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感知到就可以!

龍奕點了點頭,和哈特交代了一番,便化作一道流光奔向了域外空間的深處,完全沒有主意到,在身後的萬里處,寶兒正和水將盯著這邊。

「怎麼樣寶兒?能不能夠看見他去了什麼地方?」水將笑著問道。

寶兒的身體漂浮在半空,他的小眼睛里冒出了金閃閃的光明,看了半晌后,點了點頭道:「看見了,他現在去了域外空間的深處,看他的樣子好像在找什麼東西。」



在找什麼東西?

水將思索了一下,俏臉上浮現出了靚麗的笑容,咯咯笑道:「應該是在找龍坤吧?寶兒,你能不能幫我找到我族的老祖呀?要是能夠找到的話,姐姐什麼都能答應你哦。」

「可以呀,不過我需要姐姐老祖的氣息或者用過的東西,只要他還在這域外空間,寶兒就能夠瞬間感應到的。」寶兒滿心歡喜的笑道。

……

域外空間深處,龍奕一路仔細的盤查著,直到來到了深處的邊界,都是沒能發覺到坤老的氣息,一顆心不由得更加沉重了起來。

在面前,有著一道金色的屏障,只要手一碰觸,金色的屏障就會顯現出來,那股力量雖然柔和,但卻蘊含著恐怖的阻隔力量。

「當年父親為什麼要將兩界封印開來呢?」龍奕疑惑的搖了搖頭,左右望了望,還是沒能發現任何蹤跡,索性的是依靠著器靈的力量,能夠看清楚一百米以內的事物。

唰!

突然,黑暗當中穿出了一道銀白色的雷電,蘊含著恐怖的毀滅力量直接劈向了龍奕,緊隨其後的,還有密密麻麻的一片。

龍奕見狀神情一肅,連忙腳步一點躲閃到了一旁,然而雷電的攻擊根本就像是源源不斷的,連番躲閃之下,雖然都輕鬆的躲避過去了,可那雷電的攻勢還是沒有結束。

「誰?何不出來一戰?鬼鬼祟祟的裝什麼?」龍奕冷冷喝道,連番打出了一片的翻元掌印,將那些雷電全部打散的同時,自身也是衝進了雷電的來源處。

嘶嘶!

來到了雷電攻勢的源頭,龍奕見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躲避了半天的攻勢,原來只是一顆銀白色的石頭所發射出來的。

「這是什麼?」龍奕疑惑不已,當來到這塊銀白色石頭近前後,雷電就停止了攻擊,石頭上閃爍著銀色的雷光,看起來詭異不已。

神棺從龍奕的掌心漂浮了出來,懸浮在那塊銀白色的石頭上,不可置通道:「這是域外神雷石,不對呀,當年東帝擺放在這裡的應該有數千塊,怎麼就剩下這一個了?而且力量都已經耗盡的差不多了。」

域外神雷石?東帝所為?

「父親擺放這些神雷石幹什麼?難道就是為了防止有人要通過封印?」龍奕愣了愣道,雷電攻擊自己的時候,正是因為碰觸到了封印之後。

「不錯,的確是這個作用,如果不是親眼見到的話,本座的記憶都想不起來還有這麼個東西,當年東帝足足擺放了數千塊,就算是超凡巔峰的強者來到這裡,都會被打的神魂具滅的,就算是碎虛境,也要重創!」器靈說道。

碎虛境界的強者也要重創?那得多強?

龍奕不可置信的打量著這塊石頭,剛剛的力量雖然頻繁,但是卻威力不怎麼大,自己只是神通境界第五重,就可以將其全部的打滅了,但數千個加在一起攻擊,威力恐怖的程度難以想象。

更何況,依照器靈的話來說,僅剩的這塊神雷石已經力量消耗的差不多了,要是全盛的時期,只怕就這一塊,都會要了自己的老命吧?

