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跪了,南宮世家,真的會被滅門。

看着任桐華那悲痛欲絕的模樣,沈雨農不住的嘆息。

沉默一陣,沈雨農拿起一盒抽紙,起身來到門口。

「別怪小羽心狠。」

沈雨農將抽紙遞給任桐華,「這在你看來,或許是哀求,但在小羽看來,這是脅迫,他不會受任何人的脅迫。」

任桐華接過抽紙,感激的看了沈雨農一眼,搖頭哭泣,「我沒有脅迫他的意思。」

「我知道。」沈雨農點頭道:「你們所站的角度不同,所以,同一件事,你們的看法也不一樣。」

「我……」

任桐華微微一窒,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只能抽出紙巾默默的擦拭臉上的淚水。

只是,無論她怎麼擦拭,臉上的淚水都不曾消失。

沈雨農心有不忍,四下打量一番,湊到任桐華耳邊,低聲道:「其實,你應該高興。」

「嗯?」任桐華抬起紅腫的眼睛,茫然的看着他。

「小羽只是不讓你跪,但沒趕你走。」

沈雨農的聲音壓得更低,「這要是放在之前,他早就叫我把你攆走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聽到沈雨農的話,任桐華頓時愣住。

稍稍一想,她便明白了沈雨農的意思。

林羽對他們的態度有所緩和了?

仔細一想,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

這要是前兩天,林羽怕是直接就讓沈家攆人了。

任桐華越想越是高興,不知不覺間,連眼淚都少了起來。

沈雨農沖她微微一笑,轉身回到院子裏。

任桐華向他投去感覺的目光,默默地擦拭眼淚。

二十多分鐘后,林羽回到沈家。

看着站在那裏默默抹淚的任桐華,腦海中又不由得想起了老班長跟他說的那些「醉話」。

他不想承認,但又不得不承認。

自己這個名義上的「外婆」,確實是最傷心的那個。

只是,恨屋及烏。

他恨南宮博。

南宮世家的所有人,他都看不順眼!

深吸一口氣后,林羽走下車來。

看到林羽,任桐華頓時心慌起來。

她怕林羽趕她走。

也怕林羽那冰冷的眼神。

「回去吧!」

林羽重重的嘆息一聲,「回頭,我會把你來過這裏的事情告訴我媽,要不要給你們照片,由她決定!」

說完,林羽徑直走進沈家,不做一絲停留。

看着林羽的背影,任桐華頓時激動不已。

雖然,林羽還是趕她走了。

但是,語氣較之前,已經好了太多。

而且,他的眼神,也沒有之前那麼冰冷了。

沈雨農說得沒錯,他的態度,真的有所改變!

生怕再呆下去會引起林羽的反感,任桐華連忙轉身離去。

巨大的激動下,她走路都變得踉踉蹌蹌的。

林羽走到沈雨農面前坐下,抬眼詢問,「爺爺,你會不會覺得我的心太狠了些?」

「你若心狠,就不會問我這個問題了。」

沈雨農笑眯眯的看着林羽,滿臉欣慰,「小羽,爺爺一直不勸你,是希望你自己能夠邁過心裏的那道坎,就像,你不勸你媽一樣。」

當林羽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沈雨農已經明白,這個事情,有了緩和的餘地。

當然,這只是針對南宮世家的其他人,不包括南宮博。

「爺爺,謝謝你!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林羽釋然一笑,突然之間,覺得輕鬆了許多。

