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孫婆婆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他還回不過神來。

一聽孫婆婆說要走了,小寶還真有點兒捨不得,三步一回頭老往那鍋里瞄。

說實話,這倒也怪不得小寶,要知道軍閥混戰的年代,普通人家別說吃肉了,有口粗糧填飽肚子就已經非常不錯了。

要說吃肉,那可真是有些奢侈的生活。

像剛才聞到的肉香,就算是大人也不能無視它的誘惑,更何況是一個年僅十二歲的小孩兒呢。

范增亮一看這老太太領著小寶就要離開,扯著嗓子喊道:「你們要是沒錢那就算了,我白送你們一碗肉湯怎麼樣?」

一聽這話,小寶可樂壞了,掙扎著就想跑回去吃肉菜湯。

誰知孫婆婆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有些生氣的說,「你剛進入師門沒幾天,這就要造反了?連我的話都不聽了?那你以後還想不想學厲害的道術為父母報仇了?」

小寶無奈,只好哭喪著一張臉跟著孫婆婆回到了家裡。

到了家中,小寶依舊不理解孫婆婆為何會攔著他吃肉湯,氣呼呼的往門檻上一坐,噘著小嘴,獨自望著天空發獃。

孫婆婆看他這樣,不由好笑:「咋的?還想剛剛那鍋肉湯呢?」

「誰想了….我才不稀罕呢?」

小寶梗著脖子,將臉轉向一邊,言不由衷的嘟囔。

孫婆婆也不戳破,坐在院子里一把太師椅上悠哉悠哉的曬太陽,雙目微閉,淡淡道:「今天晚上我帶你去一趟亂葬崗,到時候自見分曉。」

這句話在小寶聽來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懶得去想,顯然還在生孫婆婆的氣。 師徒倆吃過晚飯,孫婆婆讓小寶先到祖師爺畫像前拜上三拜,以求今夜能夠出師順利。

小寶也知道今晚孫婆婆要帶他到亂葬崗走一趟,一想起來,心裡還有點興奮。

於是小寶依言而行,但在他起身的時候,忽然發現了一件怪事。

因為畫像上的那個老道士居然沖著他微笑了一下。

當時小寶以為自己看錯了,揉了揉眼睛,才發現畫像上的祖師爺竟然還是那般威嚴。

這樣一來小寶更加困惑,慌慌張張的找到孫婆婆,將剛剛的怪事和她說了。

孫婆婆聽完暗自詫異,領著小寶回到畫像前,嘴裡就開始不停念叨些啥。

反正小寶是聽不懂,直感覺心裡毛毛的,還有那麼一點挺嚇人的錯覺。

但在孫婆婆停止說話時,一道肉眼可見的淡黃色微光,以極快的速度,衝進了小寶隨身佩戴的那塊降煞玉佩之中。

小寶還在愕然,孫婆婆忙讓他跪下給祖師爺磕頭,說剛剛是祖師爺顯靈,賜予小寶護身法力。

恍然大悟的小寶,趕忙虔誠的『噗通』一聲跪下,對著祖師爺的畫像使勁磕頭。

之後,孫婆婆找出一身黃色道袍穿在身上,左手拿著桃木劍右手拿著一塊八卦鏡,腰上掛著一串銅鈴鐺,走起路來叮噹作響,顯得威風凜凜,氣勢暴漲。

搖身一變的孫婆婆,這身裝扮甚是莊重威嚴。

小寶忍不住暗自稱奇:咋平時沒見婆婆這樣穿著??而且大晚上穿的這麼威風,別人又看不到,那得有多可惜?

雖然心底有些狐疑,可一想起早上還和孫婆婆置氣生氣,也就沒好意思開口去問。

好在今晚月光明亮,倒是方便了師徒兩人在山間小道上行走。

小寶跟在孫婆婆身後不時東張西望,耳邊除了蛙聲蟲鳴之外,並沒什麼異常。

沒多久,兩人已經站在了距離亂葬崗五十米之外的地方。

孫婆婆示意小寶先停下,然後從道袍兩側的口袋裡摸索出兩個不大的香爐、瓷碗,分左右擺放好。

香爐之中各插七支香在裡面,瓷碗各放半碗米在裡面,將香點燃,往碗里塞進靈符,孫婆婆開始站在原地掐訣念咒。


小寶正看得出神,豈料瓷碗忽然炸裂,符紙生米散落一地,香爐忽然傾倒,殘香土灰揚起一片煙霧。

饒是小寶膽子夠大,猝不及防之下,還是把他嚇得怪叫一聲,趕忙迅速躲在孫婆婆身後。

偷偷望著一地狼藉猶自大汗淋漓,顯然是驚魂未定的模樣。

對此孫婆婆也很是吃驚,上前仔細查看一番,口中不禁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幾日前這裡的煞氣還沒這般厲害,如今卻有大幅上漲的架勢,怪哉怪哉!」

