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九重的修爲到底也不低,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雖然着實有些驚訝,可手下卻不含糊,順着陳志凡拍出來的雙掌,迎擊了過去。

他哪裏想得到,這根本就是陳志凡的計謀,目的就是爲了讓葉九重打到自己。

等陳志凡的雙掌快要打到葉九重身上的時候,陳志凡突然撤去了法力,身子直挺挺的向前撲去,活脫脫的一隻大鳥。

葉九重也感覺到了陳志凡手掌中的變化,不明所以,急忙撤回了大部分的掌力。

這是因爲葉九重還不知道陳志凡到底是怎麼個意思,不收回掌力吧,怕將陳志凡打傷;完全收回吧,可又怕陳志凡再耍什麼手段,到時候吃虧的可就是自己了。

思量再三,葉九重還是留了一小部分法力在手掌中。

當葉九重的手掌打在陳志凡的胸口的時候,葉九重便後悔了。陳志凡哪裏耍什麼手段啊,他的身上,分明沒有一絲一毫抵抗的氣息。

可現在想撤回掌力,已經完全不可能了。高手過招,不說勝負,生死也只是一瞬間的事。

葉詩瑜還沒看清楚怎麼回事,只聽到一聲悶哼,陳志凡已經輕飄飄的飛出去了。

葉九重臉上帶着狐疑和擔心,追着陳志凡身體,抱在懷中,落在了地上。

混沌假裝驚慌的跑過來道:“怎麼回事?”

面對混沌的詢問,葉九重無奈的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剛纔還好好的,突然之間好像全身的法力都消失了,我躲避不及,打到了他身上!”

此時此刻,陳志凡閉着眼睛,強忍着笑,躺在地上。

葉詩瑜遠遠的跟着跑了過來,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陳志凡,腦袋嗡的一下子,像是被什麼抽走了全身的力氣。

本來葉詩瑜心中想着他剛纔的那些言語,痛恨異常,真想這輩子都不理他了。可現在看到他安安靜靜的躺在地下,氣息全無,生死未卜,心中的怒氣消失的乾乾淨淨的,只求陳志凡無事。

葉詩瑜聲音顫抖的問道:“哥哥,怎麼回事!他會不會有事?”

葉九重這掌如果打在一般人身上,縱然之後一成的功力,也足以讓受掌者魂飛魄散了。 「喂!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做,你們看不到後面還有我們?居然這麼明目張胆的插隊,有沒有一點公德心啊?」帝玄御憤憤道。

那男子轉過頭來,眼神囂張的看著他,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隨即不屑道:「老子就要插隊,關你屁事啊。」

「老子?你算哪棵蔥啊!」玉寒夕也怒道。

「怎麼了?不服氣么,有種的你就上啊,看你能把我怎麼樣。」對方無比囂張的叫囂著。

「奶奶的,真當小爺不敢收拾你是吧?」帝玄御和玉寒兩人頓時就怒了。

但是他們兩個還沒有上前,眼前就出來一排人,擋在了男子的跟前。

這些人好像是男子的護衛,隨從,一個隨從,他們的實力就有這幻夢之境以上。

看到這一幕,帝玄御和玉寒夕兩個人不由對視一眼,氣勢有些弱了。

因為這幾個人當中,其中有一個居然是幻夢之境五階以上。

在他們的壓迫下,他們兩個人都感覺到了很是吃力。

但是兩人並沒有害怕,「有種的,就滾出來跟我們單挑,這裡這麼小,怕是不好揍你!」帝玄御道。

這裡確實很小,他們有幫手,他們也有幫手!

