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一政策的實行,必將使惡鬼的地位在殖民內範圍內迅速提升,壓過所有地獄種族,成爲人類以下的第二階層。

這其實也是一種人爲製造階級差距和矛盾,是老牌殖民者慣用的手法。

歐美列強在大殖民時代,在殖民地裏往往就採取扶持原本弱勢種族打壓強勢種族的策略,來維持自己的殖民統治,而當殖民統治結束之後,原本被扶持起來的弱勢種族失去了殖民者的支持再也無力壓制原本的強勢種族,種種矛盾一朝爆發,結果就是血腥的種族屠殺。

地獄惡鬼在地獄中就是絕對的弱勢民族,一旦得到人類承認,翻身騎在地獄各種族頭上,絕對會把往日受到的欺凌十倍百倍的奉還給地獄種族,兩者之間的矛盾會越演越烈,直到不能相容。而地獄惡鬼本身的力量是不足以壓制土著種族的,只能依靠外來強大人類爲靠山,爲了保證靠山穩定,惡鬼們就會自動自覺地行動起來,維護人類在地獄的殖民統治。

這本就是在暴動發生之後,經由雍博文提出,由經理層討論豐富後做出的初步統治策略,只不過按照原來的計劃是逐步實施,現在計劃趕不上變化快,艾莉芸便提前宣佈了這一政策。

這一政策不僅在東部戰線進行了公佈,並且同期傳達到開拓城和西部戰線,一時間整個殖民地的惡鬼都沸騰了。

對於殖民地而言,作戰這種事情,土地著們自是排不上號的,這個機會只有惡鬼們才能得到,向以來奸詐狡猾的惡鬼們自是不肯放棄這個機會,開拓城周邊工作的惡鬼們一時間積極踊躍地報名要求參加殖民地保安部隊,要求上前線殺敵。

韓雅帶着留守的經理層,依照艾莉芸出征前的安排,開始大批量徵兵。

惡鬼的大量徵招,使得很多需要惡鬼附體操控的大型機械陷入停工狀態,嚴重影響了各方面工程建設進展,尤其是正在工業園區搞建設的各家企業,一夜之間連幹活的惡鬼都僱不到了,一時間紛紛向公司高層提出抗議,也有那嗅覺靈敏的,已經覺察出不對,暗自琢磨這殖民地公司突然間大量徵兵,該不是又出什麼事情了吧,這地獄果然是不安穩的,要不然暫緩建設,先撤回人間觀望一下風色再說?

這是本日正常更新章。

本週一百票加更,俺會努力碼,今晚發不上來的話,也一定爭取明早發上來。 各家企業心思不安,四處打探消息,想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整個殖民地都在博文公司的嚴密控制之下,這又不是人間網絡發達,屁大點事兒都能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雖然東西兩側同時戰得熱火朝天且形勢岌岌可危,但開拓城裏卻是風平浪靜,彷彿天下太平,萬事皆無。有直接問事徵兵的事情,也只推說準備對西部新發現的地獄土著國家用兵,現在兵力不足云云。

打探不到確實的消息,各家企業也就不好往外撤,畢竟這地獄是可以發大財的地方,真要有事跑掉也就算了,可沒事兒往外跑的話,那不是腦袋讓驢踢了嗎?既丟了發財機會,又得罪了魚承世這個土霸王,也可稱得上是另一種人財兩空。

便有看官要問了,怎麼沒有人去問雍博文,這一問的話,不就漏餡了?艾莉芸怎麼可能還瞞得住他。

這您就想岔了不是。

如今雍博文是什麼身份,那是春城,是整個東北,整個北方,算上全中國,也是數得着的角色,不是什麼人都能隨意接觸得到的,能接觸到雍博文的,放在哪個地方,也都是個人物,也不可能因爲這麼點風吹草動就去急三火四地跑去問東問西,那也太掉價了不是。

掛名老婆乖乖就擒 艾莉芸自是不知開拓城已顯開始出現她最擔心的騷動局面,在公佈了被日後正式名命爲更新法案的最新戰時獎勵條例,簡單重整東部防線崩潰部隊後,便領軍重新向東反擊。

