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考慮這些實際數據之後,那麼即便是高強度作戰中,一條AZ01堅持個十幾天應該也是可以的。

不過想想,這個時間到底是高還是低呢?空幻並不是專業人員,也無法得出結論。

而且,這結果依然是相對理想的情況,這天氣、戰況等等都還沒考慮了。不過之後越深入,所需要考慮的點就越多,太過複雜已經沒那個必要。

空幻也沒心思在這裏浪費時間,那些具體問題是軍事院、設計局和軍隊士兵們所需要關注的,至於他這位長老,此時也只需要瞭解個大概。

點了點頭,雖然想讓楚霞也體驗一下這種高速射擊的感覺,但看來女性、至少是楚霞在這方面缺乏興趣。

被對方拒絕之後,空幻果斷將武器還給了上尉,然後被上尉遞給了一臉苦瓜像,彷彿被誰欺騙了一般的可憐士兵。

這些東西,顯然不需要空幻來思考。

“好好幹,以後這種武器肯定會換裝到更多的人手中,而通過AZ01瞭解到速射武器使用情況,甚至已經總結出戰術的你們,很明顯在那時會換裝成爲更合理、也更強大的部隊。到時候面對蟲子,可別給我們朋族丟臉。”

“是,空幻長老,我們整編第一峽一定不會讓長老們失望!”

“那就好。”

滿意地點頭,視線掃過周圍的士兵,在見到所有人堅定的內心之後,空幻的視線最終回到了楚霞身上。

“走吧,回劍魚。”

“嗯?不繼續看看?”

許是考慮到空幻剛剛的光輝形象不宜立即被敲碎,楚霞很賢淑地直接跟上空幻,而沒有固執地讓對方抱着離開。不過,即便如此,偉大的雷神大人依然使用了漂浮飛行(你到底能懶到什麼程度)。

“不了。”空幻搖頭。

事實上,就在剛纔,他已經用精神力掃過了整個速射武器部隊,藉此查看了他們的具體武器配置情況。

空幻發覺,除了彈藥的種類豐富一點以外,這隻部隊所配備的武器居然全部是AZ01—10mm動能槍。

這種單一武器的配置方式,無論從哪方面看,都顯得很不合理,就彷彿一支民兵部隊一般。

當然,即便如此,這支部隊在整個雙月星已經是最先進,同時也是單位彈藥投放能力最強的部隊。

然而,彈藥型號的豐富,雖然可以讓部隊的配置相對靈活一點,但畢竟整體上還是會受限於AZ01本身,不可能豐富到哪兒去。

當然,精神力掃過部隊,空幻查看的不只是他們的武器,在之前因爲情急而查看周圍士兵思維中的射擊方法之時,他還順帶看到了這些士兵思維之中,有關這隻部隊的戰術配置模式。

“仔細說來,這些傢伙也算是物盡其用,在硬件上沒法解決,就從軟件上想辦法,這種做法很好。”

空幻微笑着點頭。

在他的觀察之中,對於這位上尉峽長所在峽的戰術配置可是相當滿意。

AZ01的作用被很好地發掘出來:士兵們在只有AZ01的情況之下,根據子彈的類別進行了戰術簡化。

例如一個隊有10人,其中5人使用製作最方便、數量最多的普通子彈,成爲常規士兵;2人使用大威力的電石彈,成爲火力士兵;1人使用狙擊彈,成爲小隊狙擊手;1人使用穿甲彈和碎甲彈,成爲反裝甲士兵;最後剩下一人就是隊長,採用靈活配置,成爲指揮官。

這樣的配置,倒是很好地‘臨時’解決了武器單一的問題,使得小隊能夠發揮出相對更強的實力,甚至有可能因此影響到武器研究部門的研究方向。

不過,AZ01畢竟只是10mm最大彈藥口徑的武器,這個最大口徑,直接限制了部隊的整體實力發展,即便依靠子彈配置讓部隊變得靈活正規,但現有戰術配置也相對觸及了極限。

