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他臨走時放的那幾句狠話,武宕仙心裏很清楚,不過是爲了在小女生們面前找面子罷了,這錢都已經到了她的手中,還能讓他再拿回去不成?

正當武宕仙哼着小曲,在一樓餐廳外面四處巡視着,看看還能不能再拉幾個不知情的外地人進店,再來一次剛纔那種好事的時候,一羣穿着衛生局制服的人突然向百味門走了過來。

公款吃喝啊!有大生意上門了!武宕仙眼睛一亮連忙迎了過來,對於這種客戶她自然不會弄剩菜什麼的,更不會做籠子欺宰。

“喲!張局長過來了?吃飯嗎?樓上有包房,我帶你們上去。”武宕仙認出來人之後連忙堆了一臉笑迎了上去。

“不吃飯!今天是接到舉報過來對百味門進行衛生突擊檢查的。”張一德板着臉向武宕仙擺了擺手,他身邊的一衆工作人員立刻分散了開來,有的去廚房、有的去餐廳、還有的去了餐館的廁所等地方,反正是一個角落也不準備放過。

“衛生檢查?沒聽小王說起過啊……”武宕仙有些發楞,她口中的小王是區衛生局專門負責這一片餐館衛生檢查的,武宕仙隔三岔五的總是會打點一下小王,做好這方面的關係。 上面有什麼檢查之類的,小王也會提前給武宕仙打聲招呼,但今天這是怎麼回事?張局長親自帶隊過來搞衛生檢查?

“突擊衛生檢查!提前通知你們了還能叫突擊檢查嗎?”張一德黑着臉回了趙淑華幾句。

他現在就是齊格的一條狗,主人讓他過來咬人,他還能笑眯眯地對武宕仙嗎?當然是露出滿口的狗牙,把武宕仙往死裏咬纔是。

“張局長,是不是哪兒弄錯了?有話我們到裏面好好說嘛!”武宕仙心裏感覺着不對,連忙伸手拉了拉張一德的手臂,想問清楚是怎麼回事。

“不要來這一套啊!你再這樣子就是妨礙我們執行公務了!”張一德很不耐煩地推開了武宕仙的手,衛生局裏兩名工作人員見狀連忙過來架開了武宕仙,這些人下了班被叫回來,臉上的神情都很難看,怒氣自然是發泄到了百味門的身上。

“老闆娘,東頭西頭別家都沒檢查,他們是直接衝我們店子來的。”一名店裏的夥計走過來附到趙淑華耳邊說了幾句。

“這是什麼意思啊?突擊檢查只檢查我們一家?”武宕仙皺起了眉頭。

“是啊,這肯定是有人在針對我們。”夥計點了點頭。

武宕仙拿起手機打通了她老公黃銘的電話,黃銘此時正在牌桌上打牌,被打擾了心情很不爽,但聽說區衛生局的人來了,而且是局長親自帶隊,知道情況不妙之後,連忙停下了打牌說會立刻趕過來。

正當武宕仙和她家的夥計說着話的時候,外面卻是又進來了一隊人,居然是區消防隊的中隊李隊長帶着一隊人過來了,而且他們過來之後也是一臉的嚴肅,什麼都不說直接開始檢查百味門裏的消防設施。

衛生局的張局長和消防局的李隊長見面之後點了點頭,並不多說什麼,彼此心頭卻是和明鏡一樣,都是過來找茬的啊!

見到消防中隊的李隊長之後,張一德更加知道他家主子的厲害了,不僅能調動他這樣區衛生局的局長,還能調動區消防中隊的人!

消防局那是什麼人?是軍隊編制的人啊!

消防中隊的李隊長在接令過來查百味門,然後在這裏遇到衛生局張局長之後,心裏也立刻就明白了,這百味門的武宕仙得罪的肯定是位大人物,這位大人物不僅能調動他們消防局的人,還能調動衛生局的人!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至少要區長以上、甚至市級領導纔能有這種權力了。

武宕仙對前腳過來的衛生局的人已經有些焦頭爛額了,沒想到後腳消防局的人也來了……武宕仙就算再傻這時候心裏也明白了,是有人故意在整百味門!衛生、消防兩方面的人一起過來找茬,這是想徹底封掉她家這個店子的節奏啊!

麻煩大了!

那麼問題來了,她最近得罪過什麼人?

不會就是剛纔那個小夥子吧?