負責防守東部防線的法師們都是羞愧交加,自覺得加入公司以後,大老闆又給提供學習機會,又讓上第一線領軍,錢沒少給,機會沒少給,可一旦有事兒自己卻是屁都不頂,着實是對不住大老闆的厚愛,此時又見未來的大老闆孃親自上陣領軍,但凡有些心思的,哪還會躲在後面當沒事兒人,紛紛主動請纓,甘做前鋒。

艾莉芸便重新任命十餘法師爲指揮,統一指揮惡鬼傀儡部隊向東攻擊前進,而自與梅雅萱領着開拓城保安部隊殿後全當督戰,話先說明,奮勇向前,無論人鬼,都肯定重賞,若這一回再臨陣脫逃,那絕對嚴懲不怠,鬼就是直接魂飛魄散,而人是肯定要開除的。有事兒的時候不能頂上,公司要你何用?

這一波反擊打得是轟轟烈烈,東部來犯之敵猝不及防,直接被洶涌而來的惡鬼傀儡部隊給打蒙了,一時節節後退,幾次接戰下來,殖民地部隊無不大獲全勝,士氣越發高漲,大軍奮勇向前,一口氣將戰線重新推回到原本的東部防線位置。

艾莉芸適時在殘破的東部防線上給予作戰最英勇的近三百名惡鬼獎勵,除了頒發開拓城市民身份證書外,允許其在殖民地領土範圍內自由居住、旅行、購置財產等等,這些權利都將受到殖民地公司的保護。這就意味着這三百餘惡鬼在殖民地範圍內從此脫離奴隸階層,翻身做了二當家的。對於一直處於最底層的惡鬼而言,無異於是破天荒的大事件。

除此之外,還將這三百餘名惡鬼任命爲基層軍官,可以單獨帶領一個小隊執行各項作戰命令。這也是破天荒的任命,在此之前,所有的惡鬼傀儡部隊都直接掌握在指揮法師手中,而指揮法師的數量相對於不斷擴大的惡鬼傀儡部隊還是太少,極大的限制了部隊的作戰能力。此次任命除了表明殖民地政府扶植弱勢惡鬼壓制其他地獄種族的政策正式進入實質執行階段外,還開啓了殖民地保安部隊向着正規化發展的大門。

這三百餘名最先獲得獎勵的惡鬼立時成了全軍羨慕的對象。

不過這些獎勵雖然現場頒發,卻不代表這三百餘惡鬼可以現在就立馬脫離部隊,返回大後方享受,任命他們爲基層軍官就是大老孃態度的明確表示,哪個要是敢不識趣的提出來現在回開拓城當市民階層,享受一下浴血奮戰的成果,那估計下一秒就什麼都不用享受了,直接魂飛魄散。

重生嫁給前夫死對頭 惡鬼們膽小懦弱,卻都不是笨蛋。受了獎勵的三百餘惡鬼一個個當場激動得魂淚直流,紛紛賭咒發誓願爲公司效死。

東部敵人在受到重挫後,也重新整軍,再次對殖民地東部防線發起猛烈進攻。

惡鬼傀儡部隊給予了堅決反擊,並且數次發動攻,一度將戰線向東推進百餘里,但敵人的反擊也越發強勁,雙方在原東部防線附近反覆拉鋸近一天的時間後,暫時停戰,將戰線依舊穩定在了殖民地東部防線上。

至於這停戰的原因,倒不是因爲雙方感覺到損失太大,而是彈藥不足了。

雙方都是依仗現代化武器進行戰鬥,一旦彈藥不足,那手裏的武器還不如燒火棍好使。

殖民地方面在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狀況。

這也是因爲以前從來沒有進行過如此烈度的戰鬥,打那些所謂的魔王領主,向來都是一波流,遠距離開炮轟一次,什麼抵抗就都土崩瓦角,惡鬼傀儡們就可以仗着厚重的防護直接衝進去搶他孃的了。

這一次的戰鬥從頭到尾就沒停過槍炮,一路戰過來,兩天的時間裏就消耗掉了過去兩個多月消耗彈藥的兩部,部隊對此沒有準備,彈藥儲備嚴重不足,即便是開拓城方面也沒有多少存貨了。

而對面之敵的情況大概也與殖民地方面差相彷彿,當艾莉芸在獲得作戰優勢後,不得不命令停止攻擊,就地防守後,東部敵人也安靜下來,雙方相隔百餘公里遙遙對視,等待着新一輪戰鬥的開啓。

也就是在東部戰線剛剛穩定下來,艾莉芸還沒來得及喘上一口氣,就接到了西部伊娃和李瑞流的急報,西線吃緊!

