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妖樓所在的萬妖城,街道上人來人往,人類在這裡很少見,聚集的都是來自四方的妖魔鬼怪,其中妖族的人最多,街道上十個人有八個人都是妖族的人,可以看出妖族的勢力在這裡到底有多大。

沒有人敢在萬妖樓造次,畢竟萬妖樓背後代表了妖神教,在萬妖樓造次,等於挑釁妖神教的威嚴,完全是找死行為。

畢竟妖神教從古傳承到現在,勢力絲毫不亞於乾天學院這樣的大勢力,甚至還有長生境的老怪物坐鎮,這才是為什麼沒有人敢在萬妖樓惹事的原因,也間接讓萬妖樓成為了附近區域里最有名的交易場所。

走進萬妖城,葉陽立即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看到葉陽是人類,身上卻披著惡魔戰袍,立即有人認出了葉陽的身份。

「葉陽,是葉陽,在刑天戰場里奪魁的葉陽出現了!」

「他不是在逃命么,居然出現在了這裡,難道不怕乾天學院的人會發現?」

「你們的消息也太落伍了,葉陽並沒有被乾天學院追殺,刑天戰場結束后他其實沒有逃跑,而是回到了乾天學院,專門等針對他的人上門。」

「什麼?沒有逃走,那他為什麼沒有死?奪天少爺已經放話要看到此人變成一具屍體,為什麼他還活著?」

「本來葉陽在乾天學院里,的確差點被誅殺,但是誰也沒有想到,會有三個奪混沌境界的學生幫助葉陽說話,為了不讓暴怒的奪天少爺將那三個奪混沌境界的學生殺死,乾天院長在關鍵時刻出現了,讓奪天少爺放了葉陽一馬,本來所有人都認為這件事會這樣結束。讓人沒想到的是,葉陽在最後居然向奪天少爺發出了挑戰,要在半年之後和奪天少爺乾天學院決一死戰,現在距離約戰的期限已經過去了一個月,再有五個月他就要和奪天少爺生死決鬥了。」

「竟然挑戰奪天少爺,還敢決一死戰,這個葉陽是在找死不成?就他也想挑戰奪天少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沒有那個資格。」

「噓,小聲點,此人雖然必死無疑,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的聲音被他聽到了,他發起瘋來誰能攔得住他?我可是聽說此人在乾天學院里遭到壓迫時,居然連長老也敢殺,除了太上長老乾坤沒有人能攔得住他,他畢竟奪得了刑天戰場的第一名,再怎麼找死也不是我們這些人能議論的,還是小聲點。」

「他既然向奪天少爺發出了挑戰,不好好修鍊,跑到萬妖城來是想幹什麼?難道他也聽說了這幾天萬妖樓會迎來一場史上最大的拍賣會?」

「拍賣會?」

聽見周圍傳來的聲音,葉陽暗暗搖了搖頭,管他什麼拍賣會,他來這裡的目的不過是和萬妖樓的人交易而已。

順著萬妖城的街道,葉陽一路來到了萬妖城的城中心,一處妖魔鬼怪來來往往,十分繁華的地帶,萬妖樓,就是建立在這個繁華地帶的中心。

一座妖氣滔天,令人毛骨悚然的建築物,出現在了葉陽的視線里。

這建築物好似怪獸盤踞,正是萬妖樓。

「萬妖樓,這個葉陽來萬妖樓幹什麼?」

「我們原本跟著此人,打算看此人來萬妖城幹什麼,沒想到此人來到了萬妖樓,難道真的是為三天後的拍賣會而來?」

「他來這裡有什麼目的,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葉陽進去了,我們也趕緊進去,看此人來這裡有什麼目的。」

