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林侖破開空間的時間雖然不多,但是……在漫長的遷移過程中,藍環星人還是慢慢的調整位置,一步步接近了。

他們棕黃色的雙目中,充滿了對即將到來的饕餮盛宴的渴望與期待。

………………………………

而陳伯倫在此刻突然側頭。

周霜霜本來正在跟他演示剛剛複製出來的感應成像系統:“……能量自循環……怎麼了?”

陳伯倫收回看向右側半空的眼神:“沒什麼。”

“我只是覺得,有什麼人在看着我。”

他說的輕描淡寫,周霜霜卻一下子警惕起來。

她幾乎是迅速擡手,一道乳白色的霧氣擴散開來,將兩個人牢牢遮擋。

隨即才皺起眉頭:“我明明已經設下禁制了,怎麼還能有人突破?”

陳伯倫也蹙了蹙眉:“可能是錯覺吧。”

不過……

那種感覺,跟他自己破開空間的感覺,很像。

他默默記下這件事。

…………………………………

周霜霜的五感比陳伯倫敏銳許多,她什麼都沒察覺到,陳伯倫卻已經有了感覺——如果不是陳伯倫的錯覺,那麼對方,必定有着不一樣的能力。

比如,陳伯倫那樣的。

但那只是猜測,這會兒既然察覺不到周圍的異常,也就無從警惕。

周霜霜於是重新接上之前的思路,給陳伯倫展示成像系統。

總裁爹地:媽咪要出軌 …………………………

“天權星在這方面比我們先進許多,比如這感應成像系統,對他們而言,只是建模的輔助工具,但對於我們來說,卻可以用來觀察它們。”

環伺外太空的那些傢伙,周霜霜在曾經看到的“未來”中,並沒有看到他們展現科技實力,所以,姑且就用感應系統試一試吧。

如果失敗了,最多是白白耗費了精力。

但一旦成功,那麼對於他們接下來要做的事,那是大有裨益。

………………………………

陳伯倫點了點頭,他看了看成長系統中對於投影儀畫面的立體捕捉,點了點頭:“跟我們看到的很接近了,這個看來你是完全理解了……就這個吧,你整理圖紙材料,我帶去提交,順便申請投產。”

周霜霜點頭。

接下來,她就要開展另一項工作了。

……………………………

陳伯倫帶着成像系統走了。

華國家大業大,人口衆多,任何一項舉措帶來的後果,都是輕易難以承受的……因此,儘管威脅就擺在眼前,但仍是不乏主張和平觀念的人,以及消極觀念的人……

所以,一項一項工作慢慢磨合,陳伯倫預期的進度雖然不慢,可也沒快到哪裏去。

如今,酒泉那邊近期有火箭發射,成像系統的製造又是按照陳伯倫提前得到的貼合參數……只要上頭同意,隨時都可以裝載,並且還不會影響升空效果。

至於不同意……

在他的安排下,沒有“不同意”這個選項。

…………………………………

事情在陳伯倫的安排下一件一件慢慢被解決,在酒泉那邊做最後模擬的時間裏,周霜霜也完成了同位短距躍遷環道的搭建。

環道長約二十米,直徑三米六五,這個規模的環道,是周霜霜能夠獨立裝載的極限了——畢竟,現如今只有機械助手幫忙,整個過程,全部靠她一個人。

實際上,最核心的技術她仍舊沒懂,但是時間不等人,所以只能複製出來了。

而在環道完成模擬實驗的同時,陳伯倫也得到了上層的批准。

………………………………

環道裝載是在保密情況下進行的。

地址選在陸鋒最初提交的平行時空交錯點,用來驗證他的說法,同時也爲陸鋒接下來的權利獲取增加砝碼。

不得不說,這項工程所吸引的目光,遠比酒泉更加的多。

畢竟,外太空他們看的多了,可平行時空……若非之前陸鋒提交的報告太過信誓旦旦,他們真是連想象都想象不到!

在層層士兵做好防禦的情況下,軍部的人,已經牢牢的守在了環道入口十米處。

周霜霜翻了個白眼。

——這件事太過匪夷所思,直到現在,在場的人仍舊有許多不相信的。

…………………………

同位短距躍遷環道目前還沒有達到天權星那樣的實力。

畢竟匆忙之下,許多內核並沒有到位,功能也相當簡單——簡而言之,目前把人送走,還是有些難度的。

但是沒關係。

本來同位短距躍遷也是打不開平行時空的,周霜霜拿出這個,不過是爲了遮掩自己和陳伯倫的特殊能力罷了。

——順便堵那些跟着過來的科學家的嘴。

所以,在裝載成功後,周霜霜裝模作樣的給出一系列複雜的算法,這才選定時間開啓。

“準備!”

周圍所有人都警惕起來。

……………………………

環道從第一層開始。

暖橘色的光芒從底部緩緩升起。

謫仙娘子莫再逃 在所有人屏氣凝神時,上方六層光芒,突然迅速的亮了起來!

周霜霜裝模作樣的在電腦上敲擊下,確定算法結果上傳後,這才悄無聲息的引動開元通寶。

掌心一陣熱燙。

…………………………………

在環道微微發起的嗡鳴聲中,周霜霜只覺得眼前一黑!

