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廢墟之中,那七魔王哈多則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被自己豢養的那魔羅殘肢給侵蝕着。

我急速唸咒,在最後一刻,將手中的長劍重重落下。

神劍引雷。

粗大的電光在那一瞬間撐成了電網,然後驟然落了下來,朝着我手中的劍倏然落去。

引得落雷的那一瞬間,我朝着七魔王哈多的方向指去,卻發現他居然開始動了,整個人倏然後退。

但是他卻被七劍集結而成的陣法給困住了。

重生愛上安子遷 儘管這陣法的約束力並不足以能夠鎖住他,但是僅僅耽誤一秒鐘,都已經該足夠。

他在這最危急的時候爆發出讓人爲之驚悸的速度來,力量也讓人爲之動容,然而再快再強,卻快不過雷電。

人乃萬物之靈,但是在某些時候,卻不得屈從於大自然的力量。

雷電乃至陽至剛的力量,而掌握住這力量的我,絕對不會是先前那個他甚至都懶得殺死的小角色,而是這場面的主宰者。

轟!

耀眼的雷光如柱,一瞬間轟到了七魔王哈多的身上去,極度的亮光充斥了整個廢墟,我感覺到渾身的力量在那一刻給抽空了,下意識地就朝着身後倒去,後腦勺重重磕到了一塊石頭,整個腦袋頓時就是一昏。

啊……

我頭疼如裂,難過得不行,卻不敢就此昏迷過去,連滾帶爬地艱難坐起,朝着前方望了過去。

給轟殺了麼?

我的心中多出了幾分疑惑,不因爲別的,只是沒有自信。

是的,這一次與之前擊殺釗無姬的時候並不相同,那一次是天時地利人和全部佔盡,不但是雷雨天,而且屈胖三爲了佈陣,將所有的極品雷擊木粉末都給用盡了,方纔使得那威力變得如此巨大。

但是這一回,我幾乎是倉促上馬,能夠引下天雷來,已經是超常發揮了,至於那威力,我就不敢說太多把握。

更何況,那七魔王哈多剛纔表現出來的恐怖,讓我覺得或許他已經逃脫了我的鎖定呢?

畢竟那七把木劍鎖定的空間也還是蠻大的,如果避開最主要的落點,應該還是有很大的希望承受的。

神劍引雷術是祕技,溝通茅山先祖,操縱雷霆之力,然而這威力,也是分人的。

我這種半調子的初學者,究竟有多厲害,這個真的很難說。

然而當我做起來的時候,卻發現到底還是轟中了。

我利用那七把雷擊木小劍鎖住人身,然後幾乎耗盡了所有氣力,那一瞬間表現出了來的精準,並不是尋常人所能夠比擬的,即便是七魔王哈多,在遭受到魔羅殘肢鎖身之後的情況下,也終究沒有能夠逃脫。

然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在神劍引雷術的天雷之下,那傢伙卻並沒有被劈成焦炭,反而陡然間變得足有三米多高。

一身血泡癩子的七魔王哈多站立在了一片焦土之中,然後猛然捏了一下拳頭。

咔嚓咔嚓……

一陣爆響之下,那傢伙發出了幾分狂笑來,用一種沙啞古怪的聲音吶喊道:“哈哈哈,沒想到那天雷,正是滅了魔羅意識的法門,而它裏面的力量和神力,卻融進了我的身體裏去——太美妙了,就是這種不死不滅的感覺,哈哈哈,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這聲音是七魔王哈多的,然而卻又有幾分不同。

就好像是電子音一般古怪。

糟了,他沒有死,那青銅寶塔裏供奉出來的魔羅殘肢幫他擋了雷?

我的心頭震撼,卻也知道如果這時無動於衷的話,只怕無論是我,還是屈胖三,都要給回過氣來的七魔王哈多給擊殺了去。

天雷都劈不死,那該怎麼辦?

我心中苦澀,然而卻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送上了我能夠做的最後一件事情。

聚血蠱。

小紅從我的身體裏陡然浮出,朝着那邊的七魔王哈多射了過去。

這一具三米多高的魔軀,已經不再是七魔王哈多了,而是結合了魔羅殘肢的新一代魔頭,而此刻的我渾身無力,連站起來都有些勉強,實在是沒有辦法做太多的事情了。

小紅說不一定可以。

被我放出之後,小紅如同一支利箭,陡然射向了那巨漢,而哈多似乎感應到了什麼,伸手一抓,卻沒想到小紅直接從他的手掌之上,往着裏面鑽了進去。

啊……

小紅鑽入了對方的手臂裏面去的時候,一股撕裂的劇痛傳遞到了我的大腦之中來。

疼!

