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看了看時間,這個點還買菜再回去煮才吃?

她無所謂。

知道他不會陪自己買,但沒想到他的車不是去停車場,而是直接開走了……

他的意思是,自己買完菜,還要走二十分鐘走回去?

呵呵。

隨便。

那她先吃點東西。

還好身上帶了錢。

她發現自己真的不能以常理去看待董筠睿,做事情總是時常出乎她的意料,是不是她不懂精英人士的思維方式?才會落差如此之大?

買完菜回家,果然看見一群黑臉將士。

「捨得回來了?!現在都幾點了?你是故意要餓死我們嗎?不知道媽一直在等嗎?」

開口的是董美。

其實葉靈發現她一點也不懂美,一個女孩子隨便就開口大罵,怎麼看都不美的樣子。

葉靈沒有說話,把菜拿進了廚房,該洗的洗該切的切,突然想起一件事,看向電飯鍋,果然,不通電的。

她忍不住呵呵兩聲。

也不生氣,拿出鍋膽,下米煮飯。

跟進來的董筠睿臉一黑:「怎麼現在才下米?」

葉靈看了人一眼,她才回來,當然是現在才下米,難道她還有隔空之手,伸回來先把米下了嗎?

大概也意識到這種常識問題,或許也是肚子餓出了火,董筠睿第一次對著董美大聲:「怎麼不先把飯給煮好?」

現在這樣煮到來要什麼時候才有得吃?

「我怎麼知道!你凶我幹嘛?!我又不是你家的煮飯婆!」

那她是咯?

「別吵了,沒煮就出去吃吧。」

「對啊!出去吃就好了!」

然後,人家就商量好了一致出去吃。

也沒人來廚房叫她,大概是看她下米了,讓她吃自己做的飯?

葉靈故意在他們出門的時候亮了一下相。

董筠睿又才想起她一般問她:「你去不去?」

這是她去不去的問題嗎?

「她都自己做飯了你管她幹嘛?人家說不定自己在家裡做什麼好吃的呢?」

雖然她有可能這樣做,但是這樣說話就不討人喜歡了,董美小姐。

不過,她真的懶得去反駁了。

董筠睿看她搖了頭,馬上就走了出去,彷彿真的要餓壞了一樣。

葉靈看著出門的一家,好心的替他們算了算,現在開車出去找飯店,停好車,再點菜,至少也要二十分鐘才會上菜,這樣的話,還不如在家吃她的來得快呢。

但她才不會告訴他們這些事呢。

誰餓誰焦急。 ……

陽光從東方緩緩升起,伴隨著清爽的海風,新的一天又到來了。

陽光透過窗帘,照射在了林逸的臉上,林逸伸了一個懶腰,坐起身來,準備洗漱一下,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響了,拿起手機一看,是林若煙的電話。

林逸的嘴角忍不住掛上了笑意,林若煙啊林若煙,我倒要看看你要幹什麼幺蛾子。

「喂,若煙呀!」接通了電話之後,林逸立刻掛著笑容道。

「哦,林逸呀,」林若煙的芳心跳動不已,從小受過的教育就比較傳統,對於騙人這種事情還是有些生澀,不似林逸那般老道,深吸一口氣,這才道:「你在那邊現在怎麼樣?」

「好,好得很,」林逸哈哈一樂:「就是不知道你怎麼樣?前段時間不是在生意上面遇到了一些麻煩么,現在怎麼樣了?」

「好,都好了,」林若煙道:「對了,你那邊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好著呢,過些天我就回去了。」林逸坐在了椅子上面,翹起了二郎腿。

櫻子不停的對著林若煙使眼色,林若煙則是黛眉輕蹙,不斷的搖頭,很顯然,她不知道該怎麼開這個口,櫻子有些無奈了,挑了挑秀眉,示意林若煙再不說可就慘了。

林若煙雖然有些為難,但還是結結巴巴道:「對……對了,你現在在什麼地方呢?」

「我在海邊呢,怎麼了?」林逸從林若煙的語氣當中聽出一些什麼來了,要說林若煙就是單純。

「哦,沒什麼,沒什麼,就是隨便問問,」林若煙趕忙道:「要是沒什麼事,那我就掛了。」

「嗯!」林逸應了一聲,掛斷了電話。

而那邊林若煙把手機扔到了沙發上面,抽出紙巾來,擦了擦額頭上面那溢出來的香汗,對於她林若煙來說,這短短几句話,可比進行一場艱苦卓絕的談判還要難,不過還好,一切都很順利,並沒有被林逸發現。