他們可以把自己獸寵給放出來,但是在這裡恐怕不合適,如果在這裡搞事情被轟出去,那就把他弟妹的事情搞砸了,那就不好了。

「單挑,你有什麼資格跟本大爺單挑?收拾你們,根本用不著本公子出手。」男子說著,直接上前拎著帝玄御,將他給扔了出去。

砰——

原來這個男子自己也有著很高的實力,帝玄御被他丟出去,根本沒有反抗的機會,重重地砸在地上,撞的他渾身酸痛。

甚至連站起來都是問題。

「奶奶的,敢欺負我的人,你活膩了吧!」玉寒夕拔劍向對方沖了出去,然後……

砰砰砰——

一陣打鬥結束之後,玉寒夕被揍得相當可憐,男子一腳踩著他的肚子,喝道,「只不過一個剛剛晉陞的幻夢之境的弱者,還敢在老子面前發威,撒泡尿照照自己長得什麼熊樣吧。」

眾人發出了一聲尖叫,在兩人落地時趕緊躲開,生怕牽連了禍端。

玉寒夕眼中閃過一絲怒火,真的動怒了,正想要召喚出他的紅熊,突然,煉丹堂維護秩序的高手過來了。

「宮少,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何在這裡打鬥?」那個高手看到眼前的男子,很是客氣的問道。

「還不是因為他們插隊,所以我就跟他們打起來了。」男子倒打一耙,差點把帝玄御和玉寒夕兩個人氣冒煙。

「你可真不要臉,光天化日之下佔了我們的位置,居然還倒打一耙,怎麼會有你這種無恥的人?」帝玄御痛得呲牙咧嘴大罵道。

又沖著前來的高手道,「剛才分明就是他霸佔了我們的位置,各位一定要查明清楚,把他們給轟出去,這種小人怎麼可以來這裡考核?」

「是啊,這裡這麼多人,這麼多雙眼睛都看著他,他居然還無恥的撒謊,幾位高手不相信的話,隨便找個人來問問就知道了。」 玉寒夕說著,手就隨便揪過來一個人,「來,你能告訴他們,剛才究竟是誰對誰錯。」

玉寒夕卻不知道,他拉的是個膽小的人,看到宮少朝著他看過來的眼神,他立即嚇得縮了縮脖子,說道,「剛才明明是你們搶了別人的位置。」

說完便將玉寒夕推開,趕緊跑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誰讓他們是平民百姓,好欺負,他快不敢得罪工宮少,否則的話他也吃不了兜著走。

這兩個是過來排隊的,一定是煉丹師,煉丹師只會煉丹,武功肯定很差,他們自然不敢因為實力差的得罪武力高強的宮少。

聽了他的話,玉寒夕瞬間被氣得連翻白眼,想不到這裡的人居然都是這樣的。

「好啊你們!難道你們都是欺軟怕硬的人?你們都是好樣的,你們這些人,真是活該被人欺負。」玉寒夕罵咧咧道,正在這時,一道人影走了進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帝玄御和玉寒夕兩個人頓時跳了起來。

「弟妹!」

夜冰依也看到人群當中的兩個人,嚇了一跳,「怎麼搞的?你們怎麼會變成這樣了,我才只不過剛剛離開一會,你們就被狗欺負成這樣了?真是丟人。」

兩人見到她過來,心中瞬間有了底氣,連忙告狀。

表示他們還不是因為給她排隊,才會變成這樣么?

要不是害怕喚出自己的幫手,將這裡鬧得一片狼藉,會被這些人趕走,他們才不想受這憋屈呢。

夜冰依看著兩人被打的這滑稽的模樣,嘴角一抽,嫌棄的說道,「你們倆別跟我說話,被狗咬成這樣,我不認識你們,連一隻狗都打不過,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誰說我們打不過他?我們只不過是……」話說到一半,就被夜冰依打斷,「失敗了就是失敗,失敗的人永遠沒有資格講道理!」

