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凡是似乎並不像我想象之中的那麼順利,我跑了一段時間以後,前面突然出現了一陣巨大的響聲,隨後就是驚天的震動。

似乎整個地面都要被拔起了一般。

緊接着,我看到了一跳巨大的肢體,朝着地上砸了過來。

臥槽這是什麼情況,要不是我趕緊穩住了身體,恨不得就要被震飛出去。

我小心翼翼的靠過去,看到前面的情況,我整個人都傻逼了,一隻長着有一個頭、兩個身體、六條腿和四隻翅膀的大怪獸,出現在我的面前,而在他們的前方,站立着一男一女兩個人類修士。

這隻大怪獸的樣子,有些熟悉啊,突然,肥遺兩個字,出現在我的腦海裏面。

“肥遺:一種居住在太華山山麓的怪蛇,一出現就會天下大旱,據說吃了肥遺能夠治病、還能防止寄生蟲。”

可肥遺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不是早就已經在人間絕種了麼?

就在我一陣疑惑的時候,肥遺的腦袋吐出一片大霧,然後拔腿就準備逃跑,顯然,它是打不過眼前這兩位人類修士了。

“師兄,不嫩讓他跑了!”

這女的的聲音,不知爲何居然有些熟悉,我聽了以後渾身就是一顫。

“好,你來控制,我來擊殺!”

那女子沒有回答,而是直接念出了咒語。

“弟子請老祖,天蠶困妖魔!”

是金蠶困魔咒,我把鬼視開到了極限,就在那一瞬間,我看到了這個女子的臉,是二姨!

(本章完) 簡直是嚇尿的節奏啊,二姨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她不是去找她的師兄鬼見愁了麼?

下一刻我才意識到,旁邊那個男子,應該就是他的師兄鬼見愁了吧!

我又朝着那邊看過去,同樣一個術法,在二姨的手中使用出來,和我用出來那是截然不同。

大量的銀線如同蛛絲一般的射出去,一下子就把肥遺的兩隻腳給死死的糾纏住。

肥遺被抓住以後,就像是瘋了一樣,沒有被困住的腿,都朝着銀線上面蹬過去,可是一點用都沒有,因爲二姨根本就沒有給她反抗的機會。

“咒請老祖再降臨,神兵火急如律令!”

這是金蠶困魔咒的第二階段,第二階段我用起來相當的勉強,但是看二姨用出來,似乎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銀線猶如喝了藥一樣的快速蔓延,很快就包裹住了肥遺的腿和身體,他整個都被糾纏住了,就只剩下幾個翅膀,還在撲騰撲騰的,想飛卻飛不起來。

屌,真的是太屌了!

我甚至都覺得我們用的不是一個術法了。

可肥遺也不是吃素的,他似乎已經進入了暴怒狀態,一聲嘶吼之後,他的整個身體開始脹大,似乎馬上就要把捆住他的銀線給撐破。

“孽畜,還想逆天?”

二姨一句嘲諷之後,手上連續打出了八卦印,雙劍指和請神指!那速度快的我簡直看不清楚。

“三請老祖來降臨,太上急急如律令!”

二姨這個咒語念出去以後,異變突起,本來只是細軟的銀線,瞬間開始膨脹,最後再一次爆發開來,整個肥遺被捆的跟個糉子一樣,再也翻不起風浪。

“師兄!”

二姨一聲大喝。

柔情總裁,獨寵纏妻 她的話還沒叫完,鬼見愁就開始動手了,一道綠色的光芒,驟然間穿過了肥遺的身體,肥遺掙扎了兩下,就倒了下去。

“多些師兄了!”

二姨給鬼見愁行了一個道禮。

“師妹客氣了!”

我看着他們兩個把肥遺的內丹給挖了出來,正想着要不要上去相認,而就在這個時候,兜裏的傳訊石,突然震了一下。

是蘇小魅給我回消息了。

“我這邊情況大好呢,馬上就要攻破離鬼王的倉庫了,最多再有兩天,一定可以回來!”

蘇小魅的聲音裏面,帶着一股可以讓人安定的力量,但是我知道,事情絕對不像她說的那麼樂觀,她只是在安慰我而已。

我調動鬼氣,正準備給蘇小魅回消息的時候,突然,身前傳來了二姨的聲音。

“有人窺伺,動手!”

話音剛落,兩道金光就朝着我這邊飛了過來。

“二姨別動手,是我啊!”

這他媽要是被打中,簡直就是瘋了的節奏啊,我丟出了身上所有的保身符,染後又抓了一大把蘇小魅給的東西,鬼氣衝擊了一邊,就趕緊丟了出去。

最後,一個鬼行,撒丫子就朝着旁邊跑!

