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梁山的火炮部隊已經到達了攤邊。

「好,魏兄,這次就看你的了!「晁蓋看見魏定國已經帶著士兵押運著車載火炮趕了過來,大笑了幾聲說道:「把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都給轟沉了!」

「好,讓他們看看我們重炮的厲害!「梁山士兵們紛紛歡呼著,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要我說,都是那個孫安。」

魏定國一邊指揮著手下士兵去催促搬運火藥的人,一邊罵道:「都是那小子,說什麼在凌州挖石油要注意安全,把三萬人馬都給帶走了不說,連凌前輩也給帶走了,還得老子來親自弄這些鐵疙瘩!」

「行了,你小子能不能安靜點!」單廷圭在一邊笑罵道:「雖然說那凌州太守程子明膽小怕事,孫兄自然有他的考慮,你以為跟你個愣頭青似的!」

魏定國正想再罵,卻聽見了一股自後方傳來的劇烈爆炸聲。

「轟——隆!」

「咔嚓——轟隆!」

一連串的震天動地爆炸聲,似乎要把整座梁山給掀翻了一般。

「不好,那個位置……是火藥庫!」

魏定國眼神猛地一震,咬著牙罵道:「我說那幫小子搬個火藥動作這麼慢呢,感情是遇到那個賊人了?」

說完,魏定國將手中的短刀一甩,拿起熟銅大刀便向火藥庫的位置沖了過去。

「這個瘋子,還是這麼莽撞!」單廷圭罵了句,正想帶人趕上前去幫忙,卻被林沖給攔住了。

「林教頭?」

單廷圭眉頭皺了皺,語氣有些疑惑。

「你不用去了,那個入侵者的目標,是我們這裡!」林沖陰沉著臉,語氣分外的低沉。

「你說什麼?」

「呵呵,你看吧。」林沖冷笑一聲。

果然,不到片刻間,一個人影已經在往這邊飛速靠近。

單廷圭一眼望去,果真是個行跡慌張的人。

搞什麼鬼?!曾塗看了看前方的架勢,幾乎是眼前一震。

這些人,居然沒有被我放的火和爆炸引過去,還全部聚集在這灘上?

還有那個林沖,在之前的爆炸下,居然還活著?!!

一時間,曾塗幾乎是冷汗直流,他唯一能想象到的,就是從身上掏出了那顆煙霧火藥彈。

正準備往地上磕去的時候,林沖卻打斷了打的話。

「小子,很喜歡放煙霧是吧?」林沖冷笑一聲,「我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班門弄斧!」

說著,林沖從身上取出了一顆雞蛋大小的煙霧彈,看上去和曾塗手中的差不多,只是顏色變成了軍綠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切都結束了嗎?」

