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謝茵茵,蘇韜還是沒有膽量吃下。

怕她太妖,更怕她帶毒。

謝茵茵返回房間,暗自生了會氣,被蘇韜拒絕是一件令她很泄氣的事情。

洛雨敲開門,手裡捧著一碗葯,輕聲道:「你得服藥了。」

謝茵茵體內的毒素,還沒有完全清理乾淨,所以還得繼續用藥,她將葯一飲而盡,突然問洛雨:「我是不是很醜?」

洛雨微微一愣,啞然失笑:「你是我們南疆最好看的姑娘,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

逍遙凰妃 「看來是他瞎了眼睛。」謝茵茵輕哼一聲說道。

「誰?蘇大夫嗎?」洛雨知道謝茵茵剛跟蘇韜見過面。

「除了他還有誰呢?」謝茵茵將葯碗放在桌子上,發現自己太失態,以至於洛雨望向自己的眼神都不對了。

謝茵茵輕咳一聲,轉移話題道:「你跟蘇韜前往漢州,要好好照顧好蠱婆婆。」

「我知道,你放心吧。」洛雨認真地點了點頭。

「另外,巫蠱門和三味堂會成為一家人。三味堂將在南疆地區建設新店,到時候巫蠱門的弟子都會在那裡工作。」謝茵茵笑著說道。

「真的嗎?那實在太好了。」洛雨臉上露出真心的笑容,「茵姐,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影響彼此的合作關係。」

洛雨雖然年輕,但模樣卻是越來越好看,若自己是個男人,絕對會喜歡這樣的女孩,活潑、可愛,很有靈氣。

謝茵茵輕輕地點了點頭,朝洛雨勾了勾手指,「你靠近一點,我有話跟你說。」

洛雨眼中露出困惑之色,朝謝茵茵走過去,等謝茵茵在她耳邊嘀咕完畢,洛雨耳根都紅透,整張臉滿是羞惱之色。

「這怎麼能行呢?」洛雨自言自語地說道。

謝茵茵沉默地望著洛雨,沉聲說道:「小雨,我們情同姐妹,從小都生活在巫蠱門。如果沒有宗門,就沒有你,也沒有我。如今宗門遭遇慘重的打擊,復興的重任全部落在我的肩上。你肯定會質疑,為什麼命令你去接近他,而我不去呢?我實話告訴你,我主動嘗試了,但失敗了。所以現在責任全部落在你的身上了。」

「可是他連你都拒絕了……又怎麼會看上我呢?」洛雨不自信地說道。

「他對我很警惕,生怕和我發生進一步的關係,我對他有所圖謀。但你不一樣,跟他多多相處之後,可以化解他心中的戒備。」謝茵茵鼓勵道。

謝茵茵比想象中要更快地想出,蘇韜拒絕自己的原因。

沒錯,自己跟他真真相識不夠兩三天,自己太主動,一定是將蘇韜給嚇到了。

「如果讓他知道,我們算計他,他肯定會很傷心。」洛雨的心思比想象中要細膩。

「我們不是算計他,而是希望讓三味堂和巫蠱門真正地成為一家人。」謝茵茵失落地說道,「如果你不願意,那就算了吧。」

「姐,我願意試試。」洛雨突然握住謝茵茵的柔荑,眼中露出堅定之色。

「我知道這太為難你了。」謝茵茵感慨道。

「不算太為難……畢竟,他長得挺帥的。」

「……」 蘇韜跟夏禹打完電話之後,返回自己的房間。

洛雨早已醒來,頭髮濕漉漉的,姬湘君拿著電吹風在給她吹頭髮,發出「污污污」的聲音。

姬湘君剛才幫洛雨擦拭了一下身體,順便幫她將頭髮也洗乾淨。

女孩子都愛美,洛雨一路奔波而來,風餐露宿,狼狽不堪,現在能洗了個澡,整個人的精神都不太一樣,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靈性。

