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傾襲結束後,玉龍飛也徹底沒了生機,血肉模糊的臉,道道傷疤的後背,但他依舊自信的笑了笑:“希望你能記得我這張臉!”

之後,他用血肉模糊的雙手,輕輕摸了下臉上的鮮血,而當完全能讓別人看清自己的面容時,纔將自己殘破的外套披在了穆芷晴身上:“丫頭,我一生沒有看過別人的軀體,這還是第一次看到,算是我欠你的吧,不過也沒有什麼大事,因爲我要離開這個世界了,以後這個祕密就只有你知道了!”

說完,玉龍飛抱着自己,就躍到了遠處的白鶴兄弟身上。


想起整個過程,穆芷晴就抑制不住臉上的淚水:“玉龍飛,你個混蛋,爲什麼要救我,爲什麼要救我!”

“丫頭,你剛剛醒來,還需要休息!走,先跟我回家!”聽到穆芷晴說這樣的話,穆戰天心中很不是滋味,自己爲女兒的事,不知暗中流了多少眼淚。

“不,父親,我要陪着他!”白髮生送黑髮人是痛苦的,穆芷晴不知道穆戰天爲自己落下的淚,不由推開了他,一把抱住了玉龍飛,而在她抱住玉龍飛的剎那,她溫暖帶有清香的嘴脣,輕輕的貼在玉龍飛模糊的臉頰上。

“這?”一時間,衆人都驚呆了。

“你中邪了!”就在她還想親吻下去時,穆戰天一把拉起了她,之後就朝着家族方向行去。

“父親,放了我,放了我!”

聽着穆芷晴的呼喊聲,在玉龍飛跟前的穆家老祖,不由笑了笑:“龍飛兄弟,既然你生前不能陪老頭我,那死了陪着老頭我,未嘗不可吧?”

啾啾—— 穆家狼堡的二樓,小白狼正靜靜趴在桌子旁,在他跟前,一名男子正靜靜的躺在那兒。

“小子,你會死嗎?”小白狼邊看男子,邊用眼睛在他跟前掃視着。

而就在他注視的剎那,一名女子忽然從狼堡外跑了進來。

“蹬蹬!”

幾步後,女子就衝到了二樓。看着躺在牀上的男子,女子的雙眸不由收縮了一下:“老祖,快給我起來!”

相比於穆戰天等人的恭恭敬敬,她對小白狼的態度,可是惡劣的很,竟是一把將小白狼抓了起來:“讓你不給我起來救他!”

說着,就是將手中的小白狼扔到了地上。


“瘋丫頭,又欺負你老祖,小心我讓你父親揍你!”被她扔出去的小白狼,顯然不開心,快要落到地上的剎那,竟是化成了人形,飄到了半空中。

“給我下來!”不過,女子並沒讓他有喘息的機會,竟是夾着腰朝他吼道。

……

“小傢伙,你又差點送命,你真是笨死了!”就在女子掐腰怒吼時,紅極印世界中,龍魂正滿臉斥責的看着跟前的玉龍飛。

現在的玉龍飛,只是靈魂軀體,沒有一點肉體感,好似風一刮,就會將自己刮跑一樣。

聽到龍魂的訓斥,他只是搖了搖頭:“師父,要是換做你,那種時刻,你定當會出來逆天!”儘管龍魂平時冷冰冰的,但玉龍飛卻看透了他的心思,其實他也是感情用事之人,只不過龍魂刻意在自己跟前硬撐而已。

“哼!”被玉龍飛說中的龍魂,並沒有辯解,而是揹負起雙手,點了點頭:“如此以來也好,也好!”

玉龍飛這段時間,除了奔波勞碌外,幾乎沒有半點時間出來休息,眼下他受傷總可以停下來休息了吧。

想到這的龍魂,再次點了點頭:“這段時間,是你修煉的最好時段,你要好好的修煉,不然出去後,你定打不過黑虎堂那些人,而且他們黑虎堂有閃電刀,是附魔裝備,比你的赤焰槍,要強了數倍,若是此刻你不能修煉到一定境界的話,閃電刀你絕對得不到!”