「我還以為,你能逼出我的真身出來戰鬥。」

黑袍之下的那雙眼睛,一下子從凌厲變成了索然無味。

他叫尤薩,對外宣稱是一個誕生於黑暗混沌之中的星靈,故名為黑暗星靈。

二百年前,尤薩進入位於巨神峰之上的星靈領域。

那時的星靈領域還是四分五裂的狀態,各個星靈之間彼此交戰,爭相成為一方霸主。

尤薩作為外來的星靈,在這場持續上千年的爭霸戰中處於最低等的位置,沒有任何人看得起他。

可尤薩很快就用自己那強大的力量征服了所有星靈,一統天下,成為星靈之王。

不過尤薩平時都披著一件黑袍,所以從來沒有人知曉他的真正身份。

「這就是預言了嗎?」

尤薩冷笑兩聲,看著下方已經完全被自己的法術轟炸給覆蓋了,思緒一下子回到一年前。

……

暗影島上,尤薩與錘石面對面站著,兩人相距十米不到。

面試這個強大的不速之客,錘石自然不會率先出手,嬉笑道:「稀客呀,沒想到星靈之王也會來到這樣幽暗的地方。」

「別忘了我是黑暗星靈啊。」尤薩背著手,用藏在黑袍之下的雙眼掃視四周。

「不過,我這裡可不歡迎什麼星靈。」錘石轉動手裡的鉤子,剎那之間,上百個閃著綠色幽光的人影出現在周圍。

這裡畢竟是暗影島,那怕對方是星靈之王,錘石也要先挫去對方的威風。

「破敗王者佛耶戈快要現世了吧,不過做為他當年手下的大臣,我想你不會特別開心吧?」

「當年刺殺王后的刺客怎麼會如此輕易就進入皇宮附近?」

「第一個發現福光島的人不是卡莉斯塔,而是你吧?」

尤薩不緊不慢地說著他的推理,錘石越聽心裡越緊張,趕緊讓周圍的幽靈消失。

「你這傢伙,你這傢伙,怎麼會對千年之前的事情……」錘石氣得說不出話來。

「無所不在的,不只是黑玫瑰里的那幫人,我今天的拜訪並沒有惡意,只想了解怎麼知道未來的事情?」尤薩說道。

「我怎麼知道未來會發現什麼?」錘石莫名其妙地說道。

「別耍花招了,你們這些暗影島的不死人離不開這裡,如此孤僻的環境,你又是怎麼知道我的?」

「燈籠里裝著不少的靈魂吧,通過那些人的記憶,我想你會給我答案的。」尤薩冷冷地說道。

「好吧。」

錘石感到周圍的氣壓發生變化,只好選擇妥協,將手伸進燈籠裡面。

「他們說,有種叫做預言夢的玩意,而想要進去夢境之中,就要去艾歐……」錘石一五一十地說出那些靈魂的密碼。

半個月後,尤薩按照錘石的提示,來到艾歐尼亞的一處密林上空,他緩緩閉上雙眼,將內心放空。

一種怪異的失重感將尤薩驚醒,睜開眼,發現已經到了晚上,而腳下的森林則散發出充滿生機的綠光。

「這就是艾歐尼亞的靈魂世界嗎?」

尤薩說著,將目光鎖定在一棵參天大樹之下。

那大樹發出綠光,一個老婦人從裡面飄出來,來到半空中與尤薩對峙。

她就是莉莉婭常掛在嘴邊的樹媽媽。

「麻煩你讓我進入夢境之中,做個預言夢吧。」尤薩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

「向您這樣的強者,也需要用這種手段嗎?」樹媽媽鄙夷地回答道。

尤薩也不回答,直接握緊右手拳頭,往上一錘,只見地面震動一下,一隻由泥土鑄成的巨手朝樹媽媽打去。

樹媽媽並不躲閃,閉上雙眼,渾身泛著綠光與下面的森林產生共鳴,然後數道藤蔓將那巨手纏住。

尤薩鬆開拳頭,而那巨手也隨之炸開,把附近百米之內的樹木全部掀翻。

「可惡,這裡容不得你放肆!」

眼見同胞遭難,樹媽媽心痛難忍,雙手一張,只見無數道藤蔓伸向尤薩。

尤薩直接抓住黑袍的一角,直接扯開往上方丟去,露出一副穿著鎧甲的軀體。

這套鎧甲是黑色的,把尤薩包裹地非常嚴密,就連頭盔也只有幾條縫來提供外面的視野。

「這,這是神明的鎧甲?」樹媽媽驚愕住了,不明白尤薩身為星靈,怎麼會有神明的裝備。

尤薩又快速變出一把重戟,雙手握住中間,然後快速旋轉起來,將那些樹藤一一斬斷。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

樹媽媽愣神之際,突然想起來尤薩掀開的那件黑袍,好像一直沒有落下來,於是抬頭一看,被嚇到了!

只見一個人穿著黑袍站在雲端之上,手中泛起白光,而一道綠色的閃電在天地之中跳動。

「這,這是同一個人?」樹媽媽並沒有察覺到尤薩以外的人。

「轟!」

爆炸吞沒了樹媽媽的幻境空間,尤薩掀開袍子的帽子,用力吸了一下瀰漫在空氣中的,那些花粉的香味。

「啪」的一聲,尤薩的腦子裡劃過一道閃電,與此同時,各種畫面浮現出來。

「滋滋滋……」

第一次夢境里,天空是昏暗的,四周都是焦土,無數名戰士倒在地上,而天空之中盤旋著龍王索爾。

「滋滋滋……」

沒等尤薩回過神來,就進入第二次夢境里,這次看到的畫面是在星靈領域之中,周圍的星靈們單膝跪地,奉他為星靈之王。

「滋滋滋……」

第三次夢境出現,這次的夢相較於上次穩定了不少,尤薩好奇地望著四周,全都是霧氣,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

「呼呼呼……」

一道勁風從尤薩面前襲來,只見紅光一閃,厄斐琉斯手持斷魄從霧裡飛撲過來。

「啊!」

一股無名的恐懼讓尤薩不由自主地喊出聲來,等他再次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現實世界之中。

「那傢伙就是我的宿敵了么?」尤薩難以置信地說著。

……

回憶結束,尤薩突然發現夜空好像明亮了許多,抬頭一看,瞳孔瞬間放大。

夜空中,明月綻放著強烈的月光,而周圍的繁星也跟著一閃一閃的,好像眾多的眼睛一樣,注視著尤薩。

「轟……」

不知名的轟鳴聲在世界各地響起,時間開始緩慢回溯,這股回溯的力量非常強大,哪怕是星靈也會被重置記憶。

「好強大的力量呢。」

尤薩勉強從回溯中逃離出來,看著這個正在倒帶的世界,嘴角露出一絲邪笑,說道:「上次弒神,好像已經是千年以前的事情了吧?」

祝大家新年快樂,雖然祝福不是第一時間的,但新的一年,還請各位多多關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