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多寶道人這個話,我這才反應過來,時間不等人啊,五分鐘的時間,現在已經快過去一半了。

多寶道人拿出來了一個不知名的先天法寶,把沈夢瑤和蘇小魅兩個人都給裝了進去。

“這樣,就行了麼?”

我有些顫顫巍巍的,對着多寶道人問道。

“嗯,一個星期之內,是不會出問題的,好了,我們先回陰間去,再給你想辦法。”

我們剛剛纔抓捕回來軍師沒有多長時間,大家都以爲,這會是一場巨大的勝利,但是令我們誰都沒有想到的是,把這傢伙抓回來,我們不光是什麼情報都沒有弄到,反而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早知道當初,我就不應該把這個傢伙抓回來,不然就不會有這麼多事情了!”

在多寶道人的大殿裏面,我就是一陣的懊惱。

當然,作爲多寶門

的鬼帝領導者,這種話,我肯定是不會當着所有人的面說的,現在大殿裏面,只有我們最熟悉的幾個人,大師兄金聖老祖,地藏王,還有絕命!

“林星,這件事情,我能理解你,但也不能因噎廢食,這個事情,是我們西域聯盟沒有做好,裏面出了奸細,不然的話,根本就不可能出現這樣的事情,這件事情,是爲師的錯誤!”

沒想到,多寶道人一代豪傑,居然跟我認錯了,自怨自艾的話,我也是不好說下去了。

“師傅啊,師弟們,我們到這裏來,就是解決問題的,我們趕緊想想,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救他們兩個吧?”

金聖老祖在中間給我們互相製造了一個臺階。

“我已經吩咐下去了,整個西域聯盟裏面,誰能夠找到解決方法,甚至是提出解決方案,都可以重賞!”

多寶道人,首先提出了他的態度。

我知道,多寶道人還是非常愛護我的,在對我的事情上面,他一直都是非常的盡心盡力。

“東域聯盟那邊,我也已經申請公告了,只要有人能解決修羅蠱的事情,也會馬上有消息的!”

金聖老祖同樣對着我說道。

“我這邊只能給你最壞的打算!”

地藏王對着我說道。

“晉升鬼尊以後,我已經完全掌控了地府,如果要是,兩位弟妹真的沒有辦法解毒的話,我可以利用地府的輪迴之力,對她們不斷的洗滌,爭取給你留下她們的一絲純淨的魂魄!”

地藏王對着我說道。

就在整個時候,一邊的絕命也開口了。

“我沒有什麼好說的,小西方教這邊,有什麼需要,打個招呼,能想辦法的事情,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大家對我都是這麼的關心,我整個人都是一陣的感動。

“謝謝大家!”

我對着所有人,鞠了個躬。

“不過,解鈴還須繫鈴人,我覺得,這種事情,還是應該在修羅族裏面想辦法,畢竟,這種額度的蠱蟲,是修羅族搞出來的!”

我對着在場的諸位說道。

“可是,修羅族守備森嚴啊,這麼多年來,雖然說我們人類一直在向修羅族裏面滲透,但在場的都是自己人,我也不怕告訴你們,我們現在還沒有能夠成功的向修羅族輸送一個高級間諜,我們所有能夠得到得到情報,都是相當淺顯的!誒,主要還是因爲,我們現在不能夠真正的模擬混沌之力!”

“所以說,這次的事情,還是需要我親自跑一趟纔是!”

我對着在場的所有人說道。

(本章完) “不行!”

“不行!”

“不行!”

令我沒想到的是,我這話一說出來,就好像是引起了公憤一樣,幾乎是所有的人,都對我呈現出了反對的態度。

“我堅決不同意你去!”

絕命第一個發言了。

“修羅族的軍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們的向您你都很清楚,我想你自己應該是最想清楚的,你現在上門去,不是送死麼?人家現在就正在家裏等着你呢!”

絕命對着我說道。

地藏王他們,很快也對我表達了反對的意見,我朝着多寶道人看過去,他沉默不語,什麼都沒喲塑,很顯然,他是在等着我們幾個人的商量結果。

多寶道人還沒有說話,就證明這個事情,還是有轉機的。

“幾位師兄,請你們聽我說!”

我深吸一口氣,十分冷靜的對着他們說道。

“我做這個決定,不是匆忙的,而是經過了一翻深思熟慮的,大家都知道,我們整個西域聯盟,不對,不如說是人類世界吧,目前應該沒有一個人,比我更加懂得如何僞裝成一個修羅族,現在這種情況,也只有我,纔能有希望,成功的混進修羅族,去竊取這個情報!”

“我知道,但是這不是你過去冒險的理由,你對我們修羅族來說也是很重要的。”

絕命在一邊激動的對着我說道。

“絕命,我明白你的想法,但是你以爲,我只是爲了我自己,只是爲了我的兩個媳婦去的麼?不是的的!”

