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能夠互相感應。

而這一些從者也並不是實體,很多從者的本體在自己的世界和區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參加了聖杯戰爭!

隨著這兩個存在加入戰鬥,周圍突然湧來的怪物快速解決。

櫻滿集忍不住有一些激動,渾身噴發出大片的火焰,不斷的衝出去,拳腳虎虎生風的打擊向因為數量變少有一點慫了的怪物們。

看著場中的怪物數量,不知火舞笑著說道:「集,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說完就一下子隱身了……

怪物們本來就不敢和不知火舞對抗,見不知火舞隱身,立刻將目標轉移到了櫻滿集和那個忍者和少女身上。

櫻滿集愣了一下,然後一下子被數量眾多的怪物包圍陷入苦戰,然後就不斷的爆發,爆發起來的不知火將怪物推開一定的距離,櫻滿集隨後對著一個方向轟擊。

陷入麻煩的櫻滿集快速的消耗著不知火,自身的非凡力量不住的轉化為不知火。

直覺一直保護著櫻滿集,讓他基本上就如同是一個反應機器一樣,每一次數個怪物攻擊前後而至,他都快速的躲避且不斷的打開上一個怪物的攻擊。

看那不知火舞隱身消失,留下櫻滿集在原地戰鬥,忍者少年驚訝之餘,也想去幫個忙,因為看櫻滿集這個情況,一個不小心,可能會死亡。

就在這個時候,在旁邊的少女拉住了少年,搖了搖頭。

忍者少年雖然有一些疑惑,但是也還是停下了。

只見櫻滿集不斷的戰鬥著,殺死一個又來一個,臉上卻也沒有什麼絕望,一直處於包圍的狀態之中,一直戰鬥著……

直到……

包圍圈出現了一個空位,櫻滿集向空位移動,同時再度一火拳打在怪物頭部,怪物死去。

有空缺后櫻滿集才發現,怪物已經不知不覺只剩下十個以內了……

長時間的戰鬥讓櫻滿集渾身乏力,但是還是撐著,把最後這幾隻怪物斬殺。

看著滿地的屍體,櫻滿集一下子坐倒在地上,不住急促呼吸著。

「可以嘛!」

不知火舞笑著出現,拍了拍櫻滿集的肩膀。

「其實我原本不看好你來著,只是想你經常遇到事情,所以就看看你能不能挺過來,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呢……」

看著身前的不知火舞的笑容,櫻滿集無奈一笑:「完全沒機會使用忍術,好在有不知火加身的術式,而且我的不知火恢復快……」

聽到櫻滿集的話,不知火舞笑容漸漸的收斂起來。

「其實忍術是需要找機會放的,忍者的戰鬥方式一般都是一邊跑一邊戰的。」

然後淡淡的說道:「所以體力和耐力很重要!雖然說你還小,成長空間很大,但是已你之前的遭遇和情況來看……不得不加強你的訓練……」

說著也坐下休息起來。 似乎時候到了便是事兒趕事兒,燕北這邊纔剛將大營諸般事宜交付郭嘉,打算踏上前往常山主持趙馬二人的婚事,實際也是燕馬這兩個軍事集團的聯姻。正當他還未啓程,北方又來一封信——邯鄲城裏的呂布傳信告訴他女兒在幽州產下一雙兒女,趙王殿下做伯父了。

燕氏一族的枝葉,又散下不少。趙雲的婚事來得恰到好處,正當燕北爲馬超何去何從勞神費心時,他與馬超成了親人。而燕東有後的消息便是喜上加喜,讓燕北的心就像這五月初日中陽光下的眼,眯地都睜不開!

他生性裏有一股凡臨大事出奇的冷靜,單單趙雲成婚並不能給他帶來輕鬆之外的太多興奮,但燕氏多後輩這事卻讓他喜上眉梢。在這個當口下他卻突然不急着離開濮陽了。

要在濮陽多待幾日,這次回河北,他要待到秋天再回來!

