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之前受了人魔的恩惠,姜塵的實力又有所精進,怕是這一下,直接就能將他的右臂震成碎片。

強行壓下手臂傳來的不適之感,姜塵調動法力,施展出自己自創的神通太極印。

轟!

瞬間,姜塵身邊的虛空,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震碎,化成一道道先天太極之氣,咆哮著,洶湧著,席捲向了孫悟空。

太極印,可化萬物為陰陽二氣,有分解萬物之能。但是,那太極之氣轟在孫悟空的身上,只是將其打退,卻沒有傷到他分毫。

就看到,纏繞在孫悟空身邊的混沌氣轟然一震,就將湧向他的太極之氣震開,破滅、吞噬。

「好強,僅是一滴精血,就將孫悟空改造到這個地步,那這滴精血的主人,又該強大到何種地步?」

經過短暫的與孫悟空交手,姜塵已經感覺到那滴魔神精血內所蘊含的強大力量。

毫不誇張的說,若孫悟空放棄離職,徹底與魔神精血中殘留的魔神意志融為一體,那他就能在剎那之間,轉化成一頭先天道尊級別的凶獸。

但是,孫悟空並不想變為凶獸,哪怕失去了理智,他依舊在反抗著。是以,他的力量增長的很是緩慢,並沒有一步蛻變成先天道尊。

他在將多餘的力量發泄出來,以免自己徹底墮落,淪為凶獸。

如何發泄?唯有戰鬥!

通過不斷的戰鬥,瘋狂的戰鬥,來將自己體內多餘的力量全部發泄出來。

姜塵顯然看出了孫悟空此時的狀態,所以他打算幫孫悟空一把,陪他好好的打上一架,以供他宣洩力量,恢復神智。

正好,姜塵需要一個免費的陪練,來磨鍊自己的神通,現在的孫悟空最合適不過了。非但實力強大無比,更是不怕受傷。

是的,孫悟空不怕受傷。

或者說,此時受傷,對孫悟空來說,還是一件好事。恢復傷勢需要的力量,可不比戰鬥時消耗的少。傷勢越重,對現在的孫悟空越好,有助於他發泄體內多餘的力量。

轟!

一輪大日從姜塵的背後升起,演繹大日無極之道,朝着孫悟空轟然撞去,將他砸進虛空深處。

下一刻,未等孫悟空站起,姜塵身上的氣勢再變,一頭金龍從他頭頂顯化,騰空而起,將孫悟空掃飛。

人王印,蒼生三拳,不死神凰印,皓陽印,虛空印……

一道道只存在於傳說之中的無上神通,接連從姜塵的手中浮現,不要錢似的朝孫悟空。

很快,就將他打得橫飛出去,鮮血淋漓的。但無論孫悟空受到多麼重的傷勢,都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復原,再次變得生龍活虎起來,以更強的姿態,朝姜塵殺去。

然後,又被姜塵打得橫飛出去。

這一回,姜塵是鐵了心的要拿孫悟空練手了,但凡他會的神通,此刻都被他一一演練而出。

一遍打完還不算,見孫悟空沒什麼大礙,他又重新演練了一遍。之後,就是不斷的重複以上這一過程。

而每施展出一次神通,姜塵的心中,都有不少的感悟。漸漸的,他對神通的領悟更深了。

反應到外界,就是他的神通,威力一遍更比一遍強。

這也就使得了,雖然每次孫悟空受傷過後,再恢復過來,實力都有所增強,可還是被姜塵壓制着,被動的承受着他的神通轟擊。

爐養百經,證我神通!

