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分焦急之際,憑空的,一段以四大武學上的文字書寫的篇章浮現在腦海中,更為奇特的是,他竟然能夠通讀這些文字!

「上清御氣訣!」

通讀全篇,嵐風幾乎當場跳起來!

這是一種完全超越武學,又不同於武學的功法,不再是單純的吸納太陽之氣或是太陰之氣化為真氣,而是吸收自然界的各種靈力為已用。在加以提純煉化之後,形成一種被稱之為仙靈之氣的東西。

不過全篇也只有導氣、行氣的法門,按照上清御氣訣所說,只有達到了鍊氣化實才能擁有駕御法訣的能力。

所謂鍊氣化實,就是當丹田儲存了足夠數量的仙靈之氣的時候,再通過更高層次的感悟,以氣成丹,化為實體。在此之前,也就是能量性質的提升,所能使用的依然是武學的技法,不過儘管是這樣,能量層次的提升已經讓他破繭化蝶。

精神力運行於丹田之中,按照上清御氣訣所說,開始對那種新生能量的淬鍊。

慢慢地,一個身體的輪廓出現了,而隨著能量越來越精純,嵐風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能夠看清體內的所有情況。那寬闊的經脈,那搏動的血管,五腹六臟,丹田中一團淡青色的氣團正在緩緩地轉動著。

內視,超越武學的法門!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確實超越了武學的境界,不過也僅僅只是境界。能量強度上大約相當於九陽真經從第三重後期突然到第四重初期,九陰真經也就是提升了一個層次而已。

只不過,他以後的修鍊再也不需要按照這兩種心法吸納真氣了,而是按照上清御氣訣吸收更為深層次的靈力,形成全新的仙靈之氣。簡單點來說,他現在的能量層次確實比過去強大的千百倍,然而,能量的總量卻遠遠少於過去的陰陽二氣,攻擊力上有所提升,卻也沒有達到天翻地覆的地步。

現在他就處於武學的終點和另一層次的起步階段,而以後的提升不單是能量,還需要一種被稱之為感悟的東西。

當然了,現在的嵐風依然不明白感悟是什麼。或者說,感悟這東西本來就是機緣,看不見摸不著。

葡萄大小的一團青氣只佔據了丹田不到十分之一的面積,遺憾的是,他暫時所能控制的只有這麼多仙靈之氣,不但數量少,而且層次也是最低的那種。這就是一個臨界點,如果強行吸收更多的仙靈之氣,結果只有一個立刻爆體而亡!

緩緩地睜開眼睛,看到肖克和麥隆就坐在自己對面,瞪大了眼睛盯著,心了一滯,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

肖克深深地吐了一口氣:「成功了?」

「成功了。」

「那」肖克像個孩子般的開心大笑起來,指著嵐風大聲道:「你看看你現在臟成什麼樣子了,天啊,難道你掉進糞坑裡了?」

麥隆也跟著哈哈大笑,叫道:「是啊是啊,這半個月我們就天天待在這裡,天天看著那種噁心的又黑又臭的東西從你身體里流出來。肖克說了,不能動你,所以就哈哈」

先是一楞,嵐風倒沒注意到衣服被一種帶著惡臭的濃液浸透,散發出極其難聞的氣味。而是聽著麥隆的那句話,半個月!

竟然過去了半個月,自己沒吃東西啊,怎麼活下來的?

另外,半個月,嵐風看著兩人通紅的眼睛,心裡的感動化為綿綿春雨,下個不絕。可以想象得出,肖克和麥隆這半個月來幾乎沒怎麼休息過,而且一直提心弔膽,否則以他們今時今日的實力,不可能憔悴成這樣。

也沒有說什麼感激的話,在兩人的戲謔聲中,嵐風把全身上下好好的清洗了一番。

剛剛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走出洗浴間,臉色突然一滯,低聲道:「有人來了,會是誰呢?」

