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落皺眉,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總感覺有點不對勁,可是又說不出。

走出溫泉,溫泉裡面平靜不已,彷彿沒有了金魚的存在。

而葉落看著,他彷彿感覺在空氣有一雙眼睛,在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葉落帶著一股沉重走出溫泉密地,這次自己身上的傷口都清理的差不多了,而且更上一步,法修也已經找到了進化的道路。

幾天以後,葉落也徹底的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走之前,葉落把魚牙還有嗜血狂狼都帶上了,雖然現在魚牙和嗜血狂狼對於葉落來說可有可無,不過魚牙和嗜血狂狼都算進化很快的妖獸。

和自己不能比,可是比起一般的妖獸進化都是以年來算的話。又算的上出類拔萃了。

此次出行,葉落還想去蘑菇島和狼島看看,他感覺魚母和狼島一定藏了很大的秘密,不像自己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裡面一定隱藏了什麼。

聽說葉落要走,而且是去完成那高高在上的四級任務,眾人都捏了一把汗。不過葉落把錢百萬給留了下來,這次去葉落也不知道危險程度到底怎麼樣。


不過天雄幫的威猛都如此大張旗鼓,肯定不好做。

葉落不想錢百萬冒著危險去,所以才把錢百萬留下來。

聽到葉落要自己去,錢百萬本來想說些什麼的,可是被葉落目光逼視下,還是後退了。

「師傅你小心點,馴獸峰我會好好的看好來的。」錢百萬語氣沉重的開口,他也知道葉落去應該是有點危險的。自己現在的實力去了也只是拖葉落的後腿而已。

「恩。我把常一刀留下來給你。一劍跟我去。」葉落指著在旁邊心不在焉的常一刀。

果然一聽到葉落要把自己留下來,常一刀眼前一亮。瞬間就跑的無影了。

讓眾人暗暗無語。

葉落也苦笑不已,常一刀竟然迷上了廚藝了,天天混跡在馴獸峰的廚房裡面,葉落看著常一刀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醉溫之意不在酒,學廚藝是假的,找食香倒是真的。

而食香也很溫順。有著一手好廚藝的女子一般都心比較細,也比較溫順。所以倒是沒有為難常一刀,而常一刀也順理成章的成為了食香的助手。

「主人,一刀就是這個樣子,你不要怪罪他。」一劍子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對於常一刀越來越無奈了,這不像一個戰仆的節奏啊!

葉落搖搖頭。道「沒事」

有常一刀幫襯,一般來說只要不是發生什麼大問題,倒也無礙。

葉落也放心把馴獸峰交付下來。

第二天天還沒亮,葉落就帶著一劍子走下了馴獸峰。

因為葉落知道他的仇家很多,如果大張旗鼓的離去。倒是對於自己不利,那些仇家可能會跟隨而來,只有這樣偷偷的走,就算知道了,追上來也還需要一段時間,趁著這段空白葉落早已經跑出很遠了。


葉落走出馴獸峰以後,就召喚出了龍鳥。

乘上龍鳥,葉落和一劍子迅速遠去。

「主人我們這次的任務具體是什麼?」在龍鳥上,一劍子一肚子的疑惑。

那二個四級任務葉落知道恐怕沒人會接,所以早已經被他刪掉了,而一劍子是後面才來到馴獸峰的,所以具體的情況,一劍子也不是很清楚。

「這是一個探索類型的任務,收集一下資料就可以了,不過此行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葉落皺著眉頭輕輕的開口。

離別的時候,葉落叫人通知了一下威猛,威猛就把任務的細節告訴了葉落。

二個任務確實是一樣的,而威猛的任務需要奪取一個信物,而自己的任務只要收集到了大概的資料就算完成了,比起威猛的任務容易了許多。


不過能夠夠得上四級任務的門檻,一般人還確實難以完成。

在其他的峰脈別說是四級的任務,三級的任務都沒有完成幾個,也就馴獸峰武師級別的修鍊者比較多,任務也完成的比較完美。

「還有何事?」看到葉落的表情,一劍子也有隱隱的不安。

「我和天雄幫的威猛有所約定,我要幫助他取得一個信物。」葉落低聲開口,如果自己先遇到天鬼的話,就算威猛給自己多少靈石,他都不會接受的。

畢竟未知的事情是最可怕的。

「天雄幫的副幫主威猛。」一劍子的臉上有股詫異之色。「主人你怎麼會認識他?」

「說來話長,我們到了目的地在說。」葉落開口。

一路無語,龍鳥的速度確實很快,不過比起雷光魔蟒那種風馳天際的速度來說,又算小巫見大巫了。

天武聖地轄區裡面一共有八國,八千多萬的人口,海之國是其中之一。

葉落此行去的目標還是海之國,不過不是去獅城,而是去一個岩城的地方。

葉落此次也算的上故土從游。岩城其實葉落也不陌生,那是柳飛和柳絮兄妹來的地方,柳氏兄妹也把一切都告訴了葉落,他們的父親正是岩城的城主。

這也是為什麼柳飛能夠用得起的空間戒指的原因,畢竟有個城主父親。

柳飛知道葉落要去岩城,也沒有要葉落帶他一起去,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去了也只是拉後腿而已,只是希望葉落看到了他的父母后能夠幫助一下。

