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我們是怎麼走進這紙樓的,還有我們是進入了一棟龐大的紙樓,還是身體被縮小了,進入了一方見寬的紙樓,又或者是其它什麼情況。

我們都不得而知,但現目前最重要的是,怎麼逃出這紙樓。

周傾城說,如果不能破除這妖術,我們可能就會永遠的迷失在這裏,最後說不定會栽在屍鬼手中……

經過約半個小時的討論,我們確定了幾件事兒。

第一,我們中了屍鬼特有的妖術,這種妖術限制了我們一些力量,讓我們迷失。

第二,我們身處紙樓之中。換句話說,我們在兩隻屍鬼的紙房子裏。處處被限制,必須小心謹慎,不然容易陰溝裏翻船。

第三,屍鬼很強大,不然不可能迷惑我們七人。要知道我們七人全都是道法高深的道士。

確定以上三條,我們開始冷靜下來,準備尋求突破口。

如何破解屍鬼咒術,如何逃出紙樓,如何幹死這兩隻屍鬼。

老常說,直接殺出去,用強!

但這個提議被周傾城拒絕了,說這個方法不穩妥。說我們處於妖術的幻境裏,表面上看,什麼都是真實的,其實說不定什麼都是假的。

既然都是假的,你和誰打?

最終各種方案被否定,了空卻突然開口道:“南無阿彌陀佛,屍鬼竟然對我們幾人動手,那麼就肯定會選擇時間對我們出手。與其想怎麼破解,還不如守株待兔,等屍鬼露出原型,我們在看準時機,直接將其擊斃!正主死去,幻境恐它不破?”

此時聽了空如此說道,我們感覺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誰讓我們迷迷糊糊的進入了紙樓裏。

也唯有了空這麼一個辦法,守株待兔。要是實在不行,那我就只能喚醒極陰極煞的上官仙。

我想只要上官仙甦醒,這狗屁屍鬼妖術,也都是浮雲。

心中有了這個答案,我們也就留在屋裏那兒也不去,就等這屍鬼找上門來。

而在我們等待屍鬼上門這段時間,老常拿出了他的鬼羅盤,想利用鬼羅盤判斷屍鬼的方位。

結果離奇的發現,鬼羅盤剛一拿出來,七根指針就好似發了瘋似的亂轉!

見沒有效果,老常也就放棄了。

一個小時之後,老太婆如期而至,跑來敲門。問我們有沒有吃完沒有,她來收碗。

我做好準備,直接來到門前,把門打開,讓老太婆進屋。

老太婆見我開門,微微一笑,直接就走了進來。

而這老太婆剛一進屋,只聽“砰”的一聲,我當場將門關閉。

衆人見我突然關門,也不在廢話,全都拔出了各自的法器,就準備動手。

而老太婆見房間之中的飯菜動都沒動,和我們全都拔出了桃木劍。竟然也不害怕,反而露出一絲詭笑。

“呵呵呵,沒想到還有些能耐,竟然被你們識破了!”

聽到此處,我直接冷冷的開口道:“你也不錯,竟然能把我們騙進紙樓裏!”

那老太婆一聽我說出紙樓,臉色驟然大變。腦袋猛的一轉,一臉凝重的開口道:“你竟然還知道紙樓?”

我不知道這老太婆屍鬼聽到紙樓爲何如此驚訝,但我還是佯裝出一副沒事兒人的模樣:“我不僅知道你的紙樓,老子一會兒還會一把火給你燒了!”

此言一出,那來太婆就好似吃了一個死孩子一般。面色變得很是不好看:“沒想到你們還有些道行,但想燒我的樓,也沒那麼容易!”

說罷!只見這老太婆身體之中直接就溢出了一股讓人噁心的黑氣。

而且隨着這股黑氣的出現,那老太婆竟然憑空的消失了!

見老太婆消失,我的眉頭也是猛的一皺,並且第一時間將門打開。

可是當我再次開門的時候,眼前的一幕,直接將我驚呆了。

之前的老式樓道,這會讓竟然變成了一條濤濤大河,那水聲不絕於耳“嘩嘩譁”的響個不停。

不僅如此,大河中竟然站着那個白衣小女孩兒,她此刻站在濤濤河水之中,竟然不停的對我們發出詭笑。

這還沒完,當我再次回頭望向屋裏的時候,這本是一間客房,此刻卻變了一個模樣。

周圍長滿全是倒刺的荊棘,天花板這會兒直接變成了一片黑雲陣陣的天空。

不僅如此,狂風呼嘯,電閃雷鳴。這會兒竟然下起了傾盆大雨。

如今遇到這場景,我在傻也知道中了幻術。至此,我不斷結出破解鬼打牆的道術,想解除眼前的幻境。

可發現根本就沒有任何用處,就連雨水滴落在我的身體上的感覺,竟然都是那般的真實。

我們七人已經被淋成了落湯雞,而且我身前的門也消失了。

門外的河水開始暴漲,不到眨眼之間,竟然漫到了我們的膝蓋……

老常這會兒更是暴跳如雷嗎,大聲對着滿是荊棘的周圍大罵:“有種出來,我們大戰三百回合!”

