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吳賴的介紹,大家這才都明白了自己的處境,竟然已經到了傳說中冥界的兇險之地九幽地獄,尤其是想要出去,必須通過有相當於仙人存在的土伯鎮守的幽都山,一個個臉色都有些不好看,縱然實力最為高絕的敖霸天心中也不免有些惴惴。

吳賴將眾人的臉色看在眼裡,微微一笑道:「諸位放心,我們的情況雖然不好,但也沒有那麼壞,我們先壯大自己的實力,設法在這九幽地獄中立足,至於離開這鬼地方的事情,我們再徐徐圖之,至於具體的步驟,老綠會交代大家的!」

大家聽了吳賴的話,都將視線投向了身上綠煙翻滾的老綠。

老綠的身體懸浮在眾人的前上方,見眾人都看自己,裝模作樣的乾咳了一聲,伸手捋了捋鬍子,這才慢騰騰地說道:「這個好說,首先,這裡雖然不能按照修者的法訣吸納靈氣進行修鍊,但卻是煉體者的天堂,所以老夫決定傳授給你們仙界的煉體功法,讓你們的實力不僅不會在這裡下跌,而且還會有所精進!」

「煉體功法?」敖霸天等人聞言,眼睛都變綠了,煉體功法在人間界幾乎都失傳了,即便有些古老門派留存,也是人間界低階功法,根本無法和仙界功法相比,而且縱然這樣也都殘缺不全了,這老綠一出言,就是仙界的煉體功法,這也太大方了,看來跟著吳賴這個主人算是跟對了,這好處也實在是太大了!

吳賴卻是心中納悶,這死老綠不是說九轉玄功只有自己能夠修鍊嗎?怎麼一下子要傳授給眾人了?

「你個臭小子不要多想,傳授給你的自然是九轉玄功,不過這個千萬不要說,就和你的九轉金丹一樣,必須嚴格保密,即便以後到了仙界,沒有到達一定的實力也不能暴露,至於傳授給敖霸天他們的,則是仙界一些較為好修鍊的煉體功法,不過也都不是大路貨,畢竟神農炎帝老人家的收藏,一般的大路貨可是不放在眼裡的!」老綠似乎猜到了吳賴心中所想,聲音從吳賴的心底響起。 城市中的一處商業樞紐廣場,雖然在災變爆發之後,會出來逛街的人已經少了很多,而且官方也已經進行了限行。

但也有人因為各種樣的原因不得不外出,而且這個世界,從來都不缺少膽子大的人。

異世界入侵、惡魔、那都是他們在電視上看到的,雖然因為央視的播報,告訴他們並不是魔幻電影,而是發生在現實中的事。但這種超越三觀認知的事,沒有發生在身邊,親眼見過、經歷過,就很難有真實感和威懾力。

而現在,在這個商業廣場上,許多的人慌亂的逃命著,軍方的人不斷的呼喊著,指引著人們撤離的方向,大部分人在這種時候都選擇了相信軍方,而軍方一直的表現也確實值得他們信任。

大部分人跟著軍方的指引撤離,在道路上形成一條擁擠的人流。

但還有一部分人,不知道是因為驚慌失了神,還是其他的原因,並沒有選擇聽從軍方的指揮,則是選擇從其他方向逃離,或者就近躲進了周邊的建築中,『房子』在人們的心中,一直都有代表『保護』的意味。

「咔隆隆….」一陣陣沉重的履帶滾動聲響起,從另一條馬路上,一輛連坦克開了出來。

很快就在廣場上排列開來,槍口對準廣場中央十五米上空那個直徑超過十米的,天空彷彿碎裂玻璃般出現一道道黑色的裂痕。

那裂痕區域已經出現了幾個小的缺口,缺口的另一邊是黑漆漆的一片扭曲的漩渦,看不清什麼實質的東西。

坦克並沒有貿然開炮,貿然發動攻擊只會加速通道口裂開,出現『災變』已經是必然,而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盡量延後這個時間,讓他們這邊能有更充足的準備。