孫婆婆正在感慨,忽然一陣冷風毫無徵兆的吹來,搞得她神色一震,忙問小寶聞到什麼味道沒有。

小寶的注意力全都在剛剛那瓷碗和香爐身上,聽到孫婆婆問話,才仔細嗅了嗅周圍的味道,不假思索的說:「真香!好像是煮肉的香味兒。」

孫婆婆點點頭,覺得這裡更加可疑,小寶卻全然不知,還繼續追問:「婆婆,你說大晚上的,誰會在亂葬崗這裡煮肉吃呢?」

話剛剛出口,小寶就猛然想到了范瞎子,因為只有他在亂葬崗居住,所以理所當然的也就只有他在這裡煮肉。

不過能有興緻對著一堆墳包大快朵頤,這范瞎子也算是一位猛人。

孫婆婆好像對這事不甚關心,也沒回答小寶的問題,而是徑自領著小寶沿途遍插桃木劍和符紙。

最後又用一根紅線將這些桃木劍串聯起來,忙完這些,孫婆婆才問了一句:「剛才的順序記清楚了嗎?」

因為被剛才的肉香所吸引,小寶倒還真沒留意孫婆婆剛才布置的順序,撓了撓後腦勺,尷尬的笑了笑:「記…..記得呢?」

「哼!我看你是記得剛才的肉香吧?」

孫婆婆伸手朝小寶腦袋上輕輕一拍,並沒有深究此事,從口袋裡摸出三張靈符交給他,說是一會要用到,切不可弄丟了。

被孫婆婆戳穿了小心思,小寶臉上一紅,接過符紙收好,集中精力不敢再想其它瑣事,趕忙乖乖跟在她身後向前走去。

亂葬崗前面有一片齊膝高的野草叢,風一吹便嘩嘩作響。

小寶在其中穿梭的時候,猶感到一陣心慌,孫婆婆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告訴他不要怕,說是邪不壓正,況且他還有祖師爺賜予法力的降煞玉佩。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經孫婆婆這樣一講,小寶只覺得周身火熱,眼神也堅定了不少。

走到野草盡頭,師徒兩人很快看見前方亂葬崗之中隱隱有火光升騰,旁邊支了個簡易爐灶,上面放著一口大鐵鍋。

看著周圍飄散的縷縷炊煙,小寶更能確定是范瞎子在這裡煮肉吃。

一想到煮肉,小寶頓時忘了來到這裡的目的,邁著步子正要走出草叢,卻被孫婆婆一把拉住:「不要魯莽!你先看看那裡是什麼?」


順著孫婆婆手指的左邊方向,小寶這才注意到那裡的詭異情況,看清了眼前的畫面,小寶只覺得頭皮發麻,險些驚叫出聲,好在孫婆婆及時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要亂叫,會誤了大事!」

小寶唯唯諾諾的拚命點頭,額頭上還是布滿了細密的汗珠。

因為他清清楚楚的看見,大約有上百隻黃皮子黃鼠狼,正人立而起,背對他們沖著那些廢棄荒墳一動不動行注目禮。

雖然搞不清楚它們在幹什麼,但自小生活在農村的小寶卻知道這黃皮子黃鼠狼的厲害。

要是遇到一隻就已經很讓人頭疼了,更何況上百隻聚集在亂葬崗這種鬼地方,想想都讓人感到毛骨悚然、心生懼意。

這種難得一見的場景,不光小寶覺得詭異莫名,就連一向沉穩的孫婆婆也忍不住直嘀咕:「這是從哪裡跑來這麼多的黃皮子?它們咋會聚集在一塊呢?」

小寶眼巴巴的望著孫婆婆,悄悄問她應該怎麼辦。

孫婆婆目視前方,只說了一句:靜觀其變,然後就默不作聲了。

小寶還想再問,可想了想又把話憋回肚子里,隨著孫婆婆一道觀察著前面的情況。 看了一會兒,再沒發現什麼奇怪的地方,小寶就忍不住問孫婆婆:「婆婆,范瞎子不是住在這地方嗎?可是我怎麼沒看到附近哪裡有房子啊?」

孫婆婆也表示很不理解,所以無法回答小寶這個問題。

兩人正在疑惑間,忽然有一口棺材發出幾聲悶響,接著令小寶目瞪口呆的事情就發生了。

只見那口棺材的棺材蓋被一股極大的力道猛然掀開,重重摔在地面上發齣劇烈的響聲不說,還揚起好大一片塵土。

接著范瞎子打著哈欠從棺材裡面稍一用力就跳了出來。

他一出來就在四周來迴轉悠,瞧那樣子好像是在找些什麼東西。

沒多久,只見他在地上撿起一根樹枝,才心滿意足的往那口大鍋前走去。

到了近前,他手裡拿著樹枝在鍋里隨便挑起一塊煮熟了的肉,就開始狼吞虎咽的猛吃起來。

本來剛才心裡還有些恐懼,可一見到范瞎子吃肉吃的那麼香,小寶就忍不住直咽口水,心底里那點兒恐懼早就被拋到九霄雲外了。

可是看著看著,小寶就發現有些不對勁,因為從范瞎子手裡拿著的那塊肉的形狀來看,總覺得像是一個人的手臂。

當然孫婆婆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只見她兀自搖頭嘆息:「真是作孽呀!我說范瞎子怎麼喜歡住在這種鬼地方,原來他惦記上了墳塋中的屍首。」