仔細想想,空幻卻也瞭解了當前的情況。不過就在他要開口時,楚霞卻先一步說出了她的想法。

“這畢竟只是第一次配屬彈藥豐富的速射武器的部隊,從前都只是單一的單發武器,甚至連子彈都只有一種實心圓球。而現在這支部隊的情況,想來應該設計局計劃將其作爲一種實驗,主要目的,還是驗證AZ01的實際效果,挖掘其潛力以及發展方向吧。”

點了點頭,空幻對楚霞的想法表示贊同,不過贊同也只是一部分。

他本身也算是朋族各種武器設計局的常客,即便說是其中一員也不爲過。相對而言,當然更瞭解這些設計人員的思維,也很瞭解朋族的武器設計流程要求。

在這些新式武器量產之前,都必須在幻界製造者的測試空間之中,對武器進行諸如單兵、小隊(10人左右)、大部隊(100—1000人)等各種戰術配置;嚴寒、酷熱、常溫、溼潤、沙漠等各種使用環境;對黑骨、對靈族、對蟲族等各種敵人的對抗模式下,進行武器的使用測試。

因爲幻界模擬並不會消耗太多的時間,每個武器都可以獲得多次使用幻界的全力,所以這種測試的次數也很多。在最終得到武器的詳細配置信息之後,武器纔會開始真正的量產。

也就是說,AZ01此時拿在這支部隊士兵手中,讓他們進行實際使用效果測試的同時,它們的同類也還在幻界之中進行武器戰術使用測試。

只有這一切測試完成,AZ01通過了上述各種情況的測試,纔會屬於真正的實戰兵器。

所以,從現在的情況看來,空幻更傾向於之前自己告訴那位上尉的,設計局是讓他們這些精銳士兵通過長時間的實際使用和熟練,去總結更爲豐富的經驗,同時等待設計局各種成體系的新武器設計裝備。

打個比方,幻界模擬既有次數限制,也有真實度限制;而外界模擬卻沒有次數限制,卻又環境限制。若是幻界模擬時間1單位,可以得到10單位的經驗;而外界使用時間1單位,卻只能得到1單位的經驗。

相對而言,幻界模擬做多隻能進行10次,得到100經驗;外界可以通過100、乃至1000單位的時間來獲得更多更完善的經驗。

效率與時間的合理調整,就是這種實驗安排的關鍵。

當然,這些依然不是空幻所需要注意的。

而且這些東西,他也並不需要在此時說出來,因爲之前在他思考的時候,楚霞就已經通過讀取思維而瞭解了。(杯具的空幻)

因此,在空幻開口之前,楚霞再次一臉認真地先一步開口:“我已經知道了,你意思是說,AZ01還沒有進入實戰量產吧。”

“差不多吧。”空幻有些無力:“你就不能別偷看我思維嗎?”

“你不是知道麼?在你知道的情況下,我又怎麼算是‘偷’看呢?”

楚霞一臉無辜地揹着雙手,突然彎腰回頭,彷彿要好好打量一次空幻般,視線由下至上,卻渾然不在意自己胸口的一條細縫正在吸引了空幻的視線。

“難道,要我每次看之前都打報告?可那樣好麻煩哦。”

“……”空幻不捨地偏過頭去,鬱悶地想着自己什麼時候才能成爲陰神級,那樣楚霞就沒法查看自己的思維了……

“也許快了吧,不過就算成爲陰神,你也不一定能夠隱瞞你的思維哦。”

楚霞敷衍性地回了一句,渾然不在意自己還在查看空幻思維的行爲,更是毫不留情地對對方進行打擊。

“爲什麼?”空幻滿臉迷惑。

“因爲空幻你啊,想法好多都寫在臉上了。”

“嘎……” “因爲空幻你啊,想法好多都寫在臉上了。”

明目張膽地捂嘴偷笑中的楚霞,其話語顯然讓空幻很受傷,以至於不知道該作何表情。

微笑顯然不適合,那麼果斷囧吧。

宮闈浮塵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楚霞,則一個原地跳躍,從漂浮狀態中脫離。

隨後,抱着兩本厚厚的書籍的她,轉頭看了看已經遠離衆人的城牆,城牆上的人影都已經無法看清,而周圍或許因爲還在上班,路人稀少,這倒是工業區的一個特色,因爲工業區基本上90%都是工人,其它所謂服務、商業都只佔很少的一部分。

特別是爲了全力整合資源,應對蟲子,朋族此時甚至有了幾分社會主義初期計劃模式的樣子。

而楚霞在發現這些情況後,果斷止住腳步,雙眼閃動,看向了自怨自艾的空幻。

隨即,空幻發覺自己的手臂,被裹入了兩團不明物體之中,思緒立馬跳回現實。

“幹嘛?”

