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藥苦口,作為一名醫術高手,秦穆然懂這個道理。

在醫院秦穆然又叮囑了史蒂文和江院長几句后,便和莫輕舞道別,陪陸傾城直接趕往了中海國際機場。

兩人在購買機票后,直接登機,飛往京城。

下午時分。

夏國京城,國際機場,一架客機迎風滑翔,穿破雲頭,降落在筆直的跑道上。

機場外。

數百名統一墨鏡西裝的高手,林立在機場口外,他們一個個雷厲風行,彷彿是在迎接什麼大人物到來一般。

這是京城秦家,在得知秦穆然到來的消息后,以秦家的名義,來迎接秦穆然的。

十幾分鐘后,陸傾城挽著秦穆然的胳膊,從機場內走了出來。

兩旁林立的百十餘名秦家高手,齊刷刷彎腰致敬,高呼一聲。

「歡迎少主回家!」

聲音響動天地,語震九霄。 林九九的錦鯉日常 無數蟲豸將趙小川裏三層,外三層的包圍起來!

毒蟲在他的皮膚下面不斷地運動着,從眼耳口鼻中鑽進去在血管中爬行着,在不斷地啃噬着他的五臟六腑。

那股疼痛無法言語,每一秒對他來說都是靈魂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殘。

然而他卻一直在苦苦堅持着,心中只剩下一個念頭。

“活下去,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

趙小川口中不斷髮出一聲聲咆哮,宛如一頭瀕臨死亡的野獸。

彷彿聽到了他的呼喊聲,他的額頭上猛然顯現一道符文,宛如一個“咒”字。

當“咒”字出現的一剎那,他渾身毒蟲微微一顫,竟然爆裂開來。

五顏六色的漿液佈滿了趙小川的全身,趙小川雙眼茫然,漸漸恢復了意識。

“這是我在洞穴中待得第幾天?一個月?十個月?還是十年?甚至百年?”

痛苦已經讓趙小川的意識有些模糊,忘記了時間的流逝。

這本身對於趙小川來說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爲他也曾經歷過相似的事情。

那一次次的輪迴,那一次次的重複,那種孤獨感……

可是這次不一樣,趙小川除了那種孤獨感之外,還感覺到有一股意志想要取代自己,想要抹除自己的存在,讓自己忘記曾經經歷過的一切。

“怎麼可能忘記?怎麼可以忘記?家人、若曦、朋友,那些爲我擔心,爲我死亡的人們怎麼能忘記!”

伊塔之柱 趙小川咬牙想到,想要奪回自己的身體控制權,卻根本無能爲力。

一道道金銀光芒在趙小川身上不斷閃動,那些五顏六色的毒蟲漿液慢慢融入到他的體內,使他的身體重新變得乾乾淨淨。

他額頭上的“咒”字文卻蔓延開來,漸漸地和那些金銀二色的條紋連接起來,構成了一副玄妙的圖騰。

金銀二色漸漸變爲血色,那血色勾勒出一頭面目猙獰的的生靈,那生靈長着上百隻碧綠的眼睛,滿嘴利齒,佈滿青灰色的鱗片,看起來就像是一條放大了蟲子,十分的醜陋。

而最醒目的是它的頭頂寫着一個大大的“咒”字,一眼望去,竟然有種動人心魄的感覺。

隨着圖騰的顯現,趙小川的眉心處長出一個圓圓的肉瘤,那肉瘤漸漸打開一條縫隙,然後變成了一隻碧綠的眼睛。

若是有人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那隻眼睛竟然和趙小川身上顯現的圖騰非常的相似。

那隻眼睛睜開後,發出耀眼的綠光,着涼了整個洞穴。

趙小川喃喃自語,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但山洞中的毒蟲卻悉悉索索的開始竄了出來,趴在趙小川的面前身體顫顫巍巍,似乎在懼怕着什麼。

有一個肉包從趙小川的臉頰長出,然後又是一隻綠豆一般的眼睛顯現,只是這次它的目光卻緊緊地盯着黑暗處。

黑暗處一陣沉默,隨即一隻巴掌大的白玉大蜘蛛慢慢地爬了出來。

但凡擋在白玉大蜘蛛面前的毒蟲紛紛變成一團團冰坨!

大蜘蛛行到趙小川面前,八隻猩紅的眼睛對視着那綠豆一般的眼睛片刻,竟然順着趙小川的身體向上爬去,然後鑽進了那綠豆一般的眼睛中。

吼!

當大蜘蛛進入綠豆眼睛中時,趙小川渾身一顫,大吼一聲。

一股白氣從他口中噴出,被白氣擦着的毒蟲風紛紛變爲冰塊,粉碎在地面上。

ttκā n ¢ ○

又是一隻綠豆眼睛睜開,看向另一處,一條紫色的蜈蚣如同白玉大蜘蛛一般也鑽進了趙小川的身體。

趙小川渾身一顫,皮膚瞬間變爲紫靑色!