姜塵對這些神通的領悟越深,心中的感悟就越多,也就愈發的接近神通的本質。不知不覺,太極印開始發生變化,悄然汲取著這些神通蘊含的玄妙,威力愈發強大了。

某一刻,姜塵一記太極印轟出,竟是震散了孫悟空身邊的混沌之氣,將他的部分血肉化去,痛得他嗷嗷直叫。

現在的太極印,終於有了幾分至高神通的跡象了。不過,還遠遠不夠,仍有巨大的進步空間。

接下來,姜塵施展太極印的頻率越來越高了,幾乎每隔幾道神通過後,他就會突然打出一記太極印。

而他每一次施展的太極印,側重點都不相同,各具玄妙。

這是姜塵將太極印與其餘神通融合所產生的結果,他試圖通過這種方式,找出一個能將他所有神通全部整合到一起的方法。

也就是有孫悟空這個打不死的陪練在,不然的話,姜塵也沒機會如此演練神通。

……

…………

而另一邊,天庭眾神看着手中神通不停的姜塵,已經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了。

「天吶!」

「帝君到底會多少種神通?」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他打出的神通,已經不下於上百種了,每一種都只存在於傳說之中,都曾在歷史上留下赫赫威名。」

在場的神明,就是玉帝與老君,也被姜塵震撼到了。他們沒有想到,姜塵竟然精通這麼多種頂級神通。

ps:書撲街了。

心態有點失衡,我要緩緩。

7017k 「若若,你以前有事從來不瞞我的,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我去幫你算賬!」

顧言月說着就要離去,秦若若連忙一把拉住她,「不是的,你誤會了。」

「那……」

「今日是我母親的忌日。」

秦若若終於說出了口,心頭卻彷彿壓着千斤重的石頭,眉眼耷拉着。

顧言月怔住了,沒想到竟是這樣。

意識到自己方才的衝動,頓時有些不好意思。

「伯母她……若若你節哀,若是伯母還在,一定不會想看到你這樣的。」

秦若若點了點頭,沒精打採的。

「你是……要為你母親祭奠嗎?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也好。」秦若若也無所謂,隨口應了一句。

兩人準備好祭祀用的東西,乘着馬車同行去了護城河邊。

這裏四下無人,她們準備的東西並不多,也是秦若若說了要從簡。

顧言月從馬車上下來,將祭祀的東西一樣樣拿出來。

沒有紙錢也沒有香燭,秦母生前是個風雅之人,所以每年的祭祀秦若若準備的也都是一些花燈或紙燈,飄在水面,任由它隨水而去。

秦父有了新歡,或許早已淡忘了她的母親,早幾年的祭祀,秦父從來不出面,只派幾個下人去敷衍一下。

而到了這幾年,連敷衍也沒了,只剩下秦若若一個人,去操持這些事情。

顧言月幫着將花燈拿出來,突然發現,籃子最底下,還有一隻扎的十分精緻的紙鳶。

她頓住了,不由得拿出來欣賞,下意識問道:「若若,這是你做的嗎?」

秦若若正在河邊點燃花燈里的蠟燭,讓它逐水而去。

聽到顧言月的問話,這才回過頭。

「嗯。」她輕聲應了一句,微垂著的眉眼,記憶回到久遠的過去。

秦若若母親生前最愛紙鳶,手也是極巧的,小時候便會親自做了,經常帶着她來河邊放紙鳶。

所以母親死後,她每年都會親手做了帶過來。

簡單的祭祀以後,便剪斷紙鳶的線,由着它帶着自己的那一份思念,飛向天際。

可之前總有那麼兩年,庶妹不想讓她好過,每次都會故意破壞她熬了好幾個通宵親手做的紙鳶,並且還去找秦父惡人先告狀。

秦母生前遺留給她的那幾個紙鳶,也被庶妹損壞了。

當時秦若若大鬧了一場,卻只換來秦父的一頓訓斥,被指著頭罵不懂事。

花燈一盞盞放出去,秦若若的記憶始終陷在過去。

最後一盞花燈隨水流而去,秦若若拿起剪刀,剪斷了紙鳶的線。

看着沒什麼精神的秦若若,顧言月不由得嘆了口氣。

秦若若家中是個什麼情況她自然是知道的,秦若若那個庶妹完全不是省油的燈,這些年對她恐怕多有刁難。

秦若若又喪母,父親偏疼妹妹,一時間簡直可以說是無依無靠。

顧言月臨水而坐,秦若若就在她身側。

兩人沒有就這麼離去,而是靜坐了許久。

今日的秦若若格外寡言少語,顧言月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也不知該如何安慰她,只是道:「若若,其實你大可不必一再忍讓秦冉冉,大可以放手去找她尋仇。只是……要做的周密些,畢竟秦大人是個睜眼瞎。」

