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峰把《燃血秘術》記牢,接著開啟吞噬道種,吞噬之氣裹住武技,把武技吞噬殆盡。

毀掉武技后,葉峰鬆了口氣。

……

就在葉峰毀掉武技的剎那,趙牧的房間內,林寒等人被趙牧罵得狗血淋頭。

「你們不是說,這次那小廢物必死無疑嗎?他為什麼活著回來了?」趙牧冷喝道:「究竟是你們是蠢貨,還是你們以為我是蠢貨,所以把我當做白痴耍?」

「趙師兄息怒!」林寒、葉沖和劉戴三人寒蟬若驚。

方雲和雷震等人臉上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

「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如果你們這次再解決不了那小廢物,你們就不用再回來了!」趙牧冷冷道。

林寒三人臉色劇變。

「說!你們還有沒有辦法解決掉那小子?」趙牧冷聲道。

林寒目光一閃,說道:「趙師兄,三日後就是我們大葉部的年祭,到時候,族人們可以相互挑戰。如果我們在那個時候挑戰他的話,即便是族長也不能替他說話。」


「他會接受你的挑戰嗎?」趙牧冷笑。

「他不接受的話,他將來就繼承不了族長之位,到時候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大公主若是向宗主提出取消婚約的事,宗主想必應該不會拒絕!」林寒一笑。

趙牧目光一閃,邪笑道:「好,此事就交由你去辦!」

「是!趙師兄!」林寒恭敬答道。

…… 兩日後,由於大葉部的年祭即將召開,葉峰、寇爽和楚陽收拾行禮離開了紫岩宗。

趕了半天路后,葉峰三人終於回到了大葉部,這是他們家,只有回到這兒,他們才有親切感。

他們回到大葉部的時候,族人們早已經開始瞞著準備祭司所用的妖獸血肉,以及剛剛釀造出來的羊奶酒,很是熱鬧,每間石屋上都貼著紅色的圖騰,喜氣洋洋。

召開年祭的地方,位於大葉部最中央的一個圓形廣場,廣場很古老,地面由青石板鋪就。此刻,廣場中央的祭台上已經擺滿祭司用的物品和酒肉。


所有族人都來到了廣場上,葉峰三人自然也不例外,小莫愁抱著一壇羊奶酒跟在他們三人身後,小臉通紅,醉醺醺的,她的背上貼著一張紅紙,上面寫著「小酒鬼」三個字,也不知是誰惡作劇貼上去的。

族長寇重和四大氏族的長老登上祭台,開始禱告上蒼,祈求來年不要遭到天災人禍,祈求上蒼賜福於大葉部。

終於,祭司結束了,眾人開懷暢飲,敞開肚皮大吃大喝,好不熱鬧。

席間,林寒、葉沖和劉戴三人相視一眼,林寒點了點頭,站了出來,敬了在座所有族人一杯酒,隨後笑道:「今天,我林寒想挑戰一位族人,還請大家做個見證!」

族長寇重本在飲酒,聽到林寒的話,他的臉色微微一變,朝著不遠處正在吃東西的葉峰瞧去。

葉峰抬頭看著林寒,目光一閃。

「哈哈,林老弟,你要挑戰誰?莫非是那個族人和你看上了同一個姑娘不成?」一個劉氏的族人笑了起來。

「哈哈,沒錯,莫非你要挑戰的人和你同時看中了一個姑娘?」其餘的族人跟著笑了起來。

「當然不是。」林寒一笑,轉身看著葉峰,笑道:「葉峰族弟,你可敢出來與我一戰?」

眾人臉色皆變,林寒要挑戰的人居然是葉峰!

儘管此刻葉峰不再像以前那般「愚蠢」,可是在大多數人眼中,葉峰依然是個廢物。

就在眾人以為葉峰不敢應戰的時候,葉峰忽然端著一杯酒起身走了出來,忽然把就一飲而盡,朗聲笑道:「好酒!」

眾人臉色微變,這個廢物怎麼突然變得如此豪爽?