武宕仙心裏不由得有些發慌,她現在突然回憶起了齊格離開時說的那些話……

“我其實是爲你好,給你一千,到時候你只還我一百萬就好;你真收我三千,到時候你就得還我三百萬了,而且你的損失可能還不止這個數,你可要仔細想清楚了。”

“這位大姐,我的錢很燙手的,這世上還真沒幾個人敢接,你膽兒真肥,很快你就知道什麼是後悔了。”

完了完了,肯定是他!

不然的話,這衛生局和消防局的人怎麼會來得這麼巧?

他只是個開立帆的窮吊,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能量?什麼地方搞錯了吧?

以前武宕仙也訛詐過五、六起這樣的客人,但事後都沒什麼事,她的膽子也就越來越大了,實在沒想到今天卻是栽在了那個年輕人的手上。

這可如何是好?

一旦店子被查封罰款,她的損失可就大了!

“老闆娘,我看到了那人的那輛立帆就停在斜對面的大樹底下,那人就站在車邊,幸災樂禍地向我們這邊瞅着,我估計衛生局和消防局的人都是他叫過來的。”剛纔那名夥計出去偵察了一番之後從外面又跑了進來,附到武宕仙耳邊向她低語了幾句。

“他還在這裏?帶我過去問問他。”武宕仙皺起了眉頭,咬了咬牙之後伸手到衣兜裏摸了摸齊格給她的那三千塊錢,然後和那夥計一起出了門。

直到現在武宕仙還不是很死心,也還不是很確認衛生局和消防局的人是不是齊格叫來的,衣兜裏的三千塊錢,也是要弄清楚情況之後再決定還不還。

出門之後很快武宕仙就看到了齊格的那輛立帆suv,還有站在車邊正幸災樂禍看向百味門的齊格。

不可能是他吧?能調動區衛生局局長和區消防中隊隊長的人,出門只開一輛八萬多塊錢的立帆suv?現在就算普通老百姓,都不好意思買立帆的車子,萬一遇到朋友同事什麼的,頭都擡不起來,這種人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能量請動衛生局和消防局的人?而且是衛生局局長和消防中隊隊長親自帶隊!

不管是不是,先過去問問再說吧。

“喲!還沒走啊?在這裏看什麼呢?”武宕仙過去之後,並沒有談還錢的事情,而是向齊格試探了一句。

“能看什麼?看你家的店子是怎麼被封的,看你這種虧良心的老闆會落得個什麼樣的下場。”齊格淡淡地回了武宕仙幾句。

“他們都是你叫過來的?”武宕仙臉色很有些難看。

“我可沒這麼說,不過我提醒過你,我的錢是很燙手的,這世上沒幾個人敢擔,你膽兒還真肥,就敢接過去了啊。” 劍仙三千萬 齊格抱起雙臂看向了武宕仙。

“這位大兄弟,做生意不容易,何必呢?如果你覺得我那包房費收得不合適,我把錢還你就是了,你們一共吃了三百多塊錢,給你們算三百塊錢得了,餘下兩千七百包房費,算我請你們的。”武宕仙心有不甘地把身上的三千塊錢取了出來,點了三張收回身上,把剩餘的兩千七百塊錢遞給了齊格。 “老闆娘,你好象忘了我說的另外幾句話了……我給你一千,到時候你只還我一百萬就好;你真收我三千,到時候你就得還我三百萬了,你覺得事情都鬧成這樣了,你把這兩千七百塊錢還給我就可以完事了嗎?”齊格一臉不屑的神情根本不伸手接武宕仙手上的錢。

如果不是要給六個小女生出氣,齊格現在才懶得和這武宕仙廢話什麼,開車走人之後,讓衛生局和消防局把她往死裏整,回頭再賜她個心肌梗死就行了。

既然小女生們心裏不爽想看戲,那他就把這整套戲給演全了,幫她們好好出了心頭這口惡氣,讓她們親眼看到這窮兇極惡、不可一世的老闆娘,最終是怎麼向她們跪下的。

殺人不過頭點地,讓人跪,纔是真本事。

“大兄弟,你這可就是訛詐了啊!” 我的不死外掛 武宕仙臉上的神情一變,很不高興地看向了齊格。她這人視錢如命,剛纔遞那兩千七百塊錢過去給齊格的時候,都已經心疼得不行了,現在齊格居然開口向她要三百萬!

她怎麼可能出三百萬?