……

三個時辰後,趙小川的第十隻眼睛被一隻猩紅的螳螂狀毒蟲鑽入的時候,趙小川身上的圖騰彷彿活過來一般,不斷地蠕動起來。

一開始的肉瘤化作的眼睛綻放出耀眼的光芒,趙小川身上分泌出大量綠色的粘稠液體,將他整個人包裹起來。

又過了大約三個時辰,趙小川的吼叫聲漸漸停息,心臟的速率也越來越慢,就好像死亡一般。

“咔嚓咔嚓!”

粘液不知何時冷卻成了一層堅硬的岩石層,並且開始破裂,在裂縫中青灰色的鱗片閃爍着耀眼的金銀光芒,同時從縫隙中還可以看到有些碧綠的眼珠在不斷地轉動着。

趙小川額頭的眼珠快速地轉動起來,而裂縫也越來越多。

那些岩石層漸漸地從趙小川的身體上剝離下來,散落一地。

趙小川除了腦袋還可以看得出人形外,整個身體竟然變成了和剛纔圖騰中的怪物一般,身上長滿了一隻只碧綠冰冷的眼睛。

趙小川的手臂和雙腿已經消失,宛如一條巨大化的蟲子,身上的眼睛不斷閃動着,似乎在打量着四周的環境,顯得非常的詭異。

шшш●ттkan●¢〇

那隻眉心的眼珠見狀,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趙小川的眉心漸漸地顯現出一個“咒”文,面孔連開始慢慢變化着。

攻婚掠情:早安,韓先生 似乎只要再過一段時間,趙小川就會完全變成和之前圖騰上顯現的大蟲子一般。

…….

太行山中,蔣家祠堂中,蔣舟舟、黑寡婦,還有妖三人靜靜地站立着。

蔣舟舟皺眉看着妖,又看了看自己的母親,不明白母親爲什麼要讓自己來到祠堂。

“你很好奇爲什麼我要你來祠堂吧?而且更好奇我爲什麼會讓一個外人進來吧?”

正當蔣舟舟疑惑時,黑寡婦開口了。

蔣舟舟看向妖,道:“家族族規,外人不得進祠堂,違者族譜除名,趕出家族!”

“嗯!你說的沒錯!”黑寡婦道:“但凡是有例外,你應該知道吧!”

“能讓外人進入祠堂,例外只有一種,那就是天咒蟲現世!”蔣舟舟沉聲道:“當我聽說小川身上可能擁有天咒蟲的時候,我就想到這一條家規了……可是現在天咒蟲還沒出世,輪迴者生死未卜,讓他進來是不是…….”

“哼!你們蔣家的事情我並不在乎,我想知道你叫我來這裏是爲什麼?”妖打斷了蔣舟舟的話,冷聲向黑寡婦問道。

“哎!”黑寡婦先是嘆息一聲,隨後問道:“今天是輪迴者進入萬毒蟲洞的第幾天了?”

“九十九天!”蔣舟舟開口說道。

“快了,快了!”黑寡婦道:“現在那天咒蟲應該已經成形了!”

“成形? 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 怎麼可能?不是說要等到一百零八天麼?”蔣舟舟驚訝道。

“一百零八天是天咒蟲出世的時間沒有錯,但是九十九天卻是天咒蟲成形之時,後面的九天則是天咒蟲開始刻畫咒文的時間段!”黑寡婦道:“這也是我們蔣家關於天咒蟲不外傳的祕密,而這次我將你們來就是告訴你們,如果你們想要殺死天咒蟲,那麼最好這未來九天動手吧!” 京城。

機場外,看到這麼大的陣仗,就連秦穆然都有些意外。

「老公,這,這是你們秦家安排好的嗎?」

陸傾城一臉詫異,詫異問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吧!」

秦穆然聳肩笑道。

他這次回京城,本來是抱著低調態度回來的,沒想到秦家居然給自己安排了這麼的排場。

這時候,遠處一名中年,一襲正裝,面帶肅氣,身後緊隨幾名隨從,朝秦穆然衣風凜凜走來。

「穆然,傾城,你們回來了,最近你們小兩口兒過的怎麼樣?」

那名中年問道。

這人是秦先兵,秦家老三,現在已經是夏國軍區的重要人物之一。

秦穆然神情一愣,立刻笑迎。

「三叔,好久沒見,你最近怎麼樣?」

秦穆然笑道。

雖然論職位,秦先兵是自己的下屬,但是論起輩分,秦穆然得喊秦先兵一聲三叔。

「我還好,本來有場演習要參加的,但是,聽老爺子說你要回來,我就跟龍首長請了一天假,特意來機場接你。」

秦先兵說道。

聽到秦先兵的話后,秦穆然神情一愣,笑道:「啊呦,三叔,還是你最疼我,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一輛車飛速駛來,徑直停在路邊。

車門打開,一道身影從車上走來。

秦穆然看去,居然是諸葛輕狂。

這小子怎麼也來了?