天武聖地八國都戰亂紛飛,海之國屬於戰亂掀起的第一個戰場,當然是戰鬥最慘烈的。

葉落一路疾馳,偶爾累了就在龍鳥的背上休息一會,很快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葉落從新來到了海之國的地域。

葉落看著自己和一劍子狼狽不堪的樣子,無奈降落到一個城池裡面,打算休整一下。

這個城池倒還算比較平靜,不過路上的行人也是心事重重的。

城牆的守衛很是森嚴,根本不讓葉落和一劍子進入城內,無奈葉落只能拿出代表自己身份的天武聖地的令牌,在葉落露出了他天武聖地的首席令牌以後,很快就被恭敬的請到了城主府。

這個城池名叫安定城,屬於海之國的一個邊境之城。

城主姓齊,名叫齊威。

齊威看到葉落和一劍子出現欣喜不已。

「聖主高手在哪裡,我千盼萬盼總算把聖地的高手盼來了,這段日子可是苦了我們這些無依無靠的凡俗百姓了。」還沒看到齊威,齊威哭喊的聲音就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葉落聽著暗暗無語,從這裡面就能夠看得出齊威是什麼樣的人。

果然齊威一出現,葉落就驗證了自己的想法,齊威是一個瘦小的中年男子,穿著一身華麗的錦袍,腰間還別著一把長劍,長劍金光閃閃的很是耀眼。

齊威此刻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出現在了葉落的面前。(未完待續。。) 艾麗對於我的過於自信感到懷疑,其實艾麗心裏也清楚,衆誠集團的賬面上其實並沒有幾個錢。現在一旦答應了安軒,那麼衆誠集團更要舉債度日了。

我和艾麗回酒店的時候,艾麗帶着種種疑問。

“周然,你一向辦事穩成。你難道僅僅是因爲葉凱麗的幾句話,就答應了安軒嗎?”

“艾麗!你誤會我了。其實我早已想用我外公的醫書中記載的配方生產中藥製劑了。現實中,總有那麼多人因爲沒有錢治病而失去了生命,所以,這一直是我想做卻沒有做的事情。既然安軒求我買下這些機器,我何不賣他一個人情呢?周海濤和安然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我也想周海濤以後在安家更好與他們安家人相處一些。”

我認真的說道。那一次大舅跟我說的話,我仍然記憶猶新。與其讓心懷叵測的人打外公醫書的主意,我不妨首先將那些中藥製劑生產出來,也好斷了那些人藉此發財的念頭。

“只是!你現在哪裏還有錢?”艾麗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艾麗!詹姆早跟我說過了。只要是造福蓉城百姓的事業,無論花多少錢,他都會在所不惜的。我想過了,這不僅是一份事業,更是有利於蓉城老百姓的民心工程。所以無論賺錢與否,我都會認真的做下去的。”我看着艾麗,此刻也只有艾麗是最理解我的人。

艾麗沒有說話,只是眼裏閃着點點淚花。許久,她才動情的說道。

“周然,你的心裏永遠都裝着別人。你就不知道爲自己想想?”

我何嘗沒有這樣想過,當初我爸爸去世的時候。我是一個孤僻的人,沒有誰看得起,當然更多的時候,是我不願意與他人交往。


那個時候,我暗戀顧琳。甚至可以爲顧琳忘卻生死,可是大爹偏偏帶來了謝染。我跟謝染着實有段快樂的光陰,而這個時候。大爹卻洞若觀火,看透了艾麗心思。自此,我開始慢慢的跟艾麗走向了陌路。

我以爲,從此可以與顧琳攜手走向婚姻的殿堂。誰知道周璐卻又走進了我的世界,再後來,有了艾麗。我的心裏便再也裝不下任何女人,我哪裏想到。大爹臨死之前,給我戴上了枷鎖。

我想我這輩子原本就是在爲別人而活,當初一味的討好於謝染,真正的原因還是因爲我媽。因爲,那個時候,也只有謝染不嫌棄我媽的瘋瘋癲癲。

而我現在,卻是爲了跟大爹的那句承諾而活。艾麗的剛纔問我的這句話,讓我心痛如攪。我一向對他人都是寬容以待,即便是孫少安軒之流,我常常也是以德報怨。可是我真正得到了什麼?上蒼並不眷顧於我,心愛的女人就在我的面前,我卻不能大膽的將她摟在懷裏。

“艾麗,心裏覺得有愧!感覺我對不起所有人一樣。如果不是大爹的臨終遺言,或者我現在已經跟你……”說至此處,我便說不下去,感覺如鯁在喉,心裏所念想吐卻無法吐出。

“周然,你別說了。你的心意我明白,好男兒當以事業爲重。無論你以後如何選擇,我都毫無怨言。”艾麗的話讓我好生難受,她忍辱負重又是爲了什麼?