“訛詐?我們是誰先訛詐誰的?”齊格向武宕仙問了一聲。

“你別信口胡說啊!我怎麼訛詐你們了?現在哪家餐館不收包房費的啊?而且她們都是答應了的!”武宕仙大聲爭辯了起來。

“誰答應你了?你先騙我們上去,然後訛詐我們!”幾個小女生也從車上下來了,憤憤不平地大聲反駁了武宕仙。

“你這惡女人還真是死不悔改!我給你好幾次機會了,你還一直執迷不悟!看來不把你往死裏整,我實在對不起天下蒼生啊!”齊格仰天長嘆了幾聲。

“你想怎麼着?”武宕仙很不爽地看着齊格,心裏仍然在懷疑這一切究竟是不是齊格做的,一個開立帆suv的窮吊賤民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能量?只是巧合吧?他只是在這裏看熱鬧的吧?

正在這時候,齊格的手機響了,是張一德打過來的。

“主子,檢查得差不多了,問題多多啊!罰款封店什麼的都沒什麼問題,消防那邊李隊長要我問問您,覺得要怎麼處罰合適?”張一德向齊格請示了起來。

“消防那邊最高處罰是什麼樣的?”齊格向張一德問了一聲,毫不避諱武宕仙就在旁邊聽着。

“剛纔李隊長和我說了,責令三停並處罰款,罰款額在三萬到三十萬之間,我這邊最高處罰也是責令停業,罰款額最高十萬元。”張一德向齊格詳細彙報着。

“那就責令停業,消防那邊罰三十萬、衛生這邊罰十萬吧!”齊格大聲回了張一德一句,然後瞟了一眼面前的武宕仙。

“好啊好啊!罰死她!”六名小女生在一旁拍起巴掌來,感覺很出氣的樣子。

太上問道章 “你說罰就罰啊?你以爲你誰啊?他們真敢開罰單,老孃就把罰單當場吃下去!誰也別想從老孃這裏拿一分錢走!”武宕仙聽齊格這麼一說,更加不相信齊格了,把手上的兩千七百塊錢也裝回了衣兜裏。

以前這條街上百味門這種規模的餐館,就算和衛生局、消防局沒做好關係的,偶爾被罰款也只罰過兩千到五千不等,哪聽說過一罰就罰十萬、三十萬的?這不外行人說的話嗎?誰知道你那電話誰打來的?在老孃面前裝個什麼蔥啊?

如果齊格剛纔電話裏說罰三千、五千的,武宕仙可能還會信,這說罰十萬、三十萬,她卻是壓根一點兒也不相信了。

太誇張了嘛!

六個小女生見武宕仙這麼囂張,不由得有些泄氣,也不知道齊叔叔到底能不能搞定這惡婆,爲她們出了這口惡氣。

正在這時候,店裏的一名夥計領着兩個人向這邊的武宕仙急急地跑了過來。領來的兩個人一人穿着消防制服,一人穿着衛生制服,他們被夥計帶到武宕仙面前之後,向她正式宣佈了今天突擊檢查和處罰的結果,並把行政處罰書交到了她的手上。

看着手中的兩份蓋着紅色印章的行政處罰書,武宕仙不由得傻了……

來真的啊?

消防那邊清清楚楚地寫着三停和罰款三十萬元的字樣,衛生這邊也是責令停業並處罰款十萬元!和剛纔齊格電話裏說的處罰結果一模一樣!

他還真說什麼就算什麼啊?

“你倒是把這兩份罰單給我吃下去試試!”齊格冷眼看着面前的武宕仙,他知道他剛纔說的話她不信,現在就由不得她不信了。

武宕仙這下是真的慌了神,她連忙走去一邊取出手機給她老公黃銘打起電話來,一邊哭一邊把兩個行政處罰書的事情說給了她老公聽。

黃銘一聽情況不對,連忙問了武宕仙她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武宕仙知道瞞不過去,於是一五一十地把她訛詐六個小女生以及後來齊格放的狠話說給了她老公,還把齊格當着她的面下處罰決定,然後處罰決定就真的按他說的一字不錯地下來了也說給了她老公。

“尼瑪個蠢婆娘得罪的究竟是什麼人啊?”武宕仙的老公黃銘一聽也不由得傻了。

“他開着輛八萬塊錢的立帆suv,我怎麼能想到他有這麼大能量?還不是你個天殺的把家裏的錢弄沒了,我不得已這樣想辦法掙錢?”武宕仙很不爽的回罵了黃銘幾句。

上次家裏保險箱失竊了一千餘萬元的現金、金條、珠寶、玉石,武宕仙一直懷疑是黃銘玩小三,給小三買房子了,但黃銘死不承認。

“尼瑪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和我扯上次的事情?餐館沒了你給老子喝西北風去!”黃銘聽出了武宕仙話裏的潛臺詞,也忍不住怒了。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武宕仙完全沒了主意。