周傾城、阿雪、了空也是舉起各自手中的法器對着周圍一陣亂砍,可是那些被砸斷的荊棘,只要一出現斷裂,馬上就立刻生長出來。

見到這兒,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就準備咬破手指,請上官仙出手。

不過就在這危急時刻,地門弟子姬無雙卻突然大吼了一聲:“炎子,你剛纔說得沒錯!必須燒了這屍鬼的紙樓!用明火!”

聽到這兒,我有些不知說要,剛纔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進過大腦,也就隨便說了一句。

難道破除這幻境的方法真就如同姬無雙說的那般?可是這往哪兒燒啊?

想到這裏,我有些急切,這到處都是水,四周都是荊棘,往哪兒燒?

姬無雙見我疑惑,再次大吼了一聲:“我們本就身處紙樓,此時也顧不了那麼多,往哪兒燒都成!” 如今聽到楚陽這般大吼一聲,我恍然明悟。

即使眼前的幻境在真實,這都是假的。而且我們身處屍鬼紙樓之中,雖然我們還不解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邪術。

只要我現在明白一點,只要燒了這該死的紙樓,也許就能破了這妖術,恢復到現實世界中。

想到此處,我急忙對着暴跳如雷的老常大吼了一聲:“老常,老常……”

老常聽我大吼,當即便扭頭對我喊道:“什麼事兒?”

見老常答應,我再次開口:“拿出你的火蛤蟆,燒了這裏!”

老常聽我這般說道,好似天然呆又犯了。說這裏這麼多水,火蛤蟆沒用。

這會兒危在旦夕,雖然是幻境,但幻境亦可殺人。

河水已經漫到了我們的胸口,只要超過了鼻子,我們可能就危險了。

我再次大吼道:“你TM怎麼那麼多廢話,叫你燒就燒!”

老常聽我這般吼道,急忙拿出黃紙蛤蟆。卻發現紙蛤蟆竟然全部被打溼,就連上面的符文都模糊了。

老常有些委屈,說這樣的紙蛤蟆根本就發動不了。

見老常還沒有想明白,我真想抽死這小子。既然是幻境,那麼我們看到的表像都是假的。

就算幻境亦可殺人,卻不能改變一些真實的事物。比如老常手中的黃紙蛤蟆,看似是被打溼,其實完好無損。

我這會兒心裏着急,也不廢話,急忙大吼道:“叫你燒就燒,廢話那麼多幹嘛!”

老常見我如此着急,好似有些委屈的模樣,但也沒有遲疑。

當場便把十幾只黃紙活蛤蟆扔了出去,蛤蟆掉入水中,轉眼便被河水泡爛。

老常一臉凝重,見黃紙蛤蟆泡爛,本不想結印。可是我卻在一旁不斷的催促,所以在河水漫說我們嘴巴之際,老常當場便大吼了一聲:“臨兵鬥者皆列陣前行,開開開!”