艾莉芸只得留下梅雅萱代行東線部隊總指揮權利,自帶着除梅雅萱瘋鬼部隊外的開拓城保安部隊緊急趕赴西線支援,萬沒料到的是,所乘座機在返回途中,遭遇到了東部敵人小股部隊的伏擊!

這是一百票加更章。 這並不是一次有預謀的伏擊,而純粹是一次偶然遭遇。

事後得知,這支突擊艾莉芸座機的小股部隊,是在先前戰鬥中被擊潰的敵主力部隊的殘餘。

當時大戰正酣,惡鬼傀儡部隊一路向前攻擊推進,無暇細緻清理戰場,以至於很多像這般的小股敵人部隊饒幸逃脫,並且散落在了後方。

在戰線重新穩定在原防線附近後,艾莉芸便派出數十支小部隊返回後方進行清理。

不過,清理工作顯然進行得並不徹底。

至少還有這樣一支小股部隊逃過了清理,藏匿在後方,並且正在爲選擇襲擊目標而爭論。

當看到艾莉芸的座機自空中飛近時,爭論的部隊成員立時達成了一致——能夠乘坐這種飛行法寶的,絕對是敵方的大人物,要是能幹掉這樣一個大人物,肯定比襲擊一兩個敵人城鎮的價值要大得多。

於是襲擊就在倉促間發動。

這支小股部隊架起僅有一門野戰炮,對着空中飛過的直升機轟了一炮,結果運氣極好的正中直升機腹部。

直升機在空中直接解體爆炸,駕駛員當場身亡,而做爲唯一乘窗的艾莉芸因爲見機得快,在飛機被擊的一剎那間跳出艙外,本欲駕飛劍落地,卻被炮彈中蘊含的法力餘波掃中,結果從飛劍上摔了下來,自數十米高空直墜至地,不幸扭傷了腳踝,更糟的是她隨身攜帶的存有保安部隊的電腦也摔壞了,無法啓動。艾莉芸只得仗着龍虎山的法術和飛劍與敵周旋,同時向開拓城緊急求援。

接到求援的韓雅大驚失色,立刻與言青若帶着一支留守的惡鬼傀儡部隊趕赴救援,待趕到的時候,戰鬥已經接近尾聲。

艾莉芸因爲行動不良,在戰鬥身中十餘彈,人已近昏迷,卻也斬殺了大半敵人,殘存的敵人已經被殺破了膽,正遠遠地打冷槍,只等着艾莉芸失去意識再上來撿便宜。

言青若帶着部隊從天而降,猛烈轟擊,那氣勢簡直就是拿大炮打蚊子般,將殘存敵人藏身的數百米內用炮彈反覆犁了幾遍,哪怕是小強藏身其中也沒有機會活下來。

而韓雅則帶人過去搶救艾莉芸,剛把她放上擔架,就聽見她隨身的手機鈴響,韓雅掏出來一瞧,卻是雍博文,便也顧不得艾莉芸之前的叮囑,接了電話,直接就先把艾莉芸身負重傷的事情給捅了過去。

雍博文一聽艾莉芸身負重傷,大驚失色,哪還顧得上其他,立刻直奔地獄。他公司微機室的一臺電腦裏就有地獄之門,只不過這個門戶在原門戶重新啓用後,便暫時關閉。因爲人間的地獄之門聯接的都是開拓城的那一個門戶,平時只能保證一個地獄之門與之聯通,因爲施工需要,這段時間公司一直在購買大型施工機械,通過地獄之門運往開拓城,這種東西自不是電腦可以傳送的,所以便把地獄之門的聯接穩定在了原來魚承世所建的位置上。