「有人?」肖克一楞,喃喃道:「我怎麼沒感覺到呢?再怎麼說,我現在也是紫階後期的大高手了,除非是對方實力在紫階後期之上。也就是說」

驚訝的轉過頭,看著嵐風:「你突破紫階了」

「沒有,能量等級上超出紫階百倍不止,可能量數量少得可憐,所以我能感應到而你感應不到。」說到這裡,嵐風沉聲道:「這段時間你們應該吩咐過不能有人進入偏殿吧?怎麼還會有人來呢?難道」

「主人!主人,不好了!」

大吼聲打斷了他的話,坦泰從外面風風火火的沖了進來,身上竟然還帶著點傷。

三人心中大驚,還沒來得及詢問,坦泰叫道:「那幾十個被赤心果提升的混蛋造反了,我先是被他們聯手偷襲擊傷,玄龍他們還在抵擋,讓我回來報信!」

「走!」

嵐風取出寶劍飛身而起,直往外衝去。

剛剛跑出幾步,嵐風猛然停了下來,看向坦泰:「火神呢?他怎麼沒出手?」

還沒等坦泰出聲回答,一道身影從外面走了進來,赫然正是火元素神。只見他面帶微笑,那笑容中充滿了喜悅,好象死牢里的囚犯重見天日一般。

「你」

「我自由了。」火元素神直接打斷了嵐風的話,微笑道:「感到很奇怪是嗎?憑藉著億萬人的信仰之力,你,嵐風對我的挾制不存在了。縱然我的靈魂依然在那柄劍里,可是你拿我毫無辦法了,只需要奪回那柄劍,銷毀它,我的靈魂就能從裡面釋放出來。」

眾人駭然色變,大家都很清楚,只要失去了對他的控制,沒有任何一個人是他的對手。基於嵐風對他的禁制,作為一名上古主神,他肯定怨怒極深,現在有了機會怎麼會放過?

嵐風稍稍上前一步,把肖克等人擋在後面,沉聲道:「那麼,我很奇怪,那些反叛的人也和你有關係?」

這個時候,嵐風正試圖以精神力控制封印在離火劍里的,屬於火元素神的靈魂烙印。可是如他所說,那個靈魂烙印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也就是說,火元素神的靈魂依然存在於離火劍中,只是控制靈魂的樞紐不見了!

也就是在嵐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陣強烈地能量波動,連忙閃開到一邊,目光所及竟然看到肖克和麥隆同時取出了隨身兵刃,遙遙指向他!

兩人的眼神中儘是猙獰,散發出冰冷的光芒,哪裡還有一點點兄弟之情?

「怎麼怎麼可能!」嵐風的精神幾乎當場崩潰,過了好一會,突然臉色大變:「你是赤心果里做了手腳!」

「哈哈果然是個天才」火元素神笑地異常暢快,半晌才停下笑聲:「那確實是火系神品赤心果,只不過,那株赤心果被我灌注了靈魂之力,也就是說,所有食用赤心果的人都將成為我的奴隸。」

嵐風又是一驚,他也服用了赤心果,難道自己也將成為他的奴隸?

彷彿看穿了他的心思,火元素神微笑道:「我一邊在藉助信仰之力衝破靈魂封印,一邊等待著你們儘可能多的服用赤心果,終於,你吃下了。不過很遺憾,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無法控制住你,難道你的靈魂之力比我還強嗎?這是不可能的!」

「然而,事實就是事實,我確實沒能控制住你。對於你,我帶著很大的仇視,本想殺了你,但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發現你是個人才,天賦極高,如果就這麼殺了那就太可惜了。三界通道很快就要開啟了,一場戰爭也會隨之降臨,而我,作為古神界的主神,才是真命天子!」

看著他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嵐風冷聲道:「所以,你想控制中洲,然後再控制我們,以高科技和個人戰力結合,在神魔二界兩敗俱傷之際,坐收漁人之利。」

火元素神仰天大笑:「不愧是我看重的人,我們只需要等待,等他們戰到最後一刻即可。更何況,我原本就是神界的主神,他們只是我的小輩而已,我只是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有什麼不對嗎?」

嵐風冷冷一笑,輕輕地搖了搖頭:「讓那些被你控制的人停止攻擊,或許,我們可以好好談一下。」

「嗯,當然,沒問題。」

火元素神微微眯著眼睛,強大的精神力猶如潮水般湧出,一種來自於靈魂從屬關係的命令立刻發出。

不一會,數十道身影從遠處接踵而至,正是那三十幾個被赤心果提升的紫階高手。又過了幾分鐘,玄龍等人也飛了過去,只不過僅有七人而已,每個人身上都帶著或輕或重的傷勢,最輕的也是嘴角溢血!

