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時候,那冰冷的機械聲突然響起在了他的耳邊:

恭喜蒼無惑領悟被動技能:洞悉

效果:在一定的範圍之內可查看一定的信息

等級:lv1

在那紅色如同血幕的頭腦意識深處,蒼無惑分明的看到自己的壽命從79就開始急劇的減少

58……

47……

26……

對了,那任務失敗的懲罰不是減少10年的壽命嗎?

不不,仔細回憶那其中的細節,“找到小紅鞋,給‘她’穿戴上”,這其中指明瞭完成任務的方法,那麼失敗就是說沒有找到小紅鞋給她穿上。看那倒計時,就是說在這段期間意味着我即使不能完成任務也必須得活着?!而且任務中說的是“給”?

蒼無惑在心裏以極快的速度就完成了這一切的想法,他的嘴角卻突然勾起了一抹的弧度。

咯咯咯咯……

似乎感覺到眼前這個人突然減少了掙扎的力度,這女鬼又一次發出陣陣的怪笑,卻是突然眼神一變,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驚訝的事情。

蒼無惑感受到死亡的來臨,不知道從哪裏涌出來一股力量撐着她就使勁往後頂直接把她撐到了牆上,以一種奇怪的姿勢抱住了她的大腿。看到和那小紅鞋越發的遠了,那女鬼笑得更加的淒厲。

仔細看看他們,略顯曖昧,而都同樣是猙獰的表情,證明了這是一場生與死的較量。

那剩餘的時間還有30多秒!

而意識層的洞悉告訴他,他的壽命:

10……

6……

只能堵一把了!他這樣想到。

因爲她身材很小,所以蒼無惑很容易就能夠得到她的腳。在那女鬼迷惑的眼神中,蒼無惑很是無恥的把她左腳的小紅鞋給扒了下來,套到了她的右腳上,接着就昏迷了過去,而剛好這時候他的壽命只剩下了1!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他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間巨大的臥室當中,配套相當齊全,空調、電視、書桌、豪華的廁所……等等!還有一臺電腦,筆記本電腦,上面赫然的有個商標“驚魂遊戲城”。

“……爲什麼放廁所裏啊!”蒼無惑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暗自感嘆到用一年的壽命來換取的住宅果然不錯。他走了過去,拿起了那臺電腦,上面寫着:

任務完成!

完成度:100%

獎勵:500驚魂點

(提示,你可以用驚魂點來換取食物和武器,也可以換取壽命)

然後他看到電腦上面有“商店”一欄,於是就用鼠標點開了。

“咯咯咯咯……我們,又見面了!”

蒼無惑一顫,退到了自己牀邊,愕然的看着那電腦上那熟悉的面孔,是那穿着小紅鞋的女鬼!

“不用害怕,我現在是你的私人助理,你有任何的疑問都可以問我,咯咯咯咯……”她猙獰的面孔上全是血,絲毫看不出在笑。

蒼無惑站了起來,伸出手去扶了扶眼鏡,纔想起沒有眼鏡了。(看來要去弄個眼鏡了,現在還真不習慣)

“哦?私人助理?”蒼無惑皺着眉頭看着她。

“是的,在這驚魂遊戲城中你可以知道的一切我都可以告訴你,咯咯咯咯……”

……

沒過多久蒼無惑就幾乎想把自己問的都問了個遍,他知道了那“遊戲”中自己壽命衰減後又恢復正常的原因了。原來,在每一次的遊戲中自己的壽命暫時作爲生存值,一旦在遊戲中生存值耗盡那麼他們就會直接死亡,所以在今後每一次的遊戲中都必須想盡一切的方法存活下來。

休掉妖孽夫君:家有狐狸殿下 當然在這遊戲中幾乎都會受傷的,受的傷可以用壽命來修復,也可以用驚魂點來修復,花費多少完全取決受傷的程度,他在剛剛的遊戲中只是被窒息,所以也沒有用到驚魂點。

在驚魂遊戲城中是可以用驚魂點購買壽命的,不過他剛剛瀏覽了下商店,發現要一千點驚魂點才能購買一年的壽命,簡直貴的離譜。通過小紅(他給那女鬼取的名字)的講述,他才知道他是多麼的幸運,在初入者中他那個任務算是很難的一類了,不過也算他聰明,居然投機取巧的就贏了。

在驚魂遊戲城中每週的星期一會給城裏玩家指定一次遊戲,可以是單人的,也可以是多人的。在每一個區的的中心有一個任務發佈中心,可以去主動接受任務,這裏的任務很難,有遊戲城發佈的,也有同類發佈的,其收穫也不盡相同。

當然最重要的是在f區每棟樓有四層住戶,相互是對手,也可能是同伴。

蒼無惑摸了摸鼻樑,看着那琳琅滿目的商店中繁多複雜的商品,他沉默了。

“一把優質的匕首,100?”

