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看著她不情不願的樣子,笑了笑,如果她真的不願去,那就沒飯吃好了,反正是大家一起沒得吃,就算母親會罵,也是大家一起罵,她受得住。

就是不知道唐紫欣能堅持多久。

不過現在看來,下個米能省一頓罵,還是想得通的。 「秦真人饒命!」

唐河嚇得一下子跪到了地上。

唐韻眼神複雜,她捏了捏拳頭,深深吸了口氣,艱難的邁動腳步朝著秦毅這邊走來,心中亂成了一片。

想想就覺得可笑,十幾分鐘前她信誓旦旦勸告這名少年,告訴他來這裡就是送死,她還為此惋惜過,以為少年高手就此隕落,再也沒有了成長起來的機會。

在她的心目中,秦毅被貼上了衝動、狂妄、自大的標籤。

但是幾分鐘之後,她的連被打的異常響亮,秦毅用實際行動告訴她,狂妄,是有著碾壓一切的實力作為後盾。

看到唐韻走過來,秦毅臉上的表情稍微收斂了一些。

「秦真人…我們唐家確實做了不可原諒的事情,但是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一力承擔,如果你想做什麼,請你全都沖我來行嗎?我們唐家幾百年的歷史……我不想它出事……」

唐韻說著眼中布滿了氤氳。

她一向驕傲,堅強,可是在這個少年面前,所有的驕傲都被擊碎一地。

「你一力承擔?」秦毅笑了,「你拿什麼承擔?」

唐韻心頭一顫,緊緊地咬著牙,她說不出話來。

確實,她在秦毅面前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本。

不過下一刻秦毅卻笑了,「小丫頭,讓我放了你們唐家也不是不可以,之前你們唐家欠我玉髓、珍稀的老葯,現在我要求翻倍,並且在下午之前送到我那裡。」

聽到這話,唐韻跟唐河眼睛都是瞬間亮了起來,其中精光閃過。

相比較唐家的未來,那點寶貝算的了什麼?便是秦毅要三倍的分量,唐家也不可能拒絕。

「當然還有,以後你們唐家對我,必須要唯命是從。」秦毅臉上笑容收斂,盯著唐河。

唐河彎著腰,兩腿著地。

「秦真人,我們唐家以後一定唯命是從,我唐河保證。」

沒有辦法了,秦毅現在的實力已經完全足夠征服他們,唐河不答應,唐家覆滅便在眼前,他絲毫不懷疑秦毅的手段能不能做得到。

可能他唐家盡數毀滅,警察都找不到原因所在。

這就是修法者的本領。

所以在世俗中,有名望的家族最渴望的,便是家中有一位強橫的高手坐鎮。

秦毅點了點頭。

「龍堂抓走的那兩個女孩在哪?最好保證她兩沒事,否則我剛剛說的這些話,全都作廢。」秦毅臉上湧現了一層寒光。

唐韻跟唐河心頭一跳,他們可不知道那兩個女孩現在怎麼樣了,畢竟那是陰陽二位長老抓起來的。

「秦真人,那兩位女孩應該沒事,陰長老讓人把她們關在了古城區旅遊景點的住宿區,沒有陰長老的命令,那些人不敢做出什麼事情來。」

說話的是潘海雄。

潘海雄臉上掛著謙卑的笑容,低著頭說道。

看到潘海雄臣服,其他大佬紛紛臉色變了,一刻不敢遲疑,連忙起身,一個個低著頭,哪裡還有之前那般驕傲無兩的模樣?

至於他們帶在身邊的高手,更是滿臉恭敬與佩服。

武者的世界很單純,強者為尊,這是深入到骨髓裡面的東西。

「秦真人還是儘快趕去營救兩位小姐比較好,據我所知這一次龍堂過來的還有一位龍主的弟子,斑虎,這個斑虎貪財好色,若是讓他窺覬到了兩位小姐的美色,恐怕有點不妙啊。」孫大江消息靈通,眼見時機不錯,連忙開口說道,露出邀功似的表情。