“徐州兵事全權委任麴義、豫州兵事全權委任張遼、荊州兵事全權委任高覽,讓他率部調入荊州戰場;至於涼州、兗州、青州之政事,皆交由司隸校尉沮授都督……雨季要到了,去歲燕某被狠狠地淹了三個月,險些釀成大恨。奉孝,各路兵馬之輜重便由你坐鎮濮陽大營,兩月之內由北方向兗州走大河運籌。至少要備下諸軍可用至冬月的糧草,士卒的冬衣也要加緊準備。”

郭嘉領着一衆年輕幕僚記下燕北的話,逐一分析紕漏,待事宜初定後纔對燕北問道:“大王欲今年冬季強攻曹袁?”

“冬月再不討滅曹袁,還留着他倆過年?”

時至今日,燕北對南征之事已不像過去戰端初開時那樣謹慎。自去歲年初開戰以來,各路兵馬皆兵精糧足,戰陣上亦佔盡優勢,逐步蠶食穩紮穩打下,敵軍已只得倉皇阻擋而無絲毫反攻之力。事到如今,他已不擔心敵人,唯一擔心的便只剩天了。

天,要什麼樣的戰爭纔會讓人擔心天?

毫無意外,只有舉國之戰。各路諸侯單個拎出來他燕仲卿誰也不怕,可曹操、袁紹、劉璋、劉表、孫策塞在一起,天底下又有誰會不爲此感到擔憂呢?

君策長安之醫手遮天 五月中,郭嘉向趙雲傳信告知燕北請他與馬氏一同回還冀州常山郡的消息,燕北也於此時踏上返回封國的路。燕北當然要返回封國,即便回河北是爲了籌備趙雲與馬雲祿的婚事,但於河南征戰已有年餘不曾回家,既然渡過黃河怎麼可能不回家看看?

大河北岸,自是諸多州中長吏聽說趙王北上的消息後於河岸相迎,帶着大勝威勢勝遍天下諸侯的燕北心中懷揣更遠大的志向,對諸地縣中長吏甚至鄉中三老,哪怕是能夠見面的亭長都溫聲問好,臉上帶着無絲毫厭倦的神情,短短百十里路硬是走了一旬,到鄴都外太史慈大營都六月了。

趙王這般作態自然引那些縣中長吏鄉里走卒爲之心折,不過太學裏卻傳出更多令人擔憂的風聞。趙王想反叛漢朝取而代之的消息,就算鄴都封鎖再嚴密,消息也照樣能傳到外面,只是沒能力知道的人永遠都不知道,而有能力知道的人卻又不敢說……只是這會兒,看着趙王的做派,那些見多識廣的有識之士又哪裏不會擔心,黃河以南的平叛一結束,黃河北岸的戰事再起呢?

所謂折節下士,是貴人們對待旁人最好的德行。可惜世事無常而天運有常,貴人們往往只在需要下士時,纔會折節。

用人之際,什麼纔是用人之際?

“子義,鄴都怎樣?”燕北與太史慈算是故友了,自遼東時期二人攜手至今可謂無話不談,即便半年多沒見燕北仍舊不覺得有絲毫陌生,“好不容易回北方了,今年不動幽州邊軍,從冀州再募三萬人送往河南操練,”

太史慈連連點頭,他明白燕北這是想把進軍南方的幽州兵緩緩撤回來,讓他們還鄉。募兵的老卒不同於普通人,也不同於郡國兵。在最早的遼東時期軍隊中堅力量一直是燕北從冀州帶過去的冀州武士,那些人後來多半在幽州安家,不過隨着他們老的老、死的死、傷的傷,如今最早的軍卒九成都已不在軍隊;後來軍中最多的是幽州兵,他們隨同燕北南征北戰,走遍了天下各處……甚至有的老卒一生從軍征戰的地方要比燕北去過的地兒還多。

但軍卒不是騾馬,他們會思鄉、會思定。尤其在沒完沒了的征戰,每當金鼓齊鳴便一腳踏進黃泉,這無時無刻不讓那些見慣生死的老卒想到回家。

太史慈早就知道,不論戰爭何時結束,只要燕北迴到河北,就必然會將新的軍卒調入河南作戰,而那些思鄉的老卒則會調回北方。

一個校尉部組建之初通常有兩千至三千人,幾年之後只要這支軍隊的番號旗鼓還在,那多半還有兩千至三千人,但幾年中或許曾經投身這個校尉部的軍卒數量能達到一萬餘。有人死了、有人逃了、有人回到家鄉、還有人隨着征戰的進程留在別的地方成家,這都不奇怪。