洛雨的頭髮比想象中要長,平時都是盤起來,所以看不出,現在披灑在雙肩,宛如一道黑色的瀑布。

「你先出去一下,晚點再喊你。」蘇韜跟洛雨有話單獨說,於是支開姬湘君。

姬湘君困惑地望了一眼蘇韜,因為絕大多數時候,蘇韜有任何事情都不會隱瞞自己,如今突然避開自己,讓她有點意外。

蘇韜讓姬湘君離開房間,是因為前往巫蠱門會非常危險,要面對的都是一些神出鬼沒的高手,姬湘君這種沒有任何經驗的人,和那些人碰見,絕對會受到很嚴重的傷害,所以蘇韜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讓姬湘君參與此次行動。

姬湘君返回自己的房間,桌上擺放著喝了半杯的奶茶,她知道蘇韜很討厭奶茶的香精味,如果自己給他點熱飲外賣,絕對不會選這種很膩很甜的飲品。

剛才給洛雨清洗身體時,她身上的衣服被打濕,必須要更換乾爽的衣服。

拉開房間的窗帘,一片黑暗,燈光打開后,翻出朦朧的黃光,姬湘君脫掉了上身的白色毛衣,和下身緊身褲,找了一件粉色的毛衣,在胸口比劃一陣,她又將毛衣放進箱子里。

姬湘君和其他女人一樣,每次挑選衣服,都有選擇性障礙,不知道什麼樣的衣服適合自己,粉色的衣服總覺得有點太招搖,也不知道蘇韜看到自己,會不會覺得自己故意弄得太粉嫩,她了解蘇韜的審美,比較喜歡嫻靜優雅,人淡如菊的那種風格。

姬湘君走到浴室,打量著衛生間,感覺文胸有點不對勁,她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好久沒有買過新的文胸了,她必須要買那種托舉能力的類型,否則的話,看上去會有點累贅。

姬湘君突然想起自己有一件旗袍,順手從箱里拿起試了試,只可惜現在是冬季,不然的話,她穿著這身旗袍肯定符合蘇韜那略帶古風審美的興趣。

姬湘君突然覺得自己活得有點窩囊,為什麼自己穿衣服,一定要考慮蘇韜的看法呢?

她只能這麼跟自己解釋,作為一名合格的女助理,自己的穿衣打扮是老闆的臉面,同時也會影響到老闆工作時的心情。

蘇韜先沏了一壺茶,站在陽台外看了吹了一會冷風,才走進房間,洛雨正在編辮子,她的動作很熟練,如同一名綉工,動作姿勢不僅靈巧而且飄逸。發現蘇韜正在看自己編辮子,洛雨面頰騰出一抹紅霞,抬眼挑了一下蘇韜。

蘇韜暗嘆了口氣,這洛雨雖然年紀不大,但卻是媚骨天成。他知道像這些隱藏的宗門,不少人都是身懷絕技,別看洛雨柔柔弱弱,指不定修鍊某種特殊的功法。

當然,洛雨此刻不含敵意,只是本能流露。

「哎呀,我編亂了。」洛雨懊惱地咬著嘴唇,拆開了半截,低著頭嬌嗔,也不知是怪自己,還是怪蘇韜打擾了她。

「你繼續編,我跟你說點事。」蘇韜坐在床邊,低聲說道,「我會帶你前去營救蠱婆婆。」

「真的嗎?」洛雨放下手中的辮子,眼中露出驚喜之色。

「當然,不過你要給我帶路。」蘇韜道。

洛雨臉上露出為難之色,開始作內心鬥爭,「可是……我不能背叛宗門。」

巫蠱門的宗門和其他宗門不一樣,不對外公布,而是存在於神秘的地方,而且每個宗門弟子都發過毒誓,泄露地址,等同於背叛宗門。

蘇韜暗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說道:「現在給你的兩個選擇,第一,救蠱婆婆,第二,背叛宗門。 花邊女王 後者看似很難,其實很容易便能想通。宗門早就已經放棄你,否則你也不會中了別人的蠱蟲。至於蠱婆婆不出意外現在的情況很危急,必須得早點找到她。」