我下意識地捏緊了雙手,感覺整個人如遭雷轟一般,這才知道七魔王哈多並沒有我看上去的那般強大,他雖然沒有被當場劈死,身體裏卻充滿了各種暴虐的雷意,將其緊緊鎖住。

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沒有任何猶豫地支持小紅深入他的身體裏去。

被天雷破壞了大部分生機的七魔王哈多,沒有能夠抵擋住小紅的侵蝕,幾秒鐘之後,轟然跪倒在地。

然而他卻並沒有恐懼多少,而是寒聲笑道:“想要通過巫蠱之術拿捏我,你真的是活夠了。在這個鬼地方,你覺得我就沒有能夠對付這玩意的手段麼?看我的——黑天魔雷……”

他毫無畏懼地說着話,雙手之中卻積蓄了恐怖的力量來,朝着胸口猛然拍去。

轟!

只一下,我便感覺到聚血蠱如遭雷轟,猛然一震,生機就要泯滅而去,然而它卻也是在拼命了,知道一旦放鬆,這傢伙必然會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給殺掉,於是死死纏住了那傢伙的心臟。

七魔王哈多瘋狂笑道:“融合了魔羅的神力,我已然不死不滅了,就算是把我的心臟挖出來,我也沒有任何妨礙,隔天就會再長一個出來的……”

哈、哈、哈……

他瘋狂地笑着,居然用雙手撕開了自己的胸膛,然後右手伸入身體裏,將一大顆砰然跳動的肉團給扯了出來。

那是他的心臟,而上面則是緊緊攀附其上的小紅。

掏出來之後,他伸手去抓小紅,結果小紅倉皇逃離,漂浮在了他的頭頂上,七魔王哈多伸手抓了一下,沒有抓到,他想要站起來再抓,然而卻發現自己並沒有能夠站起來。

有人伸出了手指,頂在了他的額頭之上。

是屈胖三。

這個傢伙懸浮而立,然後用右手食指頂住了七魔王哈多那滿是燎泡的額頭。

這熊孩子開口了,有且只說了兩個字:“傻波伊!”

沒錯,是兩個字,波伊是拼音……

七魔王哈多渾身一震,下意識地想要反駁,結果我卻瞧見屈胖三的那個手指之上,滿是鮮血,而這些鮮血居然是金色的,在稍微的摩擦之下,卻是化作了金色的火焰來。

火焰在一瞬間就點燃了七魔王哈多,而後將他的頭顱給吞沒。

七魔王哈多的腦袋陷入了金色的火焰之中,並且迅速蔓延,朝着他龐大的身體蔓延而去。

這火焰的溫度極高,而且還帶着某種莫名的威嚴,小紅感受到了,驚慌失措地朝着我的體內撲了過來。

聚血蠱入體之後,一股氣息從它那兒傳遞過來,我深吸了一口氣,感覺乾涸的經脈之中,似乎又多了幾分暖流,勉強站了起來,往前走去。

就在我向前走去的時候,七魔王哈多也站了起來,他伸出滿是火焰的手掌,想要去抓屈胖三。

沒想到這個傢伙滑不溜手,根本沒有讓他沾到半分。

啊……

七魔王哈多的口中傳來了歇斯底里的慘叫,然後狂吼道:“爲什麼?爲什麼?魔羅的身體不死不滅,爲什麼我會感覺到自己的意識正在流失,這到底是爲什麼呢?”

屈胖三站在他不遠不近的距離,淡然說道:“想學大人我裝波伊,卻只學到表面,沒學到精髓……”

七魔王哈多狂吼道:“你說什麼?”

屈胖三認真地解釋道:“我在說你裝波伊!本來吧,你不把心臟掏出來的話,我未必能夠近得了你的身,就算是近了你的身,也未必能夠對你做些什麼。沒想到你居然這般蠢,沒事兒卻將自己的心臟給掏出來——我知道你心臟沒了,隔天還能再長一個,但是在離體的這一瞬間,你所有的狀態都會下降到最低點,完全就是任人魚肉啊……”

他嘆息了一聲,然後有些同情地說道:“走好,不送。”

七魔王轟然跪倒,卻心有不甘地問出了最後一句話:“你這火焰,到底是什麼來頭,爲什麼能夠將我給滅殺?”

