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心放回肚子里的同時,又敏感的察覺到慕洛琛對蕭雁南的稱呼的特別之處。

能讓洛琛在私底下也能恭敬地稱呼一聲「先生」的,就她所知道的,不超過五個。而且這五個里,還算上了已經死去的裴錦德。

這也再一次驗證了,這個蕭雁南身份尊貴異常。

葉簡汐對蕭雁南的好奇快要突破天際了,可她也知道,自己現在問,洛琛可能一兩句話解釋不清楚,所以也沒再繼續問下去。

蕭雁南開著坦克,載著天佑天寶玩了半個多小時。

下來后,又帶他們去看那些戰鬥飛機。

兩個小傢伙不時的發出驚呼聲。

等參觀結束,他們看著蕭雁南的眼神,已經不是喜歡可以形容的了。

簡直是拿蕭雁南當偶像來崇拜!尤其是天佑,平日里對著洛琛也沒露出那麼大的興趣。可對著蕭雁南,天佑像變了個人似的,不停地問東問西。

蕭雁南沒露出半點不耐煩,很仔細的回答他的問題。

他盡量說的簡單。

天佑有的聽懂有的聽不懂,不過他默默地把蕭雁南的話都記下。天寶仰著腦袋,聽了半天,一臉的茫然,最後撓了撓自己的頭髮,說:「寶寶聽不懂你們說的話,不過聽起來,蕭叔叔和佑佑都很厲害!」

他說這話的時候,表情格外的認真。

蕭雁南忍不住笑出了聲:「你現在還小,等長大以後就聽懂了。」說完后,他又看向天佑,讚許的說,「佑佑很聰明,將來一定會有很好的成就。」

透視小邪醫 慕洛琛和葉簡汐走過來,便聽到蕭雁南誇天佑。

慕洛琛說:「蕭先生過譽了。」

蕭雁南道:「是你過謙了,我看天佑的資質是真的很好。你們夫妻要是能捨得,我還真想把他帶在身邊,親自培養。」

「蕭先生開口,本來不應該拒絕的。但我老婆疼愛這兩個孩子,不捨得他們打小就離開身邊的,所以蕭先生的好意,我們心領了。」

慕洛琛婉拒了蕭雁南。

蕭雁南也不生氣,只是聽到他說的那番話,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你說的對,是我考慮不周,讓幼子離開母親的身邊,是件殘忍的事情。」

蕭雁南頓了幾秒,鄭重的開口。

「對不起,慕太太。」

「蕭先生,只是隨口說的話,用不著跟我道歉。」葉簡汐說的淡然,心裡卻突突的跳了幾下。

她總覺得,蕭雁南最後那句「讓幼子離開母親的身邊,是件殘忍的事情」,似乎別有深意。

蕭雁南笑了笑,摸了摸天佑和天寶的小腦袋說:「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先回去吧。你們想看的話,改天蕭叔叔再帶你們過來。」

「拉鉤。」天寶伸出小指頭。

蕭雁南愣了下,不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

天寶拉起蕭雁南的尾指,和自己的小拇指勾在一起:「說過的話就要算話,拉鉤就是約定啦,蕭叔叔如果不帶寶寶跟佑佑來這裡,就會變小狗狗哦。」

蕭雁南聞言,朗聲大笑。

「好,拉鉤。」

從基地里回來,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天佑和天寶興奮勁過去,困的像豆芽似的,趴在葉簡汐和慕洛琛懷裡,頭一點一點的。

葉簡汐想早點回去讓他們睡覺,於是讓慕洛琛跟蕭雁南提回去的事情。

蕭雁南看著天寶,神色里露出猶豫。

過了大概一分鐘,他才緩緩地開口,說:「那好吧,你們先回去,改天我再請你們做客。」

慕洛琛頷首,帶著葉簡汐離開。 兩個人窩在沙發里玩了將近一個小時的遊戲,玉傾歡終於放下了手機,揉了揉太陽穴。

倒不是玩遊戲玩的累了,而是那個煩人的白毛糰子一直在她的耳邊各種嚶嚶嚶,害的她都不能好好玩一把遊戲。

【白毛糰子:宿主,咱們還能不能認真做任務了?】

【玉傾歡:當然能啊!】

【白毛糰子:那你現在在幹什麼?】

【玉傾歡:我在養精蓄銳。】

臉上一本正經,說的跟真的一樣。

【白毛糰子:嚶嚶嚶~】

玉傾歡一巴掌拍在便宜弟弟的後腦勺上:「別玩了。」

玉傾和一秒變乖:「那我們幹什麼呀姐?」

玉傾和眼底閃爍著細碎的光芒,他心裡想著要不要跟她姐一起在S市浪一浪?