「本座記起來了,這道封印是當年東帝要防止深處的強者過來所設置下的,設置下之後,東帝還是不放心留在神鐵殘渣下的東西,才是又到了深處和那些勢力大戰了起來。」器靈突然說道。

原因就是為了守護留給自己東西?

龍奕心中莫名的有些感動起來,臉色異樣的說道:「那麼,寶兒真的是尋寶一族的寶聖嗎?既然他是聖人的話,在深處也應該是一位很強大的強者吧?」

「額,那個小丫頭的確是尋寶一族的寶聖,也是尋寶族長,不過那都是幾千年前的事情了,那小丫頭當年就在這裡被神雷劈過。」器靈語不驚人死不休。

怪不得會失憶!原來是被這神雷給劈的!

龍奕無語的翻了翻白眼,搞了半天,一切的源頭就是這塊神雷石! 「不好!神雷石全部破碎絕對不是偶然!看來這座封印大陣已經頻臨消失了!」器靈突然驚呼了起來。

龍奕聞言臉色一沉,同樣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這座大陣是將域外外圍和深處阻隔開來的,但是現在封印即將消失,那豈不是證明深處的那些強者要過來了?

「只能暫時先放棄尋找坤老了!!」龍奕沉聲道。

不難猜測,那些深處的強者過來,絕對是奔著東帝所留下的至寶而來,雖然數千年過去,但可見他們的目的依舊沒有放棄,不然這些神雷石也不會紛紛破碎消失了!

以東帝的絕世威能,絕對不會讓陣法自動消逝成了一塊神雷石來支撐,那也就是說,封印另一頭,絕對有著超級強者才不停的破壞著陣法!

必須要在封印徹底消失之前,取到父親所留下的東西,不然等那些深處的強者破了封印趕過來,一切都會為時已晚!

現在的龍奕不過是神通境界第五重巔峰,而且其中的一個境界,還是因為域外空間的壓力所提升的,實則才是區區神通境界第四重,連超凡境界都敵不過,如何能抵擋的住能夠和東帝父親交手的那些深處的強者?

單單現在所遇見的一個寶兒,就是碎虛境界的聖人,深處到底還隱藏著什麼樣的恐怖強者,龍奕無法想像,也不敢去想像!

當即,有了決斷後,龍奕直接化作了一道流光,奔向了域外神鐵殘渣的沙漠方向,焦急的心裡,並沒有讓他注意到隱藏在暗處的水將。

「好呀好呀,這封印終於要消失了,寶兒很快就能夠回家了。」寶兒拍著小手歡快的笑了起來,來到金色的封印前,伸手指了指,隨著一股力量的反彈回來,卻是沒有像龍奕一樣被震退。

可見,封印的力量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不然寶兒也不可能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畢竟這數千年來,她一直都是被這道封印給阻隔在了域外空間的外圍。

「寶兒,你說這道封印即將消失了,是真的嗎?」水將的眼中有著藏不住的喜悅和期盼。

沒有人知道,水將的真正身份是來自域外空間的深處的!

寶兒點了點頭,歡快道:「是的,到時候我們就能夠一起回家了,恩,我記起來了,弱水姐姐的家族應該是弱家吧?那個掌控著三千弱水的超級世家,對吧?」

唰!

此言一出,水將的臉色頓時大變,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她,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難道寶兒恢復了記憶?就算是這樣也不能知道自己的世家是三千弱水弱家呀。

畢竟,寶兒所在的尋寶一族,乃是域外空間深處的最強勢力之一,而三千弱水弱家,只不過是深處中的一個不起眼的小勢力罷了,遠遠達不到尋寶一族的強大。

「嘻嘻,其實我早就知道姐姐的身份了,只是很奇怪,姐姐的世家就算在深處不是絕強的一類,但也是有些勢力的世家呀,姐姐怎麼會來到這外圍的呢?難道和寶兒一樣是被強者送出來的嗎?」寶兒疑惑道。

被強者送出來的?誰?到底是誰能夠將已經是聖人的寶兒給送出了深處,來到了這個貧瘠的外圍空間?