事實上在見到楚霞那一臉‘你知道的’的表情之時,他就真的知道了對方的意圖,不就是求抱麼?

空幻撇了撇嘴,隨即在腰間的疼痛、以及楚霞溫和賢淑的笑容之下,打了個冷戰。

這段時間下來,什麼丟臉啊、出名啊、被鄙視啊、被羨慕嫉妒恨什麼的,早已被他無視了。此時的空幻對楚霞的表示無動於衷,單純是因爲……嗯,傲嬌?

傲嬌你妹啊!╮(╯_╰)╭

“幹嘛?你說呢?”

因爲不明原因(很可能是見到空幻吃癟)突然又活潑起來的楚霞,丟下對方的手臂,原地一個360度旋轉,向對方投去一個彎月眉襯托下的可愛眼神之後,很是突然地後仰向空幻方向倒去。

“喂!”

如此明顯的動作,空幻即便想要傲……啊不,是想要耍脾氣也沒法。

無奈地揉了揉額頭,並不打算就這樣讓令人莫名心動的美女,直愣愣地摔在地上(主要是害怕後果),他也只能認命地伸出雙手。

雙手一沉,伸出的角度非常準確地藉助了楚霞,隨即將對方抱了起來:一手扶住雙腿,指尖正好碰到滑嫩的膝蓋(裙裝,PS:尾巴有專用開口);一手扶住後背,指尖似乎碰到什麼柔軟的東西(腦補)。

不過這些誘惑性的物體,都臨時性地被空幻給無視,至於身體的反應之類的,先放一邊吧,畢竟這動作最近進行的多了,也產生了免疫。

然而,就在空幻滿腹怨念地抱起楚霞,對方則翹起嘴角心不在焉地翻書之際,周圍的建築突然傳出響亮的鈴聲。

一瞬間,人聲鼎沸。

“怎麼呢?”

一副被撞見不良心思的空幻,被鈴聲驚動,一臉緊張地四下張望,並最終看向隊伍中唯一本地人,自己長老侍從的基友……啊不,是對方的好友,遁甲人甲言。

“是警鈴嗎?”

“不,空幻長老,只是單純的下班鈴而已。”

甲言強忍笑意,看着抱着楚霞的空幻,做出瞭解答。果然,不過片刻,被關了一天的工人們,就如同潮水般從各個工廠涌出,瞬間佔據了整個大街。

之前還空無一人的道路上突然人聲鼎沸。

可以看出,工業區大部分工廠的下班時間都是固定的,而很多商店的上班時間看來也是固定的,例如街道上許多本來關閉的門面,在鈴聲響起後,就相繼開業。

“還真是準時啊。”

如是感嘆了一句,在如此多的人羣注視下,空幻有些不好意思地擡頭看向天空。

這時,一行人才發覺,時間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臨近黃昏。

遠處天邊的晚霞開始出沒,被染紅的天空彷彿燃火一般讓人內心燥熱。極目遠眺,還能看見天邊升起的三個半月般的月亮:白月、藍月和惡月。

搜索記憶,空幻知道,朋族對三顆月亮的觀測與研究從未停止。

白月最普通,直徑在3000公里左右,外形看起來和地球的月亮差不多,表面除了佈滿各種如同男人傷疤一樣的星球傷疤——隕石坑外,基本上就別無它物。

或許以後會有人幻想,在白月的內部有個超級宇宙飛船,甚至給出一堆證據(人類對月球的幻想),不過現在的白月,其身旁的惡月本就有衆所周知的蟲族飛船,有了這個對比,就沒多少人在意白月的肚子裏面是不是還有一個了。