屈胖三沒有再看他,而是將目光蔓延到了遠處燈火輝煌的唐人街,徐徐吐了一口氣,然後淡淡說道:“我就不告訴你,憑什麼讓你死得瞑目——唉,這世間傻波伊太多,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當屈胖三感慨人生寂寞如雪的時候,遠處也傳來了救護車和警車的鳴叫聲。

這爛尾樓地處鬧市,就在最爲繁華的唐人街附近,雖然周遭圈起了一片荒地,但走出幾百米就是街道,所以發生什麼狀況,很容易就被發現。

我不想跟仰光的警察打交道,便拉着屈胖三要走。

他不肯,而是擡起頭來,問我道:“哎,對了陸言,《水滸傳》裏面有一回合,叫做《張都監血濺鴛鴦樓,武行者夜走蜈蚣嶺》,那武松殺人了之後,沾血寫了幾個字,叫啥來着?”

我忍不住就翻白眼,你丫的連章回體的名字都記得,會不記得那幾個字?

這不明擺着在裝波伊麼?

然而即便如此,我還是得捏着鼻子說道:“應該是‘殺人者打虎武松也’!”

屈胖三走到了七魔王哈多的跟前來,扯下衣角一塊布,蘸了一點兒鮮血,然後在旁邊一塊平滑的石塊上面寫道:“殺七魔王者屈三也。”

同樣是八個血淋淋、歪歪扭扭的大字。

我被他的惡趣味弄得猛然白眼,又問了一句,說現在可以走了麼?

屈胖三說這事兒得問你養的那蟲子。

我一愣,順着他的手指望去,卻見小紅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飛出來了,包裹着七魔王哈多剛纔掏出來的心臟在吸食着。

儘管它對不遠處七魔王哈多身上那種金色火焰畏之如虎,然而在這心臟的誘惑下,卻又顯得那般貪婪,死死不肯走。

我臉上掛不住了,衝着那小東西就吼道:“你幹嘛呢,什麼東西都吃?”

小紅似乎聽到了我的話語,然而卻包裹着那心臟,不肯撒手。

屈胖三笑了,說你也別訓它,這心臟雖是哈多的棄物,但集結了它與魔羅殘肢的很大一部分精華,充分吸收的話,對它的進化是有很大推動作用的……

我愣了一下,說進化,什麼意思?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說沒文化啊,好可怕——唉,那邊好像有動靜呢……

他朝着那邊走了過去,只見碎瓦礫裏面有人從裏面翻了出來,顯然是因爲中空結構裏沒有被壓到,所以得以倖存下來。

那是一個戴着眼鏡的傢伙,不過眼鏡碎了半邊,灰頭土臉的,十分狼狽。

他也是倒黴,好不容易爬出來,感覺身邊有人,結果擡頭一看,卻見屈胖三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惡狠狠地說道:“怎麼着,運氣這麼好啊,這麼弄都沒死?”

那人不是個善茬,猛然反抗,結果被屈胖三反手壓在碎石堆中,怎麼着都動彈不得。

他怒聲吼道:“放開我,七魔王大人會殺了你的。”

屈胖三指着不遠處熊熊燃燒的屍體,笑着說道:“你覺得那玩意能夠對我幹嘛呢?”

那人擡頭一看,整個人都驚住了,說啊,那是什麼?

屈胖三輕鬆地說道:“你們家七魔王咯……”

那人驚訝萬分,尖叫道:“不可能。”

屈胖三懶得跟他爭辯什麼,慢條斯理地說道:“十秒鐘之內,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不然就別怪我心黑手辣了。”

他輕描淡寫,然而那人卻顯然是感受到了他身上散發出來那濃重的殺機,牙齒打戰,幾秒鐘之後,他擡起頭來,急速地說道:“我是哈多的財物主管,如果你們殺了哈多的話,他的一部分財產,我可以弄給你們……”

屈胖三伸了一個懶腰,說我擦,想要金錢收買我?我是那種人嗎……

他一邊說着話,一邊就將拳頭高高揚了起來。

眼看着他就要將這傢伙給一拳頭擂死,我趕忙說道:“等等。”

屈胖三沒好氣地說道:“幹嘛?”

我轉頭看向了那個衰男,說大概有多少錢?

眼鏡男低頭說道:“這個……哈多在瑞士銀行的多個戶頭裏面存了就很多錢,我知道的就有超過六千多萬美金,只不過密碼只有他一人知道,我沒辦法給你們弄;在國內的銀行裏也有一部分,合計兩千多萬美金,如果你們需要,我可以幫你們操作;另外他在魔巢那裏有一個地下保險庫,裏面有大量現金、黃金、珠寶玉石和古董收藏,鑰匙應該在他身上……”

屈胖三不耐煩地說道:“陸言你什麼意思,我記得你不缺錢啊?”