“還能怎麼辦?我靠!你得罪了大人物啊!你現在什麼也別做了,趕緊的去取五萬塊錢出來,向那人賠禮道歉、消了他的氣再求他免除罰單的事情。”黃銘在緊急情況下腦子還算清楚,立刻在電話裏向武宕仙交待了一番。 黃銘畢竟是道上混過的人,知道能同時調動區衛生局、區消防局,並且讓衛生局局長和消防中隊隊長親自帶隊過來的人,絕對不是簡單角色。

“五萬啊!好多錢……我只收了他三千,憑什麼賠他五萬啊?還有沒有天理了?”武宕仙此時是心也疼、肉也疼。

“蠢婆娘!不賠五萬你想被罰四十萬啊?行政處罰書都下來了,如果不執行是要凍結財產由法院強制執行的!你是想我們家那棟樓被強制拍賣抵債了才甘心?”黃銘向武宕仙罵了起來,他口中的那棟樓當然指的就是百味門餐館所在的那棟五層樓私宅,他們當初開餐館的時候,已經把這棟樓給買下來了。

“他們衛生局和消防局說罰就罰啊?我們不能申請行政複議的啊?”武宕仙對這些程序倒還了解一些,心裏很不甘地和她老公商量着。

“行政複議?我們那餐館以前被衛生局和消防局檢查過多次,到處都不合格一直要求我們整改來的,打點了後來纔沒再找我們麻煩!他們這種檢查全都會拍照留證據,我們自己屁股不乾淨複議個屁啊?複議了只會死得更慘!”

“你個蠢婆娘現在別的什麼也別做了,趕緊取五萬塊錢給那人,向他好好賠禮道歉、實在不行就下跪磕頭把這事兒給老子解決了!不然就等着被罰四十萬!”武宕仙的老公有些急了向武宕仙大聲吼了起來。

現在的事情很簡單,要整他們的人正在氣頭上,罰四十萬什麼的多半也只是恐嚇,如果態度誠懇,再賠幾萬當成補償,對方氣消了,說不定事情就可以解決了。

“如果我給了他五萬、賠禮道歉了他還是不肯罷休、還要罰我們呢?”武宕仙向她老公又問了一聲。

“那就沒辦法了,我只能找道上的大佬來試着搞定他了。”武宕仙的老公想了想之後回答了武宕仙。

“那你現在怎麼不找道上的人來搞他?”武宕仙立刻問了她老公一聲,讓她給齊格賠錢、賠禮道歉,她實在心不甘情不願,她這種人平時囂張跋扈慣了,什麼時候這麼低聲下氣對過人啊?

“民不和官鬥,他既然能調動衛生局和消防局的人,肯定是有官方背景的,不到魚死網破的時候我們不能這麼幹,你以爲找道上的人不花錢啊?請道上能搞定他這種人的,花費肯定不止五萬塊錢!別廢話了,趕緊先拿五萬塊錢息事寧人吧!爭取擺平了這件事。對了,你找機會用手機給他拍幾張照片發給我,我去道上探探口風,打聽一下這人的背景,看看他究竟是何方神聖。”武宕仙的老公向武宕仙又交待了幾句。

聽自己的老公這麼說,武宕仙心中有一百個不情願,還是趕緊讓餐館的出納去附近atm機上支取了五萬塊錢出來。這期間她還按照她老公的要求,偷偷給齊格拍了幾張照片發給了她老公,讓她老公到道上去打聽齊格的背景。

拿着五萬塊錢向齊格走過去的時候,武宕仙心生一計,附耳向她身邊的兩名夥計說了一聲,讓他們待會兒用手機把她向齊格下跪的一幕拍下來。

一位中年婦女當街向一個年輕人下跪磕頭,只要發上了網,不明真相的網民們肯定要沸騰了,輿論再那麼一炒作,說什麼官二代、富二代逼得老百姓下跪什麼的,到時候不管這年輕人有多麼深厚的背景,怕是都沒有人能罩得住了!

