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想要到結果出來再開,那可能就有些來不及了。

江瀾不要,老闆也不好意思開價。

現在開,價格適合,師兄下次還能帶江瀾來摘。」

客棧老闆:「…….」

一時間他都不知道自己是開口還是不開口。

「我有個提議。」見客棧老闆未曾開口,妙月仙子繼續道:

「不如開兩個價格,一個江瀾摘了果實的價格,一個江瀾轉頭不摘的價格。

老闆的果實確實不是為江瀾準備的,後續也確實能被你家小子摘取,可老闆有沒有想過時間?

無法使用且無人購買的寶物,是沒有價值的。」

說完妙月仙子看向莫正東:

「師兄覺得如何?」

「都可。」莫正東未曾反駁。

最後就看客棧老闆了。

聞言,客棧老闆低着眉思考了下,時間是真正的問題。

這片天地…

有大劫。

時間沒有那麼多。

「好,我同意。」客棧老闆點頭答應。

隨後他們便看着客棧,等待江瀾的上去,以及最後的決定。

妙月仙子只是看了一眼,就沒有再過多在意。

心中彷彿有了足夠的數。

她轉頭看向一邊的焰惜雲,招了招手:

「大地麒麟族的小丫頭,過來一下。」

焰惜雲指了指自己,左右看了看就她一個大地麒麟族。

然後她邁步走了過去,有些害怕。

但是其他人都沒有說什麼,她也不敢說什麼。

八太子等人低着頭,完全沒有做什麼的想法。

大地麒麟族肯定不會有危險。

有危險的話,他們說什麼都沒用。

都是菜。

此時妙月仙子也動了身子來到了焰惜雲跟前,她動手摸了摸焰惜雲的頭笑道:

「天賦很不錯的小丫頭,在崑崙附近多久了?」

「三,三百年了。」焰惜雲回答道。

妙月仙子伸出手,一塊玉牌出現在她手上,隨後把玉牌交給焰惜云:

「拿着它,崑崙絕大部分地方隨你參觀使用,有問題可以求助崑崙。

在崑崙安心住着。

任何問題,崑崙範圍內只要求助都能幫你解決。」

「真的?」焰惜雲一臉興奮。

崑崙人真好。

妙月仙子點頭。

後面的紅雅嘆息了一聲,焰惜雲離不開崑崙了。

雖然她本來就離不開。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在機緣落在焰惜雲身上開始,她就知道有這麼一天。

只是,算壞事嗎?

7017k 江爸爸杵在原地,覺得有點不對勁。

這兄妹倆不是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即便同住一個屋檐下也能做到視若無睹嗎?

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兄妹倆開始打打鬧鬧了……

江爸爸擰起眉頭,坐在沙發上沉思。

等江宿從廁所里出來,本來哈欠連天的他突然聽見從客廳的黑暗中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過來」。

江宿瞬間清醒,試探著朝沙發走過去:「爸?」

「嗯,坐。」

江爸爸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江宿一本正經地坐下來,儼然一副即將開啟父子深夜對話的模樣。

「上次爸跟你談了談心,你後來有什麼想法沒有?」

江宿回憶了一下先前的談話,點點頭:「有。」

「說說看?」

「你說的對,女孩子進入社會就成熟了,就該要求物質了。所以我現在應該放棄學習,主抓愛情。」

江爸爸噎了一下:「我說的是這個意思?」

江宿點點頭,又茫然地搖搖頭:「你說的可能不是這個意思,但我理解的是這個意思。」

江爸爸一口氣吸進去好半天才吐出來。

突然感覺這兒子基本也就這樣了。

算了,他自己都是個賣力氣的,還能奢求他的種能開出什麼花來呢。

江爸爸拍拍江宿的肩,語重心長道:「你大可不必這麼嚴格要求自己,順其自然,啊,順其自然。不管學習還是感情,順其自然。」

江宿拉長聲音「哦」了一聲,低下頭,在爸爸看不到的角度里憋笑憋的雙肩都顫抖。

江爸爸無所察覺,繼續說:「對了,你平日里也得多關心關心你妹妹。她畢竟是步入青春期的女孩子了,有些事她可能不和她媽媽說,更不跟我說,但也許會跟你說。你畢竟比她大,也比她懂事的多。要是發現什麼問題,一定得跟我們說。」

「她才不會跟我說。」江宿揚了揚眉。

「我覺得你們兄妹倆最近關係挺好啊。」

「好個屁……者先知知無不言言無不儘儘心儘力力大無窮煢煢孑立沆瀣一氣踽踽獨行醍醐灌頂……我的意思是說我會把我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訴你和我媽。」