嵐風以詢問的目光看向玄龍,玄龍怨恨地瞪了一眼火元素神,無奈的點了點頭。顯然,另外三人已經被殺了,這三十幾人剛剛達到紫階後期,實力上不下於玄龍,但對於能量的運用比起修鍊了百年以上的玄龍等人卻差了一籌。但是再怎麼說,也是紫階後期,那三個沒有隻是紫階初、中期的高手,又是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如何有倖存之理?

火元素神沒有理會玄龍的怨恨,看著嵐風,輕笑道:「你,跟隨我,等我奪得三界大權,你就是功臣,我把整個人間賞賜於你,怎麼樣?這樣的待遇已經足夠優厚了。」

說到這裡,他指了指站在身後的數十人:「先不說我自己,有了他們,你已經沒有第二條路可走。此外,你的好兄弟也被我控制了,難道你要拿他的性命開玩笑么?在我印象中,嵐風?莫切爾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不會讓朋友受到一點傷害的,你說呢?」

心裡生出強烈地無力感,從18歲那年離開帝都公爵府,至今已是4個年頭,這些年經歷過無數次征戰,經過了無數的死生戰鬥。儘管有強大到難以匹敵的對手,但至少可以一戰,今天呢?

自己的屬下和兄弟全部被對方控制住了,而敵人又是強大的主神,如果能夠真刀真槍的打上一場,就算潰敗戰死都比這樣連出手的膽量都不沒有。是的,沒有出手的膽量,他可以肯定,只要自己出手,火元素神肯定會派肖克和麥隆出戰,對自己的兄弟下手?他做不到!

他開始後悔,暗暗自責:「如果不是那該死的小聰明,讓肖克和麥隆自廢鬥氣服用赤心果重新修鍊,又怎麼會被他控制?都是我不好,都怪我啊!可是該怎麼辦?」

「怎麼?想好了沒有?對於你,我已經算是很有耐心的了,以我手中的籌碼,根本不需要和你浪費太多的時間。」火元素神有點不耐煩起來。

急中生智,嵐風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來:「他說他的靈魂依然存在於離火劍中,只是我沒有能力去控制劍中的靈魂烙印了而已。只有毀了離火劍,靈魂才能真正的恢復自由,那麼,事實上他的靈魂依然控制在我手中!劍里,我不能控制靈魂烙印,甚至找不到他的靈魂遊歷於寶劍中的哪一處,但是」

眼前頓時一亮,丹田中的淡青色氣團微微一閃,一股仙靈之氣轉換成一縷真火灌輸於離火劍中。

此刻他所擁有的仙靈之氣數量遠不及過去的真氣,可是那畢竟是仙靈之氣,凌駕於真氣之上無數倍的存在。縱然是最低等的仙靈之氣,它所轉換成的真火,也遠遠超越了九陽真火和聖火的強橫。

淡青色的真火在離火劍中熊熊燃燒,火元素神全身一緊,突然發出尖銳的慘叫聲:「快!給我殺了他,殺了他!啊」

頓時,三十多道身影,包括肖克和麥隆,齊齊出手,數以百計鬥氣和魔力形成的攻擊鋪天蓋地砸了過來。

變生肘腋,玄龍等人根本來不及救援,只有坦泰及時出手了。然而,將近四十位紫階後期高手同時攻擊,受傷的坦泰根本攔不下所有攻擊,即使是在全盛時期也不可能!

超過三十人的攻擊不依不饒的沖向嵐風,聲勢之大駭人聽聞!

