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從來沒有想過,會發現這樣的事情。

此刻的他,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放她,一會她繼續出手,怎麼辦?

現在他被關在這裡,只有她知道出去的辦法,不然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出去。

不放她吧,兩人此刻這個動作,蠻尷尬的。

「我還以為你對女人沒意思,原來都一樣。」

金碧玉感覺他下身的輕微變化,出言調戲。

她不說還好,一說,葉雄更加衝動了。

只要他原意,現在很輕易就能佔有這個女人。

「你是不是很想看看,我對女人有沒有意思?」

葉雄身體前進一些,只要再進一步,她就徹底被入侵了。

「芥子空間出口在哪,說,不然別怪我不客氣。」葉雄喝道。

「你想怎麼不客氣法?」金碧玉朝他吐了一口氣。

兩人雖然沉入海底,但是由於身上有元氣護體,所以在周圍幾米之內,海水都沒能靠近。

周圍是一個真空地帶。

「來吧,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男人?」金碧玉吐氣如蘭。

葉雄熱血沸騰,但是他知道,男人最衝動的時候,就是防禦最弱的時候。

萬一在啪啪的時候,對方一口將自己咬斷。

她是妖,什麼事情干不出來?

想到這裡,葉雄倒吸一口涼氣,**瞬間就逃得無影無蹤。

他鬆開手,整個人沖海而起,落到半空的時候,一身新衣服,已經整整齊齊穿在身上。

片刻之後,金碧玉也出來了,身上換了一身淺綠色的衣服,依然那麼風華絕代,冠絕天下。

金碧玉神色複雜的看著面前的男子。

剛才那種時候,一般的男人早就佔有了她,她也是拼著**,準備在他意志最薄弱的時候,把他殺了。

她萬萬沒有想到,在剛才那樣的時候,他還能控制住。

這個男人,她真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出口在哪裡,你說出來,我當這裡的事情沒有發生過。」葉雄淡淡地說道。

「咱們可是有過肌膚之親,你是不是不想負責任了?」金碧玉笑道。

「皇後娘娘,請記住你的身份。」對她突然出現的小女人的外形,葉雄一點都不感冒。

她已經是樓十八的女人,哪怕她再漂亮,再吸引人,葉雄也沒興趣。

「有件事情,你一定不知道。」金碧玉淺淺一笑,說道:「樓十八,他根本就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東方不敗?

《葵花寶典》?

葉雄腦海里,第一時間就是跳出這八個字。

別逗了,這裡可不是《笑傲江湖》。

「樓十八年輕的時候,有過一段非人遭遇,已經沒有了男人的生育能力。我跟他結婚,只不過是掩人耳目而已,他需要我證明他是男人,而我,不但可以得到很多修鍊資源,還可以找機會殺了他。」

「那樓蘭呢,她是怎麼回事?」葉雄問。

「你能看出我的天狐真身,難道就看不出,樓蘭跟我之間,沒有半點血緣關係?」 葉雄略微思考一下,左想右想,都覺得樓蘭很不像皇后。

無論是外貌,還是性格,兩人相差甚遠。

如果樓蘭是皇后的女兒,皇后是天狐族,她身上應該也帶著天狐族的血脈,自己的法眼可以看出點什麼。

但是,葉雄在樓蘭身上,看不到半點妖的特質。

「我十分懷胎,衣服里都是塞著枕頭,樓蘭只不過是我跟尊者在外面收養的一個孤女,尊者的遮羞布而已。」

堂堂尊者,要是被人知道他不是真正的男人,確實夠丟臉的。

可是,為什麼尊者對樓蘭那麼好,簡直就像親生女兒一樣?

「娘娘,其它的事情我也不想多問,請你告訴我,芥子空間怎麼出去?」葉雄繼續問。

「我忘記了……瞧瞧我這記性,現在真想不起來了。」金碧玉笑道。

「娘娘,你別逼我。」

「我真的不記得了。」

葉雄三番四次被調戲,也是怒了。

他倒要看看,這芥子空間,是不是真的固不可破。

身上湧起一紅一藍兩種截然不同的元氣,化成無數泡泡,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片刻之間,半片天空都是。

冰火爆天。

半空中的泡泡,同一時間爆炸起來,頓時整個天空,彷彿世界末日一樣,被炸出無數道空間裂縫。

爆炸還在不停地延續。

好半晌,爆炸才完全停止,空間動蕩不堪。

「是挺牢固的,不知道還能承受幾次。」

葉雄再一次啟動冰火破天,這一次的氣勢,比起第一次,還要強一倍。

「住手。」金碧玉再也忍不住出聲,急道:「你瘋了,芥子空間塌了,我們一起死?」

「出口在哪?」葉雄再一次詢問。

金碧玉這一次真的是怕了,這個傢伙,不但實力高得嚇人,做事情還不顧一切,她真沒見過這樣的男人。

無奈之下,她只得從身上掏出一塊石頭狀的東西,施展元氣進去。

石頭髮出一束光,落到半空,那裡出現一個出口。

「那裡就是出口,出去吧!」

葉雄可沒那麼傻,萬一裡面是死路呢?