“我說大兄弟,這件事都是姐做得不對,這三萬塊錢算是給你們的補償了,那個行政處罰書什麼的能不能讓他們撤了?”武宕仙手裏捏着三萬塊錢,並不遞給齊格,而是向齊格先問了一聲。

雖然她老公黃銘交待的是五萬塊錢,但武宕仙思考之後,決定先拿三萬塊錢出來試試,如果能解決問題,就省了兩萬塊錢。

六個小女生一起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武宕仙手中的錢,沒想到這女人居然向齊格服軟了,還要倒賠齊格三萬塊錢!如果真這樣的話,簡直太出氣了!

之前她是多麼囂張啊!沒想到也有這種時候!

當然了,現在錢還沒遞到齊格手上,所以六個小女生還沒有開始歡呼,只是很緊張地看着形勢的發展。

“你覺得你有資格和我談條件嗎?”齊格冷冷地回了武宕仙一句,瞅了一眼她身邊兩名鬼鬼祟祟拿着手機的夥計之後,他兩道紅色能量分別向這兩名夥計扔了過去。

“大兄弟你就饒過姐這一回吧!”武宕仙向身後的兩名夥計看了一眼,雙膝着地向齊格跪了下來,把三萬塊錢遞給了齊格,一臉痛哭流涕的表情。

一名夥計趕緊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手機想要拍下這一幕,待會兒發上網取一個‘官二代訛詐錢財、逼得良家婦女當街下跪’之類很驚悚的標題以吸引眼球。

不過這夥計突然發現自己的雙手不聽使喚了,手機也掉到了地上,根本沒辦法進行拍照!那夥計怕壞了老闆娘的大事,連忙讓身邊另一個夥計拿出手機來拍照,沒想到那個夥計也犯了同樣的毛病!

武宕仙並不知道兩個夥計的手機壞了,爲了待會兒在網上凸顯齊格的形象有多麼的惡霸,她甚至給齊格咚咚咚咚地磕起了頭來,說什麼希望齊格拿了錢之後放過她之類的。

“你應該向她們六位賠罪道歉!”齊格踢了武宕仙一腳。

“幾位小妹妹啊!求你們高擡貴手饒了我吧!”武宕仙想着反正有夥計拍照,很乾脆地向六個小女生下跪磕起了頭來,一副哭天搶地的模樣。

“這是她還你們的錢,一人五千。”齊格接過三萬塊錢之後遞給了張玉和孫小美,讓她們把錢分了。

六個小女生看着面前這大摞的錢,還有武宕仙對着她們下跪磕頭痛哭流涕的樣子,全都一臉無法置信的表情。

齊格先前說會讓惡婆向她們下跪道歉的時候,她們根本就不相信,以爲齊格只是說着出氣的,沒曾想現在這惡婆真的跪了!

陳雅雯精彩番外發布在老魔的微信公衆號裏,老司機喊你快上車!微信搜公衆號‘奧比椰’或者‘aobiye2016’,關注後進入公衆號,點擊下方菜單‘精彩番外’或‘歷史消息’就可以找到! 吃飯時被武宕仙訛詐的時候,她們心裏那個憋屈啊!齊格過來之後不爭辯直接給錢,也讓她們心裏更加憋屈了,但讓她們沒想到的是,現在這錢真的十倍還回來了!而且這惡婆還當面向她們下跪磕頭賠罪!

“齊叔叔你替我們出氣已經很感激了,我們不要這錢。”幾個小女生還是很懂事的,和張玉二人推拒了起來。

事情發展到現在,對她們來說已經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了,主要就是想出了這口惡氣,齊格把武宕仙這惡婆整治到現在這磕頭下跪的程度,已經替她們完全出了這口惡氣,讓她們此時心中無比地爽快,所以人都象看着英雄一樣看向了齊格。

“你們先把錢拿着上車上坐着吧,回頭再說這事兒。” 魔法不惟一 齊格把六個小女生向車上推去,以免萬一發生打鬥傷到她們。

“好的。”六個小女生出了這口惡氣,也都不想繼續留在這裏了,歡天喜地地上了車,齊格也準備回駕座發動車子了。

“你別走!那行政處罰書的事怎麼說?”武宕仙連忙起身拉住了齊格。

“鬆手!”齊格很厭惡地看了武宕仙一眼。

“你拿了錢就想走?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武宕仙急了,潑婦的本性暴露了出來,伸手抓向了齊格的臉。

不過她根本沒能抓到齊格的臉,兩隻手臂便軟軟地垂了下去,然後眼睜睜地看着齊格上了車,帶着六個小女生飄然而去……當然是齊格在她試圖抓他臉的時候扔了絲紅色能量過去,把她的手腳給暫時麻痹了。