一群妖魔高手,跟著葉陽一起進入了萬妖樓,把萬妖樓裡面的人嚇了一跳,看見這麼多人同時出現,還以為是有人上門鬧事了呢。

稍微一打聽,才知道原來這麼多人出現,都是想來這裡看戲。

「萬妖樓,葉陽居然來到了萬妖樓,難道他不知道他在刑天戰場里殺死的豹英龍的父親,就是萬妖樓的長老之一?」

「豹英龍的父親豹英雄本來就在為豹英龍的死而發瘋,沒想到葉陽這個殺死他兒子的仇人出現了,不知道豹英雄會有什麼反應?」

人群議論紛紛,把萬妖樓的管事都驚動了,這名管事擁有奪虛空的修為,是一頭虎妖。

「是誰,是誰在萬妖樓里大聲喧嘩,不想活了?」

這名萬妖樓管事從樓梯下慢悠悠的走來,本來高高在上的大聲呵斥了一聲,但是當他看見眾人身前的葉陽時,卻是驚得身體都在哆嗦,「葉陽,是葉陽,沒想到長空少主指名點姓要留意的人,真的出現了,他居然活著從乾天學院里出來了,真的是奇迹。」

這名萬妖樓管事心中震驚,收起了臉上的淡漠,對著葉陽笑道:「你是來找我家長空少主的吧?還請稍等,長空少主馬上就會趕來了。」

「哈哈哈,葉陽,等了這麼多天,你終於出現了,我還以為你死定了呢。」

大約過去了半盞茶的時間后,一個大笑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一頭黃金蟒獅,風風火火的衝進了萬妖樓,不正是葉陽在刑天戰場里遇見的那頭黃金蟒獅獅長空又會是誰?

「獅長空!」葉陽滿臉淡漠,「廢話少說,我已經把九幽石帶來了,到底要怎麼進行交易?我先說好,拿不出讓我滿意的東西,你們萬妖樓一丁點九幽石也別想從我身上得到。」

「什麼?九幽石?」

周圍的人群一震,紛紛用貪婪的目光看向葉陽,「原來葉陽來這裡是要和萬妖樓的人交易九幽石,不知道此人身上到底有多少九幽石,居然讓獅長空親自出面了。如果是其他人身上有九幽石,立馬就要搶奪,可惜有九幽石的是葉陽,太過恐怖,誰敢去搶,誰就是找死。」

「葉兄,這裡不宜說話,隨我來!」

獅長空並沒有理會周圍的貪婪目光,而是身軀一動,進入了萬妖樓的最深處。

葉陽見狀沒有絲毫遲疑,完全不怕有任何埋伏,跟著獅長空一起進入了萬妖樓的最深處。

萬妖樓的最深處,有一個通道,這個通道黑漆漆,陰森森,不知道通向哪裡。

「葉兄,這個通道後面是一個獨立的空間,是我萬妖樓接待貴賓才會使用的地方。」


獅長空站在漩渦般黑漆漆的通道前,道:「九幽石的交易馬虎不得,為了保險起見,就在這個獨立空間里交易,這樣不用擔心會有外人生事。走吧,葉陽,我們進入這個空間里,商量具體怎麼交易吧。」

「等等。」葉陽面無表情的道,「你一來就要把我帶進一個獨立空間,萬一裡面有埋伏怎麼辦,我怎麼知道你們萬妖樓的人是不是想黑吃黑?」

「我們萬妖樓怎麼會黑吃黑?」獅長空笑了起來,「我們萬妖樓成立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出現任何負面傳聞,不信你可以出去打聽,人人都知道我們的信譽,我們萬妖樓總不可能為了一丁點九幽石,就去冒著名譽掃地的風險對你的九幽石黑吃黑吧?你如果真的擔心,我們可以找其他地方交易。」

「不用了,就在這裡交易,我沒有這麼多時間在這裡浪費。」

葉陽一個箭步,踏進了眼前黑漆漆的通道里。

當他踏入通道消失的那一刻,身後的獅長空,立即露出了一個奸計得逞的表情,他將臉上的表情收起,也進入了通道。

在一陣天旋地轉之後,葉陽來到了一個開闊的空間里。

這個空間大約有百丈大,裡面鳥語花香,有山有水有閣樓,葉陽一降落到這個地方,就看到一頭豹妖和一頭獅妖正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

豹妖和獅妖的修為,都達到了奪混沌的境界。

從這頭豹妖的身上,葉陽感覺到了十分強烈的殺意,雖然對方竭力隱藏,但還是被他感應到了。

「你就是葉陽,要和我們萬妖樓進行交易?」

那頭獅妖和獅長空有些相像,都是黃金蟒獅,但氣息比獅長空強大太多了,是獅長空的父親獅萬樓。

獅萬樓見到葉陽的出現,眼裡有明顯的喜色閃過,迫不及待的道:「葉陽,拿出來吧,把你身上的九幽石拿出來,讓我們看看你身上到底有多少九幽石?然後再做進一步的交易商議,如何?」