雍博文趕到開拓城的時候,韓雅和言青若也把艾莉芸帶了回來。

看到艾莉芸滿身浴血奄奄一息的樣子,雍博文不禁又驚又怒,卻也顧不上追問事情源由,先施了十幾道療傷符給艾莉芸用上,穩定住她的傷勢。

艾莉芸這才了緩過口氣來,慢慢甦醒,見到雍博文就在眼前,也就猜到了是什麼怎麼回事兒,便道:“小文,對不起,我真是沒用!”聲音微弱,幾不可聞。

雍博文緊緊握着艾莉芸冰冷的手掌,低聲安慰道:“小芸姐,你乾得很好,這不是你的錯,是我最開始的安排有問題,謝謝這些天來一直幫我撐着,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你好好休息吧!”

艾莉芸兀自不放心地問:“簽字儀式怎麼樣,地獄這邊殖民地還能撐得住,不要因此耽誤了合資的事情。”

雍博文道:“小芸姐,放心吧,簽字儀式已經圓滿完成,合資公司成立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就等着那幫德國佬派人過來正式組建公司了。”

艾莉芸稍稍放心,緩緩閉上眼睛,似乎打算休息,但剛畢上眼睛,便又睜開了,道:“接待林天昊的事情,我已經安排給青若了,我看她應該是很歡喜的,等這件事情結束,就安排林天昊進地獄,讓他們這對野鴛鴦有機會鄭大光明的重聚一把!”想了想又道:“以後作戰法師不能再用了,就算是繼續使用,也不能再讓他們自成體系,隨時亂搞!”

雍博文不願艾莉芸繼續費神,便道:“我全都記得了,小芸姐,你身上傷重,不要想那麼多,就把事情交給我,放心大膽地看着我怎麼處理吧!”

艾莉芸這才安安心心地重新閉上眼睛。

開拓城醫療條件有限,艾莉芸受傷極重,已經不是療傷符能夠全部治癒的了,雍博文帶着她緊急離開地獄,直奔法師協會附屬醫院。

在路上的時候,一直陪同的韓雅終於乘着這個短暫的空檔,把地獄近期發生的事情簡明扼要的講了一遍。

雍博文聽完之後,臉色陰晴不定,半晌才問:“西線是什麼情況,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韓雅一直在開拓城坐鎮,負責居中協調,東西兩線戰況都相當清楚,聽雍博文詢問,便道:“目前火樹王朝的大股部隊已經陸續抵達,並且拿到了我們當初爲西線戰事準備的大量物資,使得投降的惡鬼傀儡部隊形成了極強的戰鬥力。目前李瑞流和伊娃仍在堅持作戰,我也派了些惡鬼傀儡部隊過去支援,但情況依舊不很樂觀……艾小姐原本就是打算帶着部隊去往西部前線支援的。”

雍博文皺眉思忖片刻,毅然道:“韓雅,你先帶小芸姐去辦理相關手續,安排她入院,西部前線那邊,我會親自帶隊過去支援!”說話間,語氣裏浮出的是濃濃殺意,眼睛裏閃過的是令人不寒而慄的光彩,這讓韓雅恍然想起了前陣子處置暴動事件時,雍博文冷靜而殘酷的表現。大天師心生殺意了!

這是本日正常更新,200票加更章放在明天。

,! 李瑞流從機器人傀儡中鑽出來的時候,滿身都冒着股異樣刺鼻的臭味,臉色暗紅,如同有血在皮膚下流淌。

那是火樹王朝臭沼部隊密集攻擊的後果。

臭沼部隊是單一種族部隊,種族的名字就是部隊的番號。臭沼是一種衍生於火樹王朝南部泥沼中的一種土著生物,上半截還有些人身的樣子,但下截就與蛆蟲完全一樣。這種生物生來便不停分泌帶有劇毒的惡臭汁液,待到成年後,便可以將這種分泌的汁液存儲在體內,需要時聚成水彈發射,其功效便與人間的毒氣彈差相彷彿,只不過臭沼的毒汁不僅傷害身體,而且對靈混也有一定程度傷害。