沒殺她,是準備先坑到更多的錢,發揮系統一貫的作風,坑幹坑淨再說。

眼見着武宕仙要摔倒在地,兩名手腳恢復知覺的夥計連忙衝過來扶住了她。

“剛纔的一幕拍下來了嗎?”武宕仙現在顧不上自己手腳麻痹的事情,臉色陰沉地向兩名夥計問了起來。

“沒有,剛纔手突然沒力氣,手機也掉地上了。”

“我也是。”

兩名夥計哭喪着臉回答了武宕仙。

“怎麼會這樣?你們是兩頭豬啊?這點兒小事都辦不好!還想不想要這個月的工資了啊?我要是被罰了款,你們誰也別想拿這個月的工資了!”武宕仙向兩名夥計罵了起來。

“這也能怪我們?你罰款關我們工資什麼事啊?”兩名夥計聽武宕仙這麼一說,不由得也有些怒了,兩人一起鬆開了扶住武宕仙的手。

他們平時早看不慣這武宕仙了,爲了討口飯吃才受她的氣,這會兒聽說工資都拿不到了,也就沒什麼好在乎的了。

武宕仙腿腳無力,被兩名夥計放開之後一屁股摔倒在了地上,疼得她唉喲唉喲地慘叫了起來。

“消防局、衛生局的領導,我們還有事情要向你們彙報,這百味門還不只你們檢查出的問題,他們炒菜使用地溝油,低價收進瘟雞病鴨、死魚臭蝦……”兩名夥計在惱怒之下轉頭向兩名工作人員舉報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啊?”圍觀過來的路人聽這兩名夥計一說,紛紛用鄙夷的神情看向了地上坐着的武宕仙。

“主子,怎麼樣?這行政處罰書要不要繼續執行?”張一德看到了武宕仙給齊格等人下跪磕頭、然後齊格離開的一幕,於是電話裏向齊格進行請示。

“當然要執行,把他們往死裏罰!”齊格一貫都是痛打落水狗的作風,這武宕仙實在太可惡,他肯定不會輕饒了她。

這種到了四十歲還在作惡的人,還能指望她某一天幡然醒悟棄惡從善?扯淡!齊格在坑幹坑淨之後,遲早會把這種惡婆給人道毀滅了。

“好的!朝死裏罰!對了,如果他們願意向受害人私人賠償了結此事代替罰款,您覺得如何?”張一德試探了一下齊格的口氣。罰款什麼的錢都進公家口袋了,張一德覺得有些不划算,如果能孝敬給他的主子齊格討了齊格的歡心,對他自己來說效果就大不一樣了。

“可以啊!四十萬一分錢也不能少,你把這件事給我辦妥貼了,到時候我自會賞你幾塊狗骨頭吃。”齊格回了張一德幾句。

“好的!一定給您辦妥貼了!”張一德得了齊格的指令心中不由得大喜,看來這件事若是辦得好,上次他外甥馬喆的事情,齊格可能就不會再追究了。

通過齊格攀附上了市衛生局的線,說不定他的仕途官路也有轉機了呢!至於那位區消防中隊的李隊長,本來和張一德就相熟,也正努力想要往上爬,聽說張一德背後的人就是這次想要搞死百味門的主謀,而且是能調動市消防局陳局長的高人,這時候自然是全力配合張一德。

當然了,張一德也答應了事成之後會把他引見給齊格。

……

半小時後。

“老公!那人太囂張了!拿了錢我還給他下跪磕頭的了,還堅持要罰我們四十萬!太欺負人了!你在道上找到人了嗎?花再多錢也一定要弄死他!給我出了這口惡氣啊!”武宕仙手機響了,看是她老公黃銘的號碼,一接通還沒等她老公回話,武宕仙就先向她老公哭訴了起來。

剛纔的半個小時裏,她不停地打她老公的電話,但一直都打不通。

“你確信你得罪的是照片裏的那個人?”黃銘語氣不太對地向武宕仙確認了一聲。

“是啊!我親手拍的給你發過去的。”武宕仙有些不太明白她老公爲什麼要這麼問。

“你知道他是誰嗎?”黃銘向武宕仙問了一聲。

“我怎麼知道?”

“他就是我們隔壁張老倌背後的靠山,上次攪和了我們收購張老倌餐館的那位。”黃銘有氣無力地回答了武宕仙。

“仇人啊!你趕緊找人弄死他啊!”武宕仙聽黃銘這麼一說,新仇舊恨一起涌上了心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