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白起的話,竹幽幽眼睛一亮,心中頓時一陣激動,剛要出聲就想到之前白起的話,便知道了白起的打算,於是配合的大呼道:“這位前輩,不要管我們,一定要殺了他,這種人活着就是個禍害,今日就算我兩死在這裏也不會怪前輩的,只有她死了我倆纔會安心,要不然不知道還要害多少人呢?”

對於白起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竹幽幽心中雖然有萬分疑惑,但是現在卻不是詢問的時候,自己要做的就是好好活下去,配合白起自己才又活命的機會。

“咳咳。”

聽到白起和竹幽幽的話,步言心中已經笑開了花,可是因爲受傷太重,心中一激動就牽動傷勢大咳起來。

“好,既然你不認識,那麼你就動手吧?老子就是死有這個大美人陪着,老子也知足了,哈哈。”

烏牛盯着白起的目光閃過一道決絕,厲聲喝道。

但是烏牛的心中卻始終有種感覺,白起出現在着肯定不是意外,定然和這兩個人有關係,可是看到他們根本不認識的樣子,有不似作假,一時間烏牛也迷茫了。

“好,既然如此,我便動手了。”

右手中血光一閃,就出現了一把血劍,直接刺向烏牛,根本不管被烏牛擋在身前的竹幽幽,彷彿要將兩人一起穿透… 在烏牛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白起拿着雪見的右手絲毫沒有停頓的刺到了竹幽幽的胸前,與此同時白起盯着烏牛的雙目精光一閃,烏牛就感覺雙眼一痛,然後林混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烏牛抓着竹幽幽的雙手漸漸軟了下去,竹幽幽輕易地掙脫開來,然後轉頭就看到烏牛的雙眼已經變成了兩個血窟窿,猩紅的血液中夾渣着一些白色的物體流了下來。

然後就見烏牛的身體漸漸癱軟下來,倒在了地上,白起走到前來將步言扶起來,問道:“怎麼樣,沒事吧。”

“咳咳,還死不了,恢復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步言雖然有些痛苦,但是眼神中卻是激動異常。

這時竹幽幽卻是震驚的道:“白起你是怎麼做到的,剛纔你真嚇我一跳,我以爲你真要連我一起殺掉呢。”

然後眼睛一亮,想到白起之前眼中一閃而逝的精光,震驚的道:“難道是眼神?眼神也能殺四人麼?”

“不錯,的確是眼神,我七殺劍訣共七式,半步殺,三步殺,十步殺,百步殺,意念殺,無形殺和天之殺,剛纔的我是用的便是無形殺,身體任何一部分都可以施展出無形劍氣,達到殺人於無形的地步。”

白起看着竹幽幽滿是關愛,然後解釋道。

“原來眼神殺人不是傳說,白起你好厲害。”竹幽幽表現出一副羨慕的表情,聲音激動的道。

“哈哈,其實這招也沒你想的這麼厲害,要施展無形殺,需要一段時間的凝聚真元,而且對於靈魂的消耗也很厲害,並不是可以無限施展的,如果是戰鬥中的話,就有些雞肋了。”

白起將無形殺的弊端說了一下,然後疑惑的問道:“你們怎麼會在這裏,怎麼和這些人發生衝突了。”

“這個說來話長,我們原本是在黑水部落待的好好的,可是前幾日,黑水部落的領主部落殷家,突然來人想要拘禁我們。

還好在黑水部落有意放水的情況下,我們趁機逃了出來,但是殷家之人依舊緊追不放,後來我們就逃進了這這個森林中。

說來也奇怪一進來,我們就沒辦法飛行了,但是還好殷家之人並沒有追進來,知道之前遇到了烏牛這羣人,要不是你及時趕到怕是以後你都見不到我們了。”

竹幽幽如此解釋,卻沒有一絲傷感之色,遇到白起她和步言都是高興不已。

“原來如此,步言大哥的傷真的沒問題麼?”

白起對步言的上依舊擔心不已,看着步言白起眉頭緊皺,同時分出一絲感知查看着步言的身體。

“咳咳,沒事,你放心吧,只是消耗太大,至於這些傷不過都是皮外傷沒什麼大礙。倒是你怎麼回來這裏啊,而且還便的這麼厲害了,而且你要不說我都認不出你了。”

步言對於受的傷絲毫不在意,眼神興奮的盯着白起,不住的詢問。

正如步言所說,白起感知下,步言的身體內部的確沒什麼問題,只是有些虛弱,傷痕也都是皮外傷,這才放心下來然後迴應一聲:“我…”

“白起,發生了什麼事?”

