觀察真的是很仔細。方亭韻雖然沒有問過葉青尺寸,但是這套衣服買的卻極為合身。穿在葉青身上,彷彿是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配合葉青那稜角分明的臉,還頗有幾分冷酷的模樣。

葉青輕輕笑了笑,將衣服脫下,放在床頭,準備明天上班的時候穿。正如方亭韻所說的,上班了,就真的需要穿一件像樣的衣服了!

葉青剛躺下沒多久,放在旁邊的手機突然響起。葉青接起電話,那端傳來方亭韻緊張的聲音:「葉大哥,出……出事了,有人……有人進了我們屋……」

葉青猛然跳了起來,急道:「你快點把房門關上,順便把柜子推過去擋住房門!」

「房門我已經關了,我現在就來推柜子,我……哎呀……」

只聽一聲驚叫,緊接著那邊傳來一個男子憤怒的聲音:「他媽的,給誰打電話呢!」

葉青立時攥緊了拳頭,聽著那邊的呼吸聲,他知道那男子已經拿起了電話。

「朋友,聽著!」葉青竭力讓自己保持平靜,道:「我知道你們是為了什麼而抓她們,不過,我要告訴你,那些針孔攝像頭是我發現的,你的朋友也是我報警抓的。想報仇,不要欺負女人,沖我來!」

對面沒有聲音,葉青咬了咬牙,道:「我知道你還在聽著,我勸你一句,最好放了她們。若是你們傷到她們一根頭髮,我一定斷了你們的雙手雙腳,我說出來的話,絕對做得到。就算你們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會找到你們!」

「繼續吹!」

對面傳來一個冰寒的聲音,緊接著電話被摔了。

葉青面容大寒,抓起旁邊的軍裝便跑出了橋洞。

橋洞四周一片漆黑,已是深夜,根本沒有什麼人。葉青肆無顧忌,疾步狂奔,跑了五分鐘時間,終於在黑暗當中看到了一輛轎車。車身還在不斷搖晃,裡面估計正在發生什麼不堪之事。

葉青什麼也顧不上了,跑過去一把拉開車門,急道:「帶我去子陵路春雨花園!」

車內一男一女正抱在一起,衣服都脫了一半了。突然被人打擾,女子一聲驚叫,男子則憤怒起身,破口罵道:「他媽的,找死是不是,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誰?」

葉青一拳打在車門上,車門頓時凹進去五個指印。

「大哥,馬上到!」男子立時老實,跳到前面駕駛座,瞬間發動,猶如賽車一般沖了出去,坐在後面的女子差點被甩出車外。

「大哥,我一看你就是性情中人,我這個人就喜歡你這種豪爽的漢子。這麼著急過去,是不是有什麼急事?」男子邊開車邊悄悄打量葉青,很自來熟地道:「你放心,我外號二環十三郎,速度絕對沒問題!」

葉青面容冷峻,根本沒有回話,只死死盯著前面的道路。雙拳緊握,雙目當中散發著猶如鷹鷲一般的精光,看得旁邊那男子心驚不已。

「大哥,你別著急,馬上就到了!」男子把車開的飛快,這二環十三郎的外號還真不假。一路超車無數,他還開的得心應手。

晚上,市裡車也不多,道路不是那麼擁擠。十分鐘后,葉青趕到了方亭韻住的小區,這裡已經來了幾個警車,四周圍了不少看熱鬧的群眾。

葉青匆忙下車,急忙跑了過去,想要進去看看情況。剛跑到樓下,便被幾個警察攔住。

一個警察肅然道:「警察辦案,閑雜人等不能進去!」

「裡面是我的朋友,她們怎麼樣了?」葉青急道。

「你的朋友?」警察瞥了葉青一眼,道:「就算是你的朋友,你也不能隨便進去。這裡已經封鎖了,我們的刑偵人員正在現場搜集證據呢。」

葉青看了看樓上的燈光,道:「她們都怎麼樣了?」

警察道:「三個人失蹤,一個沒事,正在錄口供。你先等一下,她錄完口供就可以回去了!」

「我能不能見見她?」葉青道。

「不能!」警察斷然搖頭,道:「你也不要著急,我們警察正在全力調查這件事。口供錄完之後,你就可以去見她了!」

葉青如何能不著急,從他接了方亭韻的電話到現在,已經過去十分鐘了。根據葉青在邊境線這五年的經驗,對方既然擄走三女,肯定不是想殺她們。不過,別的事情就難以保證了。

所以,葉青很清楚,如果能在半個小時之內找到這批匪徒,就有很大的可能把三女完整地救回。若是超出半個小時,那結果可就難說了。而現在,這些警察單單是在這裡採集證據估計都要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了,哪有時間去救人呢?就算他們採集到證據救了人,三女若是發生什麼意外,這一輩子還怎麼過?

