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和愈秀兒的對話,自然引起了那巨大金髮女子的注意,頓時發出巨大的怒斥聲響。

下一刻,她抬起手中的黃金長槍狹,槍尖閃著無窮的雷電,向葉天二人刺來。

「你要是本體這裡,那我還多少會害怕,這區區一個精神分身,而且離你本體有半個地球那麼遠,也敢囂張,當我華夏無人?」

面對金髮女子這樣駭人聽聞的威勢,葉天卻絲毫不驚,反而冷哼一聲,面帶不屑。

因為他知道眼前這一切,並非真實,只是神像中的信仰之力構造的虛幻空間罷,那看似聲勢浩大的一幕,完全可以用虛張聲勢來形容。

可這樣的虛張聲勢也不是完全沒用,在這樣的精神具現的空間里,如果被攻擊的對象因為這樣的虛張聲勢而害怕,那這虛張聲勢便能夠化作真實傷害。

說白了,這種精神層面的攻擊,其實很唯心。

你若是相信攻擊會傷害你,便會留下真的傷害。

你若不相信這樣的攻擊,那便只會穿體而過,不留任何痕迹。

葉天已經知道這只是個精神世界,自然不會有任何的相信,更要動手反擊。

就在這時,愈秀兒說道:「哥哥,能讓我來試試嗎?」

葉天轉頭,看著躍躍欲試的愈秀兒,想她的夢魘法相便是精神層面的手段,應對眼前的一幕,倒是輕鬆,便點頭退到一邊。

愈秀兒歡喜不已,直接把夢魘法相催動到頂點。

一縷縷無形的夢魘之力在這幻象空間中凝聚成實體,凝聚成一把長達丈許長的銀色長刀,聲勢甚至比那金髮女人更加的驚人。 「斬!」

愈秀兒一聲輕喝,那銀色長刀就猛射而出,帶起一道長長的銀虹,向金髮女人斬去。

在通天徹地的金髮女人面前,銀色長刀也是巨大無匹,金髮女人直接如被利刃劃過的乳酪,輕易斬破,甚至連同整個空間都被切成兩半。

天空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背後是空洞洞的黑幕,隱約可見在這黑幕的終點,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宮殿中的王座上,一個和之前金髮女人一模一樣,只是個頭小了上萬倍,但看上去更加精緻完美的女子猛的站起,目光投了過來。

看到黑幕盡頭的女子,葉天頓時神情一凝,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氣勢之強,竟然不遜色於他之前在御雷峰上,遭遇的那個奉天觀女道。