隨着老常嘴裏的道家七字真言以及三個“開”字決響起。

老常剛纔扔黃符的那個位置,這會兒突然想起了十幾道“呼呼呼”火焰之聲。

不僅如此,這本濤濤洪水之中,這會兒竟然奇異的出現了十幾團熊熊火焰。

此時的畫面很是詭異,火焰沿着濤濤河水燃燒。並且不是發出“嚓嚓”幹竹爆裂的聲音。

而且火焰燒過的河面,此時竟然都露出異樣的畫面。凡是火焰燒過的路徑,不是出現一團團的黑色紙灰,就是一塊塊破爛的灰褐色或者乳白色的老式牆壁。

見到此處,我們所有在水中掙扎的人。此刻都不由的露出一臉興奮之色,明白了這紙樓的奧祕。

而我此時也是長出一口氣兒,知道這火勢一起,這周圍的出現的幻境不一會兒就會消失。

原來這所謂的紙樓,竟然是在這老式的牆壁之上,嫁接上了一層冥紙。

而我們也是糊里糊塗的,被屍鬼給迷了,最後落入了屍鬼設下的陷阱之中。

如果不是周傾城眼尖,發現了屍鬼特有的特徵,恐怕我們早就吃下了那些害人的飯菜。

如果真吃下了那些東西,也不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

一想到此處,我的身體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

接下來,火勢越來越大,冥紙本就易燃,不到一分鐘,我們前方直接出現了一大塊破爛的牆壁。

而隨着這爛牆壁的出現,我們周圍的幻境也開始漸漸消散。隨着幻境的消散,我們周圍則出現了一屋子的煙霧。

這煙霧也全都是冥紙燃燒後所留下的,此時在放眼望去,我們七人竟然身處一間不知名的破爛房間之中。

房間裏有兩張牀,上面有兩牀破爛不堪的、臭氣熏天的老式大花鋪蓋。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房間的一張爛桌子上,這會兒竟然擺放着幾個髒兮兮的爛碗和七副碗筷。

不僅如此,在這些爛碗之中。竟然還有一堆的剝了皮的死老鼠,和一些要死不活的癩蛤蟆。

操!之前那老太婆端來的飯菜,香噴噴讓我食慾大開的東西,竟然就是這些被剝了皮的死老鼠和要死不活的癩蛤蟆。

一想到之前我們就差點吃了這東西,心都不由的一陣亂跳。

接下來,所有人都發現了桌子上的死老鼠和癩蛤蟆以及這老舊的房子,和正在着火的大花鋪蓋。

眼見的這一切,纔是真正的現實。

如今破解了屍鬼的咒術,我們七人全都氣兒不打一出來。出道這麼久,我們這是第一次被矇騙的這麼慘。

在我的經歷之中,鬼打牆幾乎矇騙不了我們。最厲害的一次,也就古河鎮那會兒。

當時被一羣鬼聯手給迷了,把我和老常騙進了墳堆之中。不過也就是走進了墳堆裏,遇到了些許危險,我們最終還是化解了。

可這一次,TM竟然差點吃了死耗子。

一想到這兒,我就想把那老太婆屍鬼給折磨死。

屍鬼的特殊妖術以破,那麼接下來就是找那兩隻屍鬼算賬。回頭掃視其餘人,都是一副怒氣沖天的模樣,畢竟這次的虧吃得太大了,要是不讓這屍鬼魂飛魄散,還真對不起我們在行當裏的名號。

想到這兒,我直接拿起手中的桃木劍,然後冷聲說道:“諸位,這次的虧,我們可吃大了,今夜定然不能讓這兩隻屍鬼給跑了!”

“哼,這還用說!”老常也是氣勢洶洶,畢竟剛纔的他犯了天然呆,一時間竟然被屍鬼幻境迷惑。

如今一想到此事,老常心中就是一團怒火。

見衆人都是一副不殺屍鬼不罷休的模樣,我也不在廢話。

直接掏出了腰間的紫金葫蘆,當場就放出了蛇族和龍辰等,隨後我便帶着衆人氣勢洶洶的就殺了出去。

一腳將破爛不堪的爛門踢飛,直接來到一條漆黑的通道之中。

如今我以開啓天眼,即使這裏漆黑如墨,我也能清晰的看清眼前的所有事物。

只見通道的對面,赫然站着之前的那老太婆和那個小女孩兒。

她們的模樣沒有任何變化,變化的只有這棟房子。老太婆見我帶着衆人出來,一臉陰沉,並嘴裏很是沙啞的說道:“有些本事,不過進了我的樓,也別想在出去!”

那老太婆屍鬼的話音剛在這空曠的樓道響起,還不等我回話,只聽“砰砰砰……”聯繫十幾破門聲響起。

通道之中的門板這會兒全都被踢開,我們前面和後面,這會兒十幾個房間之中,竟突然竄出了一個個全是腐爛,但卻又不是殭屍的屍鬼。

這些屍鬼,不同於行屍,因爲他們都有智慧。本源是鬼魂,只是他們的特殊性,讓他們附着在了死人的屍體上。

但是即使附着了,卻又不能復活。就好比被禁錮了一般,只能不斷吸取活人精血,讓屍體保持不腐,或者連續不斷的殺人換屍體,不然他們就會在幾天之中消亡。

也就是說,如果這些屍鬼長時間不吸取陽氣或者喝到精血,他們全身就會腐爛。

相反,只要精血和陽氣吸收得夠多,他們不僅不會腐爛,而且還不會怕外面的太陽。

聽起來這東西很是恐怖,不過對於屍鬼的形成,要求卻很是高。

除了怨氣以外,還需要特殊的風水環境,不然肯定不會出現這麼變態的陰煞之物。

如今見突然出現數十隻這樣的屍鬼,我們也都是一驚,萬萬沒有想到。極難形成的屍鬼,在這棟老式的廢棄大樓之中,竟然會有如此之多,也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了這些屍鬼的嘴裏。