養個權相做夫君 難道,他也是來接自己的嗎?

秦穆然眉頭一沉,等諸葛輕狂走來后,秦穆然笑道:「諸葛大哥,好久沒見,咱們兩還真是有緣,我這剛出機場,就能碰到你,哈哈……」

諸葛輕狂神情淡然,回道:「不是咱們有緣,是我知道你今天要來京城,所以特意來看看你。」

聽到諸葛輕狂的話,秦穆然神情一愣,有些詫異,他是怎麼知道自己今天回京城?

仔細一想。

憑藉諸葛輕狂在京城的勢力和耳目,只要他想知道的事情,還沒有什麼能難住他。

看來,自己這位諸葛大哥還是挺關注自己的。

「諸葛大哥,我記得上次給你調了一些葯,怎麼樣,身上的屍毒感覺好點兒了沒?」

秦穆然笑道。

諸葛輕狂點頭回道:「不錯,你的葯還挺管用,我這次特意來接你,就是為了這件事情跟你表示感謝的,請你吃個飯,聊表一下我的心意?」

「諸葛大哥,我看咱們兩個還是改日吧!」

秦穆然笑道。

自己這次剛回京城,連秦家都還沒有回去,就跟著諸葛輕狂出去,實在辜負家裡人一片心意,何況自己三叔秦先兵因為自己回來,還特意請了假。

諸葛輕狂眉頭一蹙。

「啊呦,這麼不給面子嗎?」

諸葛輕狂笑道。

要知道,秦家雖然是京城頭號世家,但是諸葛輕狂在京城也是有著舉重輕重的地位,一般他張口,誰都要給他三分薄面。

論起年齡,諸葛輕狂那是和自己父親秦先文一個輩分的人,不過秦穆然和諸葛輕狂倒是忘年之交,所以絲毫沒有任何的拘束。

「諸葛大哥,實不相瞞,我這次回京城,是為了準備我父母的忌日,要是在身,所以,多多理解一下。」

秦穆然說道。

雖然他和諸葛輕狂關係不錯,但是,他還是怕諸葛輕狂會多心。

聽到秦穆然的解釋,諸葛輕狂笑道:「不用解釋了,你我兄弟之間,這點兒小事我還能不理解嗎?我剛才只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

「諸葛大哥,要不,陪我一起回秦家坐坐,咱們兄弟不醉不歸,如何?」

秦穆然笑道。

諸葛輕狂眉頭一皺,露出一副極不情願的標清楚。

「去你們秦家,呵呵……」

「我才不去,你既然回來了,你家老頭子肯定也在,他說話太過板正,我跟他沒有共同語言,我看還是等改天咱們兄弟有時間單獨坐坐吧!」

諸葛輕狂笑道。

對於諸葛輕狂而言,他喜歡無拘無束的感覺,和秦穆然在一起,他可以沒有拘束,但是萬一見到了秦家老爺子,那種感覺實在讓他有些受不了。

聽到諸葛輕狂的推辭后,秦穆然也不再多勸。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這一點,秦穆然是深有體會,說實話,雖然自己請文武很疼愛秦穆然這個孫子,但是老爺子的板正剛直的性子,確實讓年輕人有點兒接受不了。

「好,那就等我完成了秦家事務之後,我一定登門拜訪一下。」

秦穆然笑道。

「嗯!」

諸葛輕狂微微點頭,目光微挪,看在陸傾城身上,順便提了一嘴:「到時候帶上弟妹一起來。」

言罷。

秦穆然目送諸葛輕狂離開之後,隨後看了下時間,說道:「三叔,咱們該回了,別讓大伯和爺爺久等了。」

「放心,不著急,老爺子和龍首長今天剛好參加一個重要會議,他們現在估計還在一號首長那裡。」

秦先兵說道。

「哦?」

「去一號那裡參加重要會議,我爺爺和老龍也都去了?」

秦穆然神情一愣,語氣都有些驚愕。

自己爺爺是什麼身份,秦穆然很清楚。

龍天正的身份,更早已不是什麼秘密。

再加上一號人物。

那夏國三大重量級大佬湊在一起,他們到底是商討什麼事情呢?

「我爺爺說什麼事情了嗎?」

秦穆然問道。

「穆然,老爺子的性格你也知道,他這人在家從來不說公事,這麼保密的事情,你認為老爺子會告訴我嗎?儘管我是他親兒子……」

秦先兵嘴角一揚,開玩笑說道。

秦穆然也不再多想,陪陸傾城和三叔上車,徑直朝秦家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