我緩了緩,繼續對着他們說道。

“今天,修羅族能夠用修羅蠱來對付我的媳婦,明天,修羅族就可能用修羅蠱來對付我們其他的人類,甚至是其他我們人族高層的家人,我們人族高層有多少人,是沒有家人的,大家仔細想一想吧,如果要是修羅族,用修羅蠱這種卑鄙的手段,來控制我們人族的家人的話,我們到底有多少人,能夠扛得住這種衝擊?”

我的話剛剛說到這裏,大家就是一陣沉默了,我可以肯定,他們都不由自主的把我說的話,給帶入到實際情況之中去想象了。

“你們不敢說,我來幫你們肯定,幾乎沒人能抗住,我相信大多數人都跟我一樣,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家人,被修羅蠱給折磨死,所以一旦到了那個時候,修羅族甚至只需要佈置足夠多的修羅蠱,到時候我們整個人類師姐,幾乎都不用攻打了,我們直接淪陷就好了!”

我的話說的有些重,卻是直指每一個人

的內心。

“我…我們!”

聽到這個話,他們每一個人,都是一陣的躊躇。

“所以說,請各位支持我,就算不是爲了我個人,爲了我們整個人族的穩定,我也必須把這個修羅蠱的解決方法拿到手,不然的話,我們整個人類,都會陷入危機。”

我衝着四周看了過去。

“我…..”

絕命我了八年,都沒有能過說出一句話來!

“算了,這件事情,看起來我也管不了你了,這個久的交情了,更夠給你的,就是一句話,注意安全!”

絕命僅僅是說了四個字,但我卻是能夠感覺到,那張濃濃的關心和溫暖。

地藏王他們幾個,也是一樣的,最終,他們還是被我的話語給折服了。

包括多寶道人在內的幾位,都想給我送上一些防身的法寶大,但是無一例外的,我全部都拒絕了,爲什麼拒絕他們呢?

我這是去修羅族打探消息的,不是去度假的,他們給我的東西,雖然好,但我真的是一件都不敢帶,這要是萬一,被修羅族的那幫傢伙發現了的話,我這不是死定了的節奏麼?

“對於怎麼去修羅族,這個方面,我還需要各位幫忙,想個辦法呢!”

我對着他們說道。

這件事情的大體敲定下來了,其他的事情,反倒是好辦了,在我們集思廣益之下,多寶道人親自偵查,地藏王出手,我們在陰間攔截了一個修羅族的巡邏隊伍。

地藏王對這個巡邏隊伍進行了報復式的攻擊,一整個巡邏隊,只有三個人倖免於難,當然,這三個之中,其中有一個就是我了!

在極其短暫的時間裏面,在多寶道人的幫助下,我強行吞噬掉了其中一個隊員的記憶,然後假裝成了他。

隨着僞裝功法的升級,我現在僞裝成的混沌之力,基本上天無縫,有了這位隊員的記憶,還有成功在修羅族僞裝的經歷,不用說,我就已經是這個人了。

爲了安全起見,我扮演的只是一個普通成員,叫做孔餘,我們這個巡邏隊的隊長,已經在和地藏王戰鬥的時候死翹翹了,副隊長袁毅因爲跑得快,所以倖免於難,還有另外一個叫韓東。

我們三個如同喪家之犬一般的亂竄了很久,終於“逃過”了地藏王的追殺。

警惕的袁毅,在確認了周圍真的沒有人之後,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媽呀,終於輕鬆了!”

袁毅對着我們兩個說道。

由於

對這位孔餘的聲音,我還在熟悉之中,所以我沒有開口,只是裝作一副驚恐的樣子不說話。

“副隊長,現在怎麼辦?”

我旁邊的韓東一陣激動的問道。

“你再聯繫一下,看看能不能聯繫上我們修羅族附近的戰艦,真是太特麼操蛋了,我只是巡個邏啊,招誰惹誰了,命都差點沒了。”

旁邊的韓東拿出了一個黑色的通訊石,開始聯繫。

“撥通了,沒有聯繫到戰艦,不過在我們不是特別遠的地方,有另外一個巡邏隊!”

情願愛不再 “太好了,袁隊長,我們終於有救了!”

一直不說話,也是一種異常,調整的差不多了以後,我趕緊開口補了一句話。

“孔餘,你今天這個聲音,怎麼這麼奇怪?”

“還不是被那羣狗日的人族嚇的,我們只是幾個帝級的,他們居然出動尊級的強者來偷襲我們,要不是我們跑得快,就死定了!”