「可怕!這女子實力不在築基期之下,要不是隔著距離,這女子絕對會殺過來的!」葉天自語道。

這時候,黑幕開始崩潰,連帶的整個精神空間都崩塌,幻像破碎,葉天再次回到自己的攤位前。

這時候,無數的喧囂聲如潮水重回他的耳中,而身前的霍華德依舊手持金色神像,動作並沒有任何變化,彷彿沒有任何的察覺。

葉天端坐不動,神情淡然,自然知道對方的實力太弱,根本感覺不到這精神層面上發生的事情了。

經過剛才一事,葉天已經確定了這個神像有價值了,而且價格非常的大。

不過這玩意兒是要有價值,但背後明顯不簡單,那個金色名字應該是所謂的神族一員。

在兌換之前,葉天先要確認著雕像的來歷,以及雕像究竟是哪個神族的,這樣就算日後對方有所報復,他也能夠有準備了。

這時候,見葉天久久不言,霍華德小心翼翼問道:「葉先生,您看我這個雕像怎麼樣?」

「可以!」葉天乾脆點頭,甩出一個玉瓶,說道,「一枚一元留息丹,換不?」

「換!當然換!」

霍華德慌忙接過玉瓶,打放下黃金神像就想走,卻沒想到被葉天一把叫住。

「我再給你一枚,你將這神像的所有來歷全告訴我,如何?」

「真的?」霍華德狂喜,簡直不敢相信葉天竟然對這神像這麼有興趣。

原來這神像只是他在西牛賀州旅遊的時候,一時心血來潮,出手救下一個大富時,大富翁為了感激他,原本想要送他一些金錢的。

只是對於修真者而言,這凡人的金錢根本不算什麼,所以他便提議大富翁有什麼古董之類的,讓他看看。

畢竟很多古代流傳下來的寶物,經常被普通人收來當古董,完全是明珠蒙塵了。

那大富翁居然沒有一鍵直接帶著霍華德進入到藏寶室,一番轉了下來,卻沒有發現什麼好東西,唯獨只有這神像有些異處。

可不知道是霍華德實力太弱,還是什麼原因,他怎麼都測不出這神像到底有什麼神異,但總是能感覺到這神像的異常。

後來他還專門查詢過,知道神像是什麼來歷,更加感覺一定有價值,所以才保留這麼長時間。

隨著霍華德娓娓道來,葉天才知道這神像的真正來歷,自語道:「奧林神族?這個神靈居然是奧林神族的主神之一雅典娜,雅典城的守護神,號戰爭與勝利女神?

如此看來,之前精神空間里的金髮女子,以及黑幕盡頭的女神,便是這個雅典娜了。又是奧林神族,我第二次聽到了,這次還遇到了一位,真是有緣呢!」

這時候,霍華德講完了神像是誰后,又開始講起,他得到神像后,調查到了神像出處。

神像來自古雅典一座神廟,作為神靈祭品,供人祭拜的。

據說在一千百年前,神聖羅馬帝國崛起,四處征伐,連帶著雞基教一起興盛。

如此一來,基教獨佔西牛賀州,自然便排斥其他的宗教,這奧林神族不可倖免,各個神靈的神廟被毀,最終這黃金神像流落出來,不知怎的落入那大富豪之手。

之前通過系統,葉天已經知道信仰之力是信仰神系修鍊所必須的力量,屬於精神異力的一種。

想要修鍊這樣的信仰神系功法,便需要凝聚無數信徒的精神力,最終凝聚神性,點燃神火,煉成神體乃至神國。

一旦成功,只要神國不滅,便能不死,可以說另類的長生之法。

但這裡面有個巨大的問題,正所謂成也信仰,但也信仰。

一旦這信仰神系的神靈沒了信徒信仰,力量便會不斷的衰退,甚至到最後,永眠於神國之中,除非再有人信仰,否則便無法醒來,可以說完全受制於凡人了。

在東方,也不是沒有人這樣修鍊,但大部分都被強力的政府機構鎮壓,所以一直以來都沒能成功。

而因為西方的地理環境,造成沒有統一的強力政府,所以信仰神系方才能在西方成功,從而出現了諸如基教,拜火教,真教等各大宗教。

因為這個信仰方面的缺陷,各大宗教之間征伐不斷,便是為了爭奪信仰,使神不會沉睡。

「這上面的信仰之力很濃郁,如今裡面的神靈分身被毀,化作了純粹的力量,便能夠讓我們使用。

不過,因為基教等教派的崛起,奧林神族在外界的信仰幾乎毀棄,又失去了這麼一個的信仰之源,以及一個分身,也不知道那雅典娜會多憤怒了啊!

看來又惹到了一個強敵呢!不過虱子多了不養,我的仇家不少,再多這樣一個奧林神族也無妨了!」

葉天看著這個巴掌大的神像,自言自語著。

「這麼龐大的信仰之力,我用不上,但秀兒可以煉化,補充進她的夢魘法相之中,從而使得她進一步的強大。

還精神空間的那些魂魄,秀兒吸收了后,應該能有所收穫!這一趟我沒有什麼收穫,倒是秀兒收穫滿滿啊!」

這個神像,在葉天眼中,就是一枚十全大補丸,完全能夠讓愈秀兒的實力更進一步,算得上是有些價值了。 另一邊,位於西牛賀州的奧林匹亞山頂,曾經出現了巨大神殿幻影的天空中。