(本書讀者群已經建立,群號:310323423,歡迎各位朋友進群聊天。另外,推薦朋友新書《冒牌大少》,直接搜索《冒牌大少》即可。)

… 葉青圍著樓道轉了兩圈,想要找個地方悄悄爬上去,親自進去尋找點證據。但是,四周都有警察看守,他根本上不去。

正在葉青著急的時候,剛才開車帶他過來那男子卻悄悄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葉青心中正在著急,被人打擾,目光頓時有些不善。

男子被葉青的目光嚇得後退了一步,但是,他最後還是忍住心驚,低聲道:「兄弟,借一步說話。」

「說什麼?」葉青沉聲道。

「過來,你過來,這裡不方便說!」男子強拉硬拽,把葉青拉到一邊,看了看四周沒人,低聲道:「那個……剛才……剛才我在車裡的事,你……你可千萬別告訴其他人啊……」


「什麼事?」葉青的心全部放在三女身上,哪有時間去思考男子到底做了什麼事啊。

不過,男子卻以為葉青在裝糊塗,不由有些著急,道:「喂,哥們,我辛辛苦苦把你帶過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你不能坑我啊!」

葉青懶得理他,轉身便去看那樓道。

男子看了看樓道,又看了看葉青,道:「這件事跟你有關?」

「被綁架的是我的朋友!」葉青沉聲道。

男子恍然大悟,安慰道:「哦,警察都來了,你放心吧!」

「怎麼能放心!」葉青嘆氣,道:「等他們找到人,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呢。」

「你別把警察都看成了廢物啊,他們還是有一定能力的嘛。」男子頓了一下,接道:「再說了,你現在在這裡干著急也沒用啊。就算讓你上去了,你還能把她們救回來不成?」

葉青握緊拳頭,沉聲道:「如果我能上去,就有機會救她們回來!」

男子斜瞥葉青,彷彿覺得葉青在吹牛。不過,很快他便轉了一下眼珠子,心生一個主意,道:「兄弟,咱倆做個交易怎麼樣?」

葉青冷聲道:「我沒時間跟你交易!」

「你聽我說!」男子道:「我幫你進那個房間,幫你見到錄口供的證人,但是,你也得幫我保守今晚的秘密,怎麼樣?」

葉青轉頭看著男子,皺眉道:「你能幫我進去?」


「你就說行不行,別的你不用管!」男子道。

葉青想了想,點頭道:「沒問題!」

事實上,葉青也沒準備拿男子這點事做什麼文章。但是,既然他想做這個交易,那葉青也樂得同意啊。

「好,你在這裡等著!」

男子說完,直接轉身去了封鎖現場的幾個警察那裡。葉青見他在那邊跟那些警察說了幾句話,那幾個警察立刻站直了身體。之後沒多久,一個警察便轉身走到葉青這裡,道:「你好,跟我進屋裡看看吧!」

葉青不由驚愕,男子幾句話都能讓他上樓了?

葉青緊跟這警察上了樓,屋裡正有刑偵組三人在到處尋找證據什麼的。有個警察帶著他,而他還穿著一身軍裝,也沒人說什麼。

警察把葉青送進房間,道:「你自己看看,盡量不要破壞現場。」

「好,謝謝了!」葉青走進房間,轉頭四望。

屋內三個刑偵人員,在現場倒是找到了不少證據,都用專用的標籤標註了下來。

葉青一一掃過,這些證據對他來說都沒有多大的作用。他也沒多看,直接走到方亭韻的門口,彎腰在門上仔細打量起來。

看了許久,葉青的眼睛突然定格在一處。他緩緩伸手,在那個地方摸了兩下,再看手指,上面竟然帶著一些黑土。放在鼻子邊嗅了嗅,又用手搓了搓,葉青微微沉吟了一下,猛然起身走出房間。