顧言月的話似是觸動到了秦若若心底,她終於有了一絲動容和不甘,可很快,又再度低落下去,「我什麼都沒有,拿什麼去報仇?」

「誰說的,你不是有我嗎?」顧言月手勾着她的肩,笑的明媚如畫。

秦若若唇角露出一絲苦澀,無奈地笑了一下,道:「我不想給你添麻煩。」

秦家還不知道秦若若和顧言月有這麼深的交情,否則還真不敢這麼對她。

但是……顧言月畢竟身份特殊,還不知被多少人盯着,秦若若怕因自己給她造成一些不好的影響。

況且,她並不想拖累顧言月。

而顧言月聽了她的話,隨即擺手表明立場,「這叫什麼麻煩,你若是過得不好,那我才糟心。」

她頓了頓又接着道:「誰欠了你的,就得統統還回來。世間一切因果循環,沒道理那些人做了惡事,還不付出任何代價!再說了若若,你又不是真的草包,你分明不比京城裏任何人差,既然身懷寶藏,不如放手一搏,哪怕是為了曾經的自己討個公道。」

深宅大院內的鬥爭向來複雜又精彩,很難說當年秦母的死亡和秦家那個小妾有沒有關係。

這番話終於是觸動了秦若若的內心,她的拳頭漸漸握起。

秦父偏心也就罷了,她憑什麼要讓秦冉冉一直欺壓。

無論如何,她秦若若都不能再這麼頹喪下去了。

「我知道了,謝謝你,月月。」

「應該的。」顧言月依舊是勾着她的肩膀,十分放鬆的姿態,「因果循環,也該讓那些人嘗嘗苦果,為自己當初做過的事情,付出該有的代價了。」

「嗯!」她認真鄭重的點頭,心裏燃起火焰,眼神漸漸變得堅毅。

即便不被家族看重,她也不是一無所有。

她背後有顧言月的支持,還有那一手雙絕的醫術和用毒,在京城都少有人能與她匹敵。

想通以後,顧言月看天色不早了,便拉着秦若若回府。

這兩日宇文染都格外忙碌,常常一整天都見不到人。

顧言月便時常拉着秦若若一起,照顧小雲吞。

她知道秦若若也是極喜歡孩子的,便和宇文染商量了一下,索性讓小雲吞認秦若若為乾娘。

秦若若對此也是十分歡欣,對小雲吞照顧有加。的

小雲吞正是咿呀學語的時候,雖然還說不出什麼話,但見了秦若若總是會露出笑容,兩個人似乎十分投緣。

這日,外面的天色漸漸有些陰了,天空突然轟隆打了個雷。

正和秦若若一同逗孩子的顧言月放下手中的撥浪鼓,推開門去廊外看了一眼。

僕從就候在廊外,她看了眼灰暗的天際,「宇文何時回來?」

「回娘娘,暫且還不知道。」

宇文染今日一大早便外出,去和暗衛營商量事情。

兩個人短短問話間,雨滴便從天空墜了下來,逐漸越下越大,夾雜着有些濕冷的風。

顧言月關上門進去,卻發現秦若若臉色有些不正常的蒼白。 蘇靜雯點了點頭,微笑着向胡天和周小碧伸出了手。

「你們好。」

握完手后,蘇靜雯對胡天和周小碧說道:「進來喝茶吧。」

說着,她伸出了手,讓大家進去。

於是胡天跟周小碧和宋秋柔進去了。

到了裏面,大家都盤坐在蒲團上,蘇靜雯已經給大家泡好了茶。

看到這裏,宋秋柔跟周小碧心裏都很驚訝了。

因為他們來之前,沒有跟蘇靜雯打招呼的。

她竟然未卦先知,竟然連茶都給泡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