雖然心驚,但既然遇上了我陰司判罰官李炎,不管你是“屍鬼”還是“鬼屍”,今晚統統都得死! 看着滿樓道的屍鬼,並且每一隻都對着我們張牙舞爪,有些臉上都長滿了蛆蟲,一副噁心的模樣。

見到這場景,我在也不能容忍,嘴裏低吼一聲:“殺!”

話音剛落,我便第一個迎上了三米開外的第一隻屍鬼。

那屍鬼見我舉劍衝了上去,也不像我想想中的那麼傻,不僅知道躲閃還對我詭笑。

我如今如此道行,竟然一擊不中,着實讓我太過意外。

難怪這屍鬼不常見,這麼變態的妖物。要是大規模出現,恐怕這世界就沒有了活人。

但即使這東西再強,也難以強過我們。

因爲樓道不大,大多蛇魂則負責在我們身後接應。而擅長遠程攻擊的老常和阿雪,這會兒也都各展所長。

老常現如今的墨斗線操控術,可謂爐火純青,越發的厲害與純熟。而且阿雪的招魂幡此時也顯現出了它的威能。

這東西本就是爲鬼魂準備,這些屍鬼雖然半屍半鬼,但招魂翻對它們照成的威懾卻是很大。

因爲阿雪每揮舞一次手中的紅皮招魂幡,那些屍鬼都會哀嚎一聲,力量被抽調一分。

抽調的力量不是很多,但長此以往,他們的力量下跌速度卻也是驚人的迅速……

雖說屍鬼數量衆多,但單算人頭,我們的數量也不少。

而且我和姬無雙的道行也是強橫的不行,這些屍鬼的力量和道行雖然都比較高,但由我和姬無雙開路,了空、楚陽斷後。

再外加蛇族、老常、阿雪的輔助,除了開始的時候進度緩慢以外。

接下來我們勢如破竹,屍鬼就算在生猛。伸長了爪子前赴後涌的往我們撲,但也於事無補。即使他們有智慧,但在實力強大的我們面前,也只能落得魂飛魄散的結果。

而這些屍鬼凡是被我們一劍刺死,身體都會在極短的時間腐爛,長出蛆蟲,然後又消失。

雖然有些不解,但也不妨礙我們砍殺這一整樓道的屍鬼。

半個小時之後,樓道之中的屍鬼被我們一一決絕,而老太婆和那個小女孩兒屍鬼卻開始往樓頂退走。

我們怎麼可能讓他們逃了?所以我馬不停蹄,直接就追了上去。

可是這樓道還真是破舊,就連樓梯,很多地方都出現了坑洞。不過還好,這樓層不算太高,不一會兒我們便來到了樓頂天台。

而剛上天台,卻發現天台之上竟然還有一個一隻“屍鬼”。

不過這隻“屍鬼”此時卻背對着我們,看背影應該是個女人。同時感受着她散發出的強大氣場,這“屍鬼”的道行竟然與我不相伯仲,或者說還比我高上那麼一點。

也就在我驚訝之餘,只聽那個小女孩兒突然拉着那個女子的手臂說道:“小紅姐姐、小紅姐姐,他們把我們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們都殺了,現在他們還想殺我和媽媽!”

此刻聽到這話,我怎麼感覺怪怪的。怎麼感覺我們到成爲了殺人魔王?這些屍鬼還變成了受害者?

除了我露出一臉懷疑的表情以外,阿雪等人也都露出一臉的憤怒之色。

了空更是直接開口道:“南無阿彌陀佛,衆生皆平等。爾等願放下屠刀,貧僧願意超度你們去那苦海彼岸!”

了空剛說到這裏,只聽那小女孩兒,直接扭頭指着了空說道:“你這禿驢,廢話可真多,看我姐姐一會兒砍了你的腦袋!”

“妖孽,休得妄言!”楚陽異常憤怒,他與了空很是要好。此時聽到這話,不由的勃然大怒。

而周傾城此時也二話不說,直接舉劍,就準備動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