地獄生物,靈混爲主,幾乎所有的能力都附帶有靈混傷害效果。

機器人傀儡雖然裝甲厚重,能擋住毒汁直接侵蝕,卻防不住毒氣滲透。

李瑞流在第一次上陣作戰時,便受了毒氣侵染,險些送掉性命,還多虧了他所在機器人傀儡上附着的惡鬼見勢不妙,自作主張把他帶了回來,才饒幸逃生。知道厲害後,他緊急向後方開拓城調了一批防毒面具給所有法師分發。只是防得了口鼻,卻防不住身體,這整個身子已經被薰得快趕上爛了十幾天的臭肉了。

而他所穿的機器人傀儡也受創不小,表面大坑小窪,有些地方甚至已經穿透。

火樹王朝顯然不是荒野裏那些土霸王所能比擬的。

這就是一個強大國家與土著部落的巨大差別。

荒野裏的霸王們雖然知道了人類殖民者的存在,甚至還發動過聯軍襲擊,但卻一直對機器傀儡無可奈何,而火樹王朝在得到機器傀儡後,便迅速組織力量進行研究,很快便找到了能對機器傀儡造成傷害的辦法,並且迅速在戰鬥中投入使用。

對惡鬼傀儡進行攻擊時,火樹王朝會先放出大量的一種樣子類似於螞蟻的飛蟲,只是個頭比螞蟻要大得多,大約有人頭大小。

這種飛蟲名叫惡噬獸,是本層地獄的特產,據本層地獄傳產,這種惡噬獸其實也是人間墮入地獄的鬼混所化,原是人間的貪暴惡人。

惡噬獸喜食金屬礦藏等一切堅硬的物質,越是堅硬便越喜歡啃食,往往寄生於金屬礦脈附近。

火樹王朝將其訓養後,通常只是在攻城時用來破壞敵人的防禦,卻是頭一次在這種攻擊作戰中使用,在最初的時候也是心裏沒底,便特意舍了一臺俘獲的機器傀儡出來做試驗,這一試驗卻是效果奇佳。

噬惡獸雖然也未曾見過機器傀儡,但對這種奇硬無比的特質簡直是愛到極點,附着上面不停啃食。噬惡獸分泌的唾液具有特殊的消融作用,而且能夠根據所遇物質的堅硬程度快速演變進行。堅不可摧的機器傀儡很快就被噬惡獸咬得千瘡百孔,藏身在其中的惡鬼簡直成了無遮的存在,這要是放在戰場,那這附身惡鬼唯一的下場就是死掉。

火樹王朝大喜若狂,立刻單獨組建了一個噬惡獸軍團,專門用以對付入侵人類的機器傀儡。

通過對投降惡鬼的審問,火樹王朝已經清楚自己面對的敵手,是來自人間的人類。

關於人類惡行的種種傳說,在火樹王朝中流傳已久。

一聽說居然是人類大規模入侵,整個火樹王朝都簡直要被嚇傻了。

在傳說中,隨便來一個人類就可以把十八層地獄搞得天翻地覆,如今組團來刷,還讓不讓地獄衆生活了?

幸好火樹王朝雖然畏懼,卻也不是嚇大的,百戰立國的王朝自有其不肯輕易屈服的氣度,政變上來臺的領導者們更是不能在這個屁股尚未坐穩的時候掉鏈子,又仔細審問投降惡鬼後,得到的情報讓火樹王朝高層稍感安慰。

這些入侵的人類法術水平似乎都很低,他們唯一倚仗的就是在峽谷關口成批投降的惡鬼傀儡,而就其本身戰鬥力而言,卻是上不得檯面。

於是火樹王朝鼓起勇氣,下達了向東突進反擊的命令,明確要求,要以熱愛地獄,熱愛火樹王朝,熱愛家鄉父老的高度責任感,將入侵人類徹底驅逐出地獄,並銷燬其進入地獄的通道。