這時候,似乎有特殊的能量波動隱現,若是葉天在這裡,一定能夠感覺到那股能量波動,正是那神像中的力量

在哪怕是修鍊者,也看不到的某處空門口裡,裡面是金光燦爛的世界,有山有河有陸地。

在那陸地上,無數身穿白衣的男男女女們正一臉狂熱,朝著陸地最中心的山跪拜,口中念念有詞。

隨著他們的跪拜,隱隱約約可見一道道特殊的能量光線,從他們的頭上傳出射向了山的方向,落下分佈著山上的大大小小的宮殿裡頭。

這裡面,能夠看出這些能量的分佈並不均勻,而是有明顯的數量分別。

其中,以位於山巔的13位巨大宮殿,得到的能量光線最多。

在這13座收穫能量光線巨多的巨大宮殿,其同樣也有多少的分別,以一座雕刻種種戰爭勝利畫面的宮殿為最。

額之前虛空中的能量波動,正是來自於這座宮殿。

此時,也同樣沒有停息,並且伴隨著一聲清麗的大喝。

「可惡的瀆神者,我要殺了他,不僅強殺我分身,還敢說我……說我……可惡!」

宮殿裡頭,一個精緻的金髮女子憤怒至極,只是縱使如此生氣,也絲毫不影響其精緻的美貌。

「我親愛的戰爭與勝利女神妹妹雅典娜,誰惹你生氣,讓身為戰神的哥哥我為你出氣吧!」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響起,一個赤著健碩上身,身體如鋼鐵鑄就的金髮男子突然現身。

原來這精緻的金髮女子,便是奧林神族的十三主神之一,戰爭與勝利女神雅典娜,也正是葉天之前在那神像的精神空間看到的女子。

她這時候會這麼生氣,除了有葉天將她在神像中破壞外,更有葉天看到了她的隱私部位,居然罵她是個放蕩女人,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啊!

只是憤怒歸憤怒,見到這金髮男子出現,雅典娜神情一收,冷喝道:「阿瑞斯,誰讓未經我同意,隨便進入我的宮殿?難道上次你被我痛揍了一頓,還不夠嗎?」

原來這金髮男子名叫阿瑞斯,同為奧林神族13主神之一的戰神。

見雅典娜喝問,阿瑞斯神情一變,露出了凶惱之色,只是見者雅典娜手中現出了黃金長槍,頓時轉變為忌憚。

當下,他輕笑道:「我親愛的妹妹,我這次來可不是要惹你生氣的,而是來關心你啊!好了,別在意這些了,告訴我你為什麼這麼生氣嗎?

我能夠感受到你的信仰之力,就在剛才有一些波動,並且出現了略微的降低,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在外界的信仰已經基本中斷,只能靠著神界的凡人了,所以理論上是不可能減少的,為什麼你的信仰卻會出問題的?」

「哼!你是來嘲笑我的嗎?」雅典娜冷道。

「我親愛的妹妹,你這樣說可就傷我的心了!」阿瑞斯誇張道,「我是來關心你,順便問一下為什麼你能從外界得到信仰之力,如果方便的話,可以順便告訴我嗎?」

「我說你怎麼會這麼好心!」雅典娜冷道,「告訴你也無妨,我能夠從外界得到信仰之旅,是因為我當初守護的雅典城神像。

那神像受雅典人世代祭拜,在神像生成了一個英靈空間,收納了無數的英靈,我也有個分身在其中。

只是就在剛才,我感受到分身被毀滅,連帶神像中的英靈空間被毀,其中的英靈自然也沒了!」

阿瑞斯驚訝道:「我親愛的妹妹,你隱藏的夠深啊!難怪你的信仰之力一直是十三主神中最多的!」

這神像中生成英靈空間,英靈進入其中,只要空間不滅,英靈便能長存,從而源源不斷地為神提供信仰之力。

而這些所謂的英靈,實際上大部分都是狂信徒,所以所提供的信仰之力更加純粹和澎湃了。

這看似簡單,實則很難。

因為神像中生成英靈空間,並不受他們這些神控制,而是來自於特殊的原因。

只是這個原因具體是什麼,直到現在,這些神族仍舊沒能夠摸清。

包括雅典娜在內,她雖然擁有的多個英靈空間,但確實不知道是怎麼生成的。

所以就算同為主神,阿瑞斯在外界也沒有這樣的英靈空間,為他提供額外的信仰之力。

而在神界裡面,凡人的數量是有限的,所以主神們得到的信仰是要根據自身的實力分配的,這也是阿瑞斯為什麼會這樣問的原因。

這時候,阿瑞斯知道雅典娜的額外信仰之旅是來自這樣情況,頓時大失所望,不再想這些。

轉而眼睛一轉,說道:「我親愛的妹妹,不知道是哪個敢這麼大膽,居然敢破滅你的分身和英靈空間,你告訴哥哥,讓哥哥替你去報仇吧!」

雅典娜冷哼道:「哼!現在的外界雖然已經變動,但仍不是我們神族下凡的時候,你怎麼替我報仇?

