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銘耐心地說道:“我希望你能夠說出來,不然你會後悔的。”

徐曉曉說你難道敢殺我麼?

她一臉挑釁的模樣,讓聞銘的臉越發冷了,而就在聞銘即將爆發的時候,突然間咖啡館門口,又走進來幾人。

徐曉曉笑了,說你以爲我就不知道叫人? 咖啡館門口,涌進了十來個身穿黑色中山裝的男人,領頭的那位三十來歲,剃着小平頭,一副精銳能幹的模樣。

他的眼睛像天空上翱翔的鷹,目光銳利地打量着我們。

徐曉曉朝着他揮了揮手。

顯然,這些身上充滿了濃厚官氣味兒的中山裝男子,應該是徐曉曉喊過來的。

沒有人將他們放在眼裏。

瞧見這些人,我們的臉上並沒有驚慌,而是有些同情地望向了劉子涵。

我明白了雜毛小道來之前,爲什麼會說那些話。

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了。

這句話是《天下無賊》裏面葛優飾演的賊頭經常聊起的一句話兒,現如今用在劉子涵的身上,也是一樣的道理。

很久之前,當她還是魅魔,還是邪靈教的十二魔星之時,想必手下不會有人敢如此擅作主張,不按照她的豐富行事,因爲那個時候的魅族一門裏,制度森嚴,稍微出點兒什麼岔子,直接就門規處置,而現如今卻不一樣了,魅魔劉子涵拋棄了以前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如以前那般爲所欲爲。

事實上,在我們所有人的眼中,洪國泰,以及他帶來的這一大幫子人,一直都如同空氣一般。

面對着洪國泰的步步相逼,我依舊沒有動。

有人監管着她,使得這位曾經縱橫江湖的女巾幗,最終變得如此模樣。

她手下的,真正服從的,恐怕是不多了。

這幫人自覺身後有那麼多的支持者,也用不着在劉子涵的身後討飯吃,所以之前積累的所有威信,在利益衝突起來的一瞬間,崩塌消亡了去。

徐曉曉的年紀還小,看不出我們的嘆息,反而是有些趾高氣昂。

他的置身事外,讓小平頭多少鬆了一口氣。

隱婚密愛:墨總一愛到底 在她看來,幫她撐腰的靠山來了。

他的動作熟練,顯然是做了無數次這樣的動作。

那位小平頭男子走到了我們的跟前來,眯眼打量一週,然後瞧向了我來,說便是你打傷洪老,並且擄走徐小姐,私自囚禁的?

我出門的習慣,是改變模樣,所以此刻的我,是徐曉曉之前見過的那副模樣。

徐曉曉哈哈大笑,然後看向了洪國泰,說聽到沒有,當着你的面,還敢威脅我,簡直就是沒有把你看在眼裏啊……

他們應該是不太瞭解我的真實身份。

她手下的,真正服從的,恐怕是不多了。

步步婚寵,隱婚老公別太壞 我平靜地看着他,然後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聽不懂。”

而整個事情發生之後,劉子涵一直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有一種哭笑不得的尷尬。

小平頭臉色一變,說少廢話,把身份證拿出來。

我們此次過來,是陪客。

他在這兒耍威風,而我們這邊卻是一動也不動,雜毛小道翻了一下眼皮,平靜地說道:“你是誰?”

那人顯然是知道雜毛小道的身份,朝他遙遙抱了一下拳,然後摸出了一本證件來,展開之後,說道:“我是宗教總局二司特勤四組的副組長,洪國泰,簫掌教,我知道你開會去了,沒有參與昨天的那起事件,不過,您是準備干預我們合理執法麼?”

那人顯然是知道雜毛小道的身份,朝他遙遙抱了一下拳,然後摸出了一本證件來,展開之後,說道:“我是宗教總局二司特勤四組的副組長,洪國泰,簫掌教,我知道你開會去了,沒有參與昨天的那起事件,不過,您是準備干預我們合理執法麼?”