集結在峽谷關後的數十萬大軍,鋪天蓋地般涌向幽混河。

出乎火樹王朝的意料,一路推進下來,卻是半個敵人也沒有遇到。

先頭部隊順利地抵達幽混河畔,順利地佔領了數座幽混河大橋,順利地過橋向着西部荒野縱深挺進,而大部分則緊隨其後,在整個西部荒野中大範圍展開。

先頭部隊很快就前進至殖民地的後勤屯積地,並且見到了石沼留下來的守衛部隊,這才得知已經有一支英勇的原東部邊境部隊在其指揮官的帶領下率先越過幽混河,佔領敵人之後勤據點,並且已經繼續向縱深展開攻擊前進。

這支如天降奇兵般小部隊的成功,激勵了整個東進部隊。

這讓他們認識到當面之敵與傳說中那些隻手可以翻天覆地的人類根本不是一回事兒,他們其實很弱小,完全可以戰而勝之,僅僅一支潰敗倖存的小部隊就可以獲得如此大的成果,那麼百萬大軍壓過來,基本就是輕鬆碾壓了。

先頭部隊興奮地沿着石沼前進的路線向前挺進,本想着追上石沼部隊,一起大殺四方,賺些功勞,不想卻迎頭碰上了狼狽撤退下來的石沼部隊,這才知道石沼在前方遇挫,正準備後撤休整。

抵死纏綿·馴服小妻子 石沼鄭重警告了先頭部隊的指揮官,前方形勢險惡,敵人據險而守,多有佈置,絕不是輕易能攻得下來的。

可那位指揮官哪會聽石沼的,只以爲石沼是在危言悚聽,怕他們搶功勞,當下一面好言安慰石沼,讓其在營地休息,一面偷偷動員部隊,下達了向前方攻擊前進的命令!

可愛小嬌妻 先頭部隊行動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如此之安靜,以至於石沼帶着倖存下來的部隊在休息完後鑽出帳篷的時候,唯一能看到的只是一片空蕩蕩的營地。

俺是晚歸的分割線

這是本日正常更新章,二百票加更章放在明日更新。[email protected]。 東進集團先頭部隊是故意避開石沼,想要去前面搶此功勞。

他們部隊數量比石沼多,裝備比石沼好,戰鬥力比石沼強大,尤其還配備了專門針對機器傀儡的噬惡獸和夜靈,沒有道理不會得到比石沼更大的戰果。

這支先頭部隊的指揮官是一名火焰類的土著精怪,勉強跟火樹王朝原本的皇族還能貼上點邊,在政變以前對人向來也是以皇族自居的,政變之後就絕口不提自己血統裏那點子皇族因素,改而天天宣講現任朝庭的仁德美譽。憑着這份無恥的功底,改朝換代也沒能影響他的升遷,反倒因爲對新皇朝的忠誠表現而得到晉升,由原本一支小部隊的指揮官,升格爲一個方面軍的統帥。

如今雖然不提前朝皇族血統這檔子事了,但指揮官閣下仍是自認爲比起其他種族來要高上那麼一等,尤其是在面對石沼這種低級的石頭精怪種族來,更是恨不得用鼻孔來對待,當然做爲一個只能算是中等的火焰精怪,他是沒有鼻孔的。

先頭部隊指揮官閣下很清楚石沼立下如此殊功,必然會得到難以想像的嘉獎,對此當然是又羨又嫉,只覺得這個臭石頭實在是走了狗屎運,自己所在的大部分在峽谷關口拼死拼活的抵住了人類入侵者的主力,這臭石頭不過是一個敗兵,卻因爲撿空子趁虛而入,就能至少得到一個反擊人類侵略的英雄名頭,弄不好還會被上面打造成偶像般的存在,用來鼓舞軍心士氣!一想及此,指揮官閣下就覺得這地獄真是個沒處說理的地方。