就在這危急之時,嵐風想起了實力大大提升之後修鍊的兩門絕學,乾坤大挪移第五和第六層功法!

丹田仙靈之氣立轉,其運轉速度和強度比起真氣不可同日而語,澎湃的能量透體而出,方圓數百米的偏殿瞬間出現了百條身影。這,便是乾坤大挪移第五層神功百幻真身!

「接我乾坤大挪移第六重神功!」百道身影同時一聲大喝:「乾坤歸一!」

青影瘋狂閃爍,充斥在空中的無盡攻擊竟然被那百道青影攏於手中,所有身影瞬間歸於平靜,變成嵐風本體一人。此刻,他手中捧著一團西瓜大小,五顏六色的由所有人攻擊彙集成的七色光球。

「去死!」

奮力一推,一邊還不忘用真火灼燒離火劍,光球划著一抹美麗的弧光,以古怪刁鑽的角度繞過眾人,飛向正在痛聲慘叫的火元素神。

「砰!」

巨響聲連綿不絕,一圈衝擊波中,在場所有人悉數被震飛出去,集中了數十位紫階後期高手的全力一擊為一體,絕對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這道攻擊,強度上已經超過坦泰全力一擊的十倍不止!

整個偏殿中升騰起一個巨大的蘑菇雲,連同正殿,連同方圓十里內的建築全部化為齏粉,隨之逝去的是數以萬計的生命!

第一次屠殺平民,即便是當初在戰爭中肖克不止一次的做過這種事,嵐風也從來沒有這樣做過。可今天,無意而為藉助數十紫階高手的攻擊,以乾坤歸一的法門誤殺了十萬人不止! 被衝擊波炸飛了兩百多米,剛一落地就彈身而起,胸腹間遽然一痛,大口大口的鮮血噴薄而出。

乾坤歸一可謂神妙不可言的絕學,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藉助敵方的攻擊為己用,不但能減少自真的能量損耗,而且所能駕御的能量更在自身之上。但是,嵐風太衝動了,他竟然一次性駕御將近四十位紫階後期高手的全力一擊之力,雖然這股能量的精純度遠不及神能,可是從數量上來說,卻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地步。

即使是以肉體強悍著稱的泰坦巨人,在如此強橫的能量反噬下,也會被震成重傷。這次的提升主要是能量層次上的精進,經脈被大大強化,可是肉體上的增強並不明顯。幸好即使使用了以仙靈之氣驅使的龍象成就,否則他絕對會被當場炸成碎片!

即便如此,依然受到了極大的傷害,餘波的震蕩反而成了其次,主要就是一眾高手能量的反噬,讓他的經脈、肉體和丹田都受到了不輕的傷。

火神殿被轟成了碎片,原地除了一點殘垣斷壁之外,就是一個直徑超過五百米的巨坑,最深處不下百米!

受傷最輕的坦泰飛奔過來,滿臉焦急地攙扶著嵐風:「主人,您沒事吧?那傢伙好象死了。」

「大家都怎麼樣了?我」

剛說到這裡,數十米外的空氣出現絲絲扭曲,巨量的火元素從四面八方彙集而來,瞬間形成一個人影。

那人,正是火元素神,一番哈哈大笑之後,說道:「很強大的攻擊,可是本神是不死不滅的,你的攻擊對我又能起到什麼作用?去死吧,火神斬!」

雙手舉過頭頂,方圓十里暗無天日,太陽撒下的熱能完全被他一人吸收殆盡。轉眼間,化為一柄猶如實體長達五十米的火紅色巨劍,當頭劈下,空間立刻被撕開一道道細碎的裂縫!

「吼!老子和你拼了!」

坦泰一聲大吼,全身鼓盪起一層灰白色的能量,身形拔升到數十米,雙拳以突破氣障數倍的速度划起一片厲嘯迎了上去。

容不得嵐風有其他想法,他現在終於明白到,作為與整個空間聯繫在一起的主神靈魂,他根本無力消滅。靈魂不滅不死,而火元素神也習慣了以元素形態存在,自己唯一能制住他的就是以真火灼燒讓他痛苦無力再戰。

淡青色的真火瘋狂的沖入離火劍中,剛剛出劍的火元素神發出驚天的尖叫聲,劍勢立刻弱了七成。

終於,兩人的攻擊爆發了!