好不容易得到這次機會,怎麼能不好好玩一把呢?

玉傾歡:「替我辦點事兒?」

玉傾和立馬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什麼事啊姐?包在我身上,保證給你辦的妥妥的。」

還沒聽玉傾歡說辦什麼事兒,玉傾和就開始拍著胸口保證了,寵姐365式,他早就練得爐火純青了。

玉傾歡對他的態度非常滿意:「去S大幫我辦理一下休學手續,還有你是不是已經開始管理我們家的集團了?」

「姐姐,你是不是想進入我們家的集團啊?你早說啊!我把我的位置讓給你!」

玉傾和是真心實意的想讓位,因為他非常不想打理自家的集團呀,太累了有沒有?

他沒問為什麼,反正他姐說什麼都對,做什麼都好!

玉傾歡把他的臉推開:「滾滾滾,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是想讓你在我們家的集團里給我掛一個閑職,平常我不會去上班,你只要讓別人知道集團裡面有一個我就行了。」

玉傾和不解:「為什麼呀?」

玉傾歡:「哪有那麼多為什麼?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玉傾和:「好的,保證完成任務。」

玉傾和的辦事能力絕對是一級的棒,沒有一天的時間,玉傾歡讓他辦的兩件事都已經辦好了。

「姐,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是你弟弟,你怎麼用完就丟?」玉傾和委屈巴拉拽著玉傾歡的衣角,俊臉上寫著「求憐愛」三個大字。

玉傾歡一本正經:「用完不丟,難道還留著過年嗎?」

玉傾和:「……」

這還是他親姐嗎?

在玉傾歡的冷漠無情下,玉傾和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S市。

【白毛糰子:宿主,你是不是準備大展身手了?】

【玉傾歡:是的呢~】

聽了她的回答,白毛糰子高興的上竄下跳。

【白毛糰子:親愛噠宿主,我們現在就去跟氣運之子來一次美麗的邂逅吧!】

玉傾歡的心情看起來非常好,所以她非常好脾氣的答應了。

【玉傾歡:行吧,晏爍現在在什麼地方?】

白毛糰子動用了自己的基本能力,查到了晏爍的定位。

【白毛糰子:啊啊啊,大事不好了,宿主,氣運之子正在跟一個女人約會,我們快去阻止他!】

【玉傾歡:為什麼要去阻止他?】

他約不約會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白毛糰子:他要是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了,我們還怎麼做任務?】

【玉傾歡:他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了之後,我們為什麼就不能做任務了?】

簡直莫名其妙,她做任務跟氣運之子有沒有對象有什麼關係? 【白毛糰子:……】

宿主……說的好有道理啊!

有道理個屁啊摔!

氣運之子絕對不能跟別的女人在一起,至於為什麼不能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它只是個弱小無助又可憐的系統,它怎麼會知道呢?

就在白毛糰子氣急敗壞地蹦噠的時候,玉傾歡已經來到了晏爍跟那個女人約會的咖啡廳。

玉傾歡直接坐在了他們兩個對面的空位上,並點了一杯咖啡。

之後她就拿出了手機,開始玩遊戲。

一邊喝咖啡,一邊玩遊戲,簡直爽爆了!

玉傾歡玩得非常嗨皮。

就在她玩的正忘我的時候,突然被人拉了起來,撞進了一個充滿冷香的懷抱里。

玉傾歡在心裡刷屏,什麼情況?

晏爍的智障病又犯了嗎?

不好好約會,把她拉起來幹什麼?

晏爍看了一眼面懷裡面帶不滿的小女人,對他的約會對象說:「我已經有女朋友了,紀小姐。」

紀淑雲眼中充滿了懷疑:「她真是你女朋友?」

這女人剛剛進來的時候,明明都已經看見他們兩個了,但是她卻一點異樣也沒有,她嚴重懷疑這個女人是晏爍臨時拉過來。

晏爍低頭在已經踩到他腳上的小女人唇上碰了一下:「她就是我女朋友。」

紀淑云:「既然你已經有女朋友了,為什麼還要過來跟我相親?你耍我呀?」

說著他瞪了晏爍一眼,拿起包包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見他走遠了之後,晏爍馬上鬆開了自己懷裡的玉傾歡,人模狗樣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坐在了玉傾歡的對面。

玉傾歡拿出紙巾在那誘人的紅唇上擦了擦,眯眼笑了一下:「金主爸爸什麼時候成了我的男朋友了?我怎麼不知道?」

晏爍:「咳咳,你都看到了,還問什麼?」

金主爸爸這個梗她還要玩到什麼時候?