被夜冰依這麼一說,兩人覺得極為有道理,紛紛閉上了嘴,不再吭聲了。

又齊齊轉過頭看向那個男子了,「有種把名字留下,以後再來找你算賬!」

男子得意的笑了笑,「報上名就報上名,就憑你們兩個,再修鍊個百八百年,也不是我的對手,哈哈哈!你們告訴他們我的名字。」

後面那幾高手立即說道:「我們家少爺乃是宮家的大少爺,想要打敗我們少爺,你們還是做做夢更來的實際,哈哈哈。」

宮家的高手不停的嘲笑他們兩個人。

兩人頓時覺得很沒面子,玉寒夕突然面色堅定道:「其實你弟弟說的對,我們兩個是應該好好的去練功了,否則連只狗都打不過!」

「沒錯,走,我們回去好好練功!」這對難兄難弟眼中燃起了熊熊火焰。

「好了,你們自己慢慢玩,我們倆先回去了。」和夜冰依交代一聲,兩個人就急匆匆而去,背後燃燒的熊熊火焰,等著他們歸來報仇吧。

宮家的高手好笑道:「他們以為回來就可以打得過少爺么?做夢吧!」

「沒錯,就他們兩個那熊樣,不用大少爺,我們也可以一個腳趾頭就可以把他們踢飛。 可現在打的是陳志凡,到底會怎麼樣,葉九重也說不上來。見葉詩瑜詢問,只好無奈的搖搖頭。

不過,葉九重雖然擔心,但他清楚陳志凡的法力,想來這一掌也不會對他造成不可估量的傷害。可凡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如果陳志凡果真被自己打的魂飛魄散了,就算有混沌幫忙,只怕也不能讓陳志凡的元神和魂魄歸位一體。

想到這裏,葉九重的沒有鎖成了一疙瘩,擡着擔心的眼神望向了混沌。

這齣戲是混沌和陳志凡聯合起來演的,但混沌到底是爲了幫陳志凡,所以臉上沒有表現出無所謂的神態,而是有些憂愁的看着陳志凡。

葉九重首先憋不住了,擔心的問道:“混沌大哥,我…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無意間打中了他,他會不會有事啊!”

“暫時還說不上!你們先離開一點,帶他回去再說!”混沌帶着凝重的口吻道。

葉九重和葉詩瑜現在已經沒了主意,聽混沌這樣吩咐,急忙離得遠遠的。

混沌使用法力,輕輕的將陳志凡放在了自己寬大的背上。

葉九重看着道:“大哥,用不用我幫忙啊!”葉九重以爲,事是他惹出來的,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不用,你們先回去,我帶他飛一圈,吸收一下天上的靈氣,看會不會有效果!”

橫穿一萬年 葉九重和葉詩瑜聽到混沌說完這句,急忙答應了一聲,就向着他們住的地方去了。

陳志凡偷偷的看着葉九重和葉詩瑜二人走遠,才一咕嚕從混沌的背上爬了起來,道:“混沌前輩,這次可多虧了你了!”

混沌冷着臉道:“先別說好聽的,說說怎麼回事吧!”

陳志凡撓着頭,不好意思的道:“唉!都怪我,想的不周全,才錯怪了她!”

混沌淡淡的看着陳志凡,示意他繼續說。

陳志凡接着道:“我剛下凡,本來心情就不好,誰知碰到了詩瑜正在喃喃自語,還說什麼‘都一年多了,也不來個信!’這樣的話,生氣至於,便沒有仔細思考,所以才罵了她!”

至於罵人的話,陳志凡實在不想再說一遍了。別說葉詩瑜一個弱女子,不管是誰,聽到陳志凡剛纔罵的話,只怕都會被氣的跳起來。

混沌卻也沒有仔細詢問,陳志凡說的也和他自己心中想的差不多。

混沌開口問道:“你剛下凡,心情不好,這又是爲什麼?”要是換做別人,能身登仙位,自然是開心的都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可陳志凡仍然是不開心,就比較耐人尋味了。

陳志凡開始緩緩的對着混沌講述自己在天庭的遭遇。在凌霄殿上,陳志凡先是被責問爲何放掉僵王,又被污衊殺掉了所有屍方偷生的嘍囉這些事。

混沌道:“哦?這可就奇了!誰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在天帝面前污衊與你!”