「五十萬斤,我有五十萬斤九幽石,而且我現在就全部帶在身上。」

葉陽毫不遲疑的道,然後把目光看向了獅長空和那頭豹妖:「你們呢,你們萬妖樓能夠拿出什麼樣的東西和我交易?」

「交易,交易個屁,葉陽,你這小雜種殺死了我的愛子豹英龍,還想和我萬妖樓交易?」

突然,那頭豹妖開口說話了,說話之間就是殺機森森,對葉陽的殺意毫不掩飾。

此人正是豹英龍的父親,豹英雄。

豹英雄殺機畢露,似乎就要壓制不住身上的殺意,對葉陽動手,但還是被他竭力控制住了,咬著牙對葉陽道:「葉陽,你這小雜種不用再想著和我萬妖樓交易了,把身上的九幽石拿出來,然後有多遠滾多遠,否則我會讓你有來無回!」(看戰狼去,怎麼也要支持支持) 「獅長空,這就是你萬妖樓的待客之道?」


聽見豹英雄的話,葉陽眼眸深處立即殺機森森,不過他並沒有發怒,而是把目光看向了身後的獅長空,要看看這個讓自己來萬妖樓的交易的人,是什麼樣的態度。

只見獅長空冷冷的道:「葉陽,我勸你還是聽豹長老的,乖乖將身上的九幽石交出來,否則的話,今天誰也幫不了你。你大概還不知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這裡是獨立的空間,除了我萬妖樓的人,其他外人一旦進來,沒有我萬妖樓的方法,永遠也別想出去,你的確很強,但在我萬妖樓面前,又能耍什麼花樣?乖乖交出身上的九幽石,對大家都好。」

「獅長空,在刑天戰場里你好像不是和我這麼說的。」

葉陽眸光冰冷,「你不是說萬妖樓會和我公平交易嗎,現在怎麼想強取豪奪?」

「在刑天戰場里我之所以那樣說,是為了穩住你,不把你穩住怎麼把你騙到這裡來,你還真的相信了?」

獅長空神色嘲弄,猛的喝道:「葉陽,廢話少說,快把你身上的五十萬斤九幽石交出來,否則我萬妖樓不介意將你鎮壓,交給奪天少爺。」

「看來沒有交談下去的必要了。」葉陽嘆了口氣,突然又把目光看向那名老獅子,獅長空的父親獅萬樓,「不知道你又是什麼態度?是不是也想讓我交出身上的九幽石,然後什麼也得不到就讓我走人?」

「小雜種,你的廢話哪裡那麼多,讓你交出九幽石就乖乖交出來,我的耐心很有限。」

豹英雄猛地一喝,殺機畢露:「三息,再給你三息時間,再不主動交出身上的九幽石,你今天會永遠的留在這裡。」

「老雜種,萬妖樓以後如果被滅門,就是因為你這一句話。」

葉陽大手一抓,魔神之手如山河般滾滾落下,朝著豹英雄鎮壓而去。

他已經看出來了,就算自己交出了身上的九幽石,這個豹英雄也不會放過自己,會殺死自己為他那死去的兒子報仇。

他也看出來了,這個萬妖樓根本沒有打算和自己交易,從一開始的打算就是想強行搶奪自己身上的九幽石,簡單來說,就是想黑吃黑。

「你們這幾個廢物,想跟我黑吃黑,非要找死我就送你們一程!」

葉陽神色冰冷,才不管這裡是不是萬妖樓的總舵,也不管這裡是不是萬妖樓的空間,說動手就動手了。

這一動手狂風呼嘯,風雲變色,一團烏雲出現在高空,一條來自地獄的魔神之手,轟隆隆破開萬丈長空,要把豹英雄一巴掌拍死在地。

「大膽,葉陽,我萬妖樓誠心和你交易,你卻心懷不軌,既然如此,我萬妖樓今天就殺了你,看有沒有人敢在我萬妖樓鬧事?」

看見葉陽對自己動手,豹英雄突然笑了起來,笑得有些陰險,似乎看見葉陽率先動手,讓他有了對葉陽動手的理由。

「豹天神拳!」

豹英雄一聲大吼,沙包大的拳頭猛地一震,虛空蕩漾,混沌氣流嗚嗚嗚的閃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豹子虛影。