藍月(也稱爲善月),是最讓衆人感到驚奇的一個。其直徑4700公里左右,天文觀測之中,這顆衛星居然擁有大氣和淡藍色海洋。

也就是說,它極有可能擁有生命。

如果這麼算來,藍月上面的生物,豈不是對雙月星生物們而言,也算是外星生物呢?它們會否與雙月星生物類似呢?這想法讓天文臺們很在意,甚至一次產生過數次爭論而無果。

但也僅此而已,朋族畢竟沒有探尋地外生命是否存在的心情,因爲頭頂上就有一個,還是惡意的。

不得不說,這也許對朋族未來進入宇宙,也是個好的參照不是,至少讓朋人清晰地認識到:宇宙中的文明,並不一定是善意的。

不過,最讓人在意的,當然還是惡月這顆僞月。

別當我是戀愛腦 三月之中,惡月是最危險的一個。

相比起另外兩顆自然衛星,作爲蟲族基地的它,只有1000公里左右的直徑,卻帶給了朋族最大的壓力。

或許是出於對雙月星文明的藐視(他們也有這個資格),這顆外星飛船甚至沒有對光學觀測做出任何的掩飾性動作。這就使得朋族的地面、浮空島、甚至某些巨型雲水母背上的臨時天文臺,都可以通過不斷攀升的望遠精度,瞭解到這艘飛船的主體情況。

現在朋族博物館甚至有一個惡月的精細模型,上面清晰地描繪了惡月的表面紋路,當然,這只是對於不過三米直徑的模型而言的精細。

將其放在博物館,其實也有着‘說不定某個參觀者能夠從中得到啓發’的不負責任想法,因爲這種模型想要在做就是了。

然而,就算能夠觀測到對方,甚至偶爾還能撞見對方某些航道中飛出大蟲子,但朋族得到的依然只有其表面信息,具體的內容不多,有價值的更少。

不明真相的人,看到朋族發佈的各種蟲族信息,也許會認爲朋族對蟲子很瞭解;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人,則會認爲朋族對蟲子的瞭解還太少。

但實際上,這上面的東西,都只是朋族政府,對內部民衆公開的信息。

其中有關惡之月的消息,在個人用的天文望遠鏡開始售賣之後根本沒法保密,何況隕石事件出現之後,朋族也逐步放開了對蟲族消息的禁令,以次讓民衆有個心理準備。

追捕財迷妻:爹地來了,兒子快跑 朋族的天文臺觀測得到的蟲子信息,其實遠不止這麼點。

那些個人天文望遠鏡絕對看不到的,只有少部分政府特製天文臺(由念力和精神力Lv6級別成員輔助製作的光學儀器製成的天文臺)才能夠看到的消息,就屬於保密內容。

首先,朋族在白月的表面,觀測到了大量(兩位數及其以上)的蟲族基地。

這些基地的頂視直徑都在百米以上,大多都是公里爲單位,所以天文臺才能看的清楚,畢竟朋族現有的光學儀器質量還無法達到以米爲單位的精度。

天文望遠鏡中,白月是沒有大氣層的,所以內部地表的情況也算是一目瞭然。

朋族確信,只要己方的觀測精度能夠達到一定程度(進入米的單位),就可以看到白月上面必然不會缺少的大量蟲族兵種和採礦部隊,甚至可能以此確定蟲族實力和兵種類別。

但這受限於技術水平,也只能循序漸進。

不過單單現有觀測結果,就已經表明了,蟲子已經開始開發白月的資源,以此促進自身的實力增長,這對朋族而言顯然不是個好消息。

這說明,即便是朋族在地面上阻止了蟲子的進攻,對方還有白月這個資源地可以和朋族打持久戰,除非朋族能解決對方所有基地。

而朋族未來要解決蟲子,也只能等到發展出太空科技,包括太空登陸科技才能解決,可這種東西,對於現在的朋族而言,也只能循序漸進地發展。

當然,若是朋族有毀滅白月的武器,也就可以不用登陸,但有那種武器,朋族還需要擔心敵人嗎?