看到這幫傢伙,我的心裏就是一陣嘲諷,地藏王要是發起力來,就算是一對人鬼尊級別的傢伙,也不一定能夠成功的或到有機會報信。

聽到我說是被嚇的,他們兩個並沒有懷疑,我們趕緊朝着另外一個巡邏隊靠攏,一路上,我們一邊靠攏,一邊吐槽。

有了這層共患難的經歷,我們迅速磨合到了一起,這兩個傢伙,一點也沒有對我起疑心。

很快我們就聯繫到了另外一個巡邏隊,然後找到了最近的戰艦,一起回到母艦上面述職。

關於修羅族的母艦,在我的記憶之中,還是有印象的,因爲我上一次僞裝成的摩羅,是修羅皇族的成員他從小就是在母艦上面長大的。

雖然說有印象,但是第一次看到母艦的時候,我還是被母艦的龐大而震撼。

修羅族的母艦,並不是我們想象之中的那種,一個大飛船,或者是一個大航母的樣子,修羅族的母艦,是一個正在漂浮着的,巨大的——星球!

就好像地球一樣的,一個龐大的星球,這個星球裏面,有一套完整的自循環系統,而且對外界的環境,也有着很強的低於能力。

這個母艦,是修羅族整個民族最大的結晶,也正是因爲有了母艦,修羅族才能夠在如此多的空間亂流裏面生存。

成功的在母艦上面降落了之後,我們三個找到了巡邏部門述職,交代清楚了所有的情況,險死還生的我們,被放了一個星期的假。

這真是太合我的心意了,本來我還在想着,要用什麼方法脫身呢。

(本章完) 目前對於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情報,我們人類在修羅族裏面的情報機構都是有限的,可能沒有辦法對我提供特別豐富的情報的,但對我來說,這些都是小菜一碟、

憑藉摩羅的身份,我對修羅族的瞭解還是非常的透徹的。

在我們人類社會中,打聽消息一般都會去茶館或者酒樓這種人員混雜的地方,而作爲比我們更加高等的修羅族文明,自然也是有這樣的地方的,而且他們有一個更加專業的名詞,叫做修羅酒肆。

這個地方的作用嘛,咳咳我就不多說了,相信大家都懂,相當於我們人類社會之中的青樓。

我本來以爲摩羅作爲修羅族的皇子,而且基本上是最沒用的一個,應該是會經常流連於青樓這樣的地方的,但實際情況卻是出乎我的意料,我在摩羅的記憶裏面,居然一點關於這些方面的東西都沒有。

仔細研究了一下我才知道,修羅族的皇族和我們人類的普通二代是不一樣的,修羅族對他們的皇族要求十分的高,而且皇族對自身的名譽也是十分看重的,饒是摩羅經常被稱爲廢物,也很少有關於他的各種各樣的緋聞傳出,這對修羅族來說,叫做修羅皇族的自我修養。

當然這並不耽誤我。

魔邪之主 我現在可是有了新的身份僞裝,修羅酒肆並不像青樓那樣庸俗在門口站兩個姑娘對着你喊“大爺快來玩!”

這裏進門以後,並沒有專門的人來接待你,而是有無數的姑娘在來回穿梭,這裏面的任何一位姑娘,只要你出得起價,都可以拉她來陪你!

這樣的氣氛,有一種偶遇的感覺,令人感到十分的舒適。

“就你了!”

難得有情郎 反正我也不是來泡妞的,隨便叫了一個姑娘,我就找了個地方坐下!

“這位小哥,要點什麼?我們修羅酒肆,可是有着上好的美酒的!”

她媚眼如絲的朝着我看過來。

這邊的價格可是相當坑的,上好的美酒能喝的人傾家蕩產,更何況我是來這裏辦正事的!

點了一壺普通的酒,拉着我身邊的姑娘就開始喝了起來,幾杯酒下肚之後,我開始試探性的朝着她打聽一些最近的消息。

似乎是每天來想修羅酒肆打聽消息的人非常的多,所以穩着點消息並不算什麼,也沒有能夠引起注意,這妞跟我透露了不少的消息,甚至連軍師的事情吧,我都打聽到了不少,軍師自從上次重傷回來之後,一直都在養傷,最近這段時間,基本上沒怎麼出來蹦躂過了。

然後我開始打探摩羯的消息,打聽摩羯的消息,倒是比打聽軍師的消息容易的多,打聽清楚了摩羯的位置以後,我給了錢,離

開了酒館。

尋找摩羯的過程十分順利,我只是用了一點小伎倆,就見到了他,摩羯看見我之後,非常的激動,但在我的勸說之下,最終還是淡定了下來。

摩羯這個人的野心其實是非常大的,他表面上表現的平平淡淡,但是堂堂一個修羅族皇子,又怎麼回甘心屈居人下?雖然他是軍師,但也就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在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之後,摩羯終於被我說服,我們兩人決定聯手擊殺軍師!