洛雨臉上露出糾結的表情,終於還是咬牙,作出決定,「行,我帶你們去找宗門。什麼時候出發?」

「七天之後吧,你的身體才能徹底康復。」蘇韜如實道,「我也得做一些安排,光靠我一個人,沒法順利救出她。」

看洛雨的意思,似乎想要提前出發,但蘇韜還是打消了她的念頭。

洛雨這種狀態根本不能長途走動,想要找到巫蠱門,肯定要翻山越嶺,即使七天之後上路,也有點勉強。

……

蘇韜為了讓洛雨能夠得到充分的照料和休息,跟姬湘君換了個房間。

進入屋內之後,發現姬湘君「搬家」之前,將里裡外外打掃得纖塵不染,比酒店阿姨靠譜多了。

蘇韜知道姬湘君有一個習慣,她每次住酒店都會親自將蘇韜的房間重新用酒精消過毒。

尤其是前不久某個五星級酒店曝出新聞,打掃衛生的阿姨用擦拭坐便器的抹布,清洗盥洗台和杯子之後,姬湘君對待衛生的強迫症變得更加嚴重。

蘇韜先看了一下網上的消息,雖然才過了一周,《青春狂野》大電影的票房已經處於遙遙領先的地位,雖然照這個趨勢,可能突破不了二十億的大關,但至少能達到十八億左右,對於一部綜藝衍生電影而言,已經是一個很可怖的成績。

而且,《青春狂野》大電影,同步在新廣傳媒集團旗下的視頻平台,以VIP付費的方式播放,也有一億多的收入。

如果將各項收入累加在一起,《青春狂野》大電影的收入超過二十億,堪稱一部小成本製作成功逆襲的典範。

蘇韜知道梁成在暗中付出很多心血,他幾乎將自己在電影圈所有的人脈和手段全部用上,幫助這部電影營造了極好的排片策略和輿論環境。

梁成也成功地履行自己的承諾,挽回自己之前受韓兆倫控制帶來的損失,而且還幫助電影的票房成績更上一層樓。

原本大電影是沒有資格到一些電影節上爭取獎項的,但如今市場反響這麼好,人氣如此火爆,一些重要的電影大獎或者電影節的主辦方,不得不關注這部電影,像趙帆、蘇韜、宋浩、顧茹姍,他們都可以去競爭最佳導演獎或者最佳男女主角獎。

這些附加收益都是蘇韜之前沒有預料到的。

其實獲得這些成就,都不是單憑運氣,完全在於《青春狂野》大電影本身就夠精彩,符合現在社會大眾喜歡的輕鬆、熱血、奮鬥等元素。

手機響起,蘇韜看了一眼是金崇鶴打來的電話,知道與針對岩田製藥布局有密切關係。

「岩田製藥此次安排岩田壽來到雲海,明天就會抵達,到時候我會陪他跟你見面。」金崇鶴耐心地介紹,「岩田壽是岩田博人的嫡長子,也是未來岩田製藥的繼承人。他現在已經掌握了岩田製藥的各項大權,岩田博人現在已經退居二線,將大小事務都交給他處理。」

「他的性格如何?」蘇韜沉聲問道。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首先要知道對方的性情喜好,在談判的時候才能有針對性。

「岩田壽是一個很風趣儒雅的人,從經營者的角度來看,他是一個很好的管理者。岩田製藥在近五年內,能夠在全球打開渠道,完全依靠他過人的人格魅力。」金崇鶴頓了頓笑道,「如果我不是先入為主,跟你熟悉,先遇見他的話,恐怕會偏向他。」