軍人們持著各種武器嚴陣以待,同時還不斷有裝甲車,火箭車,特種軍人湧進來,天空中戰鬥機環繞飛行。

突的,天空中四面八方飛進來好幾道黑色的影子。

「嘭嘭嘭!!!」一道道身穿重甲的黑影落地。

沒有交流,沒有驚訝,只有深深的默契。所有人嚴陣以待的注視著上空的空間裂痕。

「嘭!嘶!!!」一陣沉重的爆裂聲,上空中的通道徹底離開,露出一個彷彿直接連通星空的『窗口』。

一陣劇烈的風嘯聲,那窗口彷彿帶著巨大的吸力,正不斷的吸收著這個世界的空氣。

「準備!!!」一道沉穩厚重的聲音響起!

「吼!!!」一個直徑超過一米的,醜陋恐怖的頭顱從『窗口』中探出來。

那是一個昆蟲的頭顱的結構,大大複眼,黑色的鋸齒狀上顎。

「居然是最麻煩的….」站在廣場中的,那幾個身著黑甲的戰士中一個大漢低聲的喃喃道。

下一刻,那長得像巨大化蝗蟲的怪物瞬間從『窗口』中鑽出來。

「噗!」怪物才鑽出來,身體瞬間破碎,化作血肉碎渣散落。

「嘭!」巨大槍響聲在擊中目標后才傳到人們的耳中,那是狙擊炮的響聲,埋伏在周邊的狙擊手率先出手了。

暖暖 然而,那怪物只是一個開始。

下一刻,六七個巨大的昆蟲頭顱趴在窗口邊上,緊接著,所有的昆蟲時向著『窗口』這邊擁擠過來。

「噗噗噗….嘭嘭嘭!!!」連續的幾聲槍響,蝗蟲怪再次化作碎肉。

然而,這下卻像打了馬蜂窩一般,大量的蝗蟲怪物瘋擠著涌過來。

「嘭!」一發單肩火箭炮升空,在窗口處炸開,大量的蝗蟲怪被炸死,但卻也有少數幾隻逃脫,來到這個世界,瘋狂的沖向別處,但緊跟著又被暗處的狙擊手幹掉。

軍方與蝗蟲怪就這麼展開拉鋸戰,時間一點點過去,地面上的怪物屍體也堆積越來越多,空氣中瀰漫著一種難聞的異味,那是火藥味、血腥味以及別的生物氣味混合在一起。

突的!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窗口』處,那是一個只露出了一個頭顱就已經超過五米直徑的巨大怪物,這就是那個蝗蟲怪的巨化版。

那怪物試圖從通道里鑽出來,火箭炮、狙擊炮都能炸傷它,甚至能把它的頭顱炸掉,但卻無法殺死它!

不到五秒鐘的時間,一個體長超過二十米的巨大蝗蟲怪從通道里鑽出來。

盛世書香 「嗡嗡嗡的」一陣刺耳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

蝗蟲怪首領並沒有急著攻擊人類,而是回過身去,用身體擋住通道口,然後背上的復翅瘋狂的扇動起來。

翅膀的煽動帶著一股特殊的力量,軍方所有的攻擊在靠近翅膀附近就彷彿遭到巨大的阻力一般,速度大減,甚至火箭炮還沒有命中目標就已經爆開了。隨後,一隻只小型的蝗蟲怪從蝗蟲怪首領的復翅下鑽出來,空氣中『嗡嗡嗡』的聲響更大了。

「停火!!!」站在下方的黑甲戰士大聲吼道!