「我那個朋友在那裡錄口供?」葉青問門口的警察。

「我帶你過去。」

警察把葉青帶到樓下一輛車內,剛進門,葉青便看到了包著一個大毛毯的慕青榮。她面容有些憔悴,今晚的事情讓她受驚不小。


不過,她還算是幸運的。其他三女被帶走了,而她跑下了樓,那幾個人沒敢再追,所以她才沒被抓過去。不然的話,她可就危險了。

見到葉青,慕青榮猶如見到了靠山一般,立刻站起身,聲音略帶顫抖:「葉青,你……你來了,亭韻她們被抓走了,就是……就是上次給我們安針孔攝像頭的那批人……」

「我知道!」葉青點頭,走過去輕輕拍了拍慕青榮的肩膀,低聲道:「你放心,我一定會把她們找回來的!」

「你能不能快點,我……我怕她們會出事……」慕青榮素來堅強,此刻眼眶也是微紅。作為一個女孩子,她最清楚這件事對三女可能會造成的傷害,甚至可能會毀了她們一輩子的啊。


「不會有事的,你放心!」葉青朝慕青榮點了點頭,道:「你先留在這裡,我現在就去找她們!」

「我跟你一起去!」慕青榮咬牙,道:「我要親自把她們找回來!」

「不行!」葉青斷然搖頭,道:「你留在這裡,我去就可以了。」

葉青隻身離開,走到小區門口,剛才那男子還開車在這裡等著。見到葉青出來,男子立馬過來,道:「兄弟,剛才咱倆的話可說清楚了啊。你的事我幫你辦了,我的事,你也得給我保密啊!」

「你放心,我說到做到!」葉青轉頭四望,突然道:「不過,你能不能再幫我一個忙?」

「哇塞,哥們,你這得寸進尺啊!」男子瞪眼,道:「我幫你幾個忙了啊?」

葉青道:「人命關天,麻煩你了!」

男子遲疑了一下,道:「你是不是想去救那三個女孩子啊?我給你說,你別瞎操心了,警察正在盤問這件事呢。再說了,我幫你,還能幫你做什麼啊?」

葉青道:「你只要幫我開車,把我拉到一個地方就可以了!」

男子一愣,奇道:「就這麼簡單?」

葉青點頭:「就是這麼簡單!」

「這沒問題,說吧,去哪!」男子很豪爽地道。

「等一下。」葉青轉身走到小區門口的一個小賣部,小賣部老闆正坐在門口看熱鬧,見葉青過來立刻站起身,道:「買點什麼?」

葉青道:「大哥,我想問一下,十分鐘之前,小區里有沒有什麼車出來?走的比較快,比較慌張的那種?」

「我靠,你找他問?」男子在後面跟著,聞言立刻道:「警察正在盤問小區門衛,這種事,門衛比別人清楚多了。你要問這個問題,還不如找我幫你打聽呢,問他有什麼用啊?」

小賣部老闆瞥了男子一眼,道:「你還別說,我還真就看到了呢。小夥子,剛才我看得清清楚楚,裡面開出來了一輛白色金杯麵包車,大概九成新的。後面跟了一輛日系本田雅閣,車牌號有兩個八,開得很快,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謝謝了,大哥!」葉青轉身回去,男子驚愕地看了老闆一眼,又看著葉青,奇道:「你幹嘛不去問門衛啊?」

葉青:「問他得不出答案。」

「為什麼?」男子瞪眼,道:「他就在小區門口,進出車輛他能看不到嗎?你這個人,幹嘛捨近求遠啊?」

「不一樣!」葉青搖頭,道:「門衛雖然是在小區門口,但是他拿的是死工資。所以,一般到了晚上這個時候,門衛都昏昏欲睡,根本不會仔細觀察外面過往的車輛。但是,那個小賣部老闆不一樣,他是為了自己的生意,所以比別人注意力更集中一些。小區里每開出去一輛車,車燈照過他的小賣部,他都會抬頭看一眼,因為這有可能就是他的一筆生意。所以,他比門衛更清楚這些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