白起剛想回答,就被元彤的聲音打斷了,白起循聲望去,就見元海和元彤四人也趕了過來。

“海老,元姑娘,你們也來了,沒什麼只不過是遇到兩個老朋友和別人發生了衝突,順便幫了他們一下。”

白起輕笑一聲,解釋道。

“就是這兩位吧,這位小兄弟傷的很重啊,來白起把這藥丸給這位小兄弟服下吧,這樣好的會快一些。”


元海來到近前,拿出一個玉瓶,到處一個藥丸遞給白起。

白起眉頭一皺,隨即就接過來,喂到步言的口中,步言服下後,精神明顯好了許多,身體也恢復了幾分力氣。

“謝謝,海老。”

見步言神色好了許多,白起真摯的向元海道謝。

“不用客氣,既然是你白起的朋友,那也就是我們的朋友,朋友之間不用說謝謝。”

元海語氣爽快的說着,表情一片真誠,對元海來說一顆小小的丹藥能換白起的認可,這在划算不過了。

並且從之前白起的表現來看,這兩人對白起明顯很重要,而且很有可能就是白起之前提到的要尋之人。

隨即又是一副親切道:“給我們介紹介紹這兩位朋友吧。”

“哦,這個是步言,那個是竹幽幽,都是我的好朋友。”

白起並沒有說出他們之間真正的關係,畢竟他們的關係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從之前竹幽幽他們說的來看,之所以會受到,殷家追殺很可能就是因爲自己的原因。

然後又對步言和竹幽幽二人道:“步言大哥,幽幽這位是元海前輩,你們可以叫他海老,這位是元彤姑娘,而且是元木部落的少族長。”

“海老,元姑娘你們好。”

步言和竹幽幽可能也是因爲海老之前的表現,所以對元海和元彤還是很親切的。

“這兩位…”

白起隨即就要介紹元桑元吉二人,但是敢開口就被打斷了,“白兄弟,我們自己介紹就可以,步兄,竹姑娘,我叫元桑,他是元吉,見過兩位。”

“元兄客氣了。”

步言對於元桑的直爽感覺很是親切,步言本就是個豪爽之人,對於元桑這樣的人更容易接受。

“兩位怎麼會來這裏。”

相互客套一番,元彤疑惑的問出聲來,元彤本就是個急性子,如此表現倒也不奇怪。

“事情是這樣的….”

於是竹幽幽又將之前的事情說了一邊,元彤聽完後震驚的看着白起,一臉的不可思議。

“你是說這些人都是白起殺的?”

一旁的元海三人也是震驚的看着白起,白起和他們分開不足百息,沒想到這麼短短的時間,白起就殺了這些人。

“你們不必奇怪,這些人修爲都比較低,最高的不過入境期,而且和我兩位朋友一番糾纏也都消耗甚大,而且我又出其不意的偷襲,所以沒什麼豪氣怪的。”

對於白起沒有說事情,步言竹幽幽並沒有拆穿,白起既然不願意說實話那麼肯定有他的道理,又或者說是這些人並沒有得到白起完全的信任,所以二人心中對元海幾人也保持了一份警惕。

對於白起的解釋,元海幾人也是半信半疑但是卻沒有再多問什麼。 “那你們呢?怎麼會來這裏。”

隨後竹幽幽又將自己的疑惑問了出來,之前她問白起,白起剛要說幾人就來了。

這麼看來白起來這,應該和這些人有所關聯。

“我們是去參加圖紋排位的,至於白兄弟也是和我們一起,只不過他說是去尋找好友,不會就是你們吧。”

元桑搶先將他們的目的說了一邊,而且好奇的問了一聲。

“是的,就是他們,只不過我也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和他們相遇。”

說起這個事情,白起明顯有些苦笑不已的感覺。

聽到白起的話,元海四人都是一副瞭然的神色,只是元吉看着白起然後突然驚呼道:“你真是白起!!”