「停火!」軍方的指揮者喊道,目光看著那個出聲的黑甲戰士。

「攻擊那些小的,大的交給我們!」黑甲戰士的聲音不大,但其聲音中自帶一股特殊的波動,聲音清清楚楚的傳到了每一個軍方戰士的耳中。

說罷,黑甲戰士抽下背後的大劍,膝蓋微曲,直接向著通道口飛衝去。

「照他說的做。」軍方的指揮官說道,他的聲音同樣也傳到所有戰士的耳中,這倒不是異能,而是軍方作戰的聯絡裝置。

「二階的深淵蝗蟲首領!」黑甲戰士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之色,身體中氣血激發,瞬間激活手中的煉金武器。

「噗!」帶著無匹之勢,巨劍橫斬,巨劍上攜帶的鋒銳之氣加上黑甲戰士的巨力,瞬間將那巨大的蝗蟲首領切成兩段。

「嘶嘶嘶!!!」蝗蟲怪首領發出一聲撕裂般的巨大叫聲,瞬間扭過頭來,鋸齒狀的前腿瞬間朝黑甲戰士甩過來。

「嘭!」黑甲戰士劍身橫檔,擋住蝗蟲怪手裡的攻擊,但自身劇烈的倒飛出去!

「噗噗!!!」這時,其他幾個黑甲戰士的攻擊也到了,劍光交接之間,瞬間將蝗蟲怪只剩下半邊的身體再度分屍!

沒有蝗蟲怪的身軀擋住,通道缺口又暴露在眾人面前,黑甲戰士迅速移開,軍方戰士再度朝缺口處開火。

然而,那幾個黑甲戰士卻還絲毫放鬆,追逐著蝗蟲怪首領的屍體落下。

…… 吳賴這才明白過來,便也不做聲,等著老綠接著說下去!

老綠接著對眾人說道:「當然,由於你們各自體質的差異,修鍊的功法自然也各不相同,敖霸天,你和蝦無須、蟹無腳、龜無歸四位,本來作為妖獸,肉身的強悍都要超過一般的人類修者,所以有一部大阿修羅不死身很適合你們!這部功法本來就和你們妖族有著極深的淵源,交給你們修鍊倒也最為合適!」

老綠說著,手臂揮舞間,一道白光倏地射出,在空中分為四股,倏地沒入了敖霸天四位的眉心。

敖霸天、蝦無須等四人頓時感覺一股清流從眉心進入識海,一道玄奧的法訣在識海中呈現了出來,哪裡敢怠慢,齊齊盤坐在黑色的土地上,開始察看起來。

老綠接著對眼巴巴看著的青山真人和齊文達說道:「你們二人煉體本來就不如敖霸天他們,所以更要勤加修鍊才是,這裡有一部天魔金身,倒是很適合人類修者,就送給你們了!修到極高深處,便會形成天魔金身,倒也不比大阿修羅不死身遜色半分!」

老綠說著,又是一揮手,一道白光在空中一分為二,沒入了青山真人和齊文達的眉心,青山真人和齊文達頓時也都盤坐在地上細細體會天魔金身的奧妙。

老綠接下來用寵溺的目光看了看精衛,面容慈祥地說道:「至於你,女娃公主,雖然你因為重重劫難,現在和敖霸天他們一樣,成了妖獸之身,本來應該也修鍊大阿修羅不死身,但是老奴還是希望你能和臭小子的幾位紅顏知己一樣,去修鍊另外一種煉體法訣,喚作玄黃不滅體,可以採集天地間的玄黃之氣來淬鍊自身,修鍊到極致,倒也不一定就比那臭小子修鍊的功法差,你進去和任雅嵐她們一起修鍊吧!」

精衛點了點頭,卻是有些戀戀不捨的看著吳賴,很明顯,精衛很是想和吳賴呆在一起!

「傻丫頭,修者最不缺的便是歲月,你想和這臭小子在一起,必須先得趕上這臭小子的修鍊境界才是啊!」老綠說著,綠煙一卷,精衛的身形已然消失不見,很明顯是被老綠收進了神農鼎之中!