我跟他解釋道:“錢這東西嘛,自然是多多益善,我們不拿走,回頭不知道便宜哪個王八蛋了;再說了,有了這筆錢,我們可以花錢僱殺手,追殺那些犯下殺孽,但沒有受到懲罰的人,你說我拿一二十萬美元殺一個人,豈不是比自己動手要輕鬆許多?”

眼鏡男好心提醒道:“在我們這邊,價格不用那麼貴——基本上一萬美金就可以要一條性命了,如果是修行者的話,五六萬是個比較合理的價位……”

哈、哈……

屈胖三灑然一笑,說陸言,跟大人我在一塊兒,你倒是學聰明瞭不少啊。

我無奈地點了點頭,又看向了眼鏡男,說哈多養着整整一隻軍隊呢,這麼多年的積蓄,就只有這麼一點兒?

眼鏡男快哭了:“這些已經不少了。”

這時那警車都已經趕到了廢墟前面的荒地上,我們便不再逗留,屈胖三去哈多屍體裏翻出了地庫鑰匙來,而小紅也將那心臟吸食趕緊,只剩下一坨牛肉乾一般的東西。

大樓垮塌,天雷轟擊,這些將此處的炁場整個兒都給改變,哈多之前用來禁錮炁場的那顆珠子也失去了功效。

在警察來臨之前,我帶着兩人離開現場,然後出現在附近的街道上,打了一輛的士,前往魔巢。

魔巢是七魔王哈多的居所,這是一個佔地廣闊的大莊園,離永盛監獄並不算遠,直線距離甚至只有兩公里左右。

七魔王的莊園很大,在這樣一個地方,能夠有這麼氣派的莊園,的確是一件很土豪的事情,而路上的時候,我們已經瞭解到了,七魔王哈多除了有一個弟弟普桑之外,還有兩個妹妹,以及三位妻子、十二個子女。

不過這些人並沒有參與他太多的事情,也並不瞭解。

大概是身處黑暗,卻反而希望家人能夠得以光明的緣故,所以他給自己的子女接受最好的教育,有的甚至送出國去讀書。

這些人回來了,也都是當醫生或者政客子之類的光鮮職業。

唯一獲得七魔王哈多傳承的,是他的嫡子巫悚(音譯),據說此人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是一個堪比哈多的厲害角色,不過他三年前就前往印度某處祕境去修行了,並沒有歸家。

得知這個消息之後,我們決定秉承這一個江湖潛規則,那就是禍不及家人。

七魔王哈多再混蛋,再一手遮天,無惡不做,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與他的家人無關。

確定了這一點之後,我們來到了七魔王哈多的莊園,裏面的防備挺嚴的,鳴哨暗哨一大把,不過估計大部分人手都被他抽空了的緣故,所以厲害的高手並不太多。

即便是有幾個,也都不是屈胖三的對手。

對於這些人,屈胖三倒也沒有太多的留情,基本上是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都給宰了去。

一路走,我們最終通過書房的密道,來到了地庫之中。

用鑰匙打開了地庫之後,我們走入其間,發現這兒並不算大,也就十多個平方起居室大小,但裏面卻有着琳琅滿目的財貨。

一沓沓的美金外匯,還有極品的翡翠珠寶,以及各種黃金古董……

而除了這些財物,這裏面還有許多古怪的法器,比如鍍金的孩童死屍、各種古怪動物的標本,骷髏頭做的碗,佈滿了符文的書籍和竹簡,這些東西,看得人快要花了眼。

我把乾坤袋給塞得滿滿的,結果只是一小半,還有一大半並沒有能夠運走。

我是個知足的人,裝完之後,就叫屈胖三離開。

然而他卻不斷擺頭,說不行,這麼多財貨,不拿走,留在這裏簡直就是一種犯罪。

他不肯走了。

我一臉鬱悶,跟他協商了許久,最後屈胖三、我和眼鏡男三人,分了好幾個批次,終於將全部的東西都給搬到了書房這邊來。

屈胖三讓眼鏡男帶我去找車子過來,而他則在這裏分門別類地整理打包。

得,之前他高風亮節,說不爲五斗米折腰,結果現在居然恨不得將人家的屋子都給搬走,着實讓人有些鬱悶。

不過屈胖三既然發了話,我也沒有辦法,押着那傢伙出去,在車庫裏找了一輛小貨車,停在書房外面的花園過道上,然後將窗戶拆開,一份一份地傳遞出去。

我們先前是祕密潛入,並沒有大張旗鼓,然而此刻這般一弄,基本上整個莊園都知道了。

好多人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瞧見那眼鏡男在場,還過來招呼,問要不要幫忙。

然而暴露之後,這些人又立刻變臉,拔槍想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