當然,摩羯只是爲我提供行動上的便利,而刺殺行動,則是由我親自執行,我按照摩羯提供的方法,偷偷的找到了軍師修養的地方。

我本以爲,軍師像之前情報上面說的一樣奄奄一息,但令我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已經恢復了往日的修爲,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我和軍師就是一陣大戰,之前的軍師都不是我的對手,現在的軍師就更加幹不過我了,我全力爆發,在極短的時間內,制服了軍師。

我向軍師逼問修羅蠱解藥的下落,但軍師什麼都沒有說,一個不小心,差點讓他自殺成功了,盛怒之下的我,對軍師使用了搜魂。

軍師的腦容量真的是太大了,差點沒把我的腦子給撐爆,而軍師整個人也趁着現在這個機會反攻,想要搶佔我的身體。

但我又怎麼會讓他成功呢?和他進行了靈魂層次的交鋒,飛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是把他給搞定了。

網遊之神荒世界 搞定了軍師之後,我終於找到了解除修羅蠱蟲的手法,我並沒有按照之前和摩羯約定的一樣,去找他覆命,而是直接扮演成軍師,走了出去,假裝成軍師已經幹掉了入侵者的假象。

因爲我已經對軍師進行了搜魂,並且吞噬了他所有的魂魄,所以說我現在已經可以完全的模擬軍師的靈魂波動,只要不是特別高級別的人,根本就看不出來,甚至會以爲,我就是軍師。

我知道,留給我的時間並不多,修羅族的人也不是傻逼,軍師死掉這件事情,他們遲早是會發現的,與其等他們發現之後來弄死我,還不如我自己想想辦法,趁早跑掉。

軍師的權限在修羅族果然是高,我成功的利用他的權限,然後再多次的轉換身份,到了一個修羅族的巡邏隊伍上,再然後,趁着這隻巡邏隊伍巡邏到了最邊境的時候,我幹掉了整個飛船上面所有的人,開始朝着陰間的房間瘋狂逃竄。

早就等候在這邊的多寶道人,也是衝了出來,把我給接應了回去。

就在這個時候,修羅族那邊才反應過來,真正的軍師已經被我給幹掉了,他們的內部立刻開始大亂起來。

回到了陰間以後,我趕緊給蘇小魅他們解除了蠱

毒。

這次幹掉軍師的收穫,真的是大,我幾乎獲取了軍師腦子裏面的全部信心,我立刻給多寶道人提交了一份名單,這個名單上面,幾乎全部都是背叛了我們人類的人,或者是修羅族派進來的奸細。

多寶道人立馬開始着手清理這些傢伙,很快我們人族就開始變成了鐵板一塊,現在修羅族的那些傢伙們,對我們真的是恨之入骨了,在沒有了軍師之後,他們雖然亂了一段時間,但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以摩羯爲首的年輕一代,迅速的掌控了形式,然後開始對我們人類,發起了進攻,至於他們的旗號,當然就更加的彪悍了,爲軍師報仇。

人類和修羅族陷入了戰爭,如果是之前的話,我們肯定是幹不過修羅族的,但是現在,修羅族的諸多祕密,已經被我們知道了,比如說,修羅族戰艦的弱點,修羅族的弱點,還有有關他們的一些部署和資料,在我的腦子裏面,全部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現在這種情況,修羅族對我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從戰爭的局部,我們就取得了勝利,至於人類這邊,自然是推出了一個以我爲首的指揮集團,這是我和摩羯之間的一場戰鬥,也是人族和修羅族之間的一場戰爭。

我們人類這邊已經是鐵通一塊了,而修羅族那邊,卻還有我們不少的奸細,憑藉着一點一點的優勢,我們將戰鬥的天平朝着我們這邊傾斜了不少。

當然真正決定戰爭勝負的,還是我的修爲,在戰爭進行了三年之後,通過不少生死戰鬥的我,終於取得了突破,晉升到了鬼尊級別。

至尊命在這一刻全然爆發了出來,我的修爲居然在一瞬之間竄到了鬼尊的巔峯,這麼多年的底蘊,一遭爆發。

至尊之命受於天,天鬼尊的修爲,直接砸到了我的身上,剛開始的時候,我還是極爲不適應的,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磨合,我能夠發揮出來的戰鬥力,居然已經不下於金聖老祖。

我們人類就像是憑空多出了一個老祖級別的強者,而就在整個時候,地藏王攜地府過來拜訪我,他把地府送給了我,要求我煉化。

真正煉化了地府之後,我整個人都震驚了,也這才明白了地府真正的作用,表面上來看,地府只是一個輪迴神器,但沒有人知道的是,這其實是一個戰爭神器,而且是專門針對我們人類製造的。

地府的作用,就是活人死了之後,把靈魂吸引過來,變成鬼,重塑鬼體,而如果是鬼死了,只要不超出地府太多的面積,也是可以靈魂被吸附回來,重新恢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