櫻子也替林若煙捏了一把汗,不過看到林逸並沒說什麼,也是鬆了一口氣,笑著道:「林小姐,你看,這不是成功了嗎?」

「會不會被林逸發現呀?」林若煙緊張的問道。

林若煙比誰都要了解,別看林逸不修邊幅,散漫不已,可實際上林逸聰明的很。

櫻子笑著道:「不會不會,你看,他對你一點戒心都沒有,怎麼可能發現呢?」

林若煙點了點頭,靠在了沙發上面,撫慰著剛剛欺騙林逸之後的愧疚。

美姬子就坐在對面的沙發上面,其實剛剛特別想要開口提醒一下林逸,但是琢磨了一下之後還是算了,要是這麼說了,估計以後林若煙和櫻子都不會搭理她了,林若煙可是林逸的正牌老婆,得罪了這個正牌老婆可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

林逸洗漱完畢之後就下了樓,喬絲琳早已經洗漱好了,就在樓下等著林逸呢。

「怎麼,喬絲琳大小姐,今天有什麼行動嗎?」林逸問道。

「有,」喬絲琳深吸一口氣道:「今天我們共濟會內部舉行了一個宴會,我要去參加。」

「內部?宴會?」林逸沒好氣道:「我看還是算了吧,這是你們共濟會內部的宴會,我去幹什麼?」

「可以去。」喬絲琳道。

「不可以的,」林逸皺眉道:「我和你們共濟會很多人都打過交道,有一些甚至還有間隙,我怕我和他們一言不合再打起來了,那可就不好了。」

喬絲琳擺了擺手:「放心吧,在這種場合,都會非常克制的,而且有我在呢,不會出事的。」

喬絲琳的語氣非常堅決,林逸只好點了點頭:「好吧好吧,我答應了。」

喬絲琳這才掛上了笑容,和林逸一起離開了別墅。

坐在高檔勞斯萊斯幻影的商務車裡面,林逸的心思卻是一點也開心不起來,一直挂念著林若煙的事情,真的有些無奈,林若煙真是瞎搞,在這種時候添亂。

坐著車子過了有四十多分鐘,這才來到了一家大型酒店裡面,進入了這家酒店,就看到裡面來來往往的人群,看上去非常的熱鬧,很多人迎了上來,對喬絲琳說著恭敬的話,林逸忍不住有些好笑,都說外國人多麼多麼好,可現在看來,外國人也會阿諛奉承吧,不知道的還以為外國人是多麼的剛正不阿呢。

林逸和喬絲琳一起進入了宴會的最中心,喬絲琳一把攬住了羅德里格斯的胳膊,羅德里格斯望向喬絲琳的眼神當中儘是柔情,不得不說,羅德里格斯這樣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在面對女兒的時候都會有這種柔情,果然,女兒是爸爸的剋星。

林逸無聊了,找了一個最靠近角落的位置坐下,望著上面琳琅滿目的食物,胃口大開,拿起盤子,弄了一大堆,然後就開始大朵快頤,不管怎麼說,先填飽肚子再說。

約瑟夫和他父親岡薩羅也在這裡,兩個人一瞥就看到了林逸,約瑟夫那本來掛著笑容的臉立刻陰沉了下來:「爸,你看!」

岡薩羅瞥了林逸一眼,忍不住有些皺眉:「羅德里格斯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居然把刀鋒就安排到了這裡,真把他當我們自己人了嗎?」

約瑟夫趕忙道:「沒錯沒錯,這簡直就是在背叛共濟會!」

岡薩羅差點噴血,沒好氣的瞪了約瑟夫一眼,羅德里格斯是共濟會的會長,可以這麼說,共濟會就是羅德里格斯的,既然是他的,會背叛嗎?

約瑟夫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只是乾笑一聲不再說話。

林逸也見到了約瑟夫,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好,就借這個機會,讓你小子好好的出出洋相,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來招惹我了。

想到了這裡,林逸不動聲色的走到了約瑟夫的面前,拍了一下約瑟夫的肩膀,約瑟夫趕忙回頭,可正好踩在了林逸的鞋子上面,緊接著身形一個不穩,就往前面栽倒,林逸作勢去拉約瑟夫,可實際上腳上一個用力,約瑟夫的身體就飛了起來,直奔那邊的大蛋糕上面而去。

「砰」的一聲,約瑟夫撞到了這個大蛋糕,慘叫聲傳來,眾人俱是把目光望向了這邊,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林逸則是快步走了過去,把約瑟夫攙扶了起來,沒好氣道:「我說約瑟夫先生,你這也太不小心了,我們確實是老朋友了,可你沒必要這麼激動吧!」

約瑟夫的臉上全部都是蛋糕,隨便的抹了一把,然後就去抓林逸的領子,可林逸會讓他抓嗎?立刻後退了好幾步:「約瑟夫,你要幹什麼?再這樣我可就不客氣了!」

約瑟夫雖然生氣,可心裏面還是非常忌憚林逸的,當下大吼道:「你故意的,你是故意的!」

林逸無奈的聳了聳肩:「約瑟夫先生,你是自己摔到的,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約瑟夫氣的渾身上下都在顫抖,換成別人,恐怕早就上去大耳刮子招呼了,可是面對林逸,他不敢,只得氣呼呼的走到了岡薩羅的面前,哀求的望著岡薩羅。