吳賴有些急了:「我說老綠同志,我自己都差點兒忘了,我的幾位老婆還在神農鼎裡面呢,你趕緊把她們都放出來,或者讓我進去瞧瞧也行!」

老綠搖了搖頭說道:「臭小子,兒女情長,乃是修鍊大忌,你還是趕緊修鍊才是,再說了,老夫已然弄了一個分身,在神農鼎中和她們將這一切都說明白了,她們已經知道目前的境況,而且也已經傳授給了她們一門高深的煉體法訣,喚作玄黃不滅體,她們會在裡面和女娃公主一起修鍊,現在都在修鍊入定之中,你就不要進去打擾了,尤其是其中薛婧婧那女孩的實力太低,老夫會在裡面幫助她提升修鍊速度的,這一切你就放心吧!而且裡面靈力充沛,足夠她們在修者境界上繼續晉陞,等到她們出關的時候,會讓你大吃一驚的!」

「既然靈氣充沛,為什麼不讓他們也一起進去修鍊呢?」吳賴這一次是在心底中和老綠對話,手裡指著敖霸天、青山真人等人。

「臭小子,神農鼎中雖然靈氣充沛,卻也不是無窮無盡,誰能知道你這臭小子以後還會碰見什麼古怪的地方,還是省著點用吧,這也幸虧是上次在蓬萊仙境中大量吸收了些帶有仙氣的靈氣,不然的話,此番在九幽地獄中說不定就不夠用了,再說了,神農鼎的秘密,除了你最親近的人之外,別人一概不要告訴,他們若是問起,就說你有一件能夠裝人的法器就行了!」老綠的聲音也只在吳賴的心底響起。

吳賴聽老綠如此說,雖然心有不甘,可也沒有辦法,只好聽從老綠的安排,而老綠為了讓吳賴老實修鍊,索性將九轉玄功的正式修鍊法訣一股腦兒全傳給了吳賴,吳賴只好也就地盤坐下來,靜心體悟。

當吳賴盤坐下來,將心神化作透明的小人兒,進入識海的時候,便發現一部古色古香的大書端端正正地懸浮識海的虛空中,不遠處便是神農藥經,現在修鍊神農藥經自然沒有多少作用,吳賴便將手一招,那本古色古香的大書直直地落入了吳賴的掌心,書的封面上寫著幾個蝌蚪文,吳賴已然認識,正是「九轉玄功」四個大字、

吳賴輕輕翻開書的封面,沉下心來仔細研讀。

妻約已到,老闆請續簽 「九者,數之極也,體者,大道之源也,一元之始,九轉功成,以力成道……」

開篇就讓吳賴震撼了,只覺得一道雄渾霸道的意境已經不斷沖刷著心神。

片刻之後,吳賴就大體翻完了整部功法,心中歡喜無限。

片刻之後,吳賴就完整地看完了整部功法,心中卻是有些鬱悶了。

「我暈,難怪老綠說要我做好心理準備,這功法想要修鍊成功可不是一般的難啊,光是需要九轉金丹這麼一個先決條件,就把多少修者拒之門外啊,而且修鍊起來還有這麼多的要求,也真不知道是哪個變態發明出來這麼一個煉體法訣,純粹是虐待啊!」

原來,這九轉煉體訣,對於修鍊者的要求簡直高的離譜,而且修鍊這門功法,艱難到了極點,簡直就是九死一生。

首先,這門功法是一部純粹的煉體法決,和仙家的修真煉道截然不同,它不以元神真元取勝,而是仰仗修真者自己的身體,修鍊這門功法的人,什麼飛劍法寶都沒有太大的作用,和人戰鬥起來,直接就以身體作戰,修鍊稍微有點成就,肉身就堪比法寶飛劍,一拳一掌,都有轟天之力。

其次,要修鍊這門功法,除了是九轉金丹之外,必須要天賦異稟,逐漸打通全身經脈,否則,第一轉就完不成,更不要說提升修為了。

最後,這門功法,修鍊起來,需要海量的資源,靈氣要求無數,每一次突破,需要的靈氣都是別人的數倍,數十倍不止,一般修真者哪裡來那麼多的財富資源去修鍊?再說了,仙界不知如何,就目前地球上的所有靈氣加起來,也不足將這九轉玄功修鍊完成,還好這靈氣不是單單指修者需要的普通靈氣,而是天地間的各種靈氣都行,越變態越好,就是這九幽地獄中帶著詛咒的陰氣都可以用來淬體!

