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的意義何在?

就爲了讓公司或者項目部吃罰單?

還是爲了整某人?

整誰?

修橋鋪路而已,哪裏有那麼多爭權奪利和勾心鬥角的事情。

這舉報時間也太哪個啥了吧,曾經理將走未走,鍾胖子即將正式就任。

這責任算誰的?

兩人都有,主要和次要而已,還有誰,安全科蔣大勇也有責任,還有誰,李波和林二桿子還有羅兵都跑不了。

這一屋子人,除了老鼠鬍子呂不羣其它都有責任!

有什麼影響?

不知道!

罰款多少?

百萬級別起步!

“這會不會是監理單位的人乾的!”

鍾胖子開始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思考推斷。

“證據呢,監理爲什麼要這麼幹!費力不討好,他們不受牽連嗎?”

這是曾經理在反駁!

“也對哦,不過萬一是個人行爲呢,某人既對項目部不滿意,又對監理辦不滿意呢?”

這是鍾胖子在反問自己,也是在反問大家,又像意有所指。

“按這麼說,甚至還有可能是我們內部自己人呢!”

這是羅兵,這貨平常是不愛說話的,這種場合倒是難得,不過林雲倒是在仔細品味羅兵的話,也不好下結論,莫衷一是。

“不可能的,MD,大家上工地上傻啦,見過舉報別人的,你有見過舉報自己的,你我,在座的哪一個沒有責任?”

曾經理沒有反駁,還在思考,這是李波在反駁羅兵,不過這鳥人把老鼠鬍子呂不羣也包進來了,出事兒的時候人家不在,有個屁的責任。

林雲見蔣大勇倒是一直沒說話,很是淡定的樣子,MD.莫不這貨自己舉報自己的。

仔細一想就更不對了,這裏就數他和曾經理責任是最大,這人不會這麼傻。

按鍾胖子的思路想呢,倒是有可能,某個監理人員的個人行爲,但舉報這種事情,時間久了自然就要漏出來的,再說了,除了當事的監理卿工和苟胖子,也沒有任何監理人員知道那麼詳細呀。

對了,這個舉報理由是瞞報工傷致死事故,這個名詞很專業,但是這個詞到底是安監局的定性呢,還是屬於舉報人用的這個措辭呢,還說不好,因爲誰也不知道舉報細節。

年前這個事情,還有樑場的監理胡工知道,會不會是這個監理中的戰鬥機乾的呢,也是不好說,不過這貨貌似嫌疑不小,但是項目部對他可以呀,也沒人得罪他。

至於他和監理辦誰或者和總監、專監有沒有私人矛盾這個就沒人知道了。

好像曾經理也和林雲想到一塊去了,邊想邊往林雲這邊看,監理胡工知道這個事情,林雲年前是給曾經理彙報過的呀。

“好了,我們暫時不考慮誰舉報的問題,每個人都回去仔細想想,到時候問話應該怎麼說,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大家在工地都是老人了,都清楚,責任呢肯定是我和蔣大勇、鍾經理是首當其衝的,你們也別有心理負擔,接來下兩天肯定大家都會輪流被叫到安監局問話的,如果只是單獨的追究瞞報責任,這是公司的決議,與項目部任何人都無關。”

曾經理說完想了一下又補充了一句。

“蔣大勇和鍾經理留下,其餘人可以走了,李波和林雲去探探監理的口風,這個事情總監那邊我還沒有知會,如果在我們這邊住的這三個監理有什麼言語不對的地方,肯定就是他們了,還有,你倆一個一個去,把時間分開點,不要湊一起。” 工程人生

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 舉報人是誰

有的人說我們學歷史沒有用,說你看看那誰誰誰,人家都不學歷史,人家只分析現在。

這種看法是狹隘的,不學習歷史沒有辦法分析現在,更沒有辦法去預判未來。

任何學科都是好的,自然也包括歷史。

如果你無法從歷史這面鏡子中看見過去,現在和未來,只能證明你沒有學懂歷史,學藝不精罷了。

我們不能沉迷於輝煌燦爛的古代歷史,但我們應該帶着問題去學習和了解歷史。

說句要不得的大話,你學懂了歷史,那默默無語的歷史會用你無法想象的方式把過去、現在和未來統統的展現在你的面前。

————————————-

林雲幾人從曾經理辦公室出來,各自回了自己辦公室。

現在11點都不到,但是工地就不去了,應該回辦公室好好想想,先想想再說吧。

好在現在自己有一個獨立的辦公室,很多事情靜一靜或許就能想得通。

林雲回到自己辦公室,要經過樓道和兩個辦公室,綜合辦,張萍和塗靜在,合同科趙紅豔不在,剩下一個小夥子和一個小姑娘在。

小夥子叫陳鵬還是程鵬,林雲一直沒搞清楚,小姑娘是姓姬,但是叫什麼林雲也不知道。

林雲覺得有點搞笑,這些人來的時間也不算短了,有些人居然自己搞不清楚名字也是有點扯了。

是自己的問題嗎?