只聽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兩道金光穿破了我的若干武器,最終在我身後十米左右的地方爆炸了。

我被巨大的衝擊波嫌飛了好幾米遠,感覺渾身的骨頭都要碎掉了。

就在這一刻,二姨和鬼見愁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跟前。

“是個鬼差!還是無常使者!”

鬼見愁的聲音,倒是帶着幾分磁性。

“二姨,你這是要弄死我麼?”

我強行聚集着最後的力氣說道。

二姨一聽到我的話,趕忙蹲了下來。

“小星星,怎麼是你?是誰殺了你,你怎麼變成鬼差了?”

她看到我這樣,語氣冷冰冰的,整個人似乎處在了爆發的邊緣。

“我活着好好的呢,可是差點被你們給弄死了!”

我無語的翻過身,大喘了幾口氣,鬼丹的力量緩緩退去,身上的黑霧消散,我變成了正常人的樣子,活人果然不能在陰間呆着,因爲這裏沒有空氣,我感覺整個人一陣窒息,剛準備再次調動鬼氣,就在這時,二姨的手,搭上了我的手腕。

一股暖流,從我的手臂衝進了我的身體,窒息的感覺瞬間消散,我感覺整個人暖洋洋的。

“你真的還活着!”

二姨似乎整個人鬆了一口氣。

“拜請普奄祖師公,度化衆生顯神通!”

二姨拜了一個止血指,我瞬間就感覺身上的疼痛不適那麼的明顯了。

“這是什麼術法?”

“普奄祖師咒,用來療傷的!”

二姨說完以後,趕緊對着我追問道。

“你怎麼成了鬼差了,還有哪來的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我對着二姨略微解釋了一下,只說我是機緣巧合之下,吃掉了馬面的內丹,然後就變成這樣了,二姨也沒有疑惑,她告訴我,她們已經找到了給我鎮命的方法,這次來陰間,就是來斬殺一隻肥遺的,她們需要給我煉製一顆丹藥,需要肥遺的內丹做藥引子。

“這位就是您的師兄鬼見愁前輩麼?”

二姨點了點頭,我衝着鬼見愁看過去,他的樣子冷冰冰的,不過還是給了我一個確定的眼神。

“叫我師伯吧!”

“師伯好!”

“既然你已經來了陰間,就和我們一路吧,就算是長長見識!”

二姨對着我說道,我本想答應下來,但是

轉念一想不對啊,我是來找蘇小魅的,咱得想辦法溜號。

我剛動着溜號的念頭,但是轉念又一想,溜號也不是個辦法啊,先不說我能不能找到蘇小魅,就算是找到了,我這點微末的實力,也未必能幫上忙。

而眼下不是正有一個好機會麼?我看二姨這是已經全部都恢復了的節奏啊,再加上鬼見愁這位大神,只要把他們兩個忽悠過去救蘇小魅,絕對是大事可成。

“您二位,聽說過離鬼王和魅鬼王大戰的事情麼?”

我小心翼翼的對着二姨問道。

“聽說過,我們剛剛從那邊過來呢,打的難解難分,離鬼王親自出馬,魅鬼王被埋伏了,我看這次她是凶多吉少了,紅顏薄命啊!”

二姨略微有些感嘆。

“二姨,我們能不能去救救魅鬼王?”

雖然我知道這麼說不合適,但是爲了小魅,我還是開口了。

“兩個鬼王打架,關我們什麼事?”

二姨一聲冷笑。

“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啊,您忘了麼?您受傷可就是因爲離鬼王呢,上次他還差點把我也給幹掉!我們不能讓他就這麼瀟灑!”

魔天 我找了個自認爲很不錯的理由。

“離鬼王我自會找辦法對付他,但不是現在,此刻我們人在陰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聽到二姨這話,我就着急了。

“二姨…可是!”

“可是什麼?”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鬼見愁在一邊站着,饒有興趣的看着我們兩個,沒有說話。

我一咬牙,一跺腳,我決定拼了,把之前那天晚上,是蘇小魅救了我們的事情告訴了二姨,不過其他的事情,比如說我們曾經,咳咳,那些就沒有說了。

“此事當真?”

二姨看着我,臉色有些嚴肅。

“當真,我點了點頭,我的這個鬼差的身份,其實也是當初魅鬼王送給我的,不然我也不可能進到陰間了!”

“你還真以爲鬼差是個什麼好差事?”