更讓人絕望的是,這門功法修鍊中的辛苦簡直到了一種極致,每一次突破,都是破而後立,如同身體被千刀萬剮之後,重鑄肉身,其中的痛苦,非大毅力者不可為,一般人直接就會被那無盡的痛苦折磨的發瘋。

吳賴了解完這九轉玄功之後,心神緩緩退出了識海,而這時候,敖霸天等四位妖獸,還有青山真人和齊文達,都已經醒了過來,環坐在吳賴的身側,一個個面帶喜色,很明顯對於老綠給他們的什麼大修羅不死身和天魔金身都很滿意。

而老綠也沒有回到神農鼎中,見吳賴也醒轉過來,出言對吳賴等人說道:「煉體法訣你們都已經了解了,但是修鍊非一日之功,若是在修鍊成功之前遇到強敵,只怕一時間難以應付,所以老夫為爾等準備了一個陣法口訣,這個學習起來很快,你們了解一下口訣!」

敖霸天、青山真人等人聞言頓時又是大喜,陣法在人間界早已經失傳,傳說在上古神魔大戰時期,陣法大放異彩,誅仙陣、萬仙陣、九曲黃河陣等傳說中陣法的威力,現在都還記載在那些古老的典籍上,只是如何演練陣法,連最簡單的都失傳了!一般情況下,一百個結丹期修者也無法抗衡一個元嬰期的修者,境界上的差距根本無法用數量能夠彌補,但是如果擁有陣法的話,那情況就不一樣了,完全有可能讓一群低階修者硬抗高階修者,陣法的威力可想而知!

齊文達一旁甚至在想,這一次順利返回人間界后,怎麼跟吳賴開口,以後就不去蓬萊仙島了,讓吳賴跟三位島主說說,就讓自己以後追隨在吳賴的身邊吧,哪怕跟敖霸天一般,認吳賴做主人也行,好處實在是太多了,自己剛這麼一會兒,就得到這麼豐厚的收穫,跟著這個變態的小子一定會錯不了,說不定以後還有飛升仙界的機會呢!齊文達此時自然不知道,就是這個念頭,讓他終於實現夙願,成功飛升仙界,而且還成為仙界中赫赫有名的存在,每每齊文達跟別人說起來,總是要炫耀一下自己當初那個明智的選擇。

老綠自然將眾人表情收在眼中,也沒有多話,衣袖連連揮出,七道白光分別沒入了吳賴、青山真人、敖霸天等人的眉心。想當初,老綠跟在神農炎帝身邊的時候,修者用陣法對敵是稀鬆平常的事情,神農炎帝自然也搜集了不少陣法法訣,就存放在神農鼎中,老綠自然是信手拈來,很容易便找出了一部適合吳賴等人修鍊的陣法! 「嘭嘭!!」巨大蝗蟲怪的屍體爆開,化作一團黑紅色的霧氣,霧氣中一陣頻率極高的『嗡嗡』聲響起。