「娘娘,請你跟我一起出去。」

金碧玉眼珠子骨碌碌地轉了一下,說道:「我剛才被你打傷,走不動,你抱我出去。」

葉雄:「……」

「出口已經打開了,信不信由你,我是不出了,除非你抱我出去,不然我不會出去。」

金碧玉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一條小船,放到海面上,以一個貴妃醉酒的動作躺上在面,面朝天,一臉戲笑地看著葉雄。

躺著的女人,最是漂亮,金碧玉也不例外。

「狐妖,都喜歡勾引男人嗎?」

葉雄一手凌空抓出,一個金色虛影將她的身體抓住,來到自己面前。

兩人之間,還是隔著點距離。

然後,葉雄這才帶著她從出口出去。

隨著身體一陣扭曲,兩人身體再次出現,已經回到大殿之上。

葉雄這才鬆了口氣,說道:「娘娘,我先等告退。」

「走那麼快乾什麼,怕我吃了你?」金碧玉媚眼望著她,風情萬種地笑道。

妖女,真是妖女。

葉雄覺得自己再呆下去,真怕控制不住自己,當下不管她,直接離開大殿。

「等一下。」

「娘娘還有什麼事情嗎?」葉雄轉身問。

「我姓金,名碧玉,下次只有我們兩個的時候,不許你叫我娘娘。」

葉雄暗暗嘆氣,自己已經夠低調,沒想到還是被盯上了。

男人帥就是沒辦法,桃花運來了,擋都擋不住。

興許,是桃花劫。

葉雄轉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

又怎麼了?

葉雄回頭無語地看著她。

「天殘老怪不是我派去抓樓蘭的,我雖然想找樓十八報仇,但是還沒下濫到對一個叫我了一百多年娘的女人下手。」金碧玉說道。

「希望這樣。」

葉雄轉身離開,希望她不會再叫自己了。

「等一下。」

葉雄轉身,黑著臉。

「再見。」金碧玉笑顏如花。

拳頭不打笑臉上,總不能對著笑臉發火吧!

「希望不再見。」葉雄頭也不回地走了。

看著他的背影,金碧玉的笑容更濃了。

……

金碧玉走出大殿,回到寢室,兩名侍女連忙走過來。

「娘娘,要奴婢幫你準備熱水淋浴嗎?」一名侍女問。

皇後娘娘一天泡三次澡,這在清華殿已經不是秘密,所以侍女才問。

「去準備吧!」

「是,娘娘。」

兩女正想出去。

「等一下。」

「娘娘還有什麼吩咐?」

「今天不洗了,晚上再洗吧!」

兩名侍女相視一眼,娘娘中午不泡澡,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出去吧,我想睡會。」

「是,娘娘。」兩名侍女退了出去。

金碧玉躺在床上,腦海里還在回憶著剛才在芥子空間裡面,兩人一絲不掛貼在一起的情景。

她躺在床上,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有種留戀的感覺。

當時那種感覺,真是太奇妙了,她還從來沒體會過這種感覺。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樓蘭這麼喜歡這傢伙了,還真是有趣。」她喃喃自語。

剛才他明明有機會侵犯自己,但是他卻沒有強上,很紳士;自己想殺他,他明明有實力殺了自己,但是他沒有,有一顆慈悲之心。他明明實力恐怖,強到到逆天的地步,但是他卻一直都低調,不想惹任何事情。

帥氣,強大,心慈,正直,這樣的男人,哪個女人不喜歡?

金碧玉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腦海里都是剛才在芥子空間裡面的情景,揮之不去。

想著想著,她發現自己久寒的心,有些火熱起來。

「娘,娘……」外面傳一道焦急的聲音。

一道人影急匆匆地跑進來,不是樓蘭是誰?

除了她,也沒有人敢這麼沒大小,敢闖進自己的寢室。

「娘,你剛才是不是見過葉子了?」樓蘭急問。

不但見到了,還發生很多事情,金碧玉暗暗道。

「瞧你那樣子,沒大沒小的,娘只不過見他一下,你那麼緊急幹什麼?」金碧玉白了她一眼。

「他跟他說什麼了?」

「沒說什麼,就是感謝一下她對你的救命之恩,順便問問他對你的感覺。」

「他怎麼說?」樓蘭急問。

「他說現在跟你之間只是朋友關係,至於以後發展成什麼樣子,只能隨緣。」

「他真這麼說?」樓蘭眼睛一亮,有些小激動。

雖然只是短短相處,其實金碧玉也知道,葉子不可能喜歡她的。

自己的姿色比起樓蘭還漂亮那麼多,各種誘惑,他都不沉淪,樓蘭更不可能。

想進這個男人的心,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金碧玉想跟她說清楚,但是一說清楚,她肯定會難過,雖然只是收養的,但是她畢竟叫了自己這麼多年的娘。

「自然是真的。」她笑道。

樓蘭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一處幽昏的地下室。

魔淵化身目光炯炯地看著下面兩人。

兩人正是羅江跟侯中海,那兩個抓樓蘭,結果失敗的人。

「殿主大人,我當時沒有把握,扎以才不出手的。」羅江解釋。

魔淵伸手,在面前劃了一道水鏡,上面隱隱約約,出現一名穿著青袍的男子。

「你仔細看看,殺天殘老怪的是不是他?」魔淵問。

「沒錯,就是他。」羅江確認。

「江南王,沒想到你這麼命大,這樣都死不了?」魔淵化身目光凜冽起來。

「殿主,你認識他?」羅江弱弱地問。

「何止認得,他化成灰,我都認得他。」魔淵化身咬牙切齒。

他在這一層宇宙的十六個化身,被他殺掉三個,他怎麼可能不記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