岡薩羅的眉頭緊鎖,望著林逸冷聲道:「刀鋒,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原來是岡薩羅先生,」林逸笑著道:「許久不見,失敬失敬,岡薩羅先生,我來這裡又有什麼不可以嗎?」

「刀鋒,你可能忘了,你是共濟會的仇人!」岡薩羅大喝一聲道:「來人,抓起來!」

一聲令下,嘩啦啦的保鏢都走了過來,拿出了手槍,指向了林逸,林逸笑著道:「你也太小看我了,你的這些窩囊廢手下能阻止我嗎?」

「可以試一試。」岡薩羅冷聲道。

不得不說,岡薩羅相比較約瑟夫還是非常成熟的,如果是約瑟夫聽到林逸這個回答,肯定會害怕的後退兩步。

「你們幹什麼?」喬絲琳走了過來,皺著眉頭道:「這是幹什麼?林先生是我請來的客人,不要太放肆了!」

領頭的保鏢把目光望向了岡薩羅,岡薩羅只好點了點頭,這些保鏢們才把武器收了起來,轉身離開了。

「你……你……」約瑟夫惱羞成怒道:「他故意的,故意讓我出醜!」

喬絲琳冷聲道:「林逸是什麼人我心裡清楚,對付你,他不會使這樣的陰招,只會面對面的殺了你!」

岡薩羅皺眉道:「侄女,話也不能這麼說,萬一這刀鋒是故意的呢?」

「不可能,」喬絲琳瞥了林逸一眼,看到林逸一副雲淡風輕的表情,當下道:「如果不相信,我們就去看監控。」

「好,看監控就看監控,」約瑟夫激動道:「如果是他陰我,那怎麼辦?」

「那我就讓他向你道歉,」喬絲琳看到林逸還是沒有動容,當下道:「可如果林逸不是故意的,你要向他道歉。」

「好,沒問題,」約瑟夫咬牙切齒的望著林逸道:「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林逸笑著聳了聳肩:「好呀,約瑟夫先生,我等著你,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呀!」

…… 葉靈自己做了自己的一份,吃飽喝足,然後回了房。

後來有聽到他們回來的聲音,但是沒有「叫喚」她,她不需要出現。

至於那些這個那個的聲音,她也懶得去聽。

回來,又恢復了買菜做飯的樣子。

她之前想緩和一下和董母的關係,現在是沒了這個心思,董母也沒說要跟她出去,只不過葉靈發現冰箱里偶爾會多一點點其它的菜和肉,不是她買的。

她也不揭穿,只不過她們說要吃的時候,就直接拿冰箱里的煮。

「小舒小舒!你在哪?」

葉靈接到方家萱電話的時候正在下米,聽她要哭要哭的語氣嚇了一大跳!

二話不說,拿了東西就出了門。

方家萱大白天的跑去灌酒!

葉靈無奈的陪著她。

從她嘀嘀咕咕喊這罵那的聲音大概知道,她失戀了。

失戀就喝酒?

她想起溫泉的那個年輕人,順帶也想起了某人。

葉靈定定心思,有些事情過後想起反而更清晰是怎麼回事?

「來,陪我喝!」方家萱拿起酒往她這邊推。

葉靈才不會陪她喝,待會都醉了誰理她們呀。

但是她阻止不了方家萱喝。

葉靈只能盡量阻止!

看見手機響起,執意的響著,她只好拿到安靜的地方聽電話。

「樂小舒!你怎麼回事!做飯時間你到哪瘋?!馬上給我回來!」

「沒辦法,方家萱失戀了,我要陪著她。」

「你陪她幹嘛!她失她的戀關你什麼事,你在那又能幫什麼!家裡人你都丟下不管去陪她,她比一家人都重要是不是?!」

吃飯的時候想起是一家人了么?

「……」

葉靈還想解釋,聽到董筠睿那邊董美添油加醋的在說著,聽說了她在酒吧,更是變成她丟下一大家人跑去酒吧的「事實」。

論歪曲事實,非董美莫屬。

「樂小舒!你立刻!馬上給我回來做飯!」

不由分說就掛了電話,連拒絕的機會都沒有。

說實話,董筠睿有句話是說對了,在她眼裡,真的方家萱比他們三人都重。

但是讓方家萱再喝下去也不是辦法,她只好把她拖出了酒吧。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把方家萱弄回了家。

看見她的舍友芙菱也在,交待了幾句,還是回了董家。

結果,人家一家人在吃外賣。

不是嫌外賣不好的么?

大家是餓怕了?

葉靈不用看,也不會有她的份。

也沒有人招呼她一起吃。

董美又開始她的風涼話。

而董筠睿,一副食不言寢不語的樣子。

他會秋後算帳。

「樂小舒!我對你今天的行為非常失望。」

特意找她談。

為了一餐飯。

以前她努力的想要坐下來好好跟他說話,可是他總說沒時間。

也好,那就談談吧。

「因為我沒做飯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