比方說現在的麴義部軍卒,郡中十之三四都在青州安了家。

驕妻勝火 “大王放心,魏郡有兩萬七千軍士已操練年餘,隨時可調往南方。”太史慈對冀州兵力部署胸有成竹,笑道:“如果不夠,河內郡還有兩萬,雖是郡國兵,但太守郭昕精於兵事操練得當,數年之下亦不弱於南方兵卒,可供大王驅策。”

燕北點頭,卻見太史慈似有口難開,面上難堪,便道:“怎麼,有話要說?但且說來。”

“大王,在下斗膽多嘴,朝廷……一定要叛?”說着太史慈便拜倒下去,道:“在下無意忤逆大王,只是心有疑惑。”

“無妨,燕某也不舒服。你應有此問,燕某又何嘗想叛呢,只是騎虎之勢,難道還能回頭?”燕北搖頭道:“如燕某不叛,朝廷早晚會想害我,倒不是燕某貪戀權勢,哪怕帶兵回遼東去做我的王,燕某一樣能過得很好,可這對天下毫無益處!” 櫻滿集休息的差不多了,站了起來,體內的非凡力量還沒有恢復好,但是不知火卻是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停止對於源流的供應,不知火恢復正常狀態。

現在又遇到了一種怪物,櫻滿集默默地把這樣的怪物記入大腦,其實在不知火的記憶之中也有這樣的怪物,只不過,不知火舞第一次殺蟲人的時候都已經是砍瓜切菜一樣的了。

看到差不多解決了,忍者少年走上前來,對櫻滿集他們一抱拳:「多謝相助,在下告辭。」說完轉頭就快隱身。

少女看了櫻滿集一眼,隨後渾身羽化,消失。

櫻滿集對於這兩位過路人沒有什麼在意的,目視空氣一會,然後問不知火舞:「接下去我們怎麼修鍊?」

不知火舞聳了聳肩膀:「沒事的話就隨便進行攻擊,練習不知火隨身自在法,遇到怪物的話就戰鬥。「

不知火隨身自在法,正是渾身燃燒著火焰的術式,不是簡單的釋放不知火,而是讓不知火覆蓋周身,維持一定的程度威力,但是在沒有攻擊出去的時候,不知火在體表的燃燒都是不怎麼消耗的,即便隨著拳頭攻擊或者灼燒到攻擊自己的對象也會隨著灼燒而產生一定程度的傷害。

這個術式並不是沒有作用的,作用也不只是減小損耗和防禦,這個術式是融入了很多非凡術法中的方法所出現的術法,練習高深了,能在體外儲存不知火,能化形為鎧甲武器。

隨身自在法,對於櫻滿集的掌控不知火也很有作用。

不知火舞讓櫻滿集隨便的攻擊也就是攻擊這周圍變異起來的樹木植物,這一些植物生長的很快且堅固。

櫻滿集是知道很多知識的,因為用不知火舞的記憶活了一次,所以可以說,幾乎所有不知火舞知道的事情櫻滿集也都知道。

隨便攻擊,櫻滿集也就擺開架勢,訓練不知火格鬥術,格鬥術是很多非凡流派的力量,是將修鍊出來的力量不斷的隨著訓練而融入身體,導致身體儲存的能力越發的大,恢復能力也越發的快。

其實修鍊出來的不知火也是和非凡力量很像的,修鍊等於消耗加恢復,都是有瓶頸的,但是因為修鍊的這一些術式有家族或者流派,宗門的的傳承,所以運用有很多技巧和知識,還有相對應的術式。

能力用熟練后也是能夠創造出自己的招式的。

但是,其實櫻滿集對於自己的能力沒有什麼信心,心想事成能力怎麼運用出術式和招式?心想事成拳?!