想到這些,抱着楚霞向空港返回的空幻,就顯得有些佘然。

即便是路上越來越多的下班閒逛羣衆們,那看向兩人的奇怪眼神,都沒讓他產生任何反應。

反倒是被抱在他懷中的楚霞,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在衆多詭異的眼神注視下,她的身子不安分地動了起來,更是將書的角度壓低想要掩蓋自己的臉部。

你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可惜,路人的眼睛是雪亮的,空幻兩人並沒有穿正式的長老服飾,衣着簡潔,空幻舉目望天,楚霞捧書欣賞,兩人的動作被路人們看的是一清二楚。

“可惡,有什麼好看的。”楚霞鬱悶地嘟嚕。 大街之上,密密麻麻的工人們已經下班,店鋪開始營業、主婦開始購物、少男少女開始逛街……

而此時,路上似乎有什麼吸引了衆人的注意,雖然沒誰因此停下腳步,但依然可以看出很多人的視線都投向了一個方向。

那裏,有一對讓人羨慕的男女。

“好羨慕,要是我男朋友也敢這麼抱着我在大街上走就好了。”某懷春少女語。

“在家裏還沒抱夠嗎?這個,忙了一天,手都很累了啊。”某有妹一族聽到身旁的少女語句,頓感壓力很大地開口解釋,同時在心中腹議着自己可沒那麼大的膽子。

“那是你缺少愛啊。”另一名少女反駁到,隨後拉着身旁男友的手警告着:“你可不準學這個男的。”

“是,我最愛你了。”兩名男性同病相憐般地對視,一時間,基情四射(大誤)。

“現在的年輕人啊,膽子太大了。”某實際年齡,恐怕只有楚霞1/3,空幻1/N的大嬸揮舞着手中的菜籃子老成地搖頭感嘆。

“這纔是青春啊。”某白鬍子老爺爺龍行虎步地邊走邊想。

“朋人的力氣真大。”某路過遁甲人幻想了一下朋人體重後,充滿敬意地感嘆。

“去死去死去死……”不解釋。 妖嬈女帝 (=。=)

……

不過很可惜,因爲在思考月亮們的問題,空幻沒能注意到這些,更沒能發現楚霞的反應,理所當然地錯過了如此調侃楚霞的大好機會。

回到正題,如果說對白月的觀測讓朋族感到壓力頗大,更是產生了更大的動力之的話,那麼,對一旁藍月的觀測,就讓朋族一開始有些摸不着頭腦了。

擁有大氣的藍月,在朋族看來,應該是暫時無法進入雙月星的蟲子們的首選目標。

可實際觀測的結果卻表明,蟲子除了在藍月的衛星軌道上,擁有個位數的幾個大型(公里單位)衛星基地外,通過朋族最先進的天文望遠鏡所觀察到的藍月,其星球表面有海洋、有陸地、有綠色甚至有文明活動的痕跡,可就是沒有發現任何疑似蟲族基地的東西。

這很可能表明,蟲子沒有進入藍月,至少在隕石基地事件之前沒有進入(該事件後朋族暫時沒有對藍月進行全面觀測),可這是爲什麼呢?

研究小組首先想到的就是雙月星的保護層,若是據此推斷,藍月恐怕也有類似雙月星的保護層。也只有這個原因,纔會導致蟲族無法深入藍月的根源。

至於說藍月上有生物擋住了蟲子、或者有病毒嚇住了蟲子之類的說法,根本沒誰相信。對於宇宙文明的蟲子,普通星球上會與多少東西能夠擋住它們呢?

當通過不少證據證明了這個結論之後,整個朋族高層都稍稍鬆了口氣。

雖然即便是現在,那擁有白月的蟲族,就已經讓朋人感到壓力了,但敵人能夠少一個資源採集地,也是一個好消息,畢竟從現在的觀測情況看來,藍月的資源絕對比白月多。

不過……

想到這裏的空幻,腦海中突然冒出一個可能性,隨即心中一驚,渾身冒出一股冷汗,甚至連被他抱在懷中,此時還在鬱悶地掩飾的楚霞,都擡頭看向了他。

“之前蟲子向雙月星發射了隕石基地,已經確認是試驗對方那種突破保護層的設備,那麼,它們爲什麼就不可能向藍月,發射同樣的隕石基地呢?”

停下腳步,空幻急速神情變幻,心中的不安越加深重,最終化爲了他臉上的陰沉表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