這種黑不是缺少光線。

她五感超乎常人,又修習靈法,普通的黑暗根本不會對她造成影響或干擾。

但此刻,四周一片漆黑,萬籟俱寂,寂靜到連蟲鳴聲都沒有。

她試探的往前走動,腳下踏實的土地帶給她些微的安全感。

下一秒,她迅速側身,整個身體在極短的時間向內側旋轉——而呼嘯的風聲當中,一隻巨大的、帶有許許多多吸盤的噁心觸手剛剛錯過! 周霜霜眨眨眼,眼前的一切都已消失,出現在她面前的,依舊是那個熟悉的通道。

——而在那端,則是她所熟悉的末世。

黃沙漫漫,城牆老舊,綠意稀稀疏疏。

剛纔的一切只是幻覺而已。

但已經有過數次經驗的周霜霜明白,那根本不是幻覺,而是世界對她的提示。

………………………

在錯身的那一瞬間,儘管情況危急,對方彷彿真的能透過重重時空傷害她一般。但她在一瞥之下,強大的精神力依舊牢牢記住了那怪物的模樣。

——它們體型巨大,如同大象一般,甚至在那短短的一瞥當中,還有遠超大象的體型存在。而那一雙雙棕黃色的眼睛,隔着遙遠時空看向此處,就彷彿與她對視似的。

那是屬於殺戮機器的冰冷的眼神,絕不會被她敏銳的洞察力所錯判。

那些長而柔軟的觸手極其噁心,上頭並不像魚類那樣全部光滑,反而是間或有着層層褶皺,其間蘊藏着不知多少黑色的不明物質。

也許是多年的塵垢,也許……是獵物們天長日久累積的血肉。

……………………………

觸手能如同章魚一般柔軟,捲起盤成各種形狀,而那底下大大小小的吸盤星羅棋佈,與它錯身而帶出的強勁力道讓周霜霜明白——這,纔是真真正正的威脅!

但是。

周霜霜深呼一口氣

有什麼好怕的?

艾米法爾曾將整顆星球的意志摧垮,塞爾倫星球那些噁心的蟲子將他們的同伴當餐盤上的血肉……

但那又怎樣呢?

她和陳伯倫苦心孤詣經營的這一切,不就是爲了在絕境中搏出一條生路來嗎?

尤其是,她還看到了那些未來。

……………………………

周霜霜跨越那個僞裝成通道的躍遷環道,在末世中給陸鋒發了信息。

不多時,隊長陸峯便帶着曾經的隊友與她會合。

“好久不見啊……”

周霜霜喃喃着。

葉鶯和方旋依舊是鐵塔般的女漢子。

只不過仔細看去,會發現葉鶯太陽穴處還有一道凌厲的疤痕。單單隻看那痕跡,她就可以想象疤痕背後究竟有着何等樣的危機?

還有葉博,陳少澤,李天昊……

看着他們熟悉的面孔,再看他們臉上那驚喜的笑容,周霜霜突然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不管怎樣,她所付出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這就夠了。

……………………………

當時的她初來乍到,爲這個世界付出了所能做到的所有努力。

而所有的付出,都會鐫刻進城牆根下那稀疏的綠意當中。

世世代代,延綿不朽。

………………………………

………………………………

一間不大的辦公室中。

衆人看着牆面上那栩栩如生的投影,一時間一點聲音都沒有。

這份投影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看了。只是內容太過驚心駭俗,以至於大家不敢輕易相信罷了。

負刀 然而技術部門從各個方面解析,最終都只能承認這是真的。

…………………………………

更何況,陳伯倫之前裝載衛星上的成像系統,早就經過了他們的審覈。

此時此刻,當中的一位老人長出一口氣,內心竟有一種靴子落地的放鬆感。

“既然這些被我們發現的話……”

大家交頭接耳,彼此商量着,做出了最後的決定。

“那麼接下來,所有關於這件事的報告,我會優先審覈。”

“陳伯倫,你之前的三份申請,我批准了。”

“後續報告你整理好,我來向上提交。”

陳伯倫點了點頭。

…………………

接下來,恐怕整個華國政府都要高速的運轉起來。

這個龐大的機構,終於在此刻要發揮出旁人難以想象的力量!

“另外,我會下文件給外交部。這是我們人類歷史上的一大步,但同時全球面臨如此危機,所有的一切都要謹慎又迅速的摸索着來,雙方會談時間,你們儘快安排好。”

…………………………………

…………………………………

帝都,北山101軍區。

第一特殊部隊。

方中舟正坐在椅子上,懶洋洋的曬着太陽,一邊納悶的對身邊的同伴說道:

“咱們這個任務是什麼意思?”

早在一個月前,他們突然接到一項特殊的任務,就是在今天,進入帝都軍區南301分區,全員武裝,提高警惕,等待指令。

這個全員武裝,指的可不單單是他們第一特殊部隊,而是101軍區近1/3的先鋒力量。

按照這個規模……

“這得多大事兒啊……”

方中舟喃喃着。

拐個和尚做相公 ……………………………

旁邊的同伴撓了撓下巴,還未待發出聲音,便聽耳機裏傳來緊急集合的聲音。

兩人二話不說,立刻翻身坐起,迅速的把武器裝備好,衝向了集合處。

在集合處等待他們的,是臉頰帶着一道刀疤的中年男人。

方中舟見狀,不由小小的詫異了一下。

——臉頰上帶有一道刀疤,看着三四十許……這可是陸鋒的標誌啊!

當年,陸鋒可是他們101的傳奇啊!現在101還流傳着他的故事呢!

不過,不是聽說他現在只接更機密的高層任務嗎?

想到這裏,方中舟的心跳不由怦怦加快了起來。

……………………………………

101此刻集合過來的,足足500人,陸鋒站在臺上,神情嚴肅卻又言簡意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