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眼前這個金烏的遺體,呈現出一種掙扎痛苦的姿態,身子極度地扭曲,彷彿在死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這隻金烏顯然不是自然死亡,更不可能是自己坐化的。

雷克頓小心翼翼地靠近這金烏雕像,那股森寒透骨的感覺越來越明顯了。即使是修為高深如雷克頓,也得全神貫注,才不會被這森寒的氣息侵入體內。這方圓十幾丈的範圍之內,堪稱是冰火兩衝天的極限。


「咦?那是什麼!」雷克頓走近一看,頓時就發現了不對勁。

這股令人窒息的森寒之感,乃是從金烏的頭頂之上傳來的,將一切火之能量完全壓制在外。雷克頓看向金烏雕像的頭頂,發現了根源。

一支箭!

這是一支通體銀色的箭,縱然經過了百萬年的洗禮,依舊散發著醉人的光澤,白色的箭羽空氣的流動下微微地顫動著。它靜靜地插在金烏雕像的頭上,散發出令人畏懼的森寒之感。

雷克頓緩緩地靠近這支銀箭,一眼就看到了箭羽之上寫著兩個大字「射日」。

「射日神箭,這是后羿的射日神箭!」雷克頓頓時驚呆了。

后羿,上古時代洪荒古族的超級強者之一,足以和刑天、夸父、帝俊、東皇太一齊名的傳奇人物。據說,這個后羿在洪荒古族之中,論法力修為並不算最頂尖的存在,但是他手中卻有號稱是先天靈寶之下攻擊力最強的十根射日神箭,而且還有一柄射日神弓來搭配十根神箭,威能無窮,除非是聖人,不然根本不可能再射日神箭的恐怖的威力之下逃脫。而後羿也正是靠著十根射日神箭,成為了洪荒時代的一方諸侯。

後來在洪荒古族和妖族的大戰之中,后羿面對著十位金烏太子,用射日神箭硬生生擊殺了其中的九位,威震洪荒,幾乎以一己之力將那場洪荒古族和妖族的戰爭終結掉。但最後不知道為什麼,后羿的第十根射日神箭離奇失蹤,這也導致了后羿最後的失敗,此事號稱洪荒時代的一大超級冤案和謎題。

雷克頓沒想到,自己竟然在這裡找到了當年金烏太子中一位的遺體,還有幸能得到先天靈寶之下攻擊力最強的射日神箭。 靈山。

「什麼!」

如來佛祖驚得連那一句「阿彌陀佛」都忘了念。金剛不壞佛洞陰大帝的頭顱放在如來佛祖的面前,哭喪著臉說道:「佛祖,這都是那雷克頓雷妖王所為!」

「又是雷克頓!」如來佛祖縱然怒火攻心,臉上還是盡量擺出一副慈祥的姿態來,「此子罪孽深重,殺性不改,不除之則我佛道不興。」

洞陰大帝之死讓如來佛祖狠狠地鬱悶了一把,自己本來想要趁著這一次天帝易位,借用洞陰大帝來爭奪三界的權柄。這個洞陰大帝可是如來佛祖找了很久的,雖然本身法力低微,沒有靠山,又沒有什麼聲望,但畢竟有一個帝君的神位,用來當作傀儡最適合不過了。

這下可好,雷克頓一刀劈下,將如來佛祖爭奪天帝權位的春秋大夢斬沒了。如來佛祖可是在洞陰大帝身上下了很大的賭注,結果就這麼中道而亡,你讓如來佛祖怎麼不生氣。

一旁的迦葉尊者問道:「金剛,你有金剛不壞神功護體,縱然是佛祖大人也難以突破,截教和人教諸多高手都沒能幹掉洞陰,怎麼被雷克頓給幹掉了?」

金剛不壞佛趕緊解釋道:「那雷妖王的道法太詭異了,屬下完全看不懂,只見他刀動了一下,洞陰就已經身死當場了,實在是防不勝防。」

聽得金剛不壞佛這麼一說,如來佛祖眉頭緊皺。他自然已經猜到了,雷克頓已經領悟出了准聖級別的招式來,不然金剛不壞佛也不可能擋不住。

「這個雷妖王,當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如果不早日除掉,我們最後的大計劃只怕要被他攪亂。」迦葉尊者對如來佛祖低聲說道。