水將臉色有些難看,思索了一下,才是貝齒緊咬的恨道:「我不是被強者送出來的,而是被自家的姐妹給趕出來的!!這次回去,我一定要奪回我應有的一切!!」

「呀呀,我知道了,一定是弱水世家的繼承人爭奪之事吧?恩,這個我也有過耳聞,傳說弱水世家勢力不大,但是爭鬥波及的勢力卻是很龐大呢,我記得我族也有過一位強者去幫助過弱水世家的一位女子上位的。」寶兒撓著小腦袋笑道。

勢力不大,爭鬥卻大,這句話雖然聽起來不怎麼中聽,但弱水卻沒有絲毫的反駁之言,的確,寶兒說的都是事實。

三千弱水弱家,族中以女人為主,在深處是一個極為另類的勢力存在,雖然達不到尋寶一族那麼強大,但千絲萬縷所牽扯的關係,足矣讓尋寶一族都忌憚,要不是忍耐不住,尋寶一族是絕對不會和弱水世家動手的。

因而弱水世家還有著另一個名字,玄女閣!

弱家的女性個個生的美如天仙,在域外深處是出了名的,而且弱水世家的女性體制都極為的強大,要是能夠兩人雙,修,絕對會讓男方得到意想不到的力量修為的提升。

更重要的還是弱家的女性極為的霸道,可以和中意的男子發生關係,但絕對不會下嫁過去,就相當於有了夫妻之實,卻沒有夫妻之名!

對於這樣的好事,域外深處的很多大勢力弟子都是很樂意做的,就連很多勢力之主都和弱家的女性有著很多的干戈。

能夠得到美艷的女人,還能夠通過雙,修來得到修為的提升,事後還不用負責,這種好事誰不樂意去做?就算是達到聖人的級彆強者,只怕也會忍耐不住的去弱家分一杯羹的。

也正因為如此,使得弱家的勢力極為的錯綜複雜,在深處,可以說是個勢力,都和弱家的某位女性弟子有染,這也造就了弱家勢力不大,但爭鬥極大的關鍵原因。

弱家根本不用太用心發展勢力,一切都憑藉著和其他勢力的交好來換取在深處的地位!

水將皺著秀麗的眉毛,有些忐忑的看著寶兒,問道:「寶兒,你,恢復了記憶了嗎?」

「沒有,只是記起了一些事情,恩,寶兒的敵人就是那個自稱是東帝的壞蛋老爺爺,寶兒當年要和他大戰一場,但是那自稱東帝的老爺爺根本不搭理寶兒,直接把寶兒給丟到了這貧瘠一點都不好玩的外圍,哼哼,我這次回去,一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頓!」寶兒揮舞著小拳頭哼哼道。

嘶嘶!

東帝!

水將倒吸了一口冷氣,身為在東洲的九將之一,怎麼可能沒有聽到過東帝的名聲?那可是萬年前威震東洲的大人物,還是戰勝了連四皇都敵不過的南疆妖族強者!

「你說東帝還活著?現在就在域外空間的深處嗎?」水將震驚道,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啊,要是傳回東洲,只怕會震的整個東洲都顫動起來。

「對呀,寶兒現在都活著,那位老爺爺怎麼可能會死呢?當年他的境界就比我高很多,至少是我現在這個境界,他想活一萬年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且在深處,寶兒也不是最強者,還有很多和那位老爺爺一樣境界修為的人呢,他是離不開域外空間的深處的。」寶兒自通道。

水將暗暗驚駭不已,忍耐住了心中的不平靜,目光不由得看向了龍奕離開的方向,他是東帝的後代,應該早就知道了吧?那麼他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呢?

既然東帝是龍奕的父親,而且東帝也曾經出現過域外空間,而且還去深處大戰了一場,並且將深處和外圍以封印大陣給阻隔了起來,做這些都是為了什麼?

「寶兒,我們一去找龍奕哥哥好不好?」水將笑道,心中暗暗思量著,只怕龍奕挖掘的並不是通道,也許會是和東帝有什麼關係!