只是片刻時間,龍魂的臉色就大變了,惡狠狠的看着玉龍飛。

“明白了,師父!”早已習慣龍魂嚴肅的玉龍飛,這一刻看到龍魂,竟沒有一絲擔憂,平靜的點了點頭。

“那我不打擾你了!”話音剛落,龍魂就轉過了身,朝着遠處去了。

“丫頭,起碼我沒有對不起你!”儘管玉龍飛是因爲穆芷晴的原因,讓自己的靈魂脫離了軀體,但他可是得意的,起碼他沒有對不起穆芷晴。

微微一笑後,他開始進入了修煉狀態。

在這之前,玉龍飛已將體內的龍氣濁氣排出了體外,眼下他需要做的,就是將這些純潔的靈氣吸收到體內,所以一沉浸到修煉狀態中後,他就沒有休止的修煉起來。

刷刷!!

一時間,股股靈氣猶如波濤一樣,竟是從遠處一涌而上,他們有的如同海怪一樣,涌向玉龍飛跟前時,竟是揮舞起粗壯的手臂,每拍打一下浪花,就將周圍的靈氣震爲了碎片。

“可惡的傢伙!”被海怪破壞吸收的玉龍飛,有點惱怒,虛幻的雙手中,兩股龍火猶如火龍柱一樣,倏的一聲,就是竄了出來,狠狠的砸在了海怪上面。

轟隆!

水火不容,是亙古不變的真理,儘管它們的本質都是龍氣,但二者交戰的剎那,卻迸發出了無比強大的撞擊力。

不遠處的靈氣團,在它們的撞擊下,竟是被震的稀爛,沒有力氣癱瘓的掉了到了地上。之後,這些癱瘓的龍氣,就形成了黑色爛泥,腐蝕着周圍的一切。

“怎麼可能?”儘管玉龍飛沒睜眼,但他卻可以感受到腐蝕的爛泥。

他龍火中盡是清純的靈氣,遇上外面這些靈氣,不該產生這樣的效果。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些爛泥,竟是帶有腐蝕性。

“難道說,我體內的龍氣有毒?”外界的靈氣,都是清純的,按理說不該有這種效果,如此說來的話,就是他自身的問題了。

可這些有毒的龍氣,又能來自哪呢?玉龍飛從小到大,雖說藉助紅極印不少,但都是靠自己度過難關的,也就是說,自己體內的龍氣都是辛苦修煉得來的,何時變成有毒的了?

“想不到蒸籠塔內,竟會有這些溼氣!”與玉龍飛的疑惑相比,龍魂可是坦然的很,他懂得的比玉龍飛要多,這種事,他自然清楚的很,但玉龍飛卻不同了,他只知道,自己體內龍氣,是辛勤修煉到的,不可能存在這種狀況。

因此,他的額頭不由皺了起來:“我是不是吸收什麼了?”

一時間,他又陷入到深思中,

“臭小子,修煉要腳踏實地,一步一步來,你仔細想想,你是不是走過捷徑了?”爲了讓自己的弟子,從今往後,能有更大的成就,龍魂只好提示到。

“對了,蒸籠塔,就是它!”玉龍飛早該想到這些了,眼下聽到龍魂提起,不由恍然大悟,當日的自己,進入蒸籠塔後,差點被裏面怨恨很深的靈魂傷到,後來自己將它們打敗後,自己就拼命的吸收起來,其中更重要的一點,當日幾人同時把能量轉讓給了自己。

而正是靠他們能量的輸送,自己實力才漲的如此厲害,眼下也只有這個可能了。

恍然大悟的他,忽然停下了修煉,一臉坦然的看着龍魂:“師父,我明白了,修煉這東西急不得,越是想通過吸收別人能量來提高能力,對修煉越有害處!”

自己體內的龍氣,都是來自那些人,因此這些有毒龍氣,一定來自這些人。

想到這的玉龍飛,竟是有點後怕起來,好在自己及時發現了這個問題,不然自己怎麼死了,都不知道!

聽到他的解釋,龍魂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你說的不錯,修煉確實急不得,但不代表一定不可以走捷徑,就像你吸收紅極印中龍氣後,你實力得到劇增,這樣的劇增顯然對你沒有害處,但有一點你要明確,若是你吸收的龍氣過多而自己又無法吸收後,這些龍氣,就會轉化爲惡劣的龍氣,就像你買的食物多了,吃不了放在那兒,始終要變壞的,這些龍氣的性質和食物差不多!”