雜毛小道聳了聳肩膀,笑了,說我一個過氣宗門的小頭目,有什麼資格干預您執法呢?請吧,隨意,我來這兒,只是喝咖啡的。

他的置身事外,讓小平頭多少鬆了一口氣。

事實上,在我們所有人的眼中,洪國泰,以及他帶來的這一大幫子人,一直都如同空氣一般。

見到聞銘動了手,徐曉曉給一耳光扇飛,洪國泰的心中自然是憤怒不已,他畢竟是徐曉曉喊過來保護她的,此刻聞銘動了手,跟打他的臉,是沒有什麼區別的。

他之前故作姿態,主要也是想要雜毛小道拉不下那個臉來,要不然他還真的不敢跟堂堂茅山宗掌教真人起什麼衝突。

能不管,那是最好不過了。

“擺平”了雜毛小道之後,洪國泰看向了我,說愣着幹嘛,拿身份證出來。

他說着話,身邊那一大幫的中山裝,全部都圍了過來。

鳳凰指天 咖啡館的那個年輕老闆本來趴在吧檯那兒,時不時地打量着這邊的美女呢,瞧見這變故,頓時就是一陣慌,立刻有人迎了上去,跟他交涉,並且讓他將大門給關上。

我擡頭,瞧見了徐曉曉臉上忍不住的得意笑容。

她想得很不錯。

他的動作熟練,顯然是做了無數次這樣的動作。

儘管來的這一位,在修爲或者別的地方,算不了什麼,但無論如何,都代表着有關部門,代表着朝堂之上的法度,在現如今這風聲鶴唳的局勢之下,很少會有人膽敢冒天下知,跟這些人作正面衝突的。

他們有着很強的信心,而眼前發生的事情也的確如此,連那位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蕭克明,也認慫了。

徐曉曉得意之間,瞧向劉子涵的眼神,多少有一些輕蔑。

聞銘耐心地跟徐曉曉說道:“昨天闖進我地盤的那夥人,他們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殺了一個人,昨天夜裏,我手下一共死了八個人,但只有一個人我最在意——她叫做牛娟,是我的高中同學,當初她因爲我,差點兒死掉了,我好不容易把她救活,這些年來,她一直在勤勤懇懇地幫我做事,卻從來沒有抱怨過什麼,就像我的姐姐,我的親人,默默付出着,我其實很想爲她做點兒什麼,卻一直沒有去做……”

她覺得這位魅族一門的宗主,已經老了。

她註定會被時代說拋棄。

啪……

щщщ¸ ttk an¸ co

而整個事情發生之後,劉子涵一直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有一種哭笑不得的尷尬。

面對着洪國泰的步步相逼,我依舊沒有動。

因爲此時此刻,我並不是主角。

雜毛小道說了,這件事情,現如今由老鬼來做主。

我們此次過來,是陪客。

老鬼、也就是聞銘,他纔是主人。

果然,在洪國泰的步步相逼之下,聞銘咳了咳,然後伸出了手來,在木桌子上輕輕敲了敲。

他依舊沒有去看洪國泰一夥人,而是認真地盯着徐曉曉。

我在殺戮中誕生 很久之前,當她還是魅魔,還是邪靈教的十二魔星之時,想必手下不會有人敢如此擅作主張,不按照她的豐富行事,因爲那個時候的魅族一門裏,制度森嚴,稍微出點兒什麼岔子,直接就門規處置,而現如今卻不一樣了,魅魔劉子涵拋棄了以前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如以前那般爲所欲爲。

他說我最後問一遍,昨天去我的那夥人,到底是誰——誰殺了牛娟,這是最後一次,我和和氣氣地問你,告訴我!

徐曉曉依舊在冷笑,而劉子涵終於忍不住了。

她衝着徐曉曉吼道:“回答他的問題,曉曉,別胡鬧,否則我也救不了你!”

徐曉曉哈哈大笑,然後看向了洪國泰,說聽到沒有,當着你的面,還敢威脅我,簡直就是沒有把你看在眼裏啊……

洪國泰的性子本來就有些暴躁,此刻被徐曉曉一刺激,頓時就惱了,手往腰間一摸,掏出了一副亮晶晶的手銬來,衝着聞銘喊道:“跪下,伸手,我現在以總局二司特勤四組……”

他說說到一半的時候,突然間停住了。

聞銘的身後,突然間浮現出了一道血紅色的門來,門虛掩着,有幽幽的血色光芒瀰漫出來,然後瞬間將整個咖啡館都給籠罩了去。

不過他倒也是將聞銘的手給銬來起來,卻不曾想聞銘的手一翻,竟然直接從手銬之中掙脫出來,順便一用力,將那精鋼打造的手銬,給直接捏成了一塊鐵餅。

原本亮堂的咖啡館,甚至還有清晨陽光灑落進來,但此時此刻,卻全部陷入了血紅色的陰暗之中去。

彷彿在一瞬間,時空走移,我們進入了另外的一個世界。

空間被隔離出來了。

啊?