陳志凡又講了照妖鏡中的那件事。

混沌聽完,緩緩開口道:“如此說來,這廝的法力不在你之下!”其實混沌這麼說,還是給陳志凡留面子了。想這個妖孽,能在陳志凡的眼皮子低下殺掉那麼多嘍囉,又能更改照妖鏡中的影像,法力不知道比陳志凡高了多少。

陳志凡點點頭,道:“不光如此,當初我已經給解憂樹打了包票,保證自己會在天庭爲他和女魃據理力爭,可天帝似乎對這件事並不怎麼上心!”

“應龍和女魃的事可以先放一放,目前最主要的是要查清楚這個背後作祟的人,到底是什麼來歷!”混沌皺着眉頭道。

陳志凡點點頭,又講出了九天降魔祖師最後告誡他的那些話。

聽完這些,混沌的眉頭皺的更加緊了,來回跺了幾步,好像也沒弄明白。

不久後,混沌開口道:“不管天帝爲何要差你暗中調查這件案子,但可以看出來,這件事應該非同小可!”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陳志凡有些茫然,淡淡的道:“我初到天庭,尚不知天庭的那些個禮儀規矩,至於天帝到底想幹嘛,我就更不清楚了!”

混沌繼續道:“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在統治者眼裏,什麼禮儀規矩都只是爲了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而定的,在大麻煩跟前,都得讓路!”

陳志凡似乎有些明白,接着道:“以前輩所見,天庭的這件大事應該是什麼?”

混沌搖搖頭,道:“目前尚不明白!不過,天庭中的這件事,一定和照妖鏡這件事有關聯,所以天帝纔會暗中降旨讓你查辦!”

“暗中降旨?”陳志凡驚訝的道:“天帝並沒有旨意給我啊,只是九天降魔祖師在後面追上我給我說的!”

混沌玩味的笑着道:“九天降魔祖師身居高位,對於天庭中的規矩再熟悉不過了,豈會做出暗自揣摩天帝的心意這般愚蠢的事來!”

陳志凡睜大眼睛道:“如此說來,九天降魔祖師暗中指點與我,其實是在傳達天帝的旨意了?”

混沌點點頭,道:“不錯!”

陳志凡這才緩過神來,仔細一想,混沌所言不無道理。

混沌接着道:“既然天帝的旨意,你可儘管放手去查!至於目前的天庭中發生的那件大事是什麼,你暫時不必去管了!”

陳志凡點點頭,道:“我此番前來,正是有要事詢問前輩!”

“說!”

“當時在凌霄殿上,天帝便讓六丁六甲查出,實際上殺害屍方嘍囉的人五行屬水,而晚輩的五行卻是屬火!晚輩思索再三,這三界中,五行屬水卻又比晚輩法力高強者,便是那海眼中的精靈族!”

“嗯?”混沌驚訝的道:“所以你便懷疑是精靈族從中作梗?”

陳志凡點點頭,道:“晚輩也想不出其他的對手來!”

混沌先是一陣沉思,不久後點點頭道:“也罷!若說這三界中五行屬水,法力高於你者,原本不少!可若說與你有嫌隙的,這精靈族便首當其衝!可精靈族勢力強大,又處於海眼中的那片虛無之中,我怕你是有去無回!” 背後不斷的侮辱聲音傳來,帝玄御和玉寒夕兩個人跑得更快了。

再這麼混下去,他們還有面子嗎?

「我呸!不就是一個幻夢之境六階么? 最強校園女神 有什麼牛的。」帝玄御忿忿不平。

他現在也是幻夢之境四階,剛才只是不小心才被對方打中,而同時,他也發現了對方乃是幻夢之境六階的,難怪會這麼囂張,但是沒關係,他回去好好修鍊!再回來收拾他。

「我發誓,從今天開始,一定要好好的修鍊,否則將來我怎麼能保護雪兒?等老子變得強大了,回來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打死那幾條狗!」玉寒夕也憤怒道。

「寒夕哥,等等我。」帝凌雪在背後追了上去,剛才看到玉寒夕渾身是傷,她不免擔憂。

慕容清清也想追上去,但是想了想,又停了下來,他去了又能幹什麼呢?以什麼身份呢?