看着林羽的笑容,沈雨農也開心不已,又抬起滿是皺紋的手,重重的拍著林羽的肩膀。

……

下午五點半左右,沈卿月才帶着宣雲嵐回來。

兩人手上大包小包的,顯然是進行了瘋狂的購物。

逛了整整一天,宣雲嵐看上去已經有些疲憊。

不過,她臉上的愁容卻少了幾分,多了些許笑容。

看來,對任何年齡段的女人來說,購物都是一種非常理想的發泄方式。

林羽走上前,從兩人的手裏接過那些沉甸甸的袋子,打趣道:「你們這是把商場的貨架掃空了啊?」

「哪有你說得這麼誇張!」

宣雲嵐嗔怪的看她一眼,「還不是你的東西最多啊!」

「我的?」林羽詫異道:「你們都給我買了些什麼啊?」

「都是衣服和鞋這些東西。」

宣雲嵐微微一笑,「還有卿月給你買的內衣!」

沈卿月一聽,頓時鬧了個大紅臉。

宣雲嵐特意強調這些內衣是她給林羽買的,其用意再明顯不過。

「你們逛一天,怎麼盡給我買啊?」

林羽嘴上說着,心中卻是溫暖無比。

宣雲嵐搖頭笑道:「不止你的,我們自己也買了,哦,對了,還有你爺爺的。」

「還有我的份?」

沈雨農故作驚訝,笑呵呵的說道:「那我可得趕緊試試合不合身!」

說着,沈雨農便上前拿過裝有自己的衣服的袋子,又給沈卿月使個眼色,示意他跟自己回屋。

沈卿月詫異的看了他一眼,雖然不解,但還是跟着他離開。

宣雲嵐敏銳的察覺到了沈雨農的異樣,又狐疑的看向林羽,「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說?」

「嗯!」

林羽點頭,拉着母親在院子裏坐下,「下午你們逛街的時候,任桐華來過這裏了,想求爺爺給她一張你和林淺的照片。」

林羽也沒有隱瞞,順道將任桐華想通過林淺的同學拿到她的照片的事情,一併告訴她。

聽完林羽的話,宣雲嵐頓時沉默。

臉上的笑容也不復存在。

過了很久,宣雲嵐才幽幽的嘆息一聲,問道:「你什麼意思?」

「我覺得可以給她,不過,還是要尊重你的意願。」

這一次,林羽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沒有再像之前那樣,全都推給母親去決定。

「那就給吧!」

宣雲嵐如釋重負,淡淡的說道:「無非是兩張照片而已,只要我們要見人,他們遲早也會得到的。」

看着母親的這如釋重負的模樣,林羽瞬間明悟。

他一直擔心母親過不去心裏那一關。

母親又何嘗不擔心他過不去心裏那一關呢?

也許,有些東西,她的心裏已經有了決定,但知道自己恨南宮博和南宮世家,所以,她才沒有表達出來。 此時,葉臨天帶著凌雪薇回到了別苑。

看著床上蜷縮成一團的凌雪薇,葉臨天滿眼愧疚,眉眼通紅。

這五年,她到底經歷了什麼,才讓她如此小心翼翼?

「雪薇,我回來了。從今往後,我再不會任何人欺負你和瑤瑤,我會永遠保護你們。」

葉臨天暗自喃喃著,隨後轉身,離開了卧房。

影三走上前:

「葉帥,黃威已經被關起來,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葉臨天目光冰寒,滔天的寒意在充斥整個別苑,他抬步走到院子里。

此時,黃威四肢俱廢,渾身是血,像一條死狗一般趴在地上。

「混蛋!我可是黃家大少爺!我爸是黃世昌!他不會放過你們的!」

葉臨天冷聲道:

「黃威,你派人傷我女兒,害我險些與她天人永隔!我絕不會放過你!」

「我要將瑤瑤所受的苦,千百倍地還給你!」

話音落下,葉臨天對影三命令道:「讓張神醫過來給他治療!」

「等傷口癒合,再刺穿!我要他生不如死!」

聞言,影三恭敬地回道:「是!」

很快,張神醫來了,給黃威用了最好的葯,傷口很快癒合!

但,傷口剛剛癒合,就被匕首再次刺穿!

一道道慘叫聲,在院子里久久回蕩!

「啊!不要!你這個惡魔!」

黃威不斷地慘叫著。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知道錯了……」

但,葉臨天卻是置若罔聞!

影三則是不停地重複著,等黃威的傷口癒合,然後再刺穿!

「啊!你們殺了我吧!啊啊啊……」

黃威徹底崩潰,他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遭遇這樣的折磨,還不如直接殺了他!

「我說過,我要你生不如死!」葉臨天冷聲道,眸中迸發出滔天的殺意!

與此同時,屠龍殿的三千強者,正乘坐專機從世界各地出發,奔赴華國!

他們此行的目的,正是東州!

今日的華國航空管理局,格外繁忙。

只因華國機場上空,突然出現數千輛專機,而且他們的目的地,都是東州!

此等反常的事件,自然引起了華國航空管理局的注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