“你最好選擇一些必要的東西,爲下一次的遊戲做好準備,500點已經很多了,許多新手連200都沒有,別忘了在這的所有東西都是要交換的,你還得備好食物。”小紅說到。

“是啊,一碗牛肉麪也要2點嗎?還好這裏不用收水電氣費,不然就有點坑爹了……”蒼無惑苦笑着。

……

蒼無惑花了一天的時間將這個f區轉了個遍,發現這裏和原來的世界上沒有多大的不同之處,唯一不同的是,在這街道中似乎“玩家”不是很多,但他們都呈現一樣的疲態,似乎都有抑鬱症似的。f區大多都是四層的小矮棟,也有很多的商店,居然也有KTV之類的,種類也很多,不過都不是玩家開的。在中央區域是一處巨大的廣場,上面豎立了一個巨大的屏幕,和他在那片黑暗的空間中看到的一樣,不過上面是無數的任務。

在f區之上還有A、B、C、D、E區,A區最高。當他想到更上面的區去的時候,卻被一片光幕攔住了,腦海中被提示說是實力不夠,他也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回來時,小紅說f區是新手保護區,A、B、C、D、E區沒有實力之分,卻有勢力之分。

……

蒼無惑站在樓頂上,他是第四層住戶。託着花了一點驚魂點買的眼鏡邊框,看着漸漸升起的月亮。

(這遊戲,似乎……有趣): 【任務】:12:00之後,找出“鬼”,並在其追殺下活過凌晨6點。

wωw★тTk án★C○

【任務失敗】:扣除壽命20年。

【提示】:她死於多個男人之手,死時眼睛被掏出,對男人有極其厭惡的心態。男同胞們,努力活下去吧!

昏暗的燈光下,古老的時鐘緩慢的搖晃着,上面顯示的時間是11:30。

蒼無惑睜開了眼,看着這個不大的房間,是一間保安室?

除了地上躺着的兩男兩女之外,唯一不變的是桌子上還是有那臺熟悉的電腦。

“醒醒!”蒼無惑挨着的搖晃了他們一下。

“咦?這裏是?”這個年輕的穿着警察制服的女子疑惑的說到。

“不要殺我!我給你錢,多少都可以,求求你放過我……嗚嗚……”這個女人打扮得特別妖豔,懷揣着知名的限量版包包,塗着鮮紅的口紅,掛着金項鍊還有金耳環,她渾身哆嗦着,埋着頭。

那旁邊的兩個男子紋着紋身,都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惡狠狠的看着蒼無惑。

“你們都是從哪裏來的?”蒼無惑問到。

那個妖豔的女人哆嗦着,說到:“不是你們綁架了我嗎?”

“什麼?”那制服的女子警惕的看着蒼無惑,手在他們看不到的角度緩緩的伸向了腰間。

“不要慌,你說說你從哪裏來的?”蒼無惑撇了她一眼,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她還是警惕的看着所有的人,皺了皺眉頭道:“不知道,當時我記得正在處理一條案子,然後……好像睡着了。”

又看了看那兩個地痞,卻是沒有向他們問話,暗自想到:看來他們都不知道就被傳送了過來,那爲什麼我有過去那個空間的經歷?是因爲第一百萬次的獎勵?

“你們最好看看桌子上的那臺電腦,能幫你們的最多就到這了。”和他們說那奇異的一切,他們肯定不會相信,解釋了也是白費力氣。

說完他們就圍了過去,之後就一臉茫然的看着蒼無惑,那兩個地痞交換了下眼神直接就向他圍了過來,其中一個抓住了他的衣領,對着另一個道:“張磊,抓住他,這小子肯定知道些什麼,還在這說些神神叨叨聽不懂的話來糊弄我們。”

“是呀!”這個名叫張磊的人掏出了一把匕首,抵在了他的腰上,又說道:“小子,你最好老實點,我們四個是同時醒過來的,而你卻一直在這,你不覺得你很可疑嗎?阿杰,按住他!”

侯門棄女最富貴 正在他二人準備動手的時候,這間保安室的門……突然開了!

“吵什麼吵!”身穿保安服的一箇中年的男子吼到,“當時我就說了不要召你們這些新手!他們就是不聽!”