當晚,我與艾麗一同去了詹姆蓉城的家裏。剛好王欣然也在,原來今天是詹姆生日。詹姆將女兒也叫了回來,當然李凱也在詹姆的再請之列。看他們雙雙對對,恩愛無比。我無不羨慕不已。

王欣然笑艾麗要抓緊行動,免得錯過了時機。艾麗支支吾吾無從回答,眼裏盡是哀傷。之後,我跟詹姆單獨去了書房。艾麗幾個人則繼續留在了客廳喝茶聊天。

詹姆知道我找他有事,便直接問道。

“周然,你我現在也不是外人了,有什麼話不妨直說,不要遮遮掩掩了。”

“詹總,之前我跟你所說的那些資金可能不夠,所以我想再向你借一些。”我雖然說得委婉,但心裏仍然惴惴不安。

“說吧!做什麼用?需要多少?”詹姆顯得很爽快,讓我幾乎不好意思開口。我支吾了半天,終於把安軒的那些機器以及安軒欠朱煥天鉅額債務的事情講了出來。詹姆連聲嘆道。

“安軒這是玩火呀!朱煥天在南洋幾乎是無法無天。當年我想在南洋投資興業,熟料還沒有開始,便屢屢受到青龍幫的彈壓。最後,賠了幾百萬打道回府了。安軒欠他的錢,有可能就是一個無底洞。最終連均衡地產搭進去,也有可能。”

原來詹姆也知道朱煥天此人,甚至還跟他打過交道。他說起朱煥天的時候,眼神裏充滿了恐懼。

“安軒即使真就將整個均衡地產賠進去,也是他咎由自取。我也只打算幫他最後一回了。至於他以後何去何從,我便不想過問。詹總,你爲蓉城人民做的貢獻,蓉城人會永遠感恩戴德的。”見詹姆如此爽快,我也是真心的奉承了他幾句。


詹姆告訴我,他和王欣然居然是一見如故,相見恨晚。如果不出什麼意外,他們年代就打算將婚結了。然後王欣然會辭掉她所有的職務,跟詹姆一起去馬來西亞定局。

“那令嬡詹妮呢?”我大吃一驚。現在詹妮和李凱正在熱戀之中,詹妮若和詹姆離去,李凱勢必會一同前往。

“周然呀周然,你就是這麼敏感。我在衆誠集團投入了大量資金,即便你想我走,我也不肯走的。詹妮會繼續留在衆誠集團,只要她感覺幸福了。我做父親的無不應允的,你放心好了。詹妮不會李凱李凱的,這小子心眼不多,是一個老實人。”詹姆說的全是實話,李凱人雖聰明,但情商極低。若不然,謝染又怎麼會將他一騙再騙,他依然樂此不疲。

想到了謝染,我自然也想到了自己。我不也是一次次的被謝染騙過,但至此,我又恨過謝染幾回?

和詹姆談話搞定,我與詹姆一起回到了客廳。這邊艾麗正在默默垂淚,王欣然在一邊勸慰。

“艾麗,別怕! 我靠鬼屋發家致富 。我倒想看看是活人的話重要,還是死人的話重要。”王欣然此話分明是說給我聽的。

“王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有些吃驚。

“周然,我知道你是來找詹妮爸借錢的。不過即使她爸應允了,如果我不同意。你的錢一樣拿不到手……” 「我們不是什麼聖地高手,我們只是聖地普通的弟子而已,所以齊城主不必這樣,我們休整一下就會離去。」葉落知道齊威的心思,不過他根本無能為力。

看到葉落和一劍子的第一眼,齊威就一怔,關鍵是葉落和一劍子都算比較年輕的,不過想起聖地裡面的高手就算看起來年輕也其實都是老妖怪也沒奇怪的,齊威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而聽到葉落休整以後就走,齊威急了。「聖地高手你不能夠走啊!你走了我安定城怎麼辦,我們百姓怎麼辦,我們可怎麼活?」

「都跟你說了,我們只是休整一下而已,只是你們城守不讓我們進來,我們才拿出聖地弟子的身份出來。」一劍子走出來,不耐煩了威勢瞬間而起。

他看的出那城主是打算拖他們下水了,所以他也拿出威勢嚇一嚇他。

果然一劍子的威勢立起,那安定城城主齊威馬上被逼的後腿。

安定城屬於海之國的邊境小城,人口不多只有十多萬,而一個邊境城池的城主實力也沒有多高,齊威也只是堪堪達到了大武師級別的地步而已。

比起獅城根本不可比,獅城裡面大武師實力的眾多,而且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獅城城主。

不過現在葉落倒是能夠估摸出獅城城主的實力,大概有靈性六層境左右,因為葉落經過對比就能夠知道,而海無涯的實力葉落也差不多知道,應該是靈性一層境。

穿越之數碼寶貝 ,葉落也知道是誰殺的。

葉落握緊了手上的拳頭,海無涯對自己不錯,有能力了自己一定要幫海無涯報仇雪恨。而且追殺之仇,葉落也深深的記在心中。

「你退下吧!戰亂是大勢,憑我們二個根本就抵擋不了,聖地也聽之任之,所以我們也無可奈何。」葉落攤了攤手,對著齊威苦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