有一些的能力也確實難以使用出什麼的招式,但是用久了也是會有一些的知識演變來的使用方法。

櫻滿集聽話的開始使用格鬥術攻擊著周圍的樹木植株。

拳腳之間,不斷的在樹木上面留下一個個拳印。

練了一定的時間,櫻滿集的直覺讓他轉向一個草叢,在不遠處。

不知火舞早就已經發現,不過並不是很擔心,因為櫻滿集也發現了。

櫻滿集一開始還沒看出來是什麼,但是直覺引導著他的視線到一個地方,還是沒看出來,直覺直接就呈現出了蛇的樣子,然後櫻滿集才驚愕的發現,在那草叢之中隱秘著一條幾乎和草叢融為一體的蛇,立刻雙手翻飛,那蛇在看到櫻滿集轉頭過來就已經警惕起來,只是看櫻滿集如同是看不清一樣的眯起來不斷的瞄,但是現在看櫻滿集結印,很明顯,櫻滿集已經發現了它。

隨後它就猛然竄出來,竟然一拍地面,整條蛇扭動著飛射向半空,張開了蛇嘴,嘴巴之中毒牙尖銳且顫動。

櫻滿集完成了結印:「不知火!豪火球之術!」

一團火球噴吐出來,將蛇燒在其中,同時櫻滿集也不斷的後退。

隨著櫻滿集的輸出,蛇在半空中就瘋狂的扭動起來,受到了豪火球的衝擊而停止了向櫻滿集這邊的空中移動,直接的掉落了下來。

看著落在地上扭動著急速向自己蜿蜒爬來的蛇,櫻滿集不敢被它咬到,中毒難解,而且非凡蛇類也是有著非凡毒素,極為的致命,自己沒有能夠達到無視非凡毒素的程度。

不斷的釋放忍術的同時不斷的後退。

直覺控制著櫻滿集從原本的路線偏移了,這使得櫻滿集並不是直線後退,蛇速度極快。

看著蛇再度跳起來咬向自己,櫻滿集狠狠一拳頭轟出,拳頭噴射出一片火紅。

名門官夫 蛇被噴飛了出去。

而一個怪物也從櫻滿集原本路線中的樹叢之中快速的跳躍,奔跑,在一顆顆樹叢之間移動,快速的沖向櫻滿集。

櫻滿集結印,豪火球一套,但是這一套似乎對於那個怪物沒有什麼效果,反而落在植物上面,燃燒著,緩緩熄滅。

直覺使得櫻滿集彷彿是後背長了眼睛一樣的不斷移動,每一次都巧合又正好的躲避開了一顆顆樹木。

看著迎著自己的術式衝來的怪物,櫻滿集出拳,直接的釋放出不知火。

怪物張開嘴巴,竟是吞掉了櫻滿集的火焰然後向著櫻滿集的手咬來。

櫻滿集激靈著,收手。

一聲咬合,怪物沒咬到櫻滿集的手,再度張開口,四肢也沒有停止移動。

櫻滿集在對方咬合下去的時候對著它的頭部再度轟出釋放出不知火的一拳。

再度張開嘴巴的時候櫻滿集又已經是收回手了。

眼看上半身已經要無法再避開怪物的巨大嘴巴了,櫻滿集的腿瞬間一個全力膝蓋頂起來。

撞擊到的時候也噴射出不知火力量,腿受到反震回到地面,然後櫻滿集另外一隻腳也抬起來,這一次是直接踢。

是等被反震力量快速震到地上的時候受力才踢出去的。

怪物受到快速的一膝撞,然後又是受到一腳,皆有不知火從攻擊之中出現,造成了更大的傷害和衝擊力。

向後仰了起來。

櫻滿集看著張開嘴巴向後仰的怪物,雙腳落地之後再度出拳。

拳腳出擊的速度驚人。

怪物受到攻擊不斷加快倒飛速度。 這一次是好機會,櫻滿集直接快速的連續出拳,同時不再後退。

終於,怪物是翻到了,被櫻滿集的兩次腿部攻擊只是仰起來,雙腿還可以退一步保持平衡,然後在讓上半身向前傾倒砸下來,但是隨著櫻滿集反應無比快速的出拳,沒辦法無奈的向後翻到了下去,但是怪物也是反應很快,向後翻倒的瞬間扭著上半身,可以想象,倒下后很快就能快速的爬起來。

但是這個時候已經不同了,看著相互歐翻倒的怪物,櫻滿集追擊,一拳一拳又一拳。

怪物感受到強烈的痛苦,忍不住咆哮。

咆哮沒有面對櫻滿集,所以櫻滿集也沒有直面咆哮的聲浪。

不過櫻滿集在它翻滾起來的時候瞬間後退。

怪物爬起來,轉頭看了櫻滿集一眼,然後就,轉頭快速的逃命一樣的消失在樹叢之間了。

不知火舞隨意的看了一眼怪物,輕輕地拍打地面。

遠處火光閃爍,一條絲線飛入櫻滿集體內。

時間緩緩的過去,櫻滿集不斷的鍛煉著,但是感覺自己除了練習了一天,不斷處於消耗和恢復以外沒有什麼變強的,雖然有不知火舞的記憶,知道這是修鍊的常態,但是櫻滿集還是感覺有一些的失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沒有什麼天賦。