江宿望著爸爸緊皺起的眉頭,一個激靈頓時打通語文神督二脈,話鋒一轉,一段詞背下來差點喘不上氣。

江爸爸表情不明的點點頭:「嗯,這就好。」

隨後站起身,欲走。末了又扭頭看了江宿一眼:「你一個當哥哥的,要給你妹妹做出表率,不要把你妹妹帶壞。」

說完,江爸爸便回屋去了。

江宿吐出一口氣,癱靠在沙發上。

雖然平時在家裡見到爸爸的次數不多,但爸爸在江宿心中永遠是最威嚴的形象。

簡單來說,就是兒子不敢惹老子。老子說啥,兒子都得聽。

江宿又在客廳坐了一會兒,平復了心情,這才回屋睡覺。

結果走到門口,剛打開門,一隻冰涼的小手突然捂住他的喉結,緊接著另一隻小手把他拽進屋裡,「砰」的一聲門被關上。

房間里窗帘沒拉,借著皎潔的月色,江宿低頭一看,江薇正瞪著大眼緊張地看著他。

「別出聲!」江薇用氣音咆哮警告。

江宿把江薇的兩隻爪子扒拉開:「你學人家入室搶劫,那人家捂的也是嘴,而不是喉結啊。」

江薇氣急敗壞跺了一下腳:「誰讓你長那麼高!」

江宿笑了:「你不說自己長的矮?……你來我屋幹嘛?」

他環視一圈,確定這是自己的房間。

「剛才我暈頭轉向的就進你這屋了。幸好沒讓爸爸看到!」

江薇一屁股坐在床上,捂著胸口。

她從衛生間尷尬地走出來、迷迷糊糊地走進江宿的房間、然後又等了江宿那麼長時間。

天知道她在這段時間裡經歷了多麼複雜多變的情緒,內心是多麼的忐忑不安。

「那你既然發現走錯了房間,為什麼不趕快回你自己的房間?怎麼?對我的房間戀戀不捨?」

江宿挑了挑眉,故意逗她。

江薇果然沉不住氣的嚷嚷:「誰戀戀不捨了?!我是怕出去的時候碰上爸爸解釋不清!就算沒碰上爸爸,要是正好碰上你回來,那我更解釋不清!還不如在這兒等你回來!話說回來,你上個廁所怎麼那麼長時間?你是上廁所去了嗎?你是建廁所去了吧!」

江薇沖江宿咆哮,忍不住把之前慌張不安的情緒一股腦發泄出來。

江宿就喜歡看江薇張牙舞爪,像只踩了尾巴的貓,跳起來都打不到他的樣子。

江宿臉上帶著笑意:「爸找我談話來著。」

江薇立刻正襟危坐,表情嚴肅起來:「爸說什麼?」

「他讓我多關心你。」江宿隨口說著,拉開電腦椅坐下,動作突然停頓了一下,隨後目光掃過整張電腦桌,抿了抿唇。

他的電腦桌有被翻過的痕迹。

「關……關心我什麼?我才不需要你的關心。」身處在江宿的房間里,江薇滿腦子都是江宿那些精心收藏的漫畫。

和泉紗霧……

土間埋……

莫名其妙的兄妹關係……

咳咳咳。

江薇滿臉通紅,手指不自覺揪著床單擰巴。

空氣似乎變得越來越稀薄,江薇終於按捺不住,面紅耳赤地朝江宿吼了一句:「變態!」然後氣呼呼地離開了。

江宿看著敞開的卧室門,過了三秒又聽到從江薇房間傳來的關門聲。

就……

感覺很無辜。

他好像什麼都沒做?

就被罵變態?

不過……

江宿斂了下目光,環視四周。

起身把門關上,走到床邊坐下,以一個固定的角度,看到床頭綠植後面的鋁皮盒子。

他大概知道江薇為什麼是那種反應了。

此時此刻,江宿腦海中蹦出三個字——

造、孽、啊!

一大早,江宿懶洋洋地起床,吃飯,餐桌上少了一副碗筷。

媽媽一邊沖牛奶一邊嘮叨:「薇薇早早就上學去了,說是有朋友等她。這孩子,飯都沒吃幾口。你也快點吃,別磨磨蹭蹭的。」

江宿撇撇嘴,接過牛奶:「我也想快點吃,但是太燙。」

「別貧了,吃完上學去。我去給你爸收拾兩件衣服,他要跑個長途,給人運一座石雕像。」

「噢,讓我爸多注意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