孫婆婆這話說得很有水平,並沒有直接道破范瞎子吃的是什麼肉,可心思活絡的小寶豈能不知范瞎子吃的是死人肉,剛剛還饞的直咽口水,此刻卻忍不住想要嘔吐。

再一聯想到范瞎子在西山草棚煮的那鍋肉湯,小寶似乎明白了其中的玄妙,怪不得當時孫婆婆不顧一切的要攔著他去吃肉湯,原來是這肉不幹凈啊!

想到這裡,小寶只覺得有些慚愧,之前還因為這件事生孫婆婆的氣呢,原來是自己錯怪了她。

孫婆婆不知小寶心中所想,站起來作勢就要從草叢中出去。

小寶一把拉住她的衣襟,有些緊張的說:「婆婆!那范瞎子力氣很大的,就算咱倆加一起也不一定能打得過他!你看咱們要不要先挖個陷阱啥的,等他掉坑裡了,咱們再出去……」

孫婆婆眼光柔和的拍了拍小寶的小手,「危急時刻懂得用腦子還算冷靜,不錯不錯。」

先是誇讚了小寶幾句,而後話鋒一轉:「婆婆既然敢出去,那自然就有辦法對付他,你不用擔心。倒是你就先不要出去了,還是藏在這裡比較穩妥。」

小寶還想說點什麼,孫婆婆已然手持桃木劍,直奔范瞎子而去。

許是她的腳步聲驚動了不遠處那群黃皮子,剛剛還聚集在一起的它們,幾乎在同一時間落荒而逃,往不同方向逃竄而去。

看到這詭異的場面,小寶的心臟撲通撲通狂跳個不停,生怕孫婆婆出現什麼意外。

要是出現那樣的情況,自己就算拼了命也得出去救孫婆婆才行。

范瞎子坐在鐵鍋前吃的正香,忽聽遠處有聲響,抬頭一瞧,居然是一個道士打扮的老太太向自己走來,當下騰地一下子從地上站起,神色有些慌亂。

可當他認出這老太太就是早上見到的孫婆婆,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的笑:「老太婆,你大晚上穿成這副鬼樣子,是到這裡來嚇唬我來了?」

孫婆婆冷哼一聲,瞟了一眼那口鐵鍋里的爛肉,皺眉道:「你這個黑心的玩應東西,竟然把死人肉賣給村民吃!知不知道害得他們已經沾染了不少煞氣!若不是我偶然發現了你的秘密,恐怕那些村民早晚都會被你害死!」


「哈哈!他們都該死!都該死!」

范瞎子仰天長笑一陣,而後目露凶光顯得有些激動:「這幫傢伙沒一個好東西!他們在我背後說三道四,真當我不知道嗎?」

看著已經有些發狂的范增亮,孫婆婆知道多說無益,取出符紙置於劍尖處,口中不停念咒,符紙無火自燃,直奔范瞎子而去,

范瞎措手不及被靈符化作的火光打中,只覺胸中一疼,好像被針刺了一下,頓時全身麻木,手腳都不聽使喚了。

孫婆婆這一手使得范增亮忽然惱羞成怒,以至於另一隻眼睛都開始充血。

他渾身發抖青筋暴露,嘴裡留著噁心的粘稠口水,惡狠狠地盯著孫婆婆:「死老太婆!你還真是個難纏的傢伙。既然你今天送上門來,那就不要回去了,還是留下做我的口中餐吧!!!」

隨著一聲怒吼,范增亮已經沖開束縛,揮起雙拳直奔孫婆婆而來。

對此,孫婆婆似乎很是意外,但情勢緊急容不得她多想,迅速取出三道靈符,口中念咒,再次甩向衝過來的范增亮。

三道靈符落在范增亮身上冒出幾股青煙,讓他的身形頓了頓,緩過神來剛想再次撲向孫婆婆,卻見孫婆婆手持銅鈴不停搖晃,而且還圍著他開始轉起了圈圈。

不知怎麼的,這銅鈴似乎對於范增亮有特別的剋制作用,搞得他頭暈眼花難辨方向,一時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剛才看著范增亮那般狂躁的沖向孫婆婆,小寶真是替她捏了一把冷汗,手中下意識的抓緊了脖子上的降煞玉佩。

就在這時,孫婆婆在遠處喚來小寶,讓他將之前的三張靈符,分別貼在范增亮額頭和雙肩之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