而且當我無法確定那個人究竟是誰,但我可以肯定其來自東方,而且還是修真者,按修真者的劃分,應該是練氣九層。

我們的真身那是能夠下凡,這樣的對手自然不在話下,可我們下不去,你怎麼替我報仇?」

阿瑞斯一笑,自通道:「我親愛的妹妹,虧你還是戰爭與勝利女神,難道你忘了我們沒有辦法下凡,可不代表手下人沒辦法啊!

奉父神之命,歸我訓練的神戰士已經去往華國,伺機搶奪神之造物,到時候蓋亞本源重現,我們便可以借著神之造物進入聖域。

如今你的敵人正好也在東方,你告訴我具體的方位,我讓我的神鬥士們先解決了他,再去搶奪神之造物!

這些凡人真是越來越過分了,居然敢冒犯我們神族,不給他們一些教訓,豈不讓我等神族尊嚴無存?」

雅典娜皺眉道:「不行,這華國仍是那些修真者的大本營,之前父神下達搶奪神造物的命令,我就反對過!

雖然我的反對無效,計劃仍舊實行,那你就按計劃行事,不要節外生枝,以免生事,使計劃失敗!」 阿瑞斯卻毫不在乎道:「怕什麼?雖然那些凡人修真者實力不差,你別忘了他們中的非人存在,你和我們一樣,無法真身降臨!

至於那些練氣九層的修真者,你認為他們會是身著傳承數千年神甲,擁有比擬神人戰力的神鬥士的對手嗎?

更何況這次神戰士過去,並不是孤軍奮戰,還有著盟友策應,還是透露修真門派的程度,絕對能夠來個神不知鬼不覺的!」

所謂的神人,在修真者中便相當於練氣巔峰,而半神則與築基初期相近,所以阿瑞斯才會這麼自信。

阿瑞斯口中的神戰士,仍是經過特殊挑選的凡人,能與古老時代便打造而成的神甲共鳴,能夠發揮出神甲的全部戰鬥力,完全不輸於鍊氣九層的實力了。

「可是命運救贖之章確實是能夠通過特殊的方式,大概率提升自身力量,不會帶來任何的負面影響。

可也有小概率大幅降低自身實力,並帶來種種負面效果,這種東西對付其他的神聖個豬,或者是牛賀州的那些修鍊者沒問題,可要對付以詭異著稱的修真者……」

雅典娜皺眉,這命運救贖之章確實神奇,但這東西是有特殊概率的。

這修真者號稱性命雙修,不僅擅長各種攻防手段,而且在命運一方面的研究,也是獨特之處,所以道理確實如阿瑞斯所說,但雅典娜總覺得有些不對。

更何況之前精神空間里短暫交手,因為距離太遠,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空間已經崩塌,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從分身傳回感應,到空間崩塌,時間簡直短得可怕,哪怕在裡面有找他們能主持分身,以至於分身無法發揮出全力的緣故,但也能夠看出一些什麼。

可不等雅典娜說完,阿瑞斯已經不耐煩道:「好了,我的妹妹,難道你還不相信我的神鬥士嗎?

更何況這次去華國的七個神戰士,都有命運救贖之章,能夠通過特殊概率,短暫擁有有神人的威力,而不會對自身造成負面影響。

雖然維持的時間不長,可縱使和神人相當的練氣巔峰也擋不住,更不用說那些練氣九層的修真者了!

放心吧!我親愛的妹妹,為了你的尊嚴,我的這些神戰士們絕對會拼盡全力,帶著那個敢冒犯你尊嚴的凡人頭顱而回。」

雅典娜無奈,她知道阿瑞斯的性格,說白了就是一個無賴,他哪會這麼好心為自己出氣。

不過是看上了自己的信仰結晶,想要借著這樣的機會,從自己手上討幾顆結晶而已。

所謂信仰結晶,是大量的信仰之力凝聚而成的精華,對於神族而言,仍是硬通貨。

只是奧林神族在外界的信仰已經崩塌,神劍裡面的信仰數量有限,維持他們的修鍊都很困難,更不用說是結餘出來,製作成信仰結晶了。

雅典娜因為外面有多個英靈空間,所以有額外的信仰之力,除了用於修鍊外,還有結餘,所以自然有信仰結晶。

這阿瑞斯會這麼上心,自然和此有關,也是借公事賺點私人的外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