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他晉陞化勁武者之後,林星娜就對他的身外化身非常好奇。

每次有空,都要求陳墨把自己的身外化身給召出來,讓她看看。

陳墨自己都看膩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林星娜就看不膩。

「我多研究一下,對化勁的理解就更深一分,說不定哪天我就可以頓悟了。」林星娜有理有據的說道。

「你才內勁,研究化勁有什麼用。你該多研究一下崩勁。」陳墨對林星娜說道:「你就該多觀察觀察張凝雪。她是崩勁武者,把她研究透了,突破不久指日可待。」

「我能一直盯著老闆看嗎?」

林星娜翻了翻白眼,說道:「再說了,你現在是化勁武者,經驗比崩勁武者更豐富,我何必捨近求遠。」

「說的也是。」陳墨點點頭,把自己的身外化身給召出來。

嫡子難 因為車子的空間有限,所以陳墨只能讓身外化身在後排顯現。

林星娜找了個地方,靠邊停車。

然後直接坐進了後排,對身外化身這裡看看,那裡摸摸。

「不對,你這身外化身,怎麼變得不一樣了。」沒一會兒,林星娜就疑惑的道。

「怎麼不一樣了?」陳墨問道。

身外化身的模樣,不是武者自己決定的,而是真力的特性和屬性決定的。

想要改變身外化身的模樣,倒也不是不行,就是要重塑真力,操控起來非常麻煩,而且還很耗費精力。

一般化勁武者,不會刻意去改變身外化身的外觀。

特別是在戰鬥中,更不會去耗費多餘的真力。

陳墨也沒刻意去改變。

所以,按理說,身外化身不應該有變化才對。

「你這個身外化身,多了一些奇怪的紋路。」林星娜指著身外化身的兩隻手臂上面的藍色紋路,對陳墨說道。

陳墨看了一下,覺得這些紋路有些眼熟。

好像在哪裡見過。

好一會兒,他恍然過來,說道:「這個紋路,難道是……」 身外化身上面的紋路,跟之前照射到太陽,產生出來的火紅色紋路,是有相似之處的。

只不過顏色不一樣。

這是藍色的,宛若深海般的藍色。

「你讓開。」陳墨對林星娜道。

林星娜乖乖讓開。

陳墨直接讓金屬巨人從後排出來,然後握拳,朝空氣中轟了一拳。

空氣震顫,地面都被勁風給刮出了一道痕迹,就連旁邊的林星娜,都有些站立不穩。

陳墨扶住了林星娜。

「我的身外化身,沾染了冰屬性。」

「什麼意思?」林星娜好奇的問道。

「可能是和你一起修鍊過多,所以我的真力也染上了一些玄陰訣的氣息。」陳墨這話半真半假。

他的真力,確實染上了玄陰訣的氣息,有寒冰屬性。

可不僅是和林星娜修鍊過多。

主要還是跟張凝雪和明雨卿修鍊過多。

張凝雪和明雨卿都是崩勁武者,她們的真力,遠比林星娜要精純得多。

金屬巨人沾染上的,是張凝雪和明雨卿的玄陰真力。

「這……這是好是壞?」林星娜忙問。

「應該是好的吧。」陳墨說道:「真力本身就因為武者修鍊的功法不一樣,被賦予了相應的屬性。我修鍊的是玄陽訣,本來真力屬性比較猛烈,但是現在又多了一些玄陰訣的陰寒屬性。雖然這陰寒屬性的破壞力沒有我本身的真力高,但是能夠讓人陷入僵直狀態。跟你解釋,你可能也不太明白,我直接打你一拳,讓你感受一下吧。」

後面這句,純屬開玩笑了。

沒想到,林星娜卻是點頭道:「好,來吧!」

陳墨看著林星娜那副認真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伸手掐了掐她的臉蛋,笑道:「林星娜,你怎麼就這麼可愛呢!」

「幹嘛,不是要試拳嗎?」林星娜拍開陳墨的手,表情有些不自在。

她一個女漢子,要什麼可愛。

「我跟你開玩笑的。」陳墨笑著搖頭,「化勁武者找你試拳,你也敢答應。不要命了嗎?」

「怎麼,難道你能當場打死我。」林星娜撇撇嘴。

「那當然不能夠。」

自從和林星娜一起修鍊之後,他可就沒再傷過她了。

至於之前……誰讓林星娜之前太討人厭,總是一言不合就要動手打人。

打人者,遲早要被人打的嘛。

「好了,把你的金屬巨人給收了,我們回去。」林星娜道。

陳墨心念一動,金屬巨人就化作星星點點的微光,竄進了陳墨的身體,消失不見。

兩人回到了住處。

誰的住處?

當然是林星娜的住處。

最近林星娜痴迷於探索化勁,想要徹徹底底的了解化勁武者。

特別是化勁武者的身外化身,更是讓她著迷。

真力所化的身外化身,竟然同樣擁有化勁實力,並且以後還能擁有像超能那樣的特殊能力。

這讓林星娜非常期待。

期待自己以後身外化身的模樣。

期待自己以後身外化身的能力。

更期待自己以後突破到了化勁,能讓更多的武者罪犯伏法。

所以,林星娜真的是不留餘力的在修鍊,一直想要提升自己。

現在和陳墨一起修鍊,因為境界差距,導致她難以消化陳墨的真力,修鍊效果比以前要低很多。

以至於林星娜現在,反倒是想著能不能依靠頓悟,讓自己突破到崩勁。

怎麼頓悟呢?