一圈圈餘波捲起大量的粉塵和殘餘建築物四散飛去,坦泰噴洒出大量金色血液飛退數百米,雙臂齊肘被削去。雖然攻擊弱了七成,可比起一個失去了神閣的下位神靈來說,還是強得多了。

發出震天地笑聲,火元素神指著嵐風:「你,還有你的僕人,都得死!你有多少火焰可以釋放?別忘了,你永遠也殺不了我,只要你能量不濟,再也發不出火焰時,我看你還能怎麼辦?哈哈這天下,這三界,都是我的,到時我會釋放出其他七個主神,讓他們臣服於我!所有都是我的,天上地下,惟我獨尊!」

嵐風心中大驚:「不死不滅?這個世界上真有不死不滅的靈魂嗎?不!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事,一定要破解的辦法!他的靈魂與空間融合在一起,可是他現在明明被封印於劍中,又如何與外界聯繫?他是在誇大其辭!一定是這樣!!」

這一次倒是真被他猜對了,世界上確實沒有絕對的事情,至少,火元素神沒有達到那種境地。如果他真是不死不滅,靈魂與整個空間融為一體,那麼又怎麼會被人封印?

只不過,就算深信這一點,嵐風卻找不到對付他的辦法。

毀滅離火劍?先不說他有沒有能力毀滅這種超越神器的兵器,就算可以,天知道毀滅劍體之後到底是讓火元素神的靈魂隨之湮滅,還是好心做壞事把他給釋放出來了?

「心與意合,意與神合,神思灌注於劍中,靈魂與劍完全契合成一體。剩下的,由我解決,看來,這一次我不出手就真的過不去了。」

熟悉的聲音在腦海中回蕩著,嵐風當然知道這是誰,那個重複在夢境里數年的人背影的聲音,他不可能忘記。

心與意合,意與神合,抱元守一,所有的精神力完全凝結於離火劍。

這個時候,他已經顧不得那麼多,只能按照背影的話去做,至少,由始至終那個背影都是在成全自己,絕無害他的意思。

離火劍原本就被他滴血認主了,兩者之間存在著一種微妙的聯繫,如果是正常情況下,只能發散一絲精神力於體外,萬不能把所有的精神力都傾泄而出。所謂精神力,也就是靈魂,所有的靈魂離體,在這段時間內,身體就失去了所有的控制權,就算真的可以做到,也是大忌。

「坦泰!還能撐住嗎?」嵐風叫道。

「主人,我可以!」

「為我守護!」

坦泰以能量重新凝聚成的手臂膚色淡了很多,臉色更是一片蒼白,神能的大量消耗和身體的重創,讓他徘徊於力竭的邊緣。

火元素神就這樣和他們對峙著,雖然很相信嵐風殺不了他,但是那種來自於靈魂深處的劇痛確實是難以忍受的,只要想到都是全身戰慄。至於那些紫階高手,在沒有接到他的命令時,也都跟在他身後不遠處,一副隨時等待命令發動的樣子。

天空上,戰機遠遠地盤旋著,這裡的情況已經驚動了整個泊爾城,甚至是中洲的所有國家都通過某些高科技器材知道了。然而,這是來自於神靈內部的戰爭,在不知道原因的情況下,他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遠遠的看著。

按照背影交給他的方法,抱著離火劍,不同於普通的魔法師消耗的精神力,而是精神力本源,也就是靈魂之力,完全灌注於劍中。

此時,他就那麼站著,一動不動,實際上身體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感知,完全就是一具新鮮的屍體。

劍中,那是一片朦朧的所在,看不見自己的軀體,好象是用一種旁觀者的視界看著周圍的一切。靈魂中突然出現一絲異動,肉眼可見的一縷白色氣流從眼前飛出,形成了一個身影,正是那個背影的模樣。