“那師父的意思,我體內的有毒龍氣,不是因爲吸收別人龍氣導致的?”玉龍飛有點疑惑起來。

聞聲,龍魂不由搖了搖頭:“不盡然是這些,有些注意修行的人,他們會量力吸收外界龍氣,當吸收到一定境界時,他們就會選擇消化,所以他們體內存在的有毒龍氣很少,而那些不注意修行的人,他們吸收外界龍氣,就不會有節制了,只要他們能吸收下,他們就會一直吸收下去,所以,你吸收他們的能量後,這些有毒龍氣,勢必會打到你體內!”

“原來如此!”聽完龍魂的解釋,玉龍飛恍然大悟,現在的他,終於明白龍魂爲何不讓自己無節制吸收龍氣,因此很是恭敬的朝龍魂拜了一拜:“謝謝師父!”

“呵呵!”相比於幾年前,現在的龍魂,對玉龍飛不再那麼嚴肅。

而他態度的改變,也是印證了一個事實:“玉龍飛已具備和他平起平坐的資格!”

儘管這樣,玉龍飛還是客氣的說道“師父,那我這段時間,是不是該消化一下呢?”

玉龍飛還在體內有毒龍氣的問題,生怕這些毒氣,能將自己體內攪亂,所以小心的問道。

“你體內的有毒龍氣,雖說不少,但你體內有着紅極印的庇護,而且前段時間,這些靈氣,已把你體內渾濁的龍氣排了出來,所以還是沒有大礙的。”

“那樣最好不過了!”這些有毒龍氣,就像埋在體內的尖刀一樣,搞不準什麼時候,就會刺向自己的心臟。玉龍飛是小心的人,他不能容許這樣的事發生。

“好吧,你修煉吧!”話音完畢,龍魂再次消失在玉龍飛跟前。

隨後,玉龍飛才走到腐蝕的龍氣跟前,此時這些腐蝕的龍氣,已經將地面腐蝕成了一個大坑,一股股刺鼻的臭味,正從裏面流出。

“該結束了吧?”對着大坑看了一眼後,玉龍飛手中兩團龍火猛的竄了起來,之後就把這些噁心的東西點燃了起來。

呼哧,呼哧!

這些龍火,見到這些黑色東西,竟是表現出強烈的燃燒感,越燒越旺,不到片刻時間後,就是將這些黑色物體燒成了灰燼。

“唉——”對這些東西打量片刻後,玉龍飛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些濁氣,和他體內的龍氣,都是同一樣東西,沒想到,這些龍火在看到這些髒東西時,竟如同看到了仇家一樣,越燒越旺,沒有一點同情心。

但如此也好,把它們燒碎,免得在自己跟前礙眼!打量片刻後,他才緩緩走到遠處,開始了自己的修煉。

ps:下週有推薦了,更新必須給力,兄弟們頂起來。。 不知不覺,一年過去了。

“老祖,你還沒有辦法?”在狼堡的二樓,穆芷晴正抓住虛幻老頭的鬍鬚,朝他怒吼道。

“丫頭,他活不了了!”一年的時間,老者都沒讓躺在牀上的男子醒來,這一刻,他終於是說了出來。

“你胡說!”不過,穆芷晴並沒被他的話打倒,再次緊緊抓住了他的鬍鬚:“他要是活不了,你就永遠沒有好日子過!”

穆芷晴抓住老頭鬍鬚的剎那,不忘使勁往外拽了拽。而被拽到的老頭,似是有了感覺,不由向後退了退:“丫頭,我這一生還沒服過別人,你還是第一個!”