自己太忙?

好像也不是太忙!

別人沒主動告訴自己名字?

自己問了嗎?

沒人會上趕着來告訴你自己的名字的!

自己平常做事情很多時候都是一知半解的,拿個姓就這樣小陳,小姬這樣叫,也沒有想過去探究一下人家的全名。

這樣實用嗎?

非常實用,但好像又不妥,自己連身邊的人都不是太關心,這一點自己跟張萍比好像差距有點大。

就算人家是因爲工作原因必須知道所有人全名,但是人家至少知道。

微信工作羣也有,問一問,備註一下名字,有那麼難嗎?

想到微信羣, 他年相遇初戀時

回頭一想,人家不通知,自己不能通知嗎?

等等等等,這思想太亂了,想什麼都想不出一個頭緒來,想着想着就跑偏了。

到底是誰舉報的?

舉報的目的是什麼?

這種舉報有獎勵拿嗎?

如果有,多半是實名舉報的,不實名獎勵也拿不到呀。


這個獎金是多少呢?

太亂了,林雲覺得自己的腦子都亂成一鍋粥了,什麼獎金多少,這跟事件有毛的關係呀。


人的思想太不受控制了,沒有直奔主題的解題思路,是解不開這紛亂複雜的難題的!

每想一個問題,又衍生出無數的問題,而思路就不由自主的蔓延開了,說好聽點是發散思維,說通俗點就是走神了。

思考不好?好的,頂好的,帶着問題去思考都是好的!


曾經理和蔣大勇鍾胖子幾人又在商量什麼還是安排什麼呢?

對口徑?

如果是對口徑爲什麼不叫上自己幾人?

如果不是對口徑?

那他們是在安排什麼?

曾經理作爲項目第一責任人,他又是怎麼想的?

思維混亂的結果就是,什麼都在想,想什麼都不得要領。

找個人說說?

啓發一下?

找誰?

羅兵?算了吧,這鳥人估計依然是埋頭在電腦面前,一副萬事不問的樣子。

這小子是聰明呢還是笨呢?

要聰明的話,這小子不會現在都單身,也不會那個老黃牛的樣子!

但是這人笨嗎?

不對,這人比自己聰明多了,至少這個事情他是超脫之外了,人家就天天在辦公室,說破天這個事情人家也沒有多大的責任。

唯一能找的人,就只剩下李波了!

打定主意的林雲出了自己辦公室沒幾步就來到了李波的辦公室。

這辦公樓是兩層的鋼結構板房,除了會議室和項目經理辦公室還有工程質檢科不一樣之外,其它辦公室都是一樣的,當然,財務室後邊隔出來了一個小單間,可以睡覺和放保險櫃。

走廊在前方,樓上樓下都一樣,林雲的辦公室和李波的辦公室中間就隔了一個財務室。


沒關門,也是,大白天辦公時間,誰會關門呢,這是規矩,因爲這裏這是工地,關門幹嘛,關起來看小電影嗎?

“波波,在呢!”

林雲一點沒有那種以下犯上的覺悟,反正看到這人就感覺莫名的親切,這是人與生俱來的直覺,也是人李波的本事。

“林副線,過來坐,我正準備給你打電話叫你過來!”

“……”

這總工,也沒個總工的樣子,小年輕這樣叫好理解,你這樣叫,你是我上級,你想當李線長嗎?

“喝不喝茶,我給你搞點,我家裏帶的!”

你妹的,你們陝西也出產茶葉?

你是準備笑死四川人好跑我們四川去嗎,林雲說不上有多愛喝茶,但是林雲多少還了解一點茶葉的,陝西最好的茶出在漢中,好像叫漢中仙毫,而漢中呢,以前是屬於四川管轄。

封建王朝時期呢,因爲四川盆地四面環山,除了成都平原以外其它地方都是崇山峻嶺或者山丘密佈的丘陵地帶,而這種天然的形勝之地最容易形成割據勢力,所以呢很多封建王朝爲了鉗制四川,漢中就劃歸了陝西,捏住了漢中,就斷了某些人趁亂割據的想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