金崇鶴的這番評價很高,尤其是知道他本身就是一個眼高於頂的人,等閑人物,根本無法入他的法眼。

蘇韜聽出金崇鶴後半句有點別樣滋味,沒好氣地笑罵:「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哈哈!」金崇鶴笑道,「是啊,你要對我好一點,不然我會改投門庭哦。」他頓了頓,收起笑容,嚴肅地說道:「岩田壽這次野心勃勃,想要收購三味製藥,你可要做好準備。」

想要讓岩田製藥走入陷阱,必須要先拋出誘餌,比如讓岩田製藥收購三味製藥,這就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雖然岩田製藥現在佔據百分之七十的漢葯市場,但它無法忽略三味製藥的迅速崛起。

尤其是現在三味製藥多種藥物,在藥效上全面超越了岩田製藥。

岩田製藥僅靠著渠道的優勢,還在保持領先,但差距在不斷地被縮小。

不僅在華夏市場,慢慢失去優勢,而且在國際市場,也有不少渠道改換立場。更重要的是,草藥委員會那邊放出風聲,會對三味製藥打開一個降低門檻的通道。

即使是在行業穩定紮根的岩田製藥,也極為羨慕這種優待。

「人心不足蛇吞象,想要得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反而會被慾望撐死。」蘇韜輕鬆說道,「我們的計劃要低調進行,現在岩田壽已經進入我們的包圍圈,千萬不能打草驚蛇,讓他如同驚弓之鳥般逃脫陷阱。」

掛斷金崇鶴的電話,蘇韜給喬安娜發送一條信息,「魚已經上鉤了。」

喬安娜很快回復一條信息,「好的,我特別喜歡吃糖醋魚。」 和喬安娜通完電話,蘇韜在衛生間里簡單地捯飭了一下自己,確定別人認不出自己,然後才走出電梯,上了早已用打車軟體預約好的網約車。