最好的辦法,當然就是接觸強大的武者,去理解真力的運轉方式,再通過自身對比,讓自己有所感悟。

再者,林星娜本來就對陳墨的金屬巨人很感興趣。

每次研究,都有不同的領悟。

而且陳墨還會在旁邊給她講解,讓她受益匪淺。

「林星娜,你要擺正自己的心態,好好控制體內的真力運轉,不要太急躁了。」陳墨指導著林星娜修鍊。

不得不說,因為兩人一起雙修慣了,所以林星娜現在對於自身修鍊,反而有些懈怠。

很多關於真力運轉的基礎操作,都要有陳墨引導,才能順利完成。

「雙修都把你給練廢了,這些基礎的東西你都不知道。」

陳墨有些無語,「你別研究身外化身了,還是把這些基礎的東西練一練吧。」

林星娜眼睛瞪得大大的。

這是被陳墨氣得。

但她無從反駁。

因為陳墨說的,都沒錯。

她確實要好好練練基礎的東西了。

之前和陳墨一起修鍊,基本就等著提升就行。

這就好像打遊戲。

林星娜感覺自己就是個混子,全靠陳墨帶飛。

到頭來,段位是上去了,可是實力跟不上這個段位。

一旦沒有了陳墨的幫助,林星娜立即現出原形。

這讓林星娜有一種危機感。

她這還打算衝擊崩勁呢,沒想到這內勁,還出了岔子,得重新鞏固境界。

這樣一來,什麼時候能夠突破到崩勁啊!

「你還認不認識其他修鍊了玄陽訣的武者,最好是和我同境界的。」林星娜問道。

「怎麼?」

「同境界的武者,雙修起來可以快一些。」

「也就是說,你要換人是吧?」

「是……」

林星娜的話還沒有說完,陳墨就屈指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說什麼屁話,還想不想好好修鍊了?不想修鍊的話,我就走了,懶得在這裡聽你胡說八道。」陳墨說完,忍不住再彈了林星娜光潔的額頭好幾下。

沒辦法。她說得話太氣人,不多打她兩下,心頭氣啊!

林星娜捂著自己的額頭,慘呼道:「痛痛痛,我頭骨裂開了。」

「我下手有分寸,頭骨百分百沒事。」陳墨說是這樣說,但還是拉開了林星娜捂著額頭的手,給她看了看額頭。

哪有什麼骨裂,連腫都沒腫,只是皮膚有些紅罷了。

「之前不是說好不干涉彼此私生活的嗎,你管我跟誰修鍊。」林星娜揉著額頭,起得抬腿踢了陳墨一腳。

「之前你還說你是不婚主義,男人都是豬玀呢!」陳墨道。

「現在我還是不婚主義,而且我好是覺得男人都是豬玀。特別是你,絕對是豬玀中的豬玀。」林星娜啐道。

「玄陽訣是我玄醫門的傳承功法,一般只有門中弟子才能夠修鍊。」陳墨說道:「我玄醫門總共就三個人。除了我,還有我師傅和師叔。他們是什麼修為,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每當我修鍊有所提升的時候,他們都會比我高一個等級,天天吊打我。」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懷上了當然就生下來,難不成還要打掉?」夜娜道。

「咱倆當時也沒什麼感情,你就這麼生下孩子,不怕麻煩嗎?」陳墨問道。

「不麻煩。」

夜娜頓了頓,又道:「大晚上的,你是來跟我討論這種事情的嗎?」

陳墨忙道:「當然不是。我還有另外一件事。」

夜娜道:「什麼事?」

陳墨整理了一下思緒,說道:「不是說化勁武者的身外化身都有超能嗎?我的身外化身怎麼就沒有?」

「你剛剛踏入化勁不久,需要時間。不是晉陞化勁,就能夠立即擁有超能的,需要用心去感悟。」夜娜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你用了多久時間才領悟到超能的?」陳墨詢問道。

「大概兩年吧。」夜娜回答道。

「什麼?」

「兩年。」

陳墨驚訝的不行。

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用了兩年時間,才領悟到身外化身的超能?

這個時間,未免也太長了吧?

不過,這也說明,夜娜在兩年前,就已經是化勁武者了。

「冒昧的問一下,你今年多大了?」陳墨問道。

女人的年齡是秘密,不能輕易過問。

有時候問多了,反而是作死。

畢竟,現在的00后小姐姐,都自稱老阿姨了。

「26。」夜娜道。

「26歲?」

「怎麼,難道我看起來很老嗎?」夜娜把自己的娃娃臉湊得更近了一些。

這精緻的五官,這光滑如同凝脂的肌膚,看起來就像是十八歲的小姑娘。

哪裡像是26歲的人?

「你看起來非但不老,還特別年輕。」陳墨臉上笑嘻嘻,可是心裡卻有些震驚。

兩年前,也就是夜娜24歲的時候,就已經是化勁武者了。

這等天賦,可一點也不比他差啊!

「我也是這麼覺得。」夜娜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臉蛋,表示很認同。

「……」

陳墨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就沒見過這麼自戀的女人。

雖然事實的確如此,你長得確實顯得很年輕,但你好歹也謙虛一下嘛。

「你什麼時候成為化勁武者的?」陳墨問道。

既然夜娜對他貌似也沒什麼隱瞞,如此直爽,那他也就大著膽子多問幾句了。

「20歲的時候吧。」夜娜道。

「20歲?」

陳墨又震驚了。

「你這麼年輕就成為化勁武者了?」

「是啊!」夜娜點了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