他們應該是不太瞭解我的真實身份。

洪國泰感受到了聞銘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場,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兩步,這才穩住心神,有些難以置信地看着聞銘,說你、你這是幹嘛?你難道還準備對我們動手不成?

他在這兒耍威風,而我們這邊卻是一動也不動,雜毛小道翻了一下眼皮,平靜地說道:“你是誰?”

聞銘依舊不理他。

事實上,在我們所有人的眼中,洪國泰,以及他帶來的這一大幫子人,一直都如同空氣一般。

短暫的時間內,徐曉曉捱了兩耳光。

沒有人將他們放在眼裏。

聞銘耐心地跟徐曉曉說道:“昨天闖進我地盤的那夥人,他們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殺了一個人,昨天夜裏,我手下一共死了八個人,但只有一個人我最在意——她叫做牛娟,是我的高中同學,當初她因爲我,差點兒死掉了,我好不容易把她救活,這些年來,她一直在勤勤懇懇地幫我做事,卻從來沒有抱怨過什麼,就像我的姐姐,我的親人,默默付出着,我其實很想爲她做點兒什麼,卻一直沒有去做……”

他如同聊家常一般地說着話,如同一個失去了親人的可憐人。

徐曉曉的臉上露出了幾分不忍,不過看向我們的時候,又堅定了幾分,忍不住說道:“她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求她放我的時候,她理都不理我……”

他依舊沒有去看洪國泰一夥人,而是認真地盯着徐曉曉。

啪……

他如同聊家常一般地說着話,如同一個失去了親人的可憐人。

徐曉曉話還沒有說完,左臉卻是捱了一巴掌。

那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於她整個人都直接騰飛了起來,然後重重地摔倒在了角落裏去。

前面的那一耳光,是徐曉曉不想躲,因爲她做了違背劉子涵意願的事情,心中有些虛,故而願意承受這一下,但聞銘的這一耳光,她肯定是想要避開的,卻沒有辦法避得過去。

屈胖三和小龍女在那兒伸出腦袋來看熱鬧了,給嚇了一大跳。

他說着話,身邊那一大幫的中山裝,全部都圍了過來。

短暫的時間內,徐曉曉捱了兩耳光。

空間被隔離出來了。

洪國泰感受到了聞銘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場,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兩步,這才穩住心神,有些難以置信地看着聞銘,說你、你這是幹嘛?你難道還準備對我們動手不成?

前面的那一耳光,是徐曉曉不想躲,因爲她做了違背劉子涵意願的事情,心中有些虛,故而願意承受這一下,但聞銘的這一耳光,她肯定是想要避開的,卻沒有辦法避得過去。

他在這兒耍威風,而我們這邊卻是一動也不動,雜毛小道翻了一下眼皮,平靜地說道:“你是誰?”