秦毅聽到這話臉色變了。

「他們具體在哪?」

「在住宿區的一號樓……,沒有轉移的就在那裡……」潘海雄連忙說道。

秦毅咬了咬牙,聲音如奔雷,「今日之後,金衡市由吳震功吳老爺子繼續把持,你們所有人我可以不計前嫌,但是如若被我知道有人仍有二心,我會親自上門,找你們敘敘舊。」

秦毅說完便轉身。

「吳老爺子,這裡交給你了,我去看看夢雪她兩。」

秦毅身形化作殘影,直接開著蘭博基尼打開定位系統朝著旅遊區的住宿區開去。

這裡距離住宿區並不是很遠,而且因為這裡被封鎖,旅遊業暫時並不開放,也沒有什麼人流,一路暢行無阻。

「吃下去。」

住宿區一號樓。

斑虎發現自己最近運氣真的是特別好,沒有別的原因,就是桃花運很足。

之前從龍堂出來就吃掉了兩個味道鮮美的雙胞胎美女,那般滋味,他到現在還回味無窮。

而現在,跟著龍堂長老執行任務,竟然又碰到了兩個絕色大美女?

而且這質量,比之前那對雙胞胎可是出色太多太多了啊。

他斑虎長這麼大,就沒碰過這麼尤物的女人,渾身上下都在吸引著他。

特別是眼前這個小蘿莉爆炸般的峰巒,如同致命毒藥,讓他欲罷不能。

不過他不急,他已經打聽好了,這兩個女孩遲早會被處死,並不是必須要留下來的人物,所以他可以慢慢玩,玩夠了再抹殺掉。

兩顆白色的藥丸被他強行塞進了吳夢雪跟鄭小小的嘴裡,她們兩個人根本沒法反抗,只能被動的吞咽了下去。

「虎爺……這個……陰長老下了命令說暫時不要動這兩個人的……這樣做是不是……有點不好……」一名黑衣男人見狀猶豫了片刻,隨即上前問道。

他知道斑虎什麼德行,這種女人被斑虎看到,那是決然逃不過一劫的。

「不好?哼,有什麼不好?反正她們遲早要死,便宜一下我虎爺怎麼了?陰長老了我自然會跟他說,不要你操心。」斑虎輕哼一聲,旋即轉過頭,滿眼淫光的盯著吳夢雪跟鄭小小。

「你給我們吃的什麼?」吳夢雪咬著牙,心中害怕極了,但是她表面依然裝的非常鎮定。

「好難吃啊,你這醜八怪趕緊把你臉拿開,我反胃。」鄭小小嫌棄的瞥了他一眼。

「反胃?嘿嘿別急,等會你就不反胃了,還會欲死欲仙,求爸爸我多給你幾次。」斑虎一笑,整張臉都擰到了一起,的確十分難看。

鄭小小現在覺得看一隻哈巴狗都是眉清目秀的,人類怎麼會長得這樣!

單純的鄭小小沒有意識到什麼,可是吳夢雪忽然心中湧現一絲不妙,剛剛那藥丸……

「夢雪姐,你說中醫哥昨晚溜走一夜未歸是不是出去鬼混去了?」

「我就想不通了,把我們兩個大美女都給灌醉了,他居然都無動於衷?還要出去找小妖精?他腦袋有坑嗎?還是他真的腎虛?」鄭小小還在糾結昨晚的事。

兩個大美女哎,醉醺醺的在那裡,孤男寡女的,不是應該發生一些事情的嗎?

「小小!」

吳夢雪氣的渾身發抖,這蠢女人壓根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嗎?天天都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哎,這次回去我一定要好好拷問他。」鄭小小噘著嘴。

斑虎給那黑衣男子打了個招呼,示意他出去。

「嘿嘿,小妞?還想回去?你還是先想想怎麼伺候好本大爺吧。」斑虎獰笑一聲,在那黑衣男子離開之後,他將大廳的門反鎖了,笑意吟吟的走了過來,鬆了松鄭小小身上的繩子,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乾裂的嘴唇。