只見他手中握著一柄劍,那柄以天外之石鍛造的亞神器,語氣變地極為狂放,大喝道:「無知小兒,速速給我滾出來受死,別以為能逃得過本尊法眼!要知道,本尊好友當年能以一人之力斬殺你等廢物萬千,本尊又豈會把你放在眼裡」

「嗯!!不出來么?」背影冷冷一笑,頭頂上突然迸射出無數古怪的金色字元:「那你便去死吧!試試本尊的太玄伏魔凈世咒能不能把你那所謂不死不滅的靈魂給滅了!咄!」

金色字元瘋狂的旋轉著,在上空形成一個金色的巨型旋渦。

由字元形成的旋渦急速轉動著,灰濛濛的虛空頓時變成了金黃色。緊接著,金色的慶雲從旋渦中飄散出去,那慶雲中雷光閃動,霹靂雷鳴,一道道金色閃電憑空而降,整個虛空驚無一處能夠倖免!

「哈哈本尊尚未恢復之際,很多能力卻是發動不了,可現在是處於認本尊為主的飛劍之中,以靈魂之力對訣,區區小兒你還能不死不滅?可笑!別說是這界點宇宙,就算是周天源宇宙中,也無幾人能夠正面與本尊對敵!去死吧!」

背影大笑著,輕輕一揮手,空中慶雲立時濃厚了百倍不止。一道道金色閃電從水桶粗細變成了直徑百米以上,整個虛空幾乎沒有一寸空間是沒有被雷力覆蓋的,而作為旁觀者的嵐風,已經被眼前的一切嚇呆了。

以靈魂之力引動如此磅礴的攻擊,此人的靈魂已經強大到了不敢想象的地步,他相信,就算是最強主神的靈魂比起此人,也差了十萬八千里!

「上神饒命啊!天啊,快停下來!」

凄厲的慘叫聲中,一道朦朧的全身布滿了絲絲電光冒著黑煙的影子,不知從哪個角落裡沖了出來。仆伏在地上,拼了命的叫喊求饒,痛哭流涕,這就是火元素神的靈魂,他已經快被眼前的盛況嚇死了。

單是以靈魂力量就能引發如此強大的雷暴,這種神通已經超越了他想象的極限。更離譜的是,他自認為自己的靈魂足以抵擋那種雷霆的威力,誰知道那雷力之中蘊涵著一種古怪的能量,儘管只是沾染了一絲,靈魂差點被打散成碎片。

雷火根本無視他的防禦力,直接燃燒他的靈魂,如果不能立刻滅去身上的雷火,不需要其他的雷霆攻擊,單是這一絲雷力就能把他燒成灰燼!

金色慶雲和閃電化為一柱金虹,以驚人地速度沒入背影體內,憑空消失了。背影長袖一拂,嵐風只覺得眼前變地迷離起來,再也聽不到外面的聲音,就連視線都變地模糊起來。

與此同時,在這層彷彿結界隔膜的另一邊,背影腳不沾地飄到正在慘叫的火元素神面前。抬腳便往他身上踢去,一邊踢,一邊喝罵著:「你是神?主神?狗屁不是的廢物,當年給本尊看守門牆的童子都比你強得多,小小一個界點世界里稱王稱霸也就算了,還敢惹本尊的麻煩!想當年,周天源世界中,能和本尊齊平的只有寥寥幾人,其他人,如螻蟻爾!就憑你?在周天源世界里,你連條狗都不如,敢和本尊做對!去死!去死!!」

火元素神慘叫連連,對於那踢來的大腳避不敢避,只能硬捱著。

憑他的身份和閱歷,大概也聽出了一點異樣,心裡暗暗叫苦:「原來還有其他的世界,那裡的人都強得可怕,這傢伙說當年屠殺我神界的人就是他朋友。天啊!我怎麼惹到這個魔王了!」

想到這裡,連聲叫道:「上神息怒啊!我小人從來沒有招惹過您,小人根本不認識您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