「行吧,我不問。」

不知道為什麼,玉傾歡不問了之後,晏爍反而有一種淡淡的失落。

她這是在嫌棄自己嗎?

不就是親了她一下嗎?

至於擦的那麼乾淨嗎?

「晏……爍,我給你的書你扔了嗎?」

晏爍沒什麼表情地說:「我要是扔了,你會怎麼樣?」

玉傾歡哼了一聲:「當然是再給你送一打。」咱手上的書多的是,隨便扔。

晏爍:「……」

「沒扔。」

玉傾歡:「乖啦!」

要不是晏爍跟他的距離有點遠,玉傾歡還真想在他頭上摸一摸,第一次碰見這麼乖的氣運之子。

晏爍再一次無言以對,他從來沒想過乖這個詞有一天會用在他的身上。

已經在氣運之子跟前刷了一波存在感了,她剛想站起來走人。

就被白毛糰子抱住了腿。

【白毛糰子:親愛噠宿主,請教氣運之子修鍊《魔神錄》!】

【玉傾歡:書他又沒有扔,讓他自己慢慢學去。】

【白毛糰子:他又不了解《魔神錄》,親愛噠宿主你就教教他吧。】

抱大腿,絕對不能松,一松宿主就溜走了。

白毛糰子心好累啊!

它怎麼就攤上了這樣一個宿主?

被拖住大腿的玉傾歡面帶微笑:「你了解《魔神錄》嗎?」

晏爍一言難盡:「不了解。」

說完之後他就發現,玉傾歡看他的眼神都變了。 抵達安家,已經是深夜。

葉簡汐把天佑天寶放回卧室,留下郭嫂照顧他們,回到自己的卧房,她看著慕洛琛,把自己忍了一天的問題說出:「阿琛,這個蕭雁南到底是誰?」

「他是天寶的親生父親。」 離婚影后要爆紅 慕洛琛還有任何遲疑,點明了蕭雁南的身份。

葉簡汐聞言,渾身都僵直了。

從蕭雁南對天寶的態度,她已經看出些許端倪,可真的得到這個肯定的答案,她腦子還是有些轉不過彎了。

蕭雁南是天寶的父親,那他來找他們是為了什麼?

帶走天寶嗎?

不,不行……

天寶是她的兒子,她養了他整整四年的時間,而蕭雁南作為天寶的生父,他做了什麼?當初天寶被人從帝都帶走,丟棄在A市,他幹嘛去了?

現在才來找天寶,他要,他們便要把孩子給他嗎?

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

葉簡汐緊緊地攥住了手心:「他是來要天寶的?」

慕洛琛按住葉簡汐的肩膀,「簡汐,你聽我說。蕭雁南的確是來要孩子的,不過,他跟王家的人不同,他這個人講道理。」

葉簡汐聽他幫蕭雁南說話,肚子里憋著火氣,可還是耐著性子,說:「我不管他講不講道理,當初是他們不要天寶的,現在想把孩子要回去,沒可能!」

慕洛琛早料到了她會反應激烈,當初他得知蕭雁南身份,同樣也不想他靠近天寶。

可現在不同了,他必須把蕭雁南的事情解釋清楚:「當初天寶的母親懷著天寶的事情,蕭雁南並不知道。大概在一年之前,他偶然得到消息,知道自己有一個孩子流落在外。當時,他委託了王家幫他找孩子,沒想到王家會為了得到他的幫助而針對慕家。蕭雁南說,王家對慕家所做的事情,他會悉數討回。至於天寶的事情,他希望跟我們商量一下,再做決定。」

葉簡汐擰了眉頭。

對這樣的解釋,她能接受蕭雁南對天寶四年時間,不管不問。

但天寶的事情,她不想跟蕭雁南商量。

而且王家的事情本就是蕭雁南沾的過失,他彌補也算不了什麼。

葉簡汐沉默不語了半晌,再開口的時候語氣怨責:「阿琛,你真的想讓天寶,跟著蕭雁南走嗎?我看他那個人不簡單,連王家的人都能為了他,不惜對付慕家,那蕭雁南的身份肯定比王老爺子更尊貴。天寶如果跟著他,豈不是要進入更複雜的環境?還有,他跟天寶的生母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三年時間都不知情,是不是他跟天寶的生母關係不好?所以天寶的生母連生孩子這麼大的事情,都不肯告訴他?」

「你問這麼多問題,讓我先回答哪一個?」

慕洛琛笑著說。

葉簡汐伸手,輕拍了下他的手,神情嚴肅道:「我跟你說正經事呢,不許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