「哇,拿開你的臭手!」

鄭小小臉色驀的變得煞白,再傻他也知道要發生什麼了。

這丫的醜八怪臭手居然朝著她的波濤洶湧處襲來,他覺得如果能選擇的話,她寧願給中醫哥摸也不給這個醜八怪摸。

眼看著那臭手從上到下越來越近,鄭小小嗓子如同裝了炸雷一般。

「嗚哇,中醫哥救我!」她閉著眼睛胡亂叫喊。 葉靈沒想到自己下樓拿個快遞會遇到夜路塵。

夜路塵也沒想過自己跑回來拿東西的時候會遇見葉靈。

她隨意的穿著一套運動服,外面再披了個外套就下來了,天氣已經寒冷……

應該是突然接到電話,隨手拎了件大衣就出門的,連頭髮都還散著。

「冷嗎?」夜路塵盯著她的腳問。

葉靈哆嗦了一下,「還好。」

本來跑著下來,拿了快遞再跑上去的話,也不怎麼冷,就是要停下來……真冷。

「快回去吧。」

夜路塵收起自己的不舍。

「那個,你的學習……」

「以後再聊,我不會偷懶的。你快回去,別著涼了。」

「嗯,沒事,你忙歸忙……」葉靈原地動來動去,想要多問幾句。

夜路塵卻已經扶了她的肩把她轉了身,「回去吧。」

「……那好吧。有空的時候你跟我說,我過去給你補~」

「好。」

「有什麼不會的打電話給我~」

「好。」

「你什麼時候忙完?」

「過年前吧。」

「也行。」

葉靈也不用人推,自己揮手說拜拜。

夜路塵看著那個散著長發,跑著離開的人,本來上揚的唇突然一抿:那舞動的長發,正是自己想像的場景,而那場景,卻彷彿似曾相識,莫名想讓人上前去留住要逝去的身影……

葉靈回到家,唐紫欣看到嘟了一句:「又買什麼?就會亂花錢~」

「買了一打筆,要不要分你幾支?」

葉靈邊拆邊問。

「什麼筆?」

湊過來的腦袋看著葉靈抽出幾支來,有些嫌棄:「這種呀,這麼丑~」

「能寫就寫,不是你說嗎?別亂花錢~」

「那放家裡寫吧~」

欣然接受了?

「既然是一打,為什麼只給我四支?」

葉靈又遞上去兩支,她也不過是隨便抽出來給她的。

「嗯~」

唐紫欣滿意的拿著筆回房。

唐母看著搖頭,「你這個妹妹呀,就是什麼都不肯吃虧~」

葉靈笑笑:「沒事。」

唐紫欣已經從房間里出來:「媽,你幹嘛?是姐自己給我的,又不是我搶著要的,不行啊?」

「當然行啦,你們願意一起分享,媽只是開心~」

「誰跟她分享~」唐紫欣嘟囔了一句。

不過吃飯的時候,沒有第一時間去夾她喜歡的雞腿,反而放了好一會沒人夾。

唐母就說:「欣欣,你不吃雞腿了?」

「吃啊~」

唐母就夾給她。

唐紫欣卻往葉靈那瞟了一眼。

收回目光看了看碗里的雞腿:「媽,你買雞腿怎麼買一個呀?」

「給你吃呀。」唐母理所當然的說。

唐紫欣又往葉靈那看了看。

還沒咬碗里的雞腿。

唐母愣了愣,然後笑著說:「你姐呀,她只喜歡啃魚頭呀~所以媽只給你買了雞腿……」

「我又沒說什麼~」唐紫欣拿起雞腿津津有味的吃著,餘光沒有看見葉靈羨慕的眼神,暗暗鬆了口氣,連她自己都沒發覺。

唐母又告訴她們:「明天你們小姨過來幫忙,你們哪也不能去啊~」

過年做年貨是習俗,唐母提前通知她們。

兩姐妹自然給了回應。

一一一

小姨孫麗穎過來的時候,總被唐紫欣拿著她跟某同名女星比,因著本身也有三分相似,所以唐紫欣總是樂此不疲。

孫麗穎倒也是習慣了,她還帶著她十歲的女兒跟八歲的兒子過來,頓時家裡熱鬧得像提前過年了一樣。

父母也已經休年假了,一大家子的,葉靈看著也笑了笑。

「要是大姨一家也過來,那真是熱鬧得不能再熱鬧了~」

小表妹也是個自來熟的。

唐母過去捏捏小臉蛋:「你大姨住得遠,過完年才能回來~」

「二姨,你又捏我,臉會變大的!」

「凈瞎說~」

「我沒瞎說,這是有科學根據的~」

然後一家人就聽個小表妹講科學根據講得頭頭是道。

時不時唐紫欣還懟上兩句,居然一些還懟不贏?

葉靈不禁笑出聲來。

唐紫欣白了她一眼「你行你上啊~」

葉靈是真會。

她還可以從人的基因講起。

一家人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葉靈什麼時候懂了這上。

「哇,大表姐,你好懂哦~」

於是,拉著她進入科學研究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