如來佛祖點點頭,確實隨著雷克頓不停地變強,一次次地超出眾人的估計,已經成為了一個相當不穩定的因素。

「阿彌陀佛,如今看來,只能去借一把刀來除掉這雷妖王了。」如來佛祖悠悠地說了一句。

火焰山,地下深處。

雷克頓看著那金烏雕像之上插著的射日神箭,心頭一動,當即就要伸手去抓這射日神箭。

但是雷克頓僅僅只是靠近了射日神箭一點,還有三尺距離的時候,那股森寒的感覺就讓雷克頓都有些受不了了。

「不愧是神兵,竟然這等厲害。」雷克頓並不著急,反而覺得欣喜。

他捏動法訣,手中一團幽藍色的的南明離火浮現出來,然後他控制著南明離火包裹向射日神箭。兩種完全相反的力量交織在一起,一個極度灼熱,一個極度森寒,彷彿一場你死我活的戰鬥一般。周邊的神火亂流都因為這兩種力量變得更加暴躁起來,隱隱有爆發的趨勢。

雷克頓凝聚心神,控制著南明離火的大小,漸漸地和射日神箭的森寒形成了一種平衡。這時候雷克頓伸出手去,因為那股森寒之感被南明離火平衡了,自然不會入侵到雷克頓的體內。

手緊握在射日神箭之上。

「起!」

雷克頓低吼一聲,猛然將射日神箭給拔了下來!

轟!那金烏雕像瞬間炸裂開來,積壓了百萬年的怨氣終於在這一刻釋放了,周圍的神火亂流失去了平衡,瘋狂地涌動起來,將整個地下攪得天翻地覆。

雷克頓趕緊捏動法訣,以南明離火護體,直接朝著地面之上沖了出去。

火焰山發生了一場大地震,光禿禿的山脈劇烈地震動起來,方圓百里之內都能清晰地感覺到。山頂之上還有霞光閃爍,似乎是什麼相當厲害的法寶出世了。

雷克頓的身形如電光一般衝出了地面,腳底下一股神火噴涌而出。

「好險!」雷克頓鬆了口氣,雖然那些神火亂流不至於要了他的命,但陷入其中只怕也要遭殃。他看著手中的射日神箭,這根箭長約三尺有餘,箭身通體銀白,箭羽為白色,箭頭之上閃爍著森冷的寒光。

也不知道這射日神箭到底是什麼材料製成的,在神火之中孕育了百萬年,光澤絲毫不減。傳說中后羿也是意外得到了十根射日神箭,用一根就少一根,不過大多數時候能收回來。但是射日神箭的來歷,一直是一個謎題。

雷克頓以南明離火將射日神箭包裹著,不然那股森寒的感覺會讓人受不了的。隨後他化作一陣清風,朝著豬八戒和唐三藏的方向而去。

話說那一頭,豬八戒和唐三藏剛剛走出了火焰山的山口,還沒來得及歇息一下,就被一場大地震嚇了一跳。

「乖乖,這是什麼情況?」豬八戒嚇得不輕,「是不是三師弟發瘋了,要把火焰山給劈了?」豬八戒可是聽說過雷克頓當初一刀劈碎千里昆崙山的事情的。


「二師兄,你是不是又在背後說師弟我的壞話了?」雷克頓聲音伴隨著清風響起。

豬八戒趕緊解釋道:「沒有!哪個天殺的才敢說師弟你的壞話!」

雷克頓的身形出現在兩人面前,笑著說道:「好了,這火焰山一關咱們也算是過了。師父,前面應該沒有什麼危險,你和八戒先上路,我得去還芭蕉扇了。」

說完雷克頓施展風遁,朝著北俱蘆洲就去了。約莫過了半日,雷克頓已經來到了八百里荒漠之中,徑直回到了鳴沙山。

「大王!是大王回來了!」

「趕緊通知夫人,大王回來了!」

雷克頓一回到鳴沙山,整個黑水宮上上下下都是一派激動。自從妖國覆滅之後,妖族各方都開始了迅速的衰敗,整個妖國之中,只剩下一個鳴沙山還苦苦支撐著。不過由於雷克頓的凶名赫赫,各方勢力才不敢對鳴沙山下手。