「裝模作樣!」林寒冷笑,隨即他的心中一驚:「練……練膜……煉體境第三重!」

「林寒族兄,既然是比賽的話,自然要有彩頭,不如這樣可好,如果我贏了你,你就送我六百貢獻點,你看如何?當然,如果我輸了的話,同樣也給你六百貢獻點!」

葉峰看著林寒,緩緩開口,他的聲音雖然很平淡,可卻讓所有人都震驚了。

「不對,他的修為居然……」

「煉體境第三重,居然是煉體境第三重!」

「他已經八年沒有突破,現在怎麼突破了?而去已經修鍊到了煉體境第三重,怎麼可能?」

「這真是那個廢物嗎?」

大葉部的人議論紛紛,震驚不已。

「哼,煉體境第三重又如何,如果你能打贏我,一個連凡階武技都學不會的廢物而已,縱然修為提高了又如何?」林寒冷哼一聲。

眾人雖然震驚,可是他們依然不看好葉峰,畢竟林寒早已經是煉體境第三重,且已臻至大圓滿。

只有寇爽和楚陽知道,葉峰是真有擊敗林寒的實力!

就在葉峰和林寒決定要交手的時候,大葉部之外的一個山丘上,居然有五個人,一直在看著這一幕。

這五個人當中,有四個是紫岩衛!為首之人是個女子,只有這個女子不是紫岩衛。

這個女子穿著白色勁裝,身材儘管修長,但是該豐腴的地方卻很豐腴。她看起來很柔弱,給人弱不禁風的感覺,可是她卻充滿了懾人的氣勢,令人完全忽略了她的柔弱。

她儘管是個女人,卻把身後那四個紫岩衛的鋒芒完全壓住了,彷彿,這個地方就只有她的存在。

「這個人,很有趣!」白衣女子看著葉峰,淡淡笑了笑。

秀美微蹙,白衣女子淡淡開口:「誰能告訴我,那個拿著木劍的年輕人叫什麼名字?」

「回稟月姬小姐,此人叫葉峰,也是我紫岩宗的弟子,據說他十二歲就卡在了煉體境第一重,隨後八年沒有突破,不知為何,最近居然又能修鍊了!」一個紫岩衛開口說道。

其餘三個紫岩衛臉色微變,他們本想討好月姬,沒想到卻被此人搶先一步。

「此人確實很有意思」月姬笑了,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就在這時,葉峰和林寒交手了!

「十招之內敗你!」林寒冷笑一聲,施展迷蹤步,閃電般搶到了葉峰身前,五指成劍,閃電般擊向了葉峰,指尖血氣大作。

「劍指寸勁!想不到林寒已經修鍊了這種地步!」不少大葉部的族人吃驚。

令人意外的是,葉峰居然沒有閃避,而是大步邁出,也使出了「劍指寸勁」,指尖血氣暴漲,耀眼之極。

碰的一聲,兩人指尖對撞,激起數十朵血氣之花。

林寒手臂顫抖,居然被震退了兩步,葉峰則原地不動,顯然,葉峰完全處於上風。

剛才那一下,葉峰已經使用了「大龍象勁」第一重,把自己的力量提升了四百斤,總共四千六百斤之力。林寒雖然已經是煉體境第三重大圓滿,可他的力量卻只有四千四百斤,豈會是葉峰的對手?

「小廢物,有點本事!」林寒冷笑,再次殺向葉峰,這次他使出了「通背拳」。

大葉部的《通背拳》,手法有摔、拍、穿、劈、鑽,攻擊力極強!

林寒拳頭握緊,猶如剛鑽般戳向葉峰的喉嚨,拳頭猶如火球,散發出炙熱的血氣。

這一拳的速度極快,觀戰眾人只看到血氣乍閃,難以看清林寒的拳頭。

不過葉峰的速度更快,只見他的身體突然往後一縮,巧妙的避開了林寒這一拳。接著,葉峰足尖點地,遊走到了林寒左側,一記崩拳轟向了林寒的頭顱。

「崩拳!」眾人色變,葉峰什麼時候居然把崩拳學會了。

「不可思議……」寇重也很吃驚,他不久前才把武技給葉峰的,想不到葉峰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掌握了。

劉秀等長老更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這還是那個八年都不入煉體境第二重的廢物嗎?