隨著時間差不多了,不知火舞叫上鍛煉了一天,已經破壞了周圍一大片的樹木植物的櫻滿集,離開了冬木市裡世界。

回到家裡,修鍊了一會,然後就躺下睡覺了。

正當櫻滿集迷迷糊糊之間,聽到了一聲聲的嬌喝,張開眼睛,猛然發現自己來到一個不知道是哪裡的地方,四下環顧,天地一色。

一個女孩在不遠處戰鬥著,拿著和嬌小身體不成比例的巨大武器,在大地上面奔跑,跳躍,手中的巨大武器每一次揮舞,都能斬殺一個個巨大的虛影。

虛影瘋狂的出現,不斷的咆哮著,沖向少女,數量極為眾多,眼看那個女孩不敵,櫻滿集立刻高喝一聲,跳躍起來加入戰場。

讓櫻滿集感覺到一些驚訝的是,在這個地方,他感覺渾身輕盈,輕輕地跳躍能夠飛上數米高空。

用心想事成能力控制自己降落的地點,一下子砸落下去。

砸在女孩旁邊,櫻滿集隨著力量湧現,渾身出現火焰。

對著撲來的虛影,櫻滿集一拳拳的攻擊,釋放出不知火,直接的釋放出來,一拳頭噴射了一片巨大的火焰。

怪物似乎也很弱,櫻滿集的這麼一拳頭,這麼一些的火焰直接燒沒了一大批怪物。

驚訝,疑惑,然後櫻滿集快速的衝出去,攻擊,殺戮。

絲絲絲線飛來,融入櫻滿集體內。

「邪王真眼,啟動!」

隨著女孩的聲音響起,櫻滿集驚訝不敢置信的轉頭。

仔細一看,這,不是小鳥游嗎?

六花醬已經是閉上了雙眼,再度張開的時候,左眼已經化為金黃,一片魔法陣在眼睛上面環繞著,旋轉,隨後一道激光從中出現,掃射出去,六花醬頭轉著,激光劃過大片怪物。

「六花醬?!你怎麼在這裡?這裡是哪裡?」

櫻滿集出聲問道。

「哎,隊長?!我,不知道。」

小鳥游六花也才認出櫻滿集,看著櫻滿集在這裡的戰鬥,立刻不斷的釋放出自己的攻擊,左眼不斷的發射著激光。

櫻滿集隨著戰鬥,隨意的出拳格鬥著。

基本上每一拳都能滅殺一個兩個怪物。

小鳥游六花也不知道,感覺就很無奈了,現在還是先把這一些的不知道哪裡出現的怪物給滅殺掉再說吧。

「隊長,我們明天要去哪裡?」

戰鬥著,小鳥游六花就有一點思維發散了,問櫻滿集。

「明天的話,我們好像要上學,放學后我們來聚聚吧?說起來,這裡該不是在夢裡吧?」

櫻滿集說著,掐了掐自己,嗯,不痛。

果然是夢!

雖然知道這裡是夢,但是櫻滿集卻感覺太過於真實,而且即便知道是夢也不可能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

婚色蕩漾:別樣情深慕先生! 等等,夢?!

櫻滿集有一點尷尬的發現,殺死這一些很弱很弱的怪物會有白色的絲線飛入自己的體內,自己體內,不知火脈絡和非凡力量在恢復和損耗。

雙手結印,隨著一記豪火球飛射出來,一片怪物死去。

這一些怪物,嗯,很弱。

開始回憶自己所知道的非凡世界的信息,倒是回憶完全了還是不清楚自己現在所發生的情況。

心中疑惑,但是卻沒有停止動作,不斷的戰鬥著。

「好啊,好想和大家一起聚聚呢。」

小鳥遊說著,手中那奇特的武器隨著少女的移動跳躍而砸下去。

「好像沒有和你說過吧,我們學校這邊出現了一些情況,幾天前,魔降出現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