“廢話,他當然是白起了。”元桑鄙夷的看了眼元吉,嘲諷道。

元海和元彤卻是明白了元吉的意思,看向白起的目光帶着詢問。

“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白起沒有反駁,也沒有承認,反而很有興趣的看着元吉,但是眼底卻是蘊藏着殺機,一旦有什麼不對,他絕對不會介意殺了這幾人。

“之前我就猜測,你很可能就是那個白起,同樣姓白而且同樣的名字,這已經很奇怪了,而且你的實力還這麼強,但是卻在南荒沒什麼名氣,這難道不令人懷疑麼。

而且剛纔竹姑娘說他們是被殷家追殺,而據我所知這陰家和白家乃是親家,而且你發現他們有危險明顯很憤怒,如此一來他們被追殺都是因爲你的緣故,這個解釋也就說的清了。

其實我也想過或許是別的情況,只是這一切都太巧和了,他們被殷家追殺,你有焦急相救,沒想到真被我猜中了。”

元吉坦然的將自己的猜想說了出來,白起聽到元吉猜測,對元吉也多了一分重視,如此機智和超強的判斷能力,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元吉兄好敏銳的判斷力,白起佩服,你猜的不錯,我的確就是白起,而且這次步言大哥和幽幽被追殺也是因爲我出現的緣故。”

白起沒有再隱瞞,坦然承認。

“你們在說什麼啊,什麼是不是的,你不就是白起麼。”

元桑依然一副不迷茫的說道。

“笨蛋。”元彤鄙夷的看了眼元桑,一副我不認識他的模樣。

“哈哈…”

本來衆人就是暗笑不已,聽到元彤的話,直接大笑出聲,就連白起嘴角也掛起一絲笑意。


“這位元大哥真可愛。”竹幽幽語氣古怪的說了一句,惹得元桑更是迷茫,手抓了抓頭髮臉上露出一絲紅暈,就算他再呆此時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古怪看了元桑一眼,竹幽幽擔憂的對白起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從血獄趕回家,知道了家裏的事,然後步爺爺告訴我說你們會去參加圖紋排位,然後我就來尋你們。”

白起說道這裏,眼神中一片冰冷,周圍的空氣都有了凝固的跡象,如今白起突破神通期,一言一行都可以影響周圍的環境,對於白起的狀態,步言二人倒是可以理解,只是元還幾人就有些不解,但是也沒有詢問。

白起只是一頓,又繼續道:“來尋你們之前,我先去了白家,白家四位長老和族長一被窩斬殺,但是後來卻傷在白河手中,後來就逃遁了,然後就到了元木族,一路來此。”

白起簡單的話語聽到其他幾人耳中,卻是另一番感覺,隻身一人就敢闖白家,而且還殺了這麼多重要的人,還能夠安然離開,幾人心中的震驚可想而知。

“白起真不知道你是胸有成竹,還是不知不畏,白家那可是十二部落之一,你竟然就這麼闖了。”

元海活了幾十年,對於各大部落的瞭解是最多的,知道的越多才越是震驚,然後有疑惑的問道:“照你之前來說,你並沒有遇到其他的強者麼?”


“是啊,怎麼了?”白起心中隱隱有了猜測,但是卻沒有說出來,畢竟以元海的年紀肯定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你可知道,十二部落之所以屹立數萬年而不倒,沒有被其他部落取代是爲什麼?”

“難道還有什麼隱祕不成?”

聽到元海的問題,元彤問出聲來,在元木部落雖然她是最強的,但是知道的卻絕對不是最多的。

同時其他人也是盯着元海,都是一副期待的模樣。

“當然,十二部落之所以可以存在數萬年,就是因爲十二祕境,這十二祕境據說就在圖紋雕像中,應該說圖紋雕像只是祕境的傳送陣法。

而在這圖紋祕境中究竟有什麼就不清楚了,只是聽說凡是可以在裏面修煉的,出來後定然實力大增,而且在祕境中還有一些強大的存在守護着家族,而這些守護者就是十二部落能存在自今的憑藉。”

說道這裏,元海深深的看了眼白起道:“但是他們沒有對你動手,這就有些奇怪了。”

“這有什麼奇怪的,白兄也是白家之人,而且白兄還這麼強大,就算白家那些笨蛋死光,只要白兄還在那麼依舊代表着白家,那些守護者又有什麼理由傷害白兄。”

元桑聽完元海的話,就迫不及待的反駁元海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