絕不能讓這個臭石頭就這麼閃耀地登場,至少也要分潤些他的功勞,想必苦心籌劃了東進戰略的上層大佬們也會很高興能夠有一支東進部隊搶一搶這個平空冒出來的石頭的風頭纔是。

於是指揮官閣下不顧石沼苦口婆心的勸阻,一意拔營,向着火峽鎮方向挺進。

先頭部隊共計五千惡鬼傀儡和近三萬其他各種族土著組成的混合部隊,實力自不是石沼可以相提並論的,光是這隊伍排開了,那就是鋪天蓋地,不見盡頭。

而此時在火峽鎮組織防禦的楊鄭華和伊娃卻也不是最初的窘迫模樣,經過竭盡全力的收攏臨近力量,以及公司方面的大力支援,現在手頭已經有近三萬惡鬼傀儡,和大量的物資彈藥,只不過這些惡鬼傀儡多半都是留在後方搞工程建設的,從經驗上來說,從來沒經歷過任何——即使當初被抓的戰鬥算在內——戰事,而且忠誠度也很值得懷疑,這些惡鬼多半都是抓捕時間不久,未曾完全馴服,所以纔沒有被歸入作戰部隊,而是留在後方搞建設。而各帶隊法師也全都是剛從技術學院畢業走上工作崗位的低級法師和法師學徒,基本上以法師學徒爲主,半點戰爭經驗也欠奉,以他們的身份,即使是在人間的時候,涉及到法師間的戰鬥,他們也沒有任何資格沾邊的。

帶領這樣一支毫無經驗的狐疑之衆,楊鄭華和伊娃身上的壓力可想而知,而讓他們感到更大壓力的是,開拓城方面已經私下裏向兩人傳來消息,因爲東線戰事吃緊,開拓城方面在東線穩定之前,將很難提供強有力的支援。

楊鄭華趁着石沼撤退的空隙,也不追擊,而是花了大力氣整軍。

對於這支臨時拼湊起來的惡鬼傀儡部隊,楊鄭華採取了最強硬鐵血的手腕,對於任何敢於違揹他命令的惡鬼都會在第一時間毫不留情的處死,爲此他甚至還特意下達了幾個明顯白癡的命令來引蛇出洞,用以殺雞儆猴。

僅僅兩天時間裏,三萬餘的附着傀儡惡鬼中就有近百名惡鬼被以各種名義處死,簡直每時每刻都有因爲惡鬼死掉而空閒出來機器傀儡出現。這種近似屠殺的殘忍行爲,成功在衆惡鬼心目中豎立起楊鄭華的屠夫形象,對楊鄭華的任何命都不敢稍有怠慢。而這也是楊鄭華想要的,絕對敬畏與服從,這就足夠了。

事實證明,楊鄭華這個殘酷的整軍行動極具成效。

火樹王朝東進集團先頭部隊很順利地開抵火峽鎮前。

在同樣被這奇蹟般的建築震一下了之後,先頭部隊指揮官下達了進攻命令。

只不過與石沼上來就下令炮擊不同,先頭部隊指揮官考慮的更多。

他想要把這座橋上城市完好無損的拿下來,留以爲整個東進集團繼續向西挺進獲得更大戰果做準備。

於是先頭部隊中的惡鬼傀儡們被第一時間派出來充當進攻炮灰。

同樣與石沼一次派出十個惡鬼傀儡搞添油的小家子氣不同,指揮官一次性就派出了兩千名惡鬼傀儡發動第一波進攻,並以一支夜靈小隊爲督戰隊,跟隨監督。

派夜靈小隊督戰,倒不是指揮官獨出心裁。

這是東進集團的統一命令。

儘管惡鬼們已經戰場投降,並且從始至終表現得服服帖帖,但東進集團的高層依然信不過這些反覆狡猾的傢伙,要求每支出戰的惡鬼傀儡部隊視建制大小配備相應的夜靈督戰官,以保證惡鬼們在戰鬥中不會出工不出力,見勢不妙再重投人類懷抱。

在最初的時候,楊鄭華想故計重施,使用在機器傀儡防護法陣上的後門來對付這些衝上來的惡鬼傀儡,但他很快就發現這個辦法行不通了。

石沼得到機器傀儡就立刻派上陣來,而且他也沒有那個能力去研究機器傀儡上面的相關問題,可是做爲東進集團,集中了火樹王朝東部數省的人力物力,自然不會冒冒然看都不看就把惡鬼傀儡派上戰場。他們很快就在發現了留在機器傀儡身上的後門,並且加以修補糾正,這就堵死了楊鄭華再施暗招的可能性。