「夫君,你回來了。」梅瓊霄一聽到雷克頓回來,趕緊迎了出來。

一看到梅瓊霄,雷克頓便覺得心頭一暖。人生之中有太多的艱難與困苦,只有家人永遠陪伴著和自己。

此時雷二、紅孩兒、鐵扇公主和雨使等人也出來了,看見雷克頓氣色不錯,也是暗暗高興。

雷克頓將芭蕉扇拿出來,還給了鐵扇公主:「多謝嫂嫂。」

「不用客氣,我在你這鳴沙山居住,還得麻煩你了。」鐵扇公主答道。

「嫂嫂你不用客氣,只當我這鳴沙山是你自己的家便是。」雷克頓笑道,隨後又說,「好了,我得趕緊走了。」

梅瓊霄的神色有些黯然:「夫君,你這麼快又要走了?」


雷克頓看到梅瓊霄這樣,心頭也有些不忍。但男兒生於世間,兒女情長和國恨家仇不可兼得,雷克頓身上負擔著太多的東西,他沒有任何資格放下這些東西去追求安逸的生活。

「瓊霄,我希望你能理解我。」雷克頓溫柔地說道,「我有自己的使命和責任,這是我身為男人必須要面對的。」

「如果我不犧牲一切去完成它,那麼我還有什麼資格活在三界之內?」

「我也想過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的生活,但那不過是幻想而已,活著就是為了與生命的苦難鬥爭,而不是逃避它。」

「等我完成西遊大劫的那一天,我一定會平平安安地回來的。」

梅瓊霄咬了咬嘴唇,說道:「夫君,你放心,我會在鳴沙山等你成功回來的。不過我最近有些心神不寧,似乎有劫難會發生在你身上,你可前往要小心,現在不比往日了,你得一個人扛起一切。」

雷克頓笑了笑道:「我遇到的劫難還少嗎?哪一次不是逢凶化吉?你放心便是。」

說完雷克頓深情地抱住了梅瓊霄,良久,乃分。一陣清風拂過,雷克頓又一次踏上了西遊的漫漫征途。

「世間英雄,非雷大聖莫屬啊。」雨使悠悠地感慨一句,她曾經和雷克頓當過對手,如今卻又寄於雷克頓籬下,人生的變幻真是莫測。

「他是我的夫君,我以他為傲。」梅瓊霄眼神堅定地看著前方。

西牛賀洲。

西遊隊伍慢悠悠地走在通向靈山的大道之上。

「已經七十三次劫難了。」雷克頓隨手從半空之中抓下一片枯黃的落葉,此時已經是深秋時節,天高雲淡,風清葉落。

「西遊大路,也快要走到盡頭了。」唐三藏緩緩地說道,「咱們已經走了十一年了,也不知道剩下的幾次劫難還要多久。」

西遊大劫,按照西遊榜所定,一共有九九八十一次劫難。但是這八十一次劫難大小不一,長短不同,有時候三兩天就是一次劫難,有時候半年才有一次劫難。從東土大唐國境到西天靈山的十萬八千里路途,到現在也走了十有七八了。

「等吧,該來的遲早回來,不該來的,怎麼也不會來的。」豬八戒忽然說了一句相當深邃的話,一個豬頭做出一副充滿哲思的表情。

「咦?前方是一個城池。」雷克頓順著西風望去,只見大道的盡頭處,有人來人往,一座宏偉的城池浮現在眾人面前。

「這裡多半是一個西域國度,咱們也好在這裡倒換關文,稍作休整。」唐三藏說道。

此時,紫霄宮之中,西遊榜金光一閃,一道新的劫難已經發了出來。

「特殊劇情!又是特殊劇情!」

三界各方都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個時候忽然出來一個特殊劇情。西遊大劫的特殊劇情可不是鬧著玩的,一出現必然意味著這場劫難會相當麻煩。 這個國家,叫做祭賽國。

這是一個相當有意思的國家,這一次的特殊劇情,也是一次相當有意思的劫難。

「找回丟失的佛寶舍利,這麼簡單?」豬八戒也有些茫然,這一次的劫難內容太簡單了,簡單得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