“你……你說什麼?”阿杰悄悄的拿開了匕首。

“說什麼!你們不想要工資了?”他揮了揮手中的警棍,又道,“都他媽給我老實點!今天晚上有重要的客戶在這裏,要是出了什麼亂子,明天我們都得玩兒完!”接着就聽到砰的一聲,他轉身關上門就離開了。

蒼無惑看了看那古老的鐘表,時針剛好指在12:00。

“那麼你們明白了嗎?不想死就來吧……”蒼無惑穿上了保安服,拿上了對講機和警棍,看了看他們一眼,離開了這保安室。

(這樣……他們就都會出來了吧!)

月色很美,或許是午夜的緣故,身穿着厚厚的保安服,他也感到了一絲涼意。仔細思考着那任務“12:00之後,找出“鬼”,並在其追殺下活過凌晨6點”,驚魂遊戲城都是這樣發佈任務的嗎?

他又仔細的看了看這豪華的公寓,爲什麼保安室卻沒有一個監控視頻?他輕輕的扶了扶那超輕的黑色眼鏡框,看着了無一人的公寓大門。

冰冷的風吹在他的脖頸,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這時候,他突然感到手臂被人給拉住了,那力量似乎極大,他用力掙了下,卻沒有掙脫。卻聽到一個略有熟悉的聲音“不好了!阿杰……”似乎在喘着氣。

蒼無惑回頭看了看,是那個年輕的女警官,他問道:“怎麼了?”

“阿杰……他死了……”她有些驚恐,好像之前看到了什麼特別害怕的事情。

他回到保安室時,張磊拉着阿杰的胳膊,留下了淚,而那個妖豔的女子此刻穿着保安服蹲在角落,渾身抖得如同篩子一樣。

“不!我要給你報仇!”張磊痛吼着。

蒼無惑又仔細的看了看阿杰,他驚呆了,只見他背靠在保安室的牆壁上,雙眼空洞,裏面居然沒有了眼珠!張大了嘴,鮮血流了一地,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指痕。

洞悉!蒼無惑發動了他領悟的技能,他發現只要集中注意力觀察一個人或者一個物體就會發動。

生存值:0(已死亡),死亡的時候受盡了驚恐,窒息而死。

“林警官,你怎麼看?”蒼無惑轉眼看了看她,在回來的路上她已經告訴了他。

她和小彤(妖豔女子)去了其他的房間換衣服,回來的時候就發現了張磊和阿杰現在的這個樣子。

“我不知道,不過從目前來看張磊的嫌疑最大!”

“不不,你仔細看看張磊的指甲,還有阿杰脖子上的指痕。”

“這個我早看到了,我知道你的意思,身爲一個警察,我是沒有長指甲的,而她又一直和我在一起,你那麼遠,也沒有時間處理,剛開始我也有注意到你沒有長指甲。最重要的是,這個保安室有廁所!”她撇了眼張磊,低聲在蒼無惑的耳邊說到。

“不愧是警察,不錯的觀察力,不過……”蒼無惑笑了笑。

“不過什麼?”她的手一直放在腰間。

“兇手不是張磊。”

似乎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張磊一臉的疲憊,道:“阿杰是我最好的兄弟,我們都是孤兒,從小相依爲命,誰都離不開誰,我怎麼會害他?可笑!”

“這個奇怪的地方,我狠透了!爲什麼手機一點信號也沒有?爲什麼在我上個廁所的時間阿杰就死了?!是你們!肯定是你們!我們平時最多也只是收收保護費,沒事偷偷錢包!可這也罪不過死啊?一定是你們聯合起來演戲!哈哈哈……”張磊顫抖着站了起來,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把匕首。

“不好!他瘋了!快走!”蒼無惑拉着林警官,充出了保安室,回過頭時發現小彤在前面大叫着已經快跑沒影了,就一手拉上了門,把他鎖在了保安室。 “沒事吧?”蒼無惑從門窗中看着張磊,他發了瘋一般的用匕首攻擊着這扇門,也還好它堅固,估計能再頂一陣子。

“我們快離開這裏吧,然後去報警。”林警官呆呆的望着蒼無惑。

“報警?!不好!快去追小彤!決不能讓她離開這裏!”說完就直接衝了出去。

“什麼?” 億萬豪娶少夫人 林警官懷疑的看了他一眼,快速跟了上去。

公寓下面很大,有很多植物,不過這裏有圍欄,裏面只有一個出口,就是那一扇大門,剛剛蒼無惑就是在那裏。

小彤心裏害怕極了,以至於她的鞋都跑掉了一一隻,踩在這滿是枯木的路徑上,她的腳劃破了,鮮血流了一地。

“這都什麼呀?爲什麼我會碰到這樣的事!嗚嗚……”她擦了擦淚水。

“我纔剛剛綁到一個富佬,我還有好日子呢,我不要死……”她一面想着,一面飛快向前奔跑,全然的忘記了腳部的疼痛。

“嘻嘻嘻嘻……”