隨着徐曉曉的摔落倒地,洪國泰等一幫人頓時就炸毛了,而聞銘則滿是歉意地衝雜毛小道苦笑了一聲,說我很少打女人的,這一次,有點兒忍不住了。

雜毛小道沒有說話,只是平靜地伸了伸手。

因爲洪國泰抓着手銬的手,已經朝着聞銘揮了過來。

見到聞銘動了手,徐曉曉給一耳光扇飛,洪國泰的心中自然是憤怒不已,他畢竟是徐曉曉喊過來保護她的,此刻聞銘動了手,跟打他的臉,是沒有什麼區別的。

這樣的行爲,簡直就是羞辱了。

洪國泰猛然衝了上來,先是揮出一拳,試圖引起聞銘的注意,然後手銬也朝着聞銘的手上銬來。

他的動作熟練,顯然是做了無數次這樣的動作。

不過洪國泰的拳頭最終沒有揮出去。

他被聞銘隨意伸出來的手抓住,然後就再也難以寸進一步。

不過他倒也是將聞銘的手給銬來起來,卻不曾想聞銘的手一翻,竟然直接從手銬之中掙脫出來,順便一用力,將那精鋼打造的手銬,給直接捏成了一塊鐵餅。

這手段將洪國泰給看愣了。

行動處的特勤部門,是一個級別很高的地方,這裏匯聚了有關部門從全國各地招攬來的精英高手,能夠成爲副組長,洪國泰自然是有着不錯的修爲和超卓的見識,但聞銘的這力量,未免也太大了一點。

隨後力量從手臂上源源不斷地傳來,洪國泰有點兒扛不住,“啊”的叫了一聲,卻是給壓得跪倒在地了去。

其餘人一下子將聞銘圍住,有人拿出了利器,卻也有人掏出了槍來。

洪國泰猛然衝了上來,先是揮出一拳,試圖引起聞銘的注意,然後手銬也朝着聞銘的手上銬來。

聞銘這個時候才認真地打量起了洪國泰來,那位跪倒在地的人惡狠狠地說道:“放開我,否則當場擊斃你。”

聞銘卻偏頭問雜毛小道:“全部殺了,沒問題吧?” 啊……

一股徹徹底底的羞辱感,從心頭浮現而出,洪國泰怒聲狂吼着,想要掙扎,然而聞銘的力量,卻將他給穩穩壓在了地上,跪地不起,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

雜毛小道依舊坐在椅子上,從始至終都沒有動彈過一下。

面前這位大部分時間保持着淡然笑容的男子,絕對不會介意殺人這件事兒,在他看來,殺人,就如同吃飯喝水一般,屬於很尋常的日常活動。

他看着這幫圍過來的中山裝,然後平靜地說道:“我怎麼知道?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過氣的小宗門的小頭目,我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你們當我不存在就好……”

被聞銘推開的洪國泰此刻,正在端詳着自己的手腕。

他連續說了一堆“小”,很顯然,這位掌教真人生氣了。

想當年的茅山,且不說掌教真人,便算是一個十大長老出山,江湖上無數人也恨不得跪舔了去,沒想到時光荏苒,茅山傳到了他的手上,居然變成了這般模樣。

你說不氣,那是假的。

雜毛小道生氣了,哪裏會管這些屁事兒?

“放開他!”

有個長相帥得如同當紅小生的中山裝舉起黝黑的手槍,衝着聞銘大聲喝道:“放開他,不然我就開槍了。”

聞銘笑了,他擡起頭來,平靜地看着那人。

“放開他!”

說句公道話,這小子是真帥,紅脣白牙,小臉蛋兒可比好多小姑娘嬌嫩許多,頭髮稍微留長一些,說是一姑娘都有人信。

事實上,他倘若是走錯了一步,聞銘真的會殺人。

聞銘平靜地看着他,不說話。

事實上,他倘若是走錯了一步,聞銘真的會殺人。

不說話,就是最大的輕蔑,對方顯然是感受到了這種濃濃的輕視,臉上浮現出了狠厲之色來,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

特勤四組是什麼單位?

這個單位是總局之下,專門用來處置最爲棘手案件的部門,常年衝鋒於第一線,每年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方纔養出來的猛虎,脾氣自然是大得很,就算是面對着雜毛小道這樣的宗門領袖,他們也有摸一摸老虎屁股的悍勇之氣。

也只有這樣的人,纔會捨棄一切,扣動扳機。

只不過,他們針對的對象,錯了。

雜毛小道生氣了,哪裏會管這些屁事兒?

砰、砰、砰……

連續三槍,在咖啡館裏陡然響起,吧檯那邊給勸住了的老闆和服務員頓時就傳來了一聲驚叫,然後顧不得阻攔,拼命往外跑去。

太危險了,居然動槍了。

聞銘笑了,他擡起頭來,平靜地看着那人。

他們能夠感覺得到,死亡從未有如這一刻般,離他們那麼近。

然而他們並沒有能夠跑出去,聞銘身後的那扇虛空之門,它散發出來的紅光,將空間隔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