緊接著,一隻只僅手指頭大小的血黑色蝗蟲從霧氣中鑽出來。

蝗蟲的屍體被分成了八塊,這正好對應黑甲戰士的人數,像是早有準備,每一個黑甲戰士盯住一團蝗蟲怪屍體所化的血霧。

「黑耀!」

「轟隆!!」一聲巨大的響聲,從黑甲戰士掌心,一團黑色發亮的光團凝聚,瞬間的,彷彿墨黑色的光炮一般,直接將眼前那黑紅色的霧團隆罩。

「嘶嘶!!!」

「吱吱——」一陣怪異的叫聲從那霧團中傳出來。

「十幾秒后,在那黑色的能量炮籠罩下,那黑紅色的霧團終於消失在空氣中。」

「轟隆!!」然而下一刻,一陣巨大的響聲響起,那幾個黑甲戰士中甚至有幾個身形不穩的晃了晃。

普通人感覺不到那劇烈的震動,但身為超凡者的黑甲戰士卻能清晰的感覺到,那是空間的波動,他們與這個世界的聯繫比普通人更深,因此空間的異動他們也比普通人感受更敏感。

「彭卡!!!」一隻巨大的遍布黑色鱗甲的爪子從通道口中伸出來。

「吼!!!」一陣巨大的吼聲,形成一陣陣音浪衝擊在眾人身上,部分離得近的軍方士兵甚至耳膜受傷,已經開始流血。

一隻猩紅色的,彷彿野獸的瞳子出現在通道口,那眼睛眨了眨,似乎在打量世界這邊的生物,人們能看到,那瞳子中,滿是殘忍與暴虐。

「嘭嘭!」一隻巨大的爪子伸了過來,爪子上布滿了厚厚的鱗甲,用手背將通道口擋住,那些蝗蟲怪則從那爪子之下瘋狂的出來!

一旦那些蝗蟲怪散開,那想要再將他們消滅,幹掉那就沒有那麼容易了,總會有那麼幾隻逃掉躲起來。

而這些深淵蝗蟲最恐怖並不是他們本身,而是他們恐怖的繁殖能力。

那些體型不到兩米的普通深淵蝗蟲,只要找到地方躲起來,攝入充足的食物,三五天內就能蛻變成母蟲,然後就會開始產卵。

在能量、魔力充足的情況下,蟲卵最快三天就能孵化,幼蟲五天內就能長大,這才是深淵蝗蟲最恐怖的地方。

雖說那些在這個世界孵化的蟲卵受世界規則的影響,成蟲也只有貓狗大小,但對於普通人來說,兩米的蝗蟲怪和一米的蝗蟲怪,差距並不大,都是大多數人對付不了的。

狙擊炮、火箭彈,甚至坦克炮都無法對那隻巨大手掌造成實質性傷害,炮彈好不容易炸開一點皮肉,但下一秒那爪子又恢復了原樣。

那隻巨大的爪子,就好像一座大山一般,壓到眾人的心中。

飛出的蝗蟲怪越來越多,軍方士兵已經無法全面壓制,部分的蝗蟲怪掏出軍方的包圍圈,然後四散飛去。

這些深淵蝗蟲或許沒什麼智力,但它們卻彷彿抱著某種使命來到這個世界。

這種使命大過了它們捕食、殺戮的原始慾望,讓它們第一時間逃出去隱匿起來,在這個世界瘋狂產卵,形成蟲災!

這就是深淵入侵的第一步!

「停火!」軍方指揮官大吼道!

「幹掉那些飛出來的蝗蟲怪!」

「剁了它的爪子!!!」軍方指揮官對著黑甲戰士的首領喊道!

「正有此意!」黑甲戰士站成一排,首領站在最前方。

「鐺!鐺!」黑甲戰士的首領一拍胸前的盔甲,全身散發出一陣陣暗色幽光。

「鐺鐺!!」在他身後,其餘黑甲戰士也一拍身上的戰甲,戰甲上黑色幽光流轉。

「噗!」最後,一道黑色的煉金陣在為首黑甲戰士的背後出現。

煉金陣一出現,他身後那些黑甲戰士的流光射出一道光柱,朝他身上聚集過來!

「嘭!!!」瞬間,黑甲戰士猛地躍起,半空中,在他腳下兩個煉金陣閃現,踏著煉金陣,黑甲戰士的速度再次猛增!

大量幽光能量聚集到他手中的闊劍上!

「深淵惡魔!!!」

「死!!」

黑甲戰士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大劍上凝聚的幽光彷彿實質,巨大的魔力波動在大劍上閃現。

「噗!!!」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這一斬,直接從那隻爪子的腕處斬下,黑紅色的鮮血濺射而出,但沒有碰到黑甲戰士就被他戰甲表面自動浮現的一層能量光罩彈出去。

「吼!!!」一聲包含著巨大怒氣的痛呼聲響起,那超過一米的巨爪直接被黑甲戰士這一擊齊根斬斷,那隻斷腕本能的縮回去。

「噗!」黑甲戰士再一斬,將那斷爪斬成兩半,兩腳踢出,直接將巨爪向地面踢去!

黑甲戰士就這麼懸在半空中,腳下黑色的煉金陣浮現,就彷彿踏在地面上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