這豹子虛影攜帶著強烈的拳風,衝殺之間好似流星,帶著無匹的氣勢,要把葉陽的魔神之手擊潰。

但是當他的豹天神拳接觸到葉陽的魔神之手時,完全不是一個級別,好似雞蛋碰石頭似的,前者一下就支離破碎,而後者則是完好無損。

只聽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轟響,一旁的獅萬樓和獅長空幾乎連反應都來不及,就看見豹英雄在葉陽的魔神之手下,那巨大的身軀被一巴掌拍翻在地,骨頭碎裂,血肉模糊,一下就落了個身受重傷的下場。

「不可能,你不過是奪日月的境界而已,為什麼會這麼強大?」

豹英雄被魔神之手拍翻在地,被死死的壓在地面動彈不得,只能發出歇斯底里的怒吼聲:「我是奪混沌境界的絕世強者,怎麼可能連你這個螻蟻一樣的境界的一招都擋不住?」

不僅豹英雄,就連一旁的獅長空和獅萬樓也滿臉吃驚,難以相信葉陽的強大居然達到了這種程度。

見到葉陽舉手投足就鎮壓了豹英雄,獅長空和獅萬樓的心裡同時咯噔一下,知道今天想要對葉陽身上的九幽石黑吃黑,恐怕沒有那麼容易了。

「葉陽,把豹英雄放了。」

就在這時,神色陰晴不定的豹萬樓開口了,平靜的道:「只要你把豹英雄放了,我萬妖樓就當做什麼事也沒發生,還能和你公平交易,怎麼樣?」

「你萬妖樓可以當做什麼事也沒發生,我可不能當做什麼事也沒發生。」

葉陽滿臉冷笑,「如果我的實力不是超出了你們的想象,現在估計我身上的九幽石已經被搶,甚至有可能還死在了你們手裡,看到我難以對付,又想要心平氣和的坐下來進行交易了,哪裡有那麼容易?」


「你想怎麼樣?」獅萬樓眉頭大皺,似乎有些不高興。

葉陽才不管這頭老獅子高不高興,指了指一旁被魔神之手鎮壓動彈不得的豹英雄道:「這個老東西罵我是小雜種,這是辱親大恨,想要獲得我的原諒,你和獅長空一起出手,將這個老東西殺了,我就不計前嫌,再和你們萬妖樓交易。」

「你!」獅萬樓大怒,那被魔神之手鎮壓的豹英雄更是連連大吼,「獅萬樓,不要再跟這小雜種廢話了,還不趕緊出手,把他殺了?就算他再厲害,難道還能在我們兩人的聯手之下倖免不成?」

「獅神掌!」獅萬樓大喝一聲,毛茸茸的手掌帶著滔天煞氣,向葉陽拍了過來,他對這一掌並沒有抱擊敗葉陽的打算,只想用這一巴掌將豹英雄解救。

可惜葉陽看也不看,指尖一動,一道百丈劍氣彈射而出,這劍氣如日如月,柔和而又剛猛,一個流星閃,眨眼間就到達了獅萬樓的腦門前。

砰!就看見獅萬樓全身的真氣一下被破,整個身軀鮮血淋淋,被葉陽這道劍氣一下劈飛了出去。


「父親!」一旁的獅長空大叫,「葉陽,我跟你拼了。」

「廢物一個,你父親都不是我的對手,你拿什麼跟我拼?」

葉陽隨手一揮,真氣如長龍,橫空一擊,那獅長空就被轟飛在地,連連吐血,真氣潰散。

幾乎呼吸之間,豹英雄和獅萬樓,以及獅長空全部敗了,連反抗之力都沒有,盡皆敗在了葉陽手裡。


「你們這幾個老東西,我好心好意帶著九幽石來萬妖樓和你們做交易,你們居然想黑吃黑,哪有這樣做生意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