宮大少爺和他的手下一個個瞅著兩人的背影,囂張無比,哈哈大笑。

可是在一旁煉丹堂的護衛們卻直接無視了這一幕,而且還對宮大少爺諂媚的笑著。

看到這一幕,夜冰依的眼神一冷。

「宮少爺,你今天來也是來報名參加考核的么?」護衛狗腿的問道。

「參加考核,我來參加什麼考核呀?我對煉丹一竅不通,就喜歡武術,我來嘛,自然是……嘿嘿。」後面的話他沒說出來,但是那猥瑣的小眼神兒,任誰都知道他肯定是為了某個心上人而來的。

護衛們看破不說破,哈腰點頭說道:「宮大少爺想要過來報名,那直接跟小的們說一聲就是了,不用這樣辛苦的排隊。」

宮大少爺滿意的笑了起來,「那本少爺還不是害怕讓你們為難嗎?既然王護衛都這麼說了,那麼就多謝了。」

說著,一群人有說有笑,便要準備離去。

那王護衛領著宮大少爺直接走後門。

「慢著。」背後一道幽冷的聲音傳來。

二嫁傾城:傲嬌九爺太癡心 這些護衛們立即回過頭看向夜冰依。

「你好大的狗膽,欺負了我的人就這麼跑了?哪有這麼美的事情。」夜冰依雙手環抱著胸,冷冷的睨著宮大少爺等人。

那囂張的語氣讓眾人不由驚訝,她是什麼來歷,居然敢跟宮大少爺叫板?她不想活了么?

宮大少爺的臉色刷的一下冷了下來,轉過頭看向夜冰依,「女人!我給你一個道歉的機會,畢竟我從來不打女人,否則我也不介意先拿你開刀。」

「是么?」夜冰依握了握拳頭,「你可知,老子也並不打狗的,但你要是不知好歹,我也不介意先拿你開刀。」

宮大少爺額角的青筋直跳,瞪著夜冰依,「你居然罵我是狗,你好,你這個女人好的很!」

最毒嫡女,秒殺腹黑王爺 他說著,便準備掐死夜冰依。他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敢跟他叫板的女人。

夜冰依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一動不動,依舊雙手環胸,等待他的到來。

內心卻是暴怒到了極點,這麼囂張的人,她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他。至少也得將他打成他媽都不認識級別的。 對於精靈族的厲害,混沌早就給陳志凡說過了。

陳志凡暗暗的道:“就算是有去無回,也總好過揹負這無窮無盡的污衊!”

混沌點點頭道:“你有這等決心,多做準備,卻也不用特別怕!說吧,想知道些什麼!”

陳志凡詳細的詢問了海眼的去路,又仔細的瞭解了一番海眼虛無中的景象。

混沌均一一作答,只是不住的告誡陳志凡要小心,不可魯莽行事。

很多年前,混沌他們便是因爲魯莽,得罪了精靈族長,窮奇失去原生態的翅膀不說,盤古大帝更是因爲要救他們,被逼迫讓出了很大面積的陸地。

所以混沌深知其中的厲害,早早的便給陳志凡打了預防針。

陳志凡也見識過精靈族的力量,根本不敢小覷他們,重重的點了點頭。

說完了這些,混沌道:“光顧着說話,卻忘了那兄妹兩個了!”

陳志凡也一拍大腿道:“哎呀,晚輩也忘了!現在如何收場啊!”爲了讓葉詩瑜不生氣,陳志凡和混沌合起來演了這麼一齣戲,接下來怎麼做,陳志凡也沒注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