抵達指定的地點,蘇韜下車之後確認付款,壓著帽檐,走入一家門面不算氣派的飯館。

趙帆和陳光兩人早已等候多時,兩人的性格都比較豪爽,所以湊到一起聊得不亦樂乎。蘇韜邀請兩人吃飯,是覺得趙帆和陳光屬於一類人,沒想到他倆這麼快就熟悉上了。

「來得這麼早?」蘇韜從服務員手裡先接過熱毛巾擦手,接過菜單,「你們都點菜了嗎?」

「你請客,我們當然不客氣。服務員把菜單給老闆看一下,你自己想吃什麼,再點幾道。」陳光對待朋友很熱情,完全和平時表現出來的嚴肅沉穩不一樣。

趙帆在旁邊笑著說道:「你得多點幾道菜,我可告訴你,我今天一整天沒吃飯,就等著晚上這一餐,你可準備好大放血吧。」

蘇韜沒好氣地沖著趙帆翻了個白眼,「趙導,你好歹也是身家不菲的人,怎麼做事這麼流氓呢?」

他知道趙帆是在跟自己開玩笑,雖說雲海的消費水平很高,但這家餐館的菜價還算公道,人均兩百元可以吃到撐。

「你稍微表現一下肉痛的感覺,也讓我心裡痛快一下嘛。」趙帆哈哈大笑,「你這樣完全任人宰割的感覺,會讓我和老陳少了很多快感。」

「趙導,現在不是在片場,我可不會按照你的要求來演戲。」蘇韜幽默地說道。

趙帆微微一怔,擺手微笑道:「就算是在片場,我也沒有太多要求,誰讓咱們拍的是真人秀節目呢,越是真實,越是有趣。」

「趙導,這次票房大賣,賺了不少吧,要不這頓飯你來請?」

「那可不行,說好你請的,我不能搶你的風頭啊。」趙帆的情商很高,不是錢的問題,三個人一起吃,能花多少錢,但如果自己搶單,難免會造成一些尷尬。

蘇韜又點了幾樣清淡的小炒,要了一瓶白馬莊園的紅酒,三人邊吃邊喝邊聊,都是有些情懷的人,聊的故事都投胃口。

最美愛上你 酒量最好的是陳光,三斤白酒不在話下,至於喝紅酒就跟喝白開水一樣,趙帆酒量一般,幾杯酒下肚,臉紅成了豬肝色。

「今天這麼開心,我有一個大膽的建議。」趙帆拍著胸脯說道,「我們三個人不如今天在這裡義結金蘭吧!」

蘇韜還沒有反應過來,陳光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大聲笑道:「我覺得這個餿主意不錯,我們既然這麼情投意合,為什麼不效仿一下古人呢?我年齡最大,是老大,趙帆是老二,蘇韜是老三。」

致命糾纏:絕色特工妻 既然是餿主意,如何會不錯?

就算是彼此相處融洽,大老爺們之間用情投意合來形容,未免有點起雞皮疙瘩。

趙帆端起酒杯,笑道:「老二,好,上面有大哥罩著,下面有小弟撐著。」

蘇韜連忙站起身,也端起酒杯,爽快道:「承蒙兩位大哥瞧得起我,小弟先干為敬。從今往後,你們就是我的親哥。」

蘇韜發自肺腑地欣賞趙帆和陳光。

陳光特別開心,在蘇韜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兩下,笑道:「同生共死的那套誓言,咱們就不說了,但從今往後,只要你有任何要求,哥哥,一定竭盡全力幫你去做。」

趙帆撓了撓稍顯稀疏的頭髮,咧嘴笑道:「我好像幫不上什麼忙,但只要有什麼能幫得上的,絕對不會二話。」

「好的,兩位大哥的話我可算是記住了。到時候我厚著臉皮,跟你們要這要那,你們按可別嫌棄我。」蘇韜開心地說道。

陳光自信地說道:「我還不了解你,你不是那種隨便開口求人的性格。」

趙帆哈哈大笑:「只怕到時候我騷擾你的機會更多,比如拍個電影,拉你演個客串角色什麼的。」

蘇韜知道趙帆在故意說笑,「趙導的電影,能露個臉,那不是可以正好蹭點熱度嗎?」

趙帆現在手裡至少捏著三個片子,除了新廣傳媒之外,還有幾個製片人找到趙帆,希望他能夠執導電影,《青春狂野》大電影還沒有下檔,他已經會成為眾多電影製片公司的炙手可熱的大導演了。

有了投資,再加上不錯的劇本,想要拍攝一部口碑不錯的電影,並非太大的難事。

趙帆現在還算是潛力股,等到再有兩部表現尚可的作品,就可以徹底在導演圈站穩腳跟了。

陳光跟著起鬨,「我能不能也客串一下?」

「當然可以,不過你這個長相,只能客串反派了。」趙帆幽默笑道。

「反派好啊,現實生活中當夠了好人,在電影里演個反派,感受一下不同人生,也是一種經歷。」陳光佯作一臉陶醉的模樣。

陳光的性格沒有想象中那麼迂腐,相反他看過了很多事情,心胸和視野比一般人都要開闊,寫出的文章,依然那麼有風骨,是因為他內心始終保留著一片凈土。

三人肩並肩走出飯館,因為酒精的緣故,寒風吹在身上,並不覺得冷。

不遠處,迎面走來好幾人,為首的一張熟臉,正是徐珊珊以前的助理石海,跟在他身邊的則是跟他一起叛齣劇組的工作人員。

石海見是趙帆,先是一愣,旋即迎面而來,將塞在羽絨服里的手伸出來,笑嘻嘻地說道:「只能感嘆世界太小,在這裡也能見到帆哥,跟你道一聲喜,你的電影票房大賣。」

趙帆雖然酒喝了不少,但沒有失去理智,他冰冷地望著石海,「咱倆的關係沒那麼融洽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