林寒看到葉峰使出了如此純熟的崩拳,也非常震驚,短暫的震驚后,他急忙咬牙後退,險而又險的避開了葉峰的攻擊。

「你比流寇強了不少。」葉峰輕笑,一個箭步搶到林寒身前,又是一記崩拳轟向林寒,拳頭猶如火球。

聽到葉峰的話,林寒七竅生煙,不過他馬上就冷靜了下來,急往後退,一個後空翻避開了葉峰的崩拳。

眾人只覺得眼前黑影一翻,林寒就出現在了十幾丈之外,並且已經轉過身來。

可是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只見一條黑影如離弦之箭,飈射到了林寒身前,速度快得匪夷所思!


「才煉體境第三重而已,居然有這種速度!」大葉部外的山丘上,月姬玉容微變。

這時,葉峰已經使出了劍指寸勁,五指成劍,閃電般戳在了林寒的胸口!

林寒剛剛避開葉峰的崩拳,根本沒想到葉峰的攻勢會如此兇猛,所以完全沒有來得及閃避。

眼看林寒即將被葉峰的「劍指寸勁」擊中胸口,一條火紅色的人影突然出現在林寒身前,也使出了「劍指寸勁」,戳向了葉峰的五指!

這一戳之威,至少也有萬斤之力,空氣不斷炸響,氣爆聲震耳欲聾。

「煉體境第四重!」葉峰色變,縱身急退。

「哼!」那人冷哼,一步踏出,繼續殺向葉峰,身上爆發出火熱的血氣,令人不敢直視。

忽然,遠處一道耀眼的血氣電射而來,射向了攻擊葉峰的人。攻擊葉峰的人臉色一變,迫不得已之下,只能往後退,無法繼續攻擊葉峰。

眾人這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紛紛看向那突然出手攻擊葉峰的人。


「林泰!」寇爽和楚陽的臉色都是一變。

出手救下林寒,並且想趁機殺死葉峰的人,居然是林寒的大哥,林泰!林泰也進入了紫岩宗,且進入紫岩宗的時間比寇爽等人還早。

當初石中軒答應給寇重十個名額,但是有個條件,必須邁入武者修鍊的第一步煉體境第一重才能進入紫岩宗,林泰比葉峰等人年長,所以率先拜入了紫岩宗。

林泰身材高大,長相粗獷,眉宇間充滿煞氣。

「是誰?居然敢擋我林泰?」林泰看著人群後方,冷冷喝道。

「哼,你林泰算什麼東西,居然也敢跟月姬小姐這麼說話?」一道冷笑聲從人群後方傳來。

眾人色變,凝目看去,只見五個人從大葉部之外飛來,落在了眾人眼前。

原來,剛才出手擋住林泰之人,居然是月姬!

寇重等人紛紛起身,劉秀等人更是紛紛恭敬的叫道:「見過月姬小姐!」


看到月姬,林泰臉色劇變,連忙跪倒在地,惶恐不安的說:「林泰不知是月姬小姐,還請月姬小姐贖罪!」

葉峰看著月姬,心中一驚,看來這個女人的來頭不小。

「他們是公平比試,你憑什麼出手?」月姬淡淡開口。

林泰臉色劇變,寒蟬若驚,不知該說什麼。

「你出手救人,倒是情有可原。」月姬淡淡笑了笑,態度突然轉變。

「是是,小人剛才確實是救人心切。」林泰連忙附和。

「可是你為什麼想趁機殺人?」月姬輕笑,她雖然在笑,卻令林泰感覺到了恐懼。

「這個女人到底是誰?林泰為何如此怕她?」葉峰臉色微變。

「這畢竟是大葉部的事,還得交給寇族長來處理好一些。」月姬輕笑,轉頭看著寇重,把處理林泰的事交給了寇重。

寇重看和林泰,冷冷道:「去大葉部後山面壁十天,哪兒的妖獸已經很多年沒見到活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