“誰?”她停了下來,驚恐的四處環視着。

“嘻嘻嘻嘻……跑不掉了哦~”

突兀的一張臉倒掛着從她的面前降了下來,妖豔的臉龐,鮮紅欲滴的嘴脣,卻是沒有了雙眼,鮮血從那空洞的眼眶中流出,滴在了她的腳上,冰冷無比。

“啊……”

“不好!在那邊!”蒼無惑加快了速度。

聽到這聲慘叫的林警官也慌了神,緊跟了上去。

當他們看到小彤時,她已經沒有了雙眼,雙手在空中胡亂的揮舞着,鮮紅的血液順着她的臉龐流了下來。

“小彤!”林警官呼喚着她。

“鬼……鬼啊……嗚嗚……我的眼睛……不要,不要過來!”

“不好,她走近了大門!不要讓她出去!”蒼無惑快速跑了過去,他想起了第一次在那房間中向外看到的場景!如果不出意外,一旦離開這裏那麼就會發生不好的事!

惹火前妻:過期總裁我不要 “嘻嘻嘻嘻……”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響起在了他的耳邊,他一下停了下來,身上的汗毛炸開了邊。

“喂,你幹嘛停……啊!”本來很疑惑的看着蒼無惑停下來的林警官突然看到了駭人的一幕——無眼的女屍,穿着血色的紅袍倒掛在樹上!

“不要看她!”蒼無惑閉上了眼,大喊到。不過聽到那持續驚叫的聲音,蒼無惑卻又是睜開了眼,不再向前,回過頭直接向林警官跑了過去,拉住她拼命的往後跑。

“等等,還有小彤!”林警官回過了神來,掙脫了蒼無惑。

“她已經死了!”蒼無惑向她吼到。

“我們得救她!”她祈求到。

“沒用的,你看!”蒼無惑指了指正在往門外走了出去的小彤。

砰!剛好踏出左腳的她突然整個身體膨脹了起來,一下就爆炸開來,成了一團血霧,鮮血染紅了地面。

“爲什麼……”被驚呆的林警官呆呆的看着那一幕,還在想着爲什麼一個人會突然憑空就爆炸了。

沒有給她解釋,蒼無惑拉着她就使勁的往後奔逃,他看到那無眼的女屍,似乎向他們“看”了一眼!

呼呼……兩人喘着粗氣,又到了保安室的旁邊。

“她來了嗎?”

“應該沒有……現在幾點了?”蒼無惑向他問到。

“現在凌晨四點……呼……”林警官和蒼無惑背靠在牆壁上。

“原來如此,她還不急呢~現在完了……我們能活過兩小時嗎?”

“這到底怎麼回事?”她問到。

“你聽說過驚魂遊戲城嗎?”蒼無惑問到。

“驚魂遊戲城?似乎聽說過……那不是傳說中的東西嗎?難道?……”

“沒錯,我們現在就在這遊戲城中的一個遊戲中,而我……已經經歷了一次……”接着他就把它大概給她說了一下。

她看到了那麼多不尋常的東西后,她的常規認知已經被打破,也沒法不去相信他。

“總之……謝謝你了!重新介紹下,我叫林逸兒。”她伸出了一隻手。

“呵呵……林逸兒警官……等這一次遊戲結束我們再說吧……”他也伸出了手和她握了握。

“遊戲城中的遊戲是可以投機取巧的,而且這裏似乎也不反對這樣的做法。你還記得這一次遊戲的任務嗎?”

“‘12:00之後,找出“鬼”,並在其追殺下活過凌晨6點’是這樣吧?”她仔細想了想說到。

“哈哈……不愧是警察,記得這樣詳細,沒錯!”

“這是一個警察的必要素質!”她挺直了腰,很是正經的說到。“那麼這有什麼意義嗎?”

蒼無惑有些無奈道:“這個任務其實不用完成的,待在保安室,我們在一起什麼也不幹,不去找‘鬼’,直到早晨六點即可。”

“那這樣任務就失敗了吧!”

“沒錯,這樣只是失去二十年的壽命而已……”

“死亡過後就沒有任務了?意思是說不能死?必須活着?這還是遊戲嗎……”她似乎一下明白了很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