寶兒乖巧的點了點頭,笑道:「好呀,在那些域外神鐵殘渣的下面,有著很強大的氣息呢,也不知道會是什麼寶貝。」

果然不是通道那麼簡單!就連尋寶一族的寶兒都這麼說了,龍奕一定隱瞞了什麼!

之前水將還真的以為龍奕在挖掘離開的通道呢,而且裡面傳出的力量也是域外空間的封印力量,現在看來並不是這麼簡單!

與此同時,龍奕一路連趕,回到了神鐵殘渣的沙漠后,望著獸神一族的族人們依然在挖掘著通道,而且速度越來越慢,一顆心不由得有些焦急起來。

照著么挖掘下去,沒有個數月根本完不成!到時候,只怕封印早就破碎了,一旦深處的那些強者攻打過來,龍奕沒有信心能夠抵擋的住!

「使者大人,什麼事這麼驚慌?難道遇到了強大的敵人了嗎?」哈特疑惑的問道。



龍奕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思索了一下,還是直言說道:「在外圍有著一道封印,你應該清楚吧?」

「不錯,那道封印將外圍和深處阻隔開,已經存在數千年了,使者大人突然提起這個幹什麼?」哈特愈發疑惑了起來。

「封印即將消失了!」龍奕臉色難看道。

唰!

哈特聞言臉色猛地一變,身為獸神一族最強者的他,瞬間就明白了龍奕在擔心著什麼,不由得眼眶有些紅潤道:「多謝使者大人為我等獸神一族擔憂,不過使者大人請放心,就算深處的強者真的過來了,我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使者大人受到任何傷害的!」

擔心你們?

蘇倫愣了愣,有些無語的摸了摸鼻子,看來是哈特以為自己在擔心通道挖不成就會引來深處的強者了。

獸神一族出不出的去,龍奕根本就不在意,在意的是沙漠之下藏著的父親所留下的東西! ……

得知了域外空間的封印即將消失后,獸神一族的動作愈發的快了起來,但是饒是如此,也並不能在短時間完工,這讓龍奕苦惱無比。

「有沒有辦法儘快的取到父親留下的東西?」龍奕溝通著器靈,沒辦法,在這個域外空間的強者太多了,而且超凡境界比比皆是,現在的自己,完全不是對方的對手。

只有先行將父親留下的東西拿到手,儘快的想辦法離開這裡才是上策,更何況,即使一時之間找不到離開的辦法,也不會在域外空間的強者面前,顯得那麼被動。

器靈沉默了片刻,才道:「有是有,不過,你的危險會很大,很容易隕落的。」

有辦法?

「你說來聽聽。」龍奕道。

「恩,既然通道的挖掘趕不在封印消失之前,那不如以神棺包裹著你的靈魂進入下方,雖然本座忘記了東帝留下的神通是哪一類的,不過只要你能夠接觸到,本座就有辦法將神通帶出來,或者……直接毀滅在下面!」器靈說道。

帶出來,或者毀滅!

的確,如果不能帶出來,也不能讓域外深處的那些強者得到,毀滅是一個很好的解決辦法,更何況,只要以靈魂將神通的修鍊方法記下不就可以了?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本萬利的事。

「你是擔心我的身體在外面,會被其他強者毀掉?」龍奕皺著眉頭問道。

器靈撇了撇嘴,很是不屑的說道:「這只是其一,下面的力量雖然對你沒有阻隔,但是最深處,還有著東帝留給你的考驗,僅憑一道靈魂,就算是有神棺護佑,也並不能完全沒有危險的,到底要如何,還要你自己來決定。」

考驗!神棺都不一定能夠護佑的住自己的靈魂!


龍奕臉色微微一變,沒想到父親還留下了關卡,但想想封印如果消失,域外深處的強者趕來,到時候一切都會顯得被動起來,思量了一番,還是咬了咬牙說道:「就這麼辦吧!」

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