二姨的聲音裏面,帶着一絲怪氣。

“不過,吾輩修士最重要的就是終於本心,我忘憂神婆,有恩必報!”

說完,二姨轉身對着鬼見愁說道。

靈天幻夢 “師兄,魅鬼王曾經救過我,小妹斗膽請師兄出手相助!”

鬼見愁倒也痛快。

“無妨,走上一遭!”

有兩位大神帶着,我的心裏瞬間就有底了,他們抓着我,直接騰雲駕霧而起!我就感覺一陣強力的拉昇,本能的閉上眼,再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在天上了, 再朝下一看,萬里高空,簡直嚇尿!

(本章完) 我開始有些懷念冥龜了,坐在冥龜背上和被人家抓在手裏飛起來,那簡直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好在他們的速度不慢,再多飛一會,我都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命落地。

“這就是落陰澗了?”

左邊的幸福 我對着二姨問道。

“這裏不是,我們這裏,是落陰澗上方!下面就是落陰澗了!”

二姨對着我說道。

這我朝着下面看了看,這裏算是一片大峽谷,除了濃濃的迷霧,什麼都看不見。

“選這裏當倉庫?那豈不是太容易被偷襲了?只要從這上面,放一下大範圍殺傷性的武器,比如說冥雷之類的,不就可以把底下毀個乾淨?再說了,人也能從這裏降下去啊!”

我一陣無語的說道,這離鬼王的智商,未免也太簡單了一點吧。

“你這麼想,是因爲你不瞭解!”

二姨略微笑了笑。

“落陰澗是離鬼王重要的倉庫之一,也是陰間裏面有名的絕地,從這裏下去,有着凌冽的陰風,尋常生物被這陰風吹上一下,會在瞬間變得只剩下骨頭,鬼被這陰風吹上一下,則會直接魂飛魄散,就算是鬼王級別,也不可能從這落陰澗上方下去,人都是如此,更別說東西了,半路就被陰風吹散了!”

本來,爲了看看這落陰澗,我還是湊的挺近的,但是一聽到而已這話,趕緊嚇的收了回來。

“所以,想進這落陰澗就只有走正門,我估計魅鬼王也是因爲如此,才被埋伏了的!”

二姨的話說完了,我卻是老臉一紅有些尷尬,沒知識被發現了,

“那鬼帝呢?鬼帝也搞不定這陰風?”

“你覺得鬼帝要進落陰澗,還用這麼麻煩?”

臥槽這話說的也是。

“那我們怎麼進去呢?”

我總算抓住了事情的關鍵。

“當然還是得從這陰風叢中穿過去!不過彆着急,讓我們先看看下面的情況。”

“師兄,來點水!”

二姨對着鬼見愁說道。

鬼見愁打出一個三清指,一股涓涓的細流憑空出現在天上,組成一個八卦陣的圖像。

二姨則是拿出了一個鏡子,隨着二姨靈力的輸入,鏡子突然亮了起來,一道鏡子的虛影,射入到天上,和天上的八卦圖案重合在一起,一陣金光刺的我眼睛眨了下眼,再睜開的時候,八卦陣已經不見了,一片水幕之上逐漸出現了從模糊到清晰的影像。

“這是水鏡術,能夠看到三千米之內任何一處的東西!”

二姨對着我解釋道。

我點了點頭表示

明白,又朝着屏幕上看過去。

一片陰霧瀰漫,下面有着數十個奇怪的建築,可是別說是人了,兩個鬼都沒有。

二姨又手指一動,整個水幕就開始移動,影像又開始變得模糊,再清晰起來的時候,我發誓我看到了從前沒有見過的最壯觀的景象。

這是一片戰場,無數穿戴整齊的鬼兵排着整齊的長隊,不光是鬼兵,鬼將也是不計其數,騰騰的殺氣都快要從水幕之後冒出來。

整個戰場分爲兩個部分,一邊兵強馬壯,另外一邊則是有些苟延殘喘之意。

雙方已經分的很清楚了,而就在這兩個大部隊的上方,兩個巨大的身影,正在接連不斷的交手。

這二者一道剛強,一道嬌弱,很明顯強的那位,就是離鬼王了。

而嬌弱的那一位不正是我朝思暮想的蘇小魅麼?她看起來清瘦了許多。

“魅,就這個程度,可不是你的實力啊!”

雖然聽不到聲音,但是從離鬼王的嘴型裏面,我還是能大致的知道他說的話。

“拿下你還是夠了!”

蘇小魅一陣火大,整個人身上開始變得血紅,一股龐大的氣勢沖天而起,顯然是使用了鬼王祕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