顯然,老頭被穆芷晴折磨的,已經相當慘烈,但他也無奈的很,若是說玉龍飛一年前還沒死,他還信,但若是說玉龍飛一年後還不死,他卻是怎麼都不信。

普通人需要食物維持生命,玉龍飛已昏死過去,就算他之前積攢的能量再多,也經不起一年的消耗,所以這一刻的他,徹底不對玉龍飛抱有任何希望。

可穆芷晴卻不相信這個事實,她不相信玉龍飛就這樣死掉,在她印象中,玉龍飛是無所不能的,這一刻也不能差到哪去,所以每天,她都會像做功課一樣,按時到狼堡中催促着虛幻老頭,之後在老頭的催促下,才戀戀不捨離開狼堡。

這樣的功課一直持續了一年,可穆芷晴並沒表現出半點厭倦,每天在老頭還沒醒來,都會將狼堡的門踹開,將老頭從睡夢中扯醒。無奈之下,老頭只好低着頭用自己的龍氣,來複原玉龍飛。

“丫頭,你該忘了他了吧!”這一天,虛幻老頭竟是反常了,不再向玉龍飛體內輸入龍氣,而是一本正經的看着穆芷晴:“這小子,已經死了!”

“不可能,你騙我,他沒死!”本還一臉調皮的穆芷晴,聽到這話心已經涼了大半,但她依舊裝作非常堅強的樣子,強顏歡笑:“老頭,你要是不救他,我可打你了!”

說話間,她就是將拳頭舉了起來。

“唉——”不過這一次老頭並沒像往常一樣,沒有躲閃,而是揹負起雙手訓斥着穆芷晴:“丫頭,一年了,他都沒醒來,你以爲他兩年,或者三年後能醒來?”老頭說的很明確,玉龍飛徹底沒救了,要是他能活過來的話,除非他成仙了!

“不——”這一刻的穆芷晴,終於抑制不住心中的情緒,大聲的哭了出來。

玉龍飛給她的震撼太多了,先是和她在雪域草原中打鬥,後又在斯坦城過着軍旅的生活,雖說時間不長,但她卻能感受到這個男人是靠得住的,可令她沒想到的是,當這名男人抱着尚佳琪回來時,竟成了她和他的訣別。

本以爲自己再也見不到的她,沒想到這名男子救活了自己,但在救活自己的同時,也是將自己的命搭了上去。

所以此刻的她,雖說活着還不如死了好受點。

看着男子坦然的笑容,她心中就會有種愧疚感,而且這種愧疚感是相當的濃郁,別人欠你一個人情,你可能會沒有什麼感覺,但若是自己欠了別人一個人情,那自己心裏就會無比的難受。更何況是一條命呢!因此,此刻的她,真是生不如死。

“丫頭,忘了他吧!”實在看不慣穆芷晴淚流滿面的虛幻老頭,終於走到男子跟前,用龍氣開了一個空間,將玉龍飛裝進了空間中:“我把他裝到這裏面了,免得你看到他再傷心!”

“不——我要看着他!”見到老祖要把玉龍飛裝進空間中,穆芷晴忽然停下了哭泣,抓緊過來撕扯虛幻老頭,可是還沒等她走近,虛幻老頭就一把把她推到了地上:“好好想一下吧!”

這一刻的他竟是如此的冷漠,把穆芷晴推倒後,就再次變爲小白狼,靜靜的趴在了桌上。


“玉龍飛!”看到被封存起來的穆芷晴,眼中淚水橫流,焦急中的她慌忙從地上爬了起來,伸手就朝老頭封印的空間抓去,可是還沒等她靠近,她抓住的空間,就變成了一團空氣,從她手中溜走了。

“不——”望着沒了的空間,穆芷晴徹底癱倒在了地上。

一年了,她就這樣看着玉龍飛,雖說他只是軀體一具,但看着他,自己就會感覺到相當的幸福,眼下,玉龍飛被老祖封印起來,怎麼不讓她失望呢?

可是,不論她怎麼哭泣,躺在桌上的小白狼,猶如什麼都沒聽到一樣,將頭邁到了一邊,眯縫着眼睛,好似在熟睡一般。

“玉龍飛!”


吱吱!!

就在穆芷晴絕望時,剛纔消失的空間中,忽然傳出了斷裂聲。

“復活了?”一直注視着那個位置的穆芷晴,聽到這聲音,忽然將眼珠睜到了最大,噙着淚水一動不動的看着那個位置。

與此同時,眯縫着眼的小白狼,同樣擡起了頭,豎起小耳朵靜靜的看着斷裂處。

咔嚓!咔嚓!


就在他們注視中,空間中的斷裂聲再次變得明顯起來,空間中好似有東西在走到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