但是雷克頓卻很明白,這一次的劫難到底意味著什麼。他可是知曉西遊劇情的穿越者,當即心中就有了打算,卻並不聲張,只是說道:「咱們趕緊去吧,這一次可能會比較麻煩。」

師徒幾個朝著這祭賽國而去,半路上卻遇到一個相當奇怪的事情。

原來在道路之旁,有不少和尚身帶枷鎖,衣著破爛,於道旁乞討。那唐三藏心善,便上前去詢問一番。

這些和尚當即解釋,他們乃是這祭賽國金光寺之中的和尚。那金光寺乃是祭賽國相當有名的一處寺廟,內中有一座金光他,其上常年有金光萬丈,皆因金光塔上保存著一枚佛寶舍利子。由於這枚舍利子庇佑,祭賽國年年風調雨順,國富民強。

但就在半年之前,這祭賽國忽然降下一陣血雨,污了那金光塔,而寶塔之中的佛寶舍利也莫名遺失掉了。祭賽國的國王怎麼也調查不出接過來,以為是金光寺的和尚貪圖佛寶,監守自盜,一怒之下將金光寺的和尚全部貶為囚徒。

「得,這下子明白了,是要咱們找到佛寶舍利,替這些和尚伸冤呢。」一旁的豬八戒明白過來,「不過這佛寶舍利失蹤,誰知道哪裡去了?」

那邊幾個和尚和唐三藏說到動情處,忍不住淚落滿面,還邀請唐三藏去金光寺一趟。唐三藏便應答了下來,雷克頓和豬八戒便跟著一同來到那金光寺之中。

只見一座相當宏偉的寺廟,此時看起來卻一片凋敝破敗,內中枯葉滿地,蛛網密布。那些被貶為囚徒的和尚,關押在寺廟之中,一個個面黃肌瘦,愁眉苦臉。

唐三藏忽然說道:「我曾經許下大願,上西方逢廟燒香,遇寺拜佛,見塔掃塔。如今這金光塔如此凋零,我當行掃塔之事,以還心頭之願。」

豬八戒嘀嘀咕咕地說道:「我說師父你閑心怎麼那麼好?沒事掃什麼塔啊,還不如想想辦法怎麼找到那佛寶舍利,早點弄完這次的特殊劇情。」

「好!」一直沒有說話的雷克頓忽然出聲道,「既然師父要掃塔,二師兄,不如這次就由你陪師父掃塔如何?」

「這……」

「如何?」

「這……」豬八戒一臉苦悶,「我說三師弟,就不能換一個人嗎?」

雷克頓瞥了豬八戒一眼:「難道要我去陪?」得,豬八戒認命了,自己攤上這個大鱷魚還真是沒好果子吃,這下在還要陪唐三藏掃一個什麼破爛寶塔。

吃了晚飯之後,唐三藏尋來兩條笤帚,和豬八戒一人一條,便去掃塔去了。

而雷克頓,則自己悄悄地離開了金光寺,腳踏著妖雲,朝著這祭賽國東面飛了過去。

「萬聖湖碧波潭,九頭蟲那傢伙,也算是老相識了。」雷克頓暗暗笑道,「幸好我知道一些天機,不然這一次還得麻煩一番。」

話說那碧波潭的九頭蟲,也算是一方妖王了,當年還曾經和雷克頓之間有過一些矛盾。不過後來雷克頓威名日盛,這九頭蟲也算是服氣了。

說起來自從妖國覆滅之後,九頭蟲這個妖國的大妖王之一也曾經被天庭派出人討伐過,不過他自身實力相當之硬,背後還是萬聖湖的老龍王和萬聖公主撐腰,連天庭都拿他沒有辦法。

不多時,雷克頓已經來到了這碧波潭之上,他毫不猶豫,直接跳入了碧波潭內,朝著萬聖龍宮而去。路上有蝦兵蟹將一看到有人亂闖萬聖龍宮,當即將雷克頓攔住:「呔,那方何人膽敢擅闖龍宮?」

雷克頓也不氣惱,只是笑道:「勞煩通報一聲,雷克頓來訪,求見萬聖龍王及九頭蟲。」

雷克頓?那伙蝦兵蟹將愣了一下,然後上下打量了雷克頓一番,黑髮銀眉,確實和傳說中的怒天大聖一般無二,他們趕緊朝著萬聖龍宮而去,通知萬聖老龍王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