楊鄭華考慮再三,決定禦敵於火峽鎮中,利用地理優勢展開抵抗,以使敵人無法全面鋪開,形成數量優勢。

如非到萬不得已,還是要保留火峽鎮這個通道。

俺是上火的分割線

寶寶發燒生病了,去醫院看了看,快十點了纔回來,今天只有這一章了,二百票加更章和三百票加更章會放到明天或者後天。g 這大概是機器人傀儡出現在戰場上的第一次正面碰撞了。

火峽鎮建在架空高橋之下,通路狹窄,雙方最多隻能展開十餘惡鬼傀儡正面交戰。

李瑞流將半數惡鬼傀儡的武器換成了針對機器人傀儡身上防護法陣的法術。

這很簡單,只要更換一批彈藥就可以了。

雖然使用地獄惡鬼做爲主力部隊,但殖民地方面一直對地獄惡鬼保持着高度警惕,儲備的彈藥中一直保持着一定數量的專門用以剋制的惡鬼傀儡的武器,主要是消除機器人傀儡身上的防護法陣以及針對魂魄層面的攻擊。

而現在,雖然不是應付叛亂,卻也是正派上用場。

而對於先頭部隊而言,他們尚沒有做好與同樣防護能力的惡鬼傀儡正面碰撞的準備,所以第一波除了派上來的兩千餘惡鬼傀儡和一支夜靈小隊外,並沒有任何其他輔助部隊,比如噬惡獸這種對惡鬼傀儡真正具有威脅的生物。

穿越古代找個大佬來寵我 所以在第一輪交戰中,殖民地方面獲勝得幾乎是輕而易舉。

火樹王朝派上來的惡鬼傀儡看上去更像是在搞迎着炮火自殺的節目,一排排衝上去,再一排排倒在殖民地方面的炮火下,如同鐮刀下的稻子,齊刷刷直挺挺,最妙的是炮火的攻擊僅對機器人傀儡表面的防護法陣和附身其中的惡鬼造成了傷在,並沒有損傷機器人傀儡本身,只要拖回去佈設法陣後就可以直接使用。當然了,對於殖民地而言,這種機器人傀儡其實是最不值錢的,直接從電腦遊戲裏往裏搬就是了,唯一損耗的也不過是鬼魂轉換器罷了。

督戰的夜靈小隊見此情景,奮勇地衝了上去。

這支夜靈小隊參加了峽谷關前的戰鬥,對於輕而易舉地摧毀了數十萬惡鬼傀儡部隊的光榮戰績仍記憶猶新,自覺得這種傻大粗笨的東西實在是華而不實,只要一出手就可以幹掉。

於是夜靈們衝了上去,然後被密集的火力從天上收割了下來,有的掉在了火峽鎮裏,有的直接掉進了地火裂縫裏,到死依然困惑到不肯瞑目。

它們的魂魄層面的進攻沒有起到任何效果。

這是自然的。

機器人傀儡表面的魂魄層面攻擊防護法陣本身是由隨隊法師進行支援的,此時火峽鎮後面足有上面人,雖然全都是學徒級別的,但對於維持機器人傀儡身上的防護法陣卻是足夠了。

第一波進攻的失敗讓先頭部隊的指揮官頗感挫折,但亦不放在心上。

如果這裏那麼好打的話,石沼這個走了狗屎運的傢伙早就打下來了,哪還能等到他來顯身後,於是指揮官再次派了兩千惡鬼傀儡,同時增派了噬惡獸與夜靈。

這是正式陣仗了,以惡鬼傀儡進行遠程炮火壓制,以噬惡獸和夜靈配合攻擊。這是東進集團緊急試驗出來方法,雖然在試驗場上已經檢驗過對惡鬼傀儡有奇效,卻是沒經過實戰,真正效果如何還是心裏沒底,所以便讓這先頭部隊也配備上相應組合,只等與人類接戰便使用。只是先頭部隊一路行來,直到此處纔算正式開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